牛经沧海随记

吾言吾所思,君闻君所愿。【声明】仅供交流之用,不作投资建议。
个人资料
牛经沧海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原来我输在起跑线8

(2019-08-27 05:21:32) 下一个

 

高一是我上学以来真正读书的一年,突然很享受读书,并不在乎什么书。从从刚刚解禁的《烈火金刚》、《青春之歌》到每月一期的《安徽教育》。说来凑巧,每期《安徽教育》都会刊登一道数论题目,下一期公布答案。那时候好奇心强,喜欢瞎琢磨。慢慢地居然摸到了一些门道儿。后来高二寒假开始搞学科竞赛。数学卷有一道数论题,被我蒙对了。得了县数学第二名,颇有一鸣惊人之妙。那时六安市还没单列,所以参赛包括县城五所及各区中学,包括当今名满天下的毛坦厂中学。

 

这次比赛还引发了一个悬念。据说我被中参加六安地区数学集训队,参加省赛。教导主任把通知书忘了。这位教导主任来自毛坦厂中学,本来很可能成为我的高二语文老师,可惜因为恋爱风波调走了。那时主任正闹离婚。主任正与我的漂亮女同学的姐姐热恋。可原配动不动带上五个孩子到学校,一哭二闹三上吊,满城风雨。最终还是离了,主任调离了孙岗中学。我们也与这位语文老师失之交臂。为什么说是悬案呢?因为我并未见过这个通知书,只是其他老师说有这么回事。反正开学的时候集训也过了,安心准备高考吧。

 

高二数学竞赛的成绩其实完全因为高一三个学期的系统补习。我们几乎补齐了初中三年的数学,还学习了对数指数三角等内容。数学老师是文革前的老三届,因为家庭出身问题当年未能参加高考。之后在孙岗中学代课,同时兼任校党支书的秘书。这位老师是我见过唯一一位教过学校所有课程的,数理化史地政文音体美。据说早年可以倒背《红楼梦》。后来生了病,九死一生,记忆受到影响。这位老师一般一节课只要讲三十分钟,然后大家聊聊天,很多学生们喜欢。仰慕他的才华,我的一位同学,过两年嫁给他了。

 

学科竞赛在县城举行。比赛在皖西宾馆,住宿却在师专,中间相隔甚远,还有一个两里多的沙滩。我们学校几个小伙伴考完试走去师专住宿。走到沙滩遇上放映《穆桂英大战洪州》,因为在河滩露天放映不要买票,我们驻足观看。这一耽搁误了熄灯时间。带队老师不见学生回来大概相当紧张。

 

这次迟到还传出另外一段八挂,说是我与同行的一位同学恋爱了,所以未来按时到达住处,一时传得沸沸扬扬。那时候学生谈恋爱是绝对禁止的,等同于流氓。事后分析,我倾向于认为这个八挂一个阴谋。高二的时候学校来了一位新的教务主任,也是我们高二理班的数学老师。说实话这位老师让我很不适应,他的课很排斥。他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套数学复习资料,每套六元,叫我带头购买。我哪有这么多银子呢?我翻看了一下觉得资料错误百出,本来又没有购买能力,决定不买。图样图森破,我的行为被他视为大不敬,生出许多事端。经此一传,我反而与这位"绯闻"同学越走越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