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凑个热闹,说说我知道的6.4前的事情,10年前的文章了。

(2020-06-06 08:11:40) 下一个

二十一年前的五月

 (2010-06-24 05:08:38)下一个
这篇是我在澳洲某论坛上回别人的贴子,贴上来是因为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每年我都要讲一遍,累了。我发现那些真正经历过的人通常是沉默的,反而那些在我面前吐沫星儿横飞,激动得就象谁谁把他亲儿杀了的人反而是隔着几百上千公里看/听热闹的。我现在是基督徒,但我一直有个心愿或个心结在心里:一直想当面问问那些已经信主的当年的学运领袖们面对上帝时心中是否有愧?
我讲讲自己的亲历和感想吧。我是4月底到5月21日陆续在广场上的,4月十几日我们班在北京城郊的野三坡春游,最后一晚在老乡家看到胡去世的新闻。回北京的第二天就被中学同学带去北大的三角地看大字报。当时就有学生为挑头的事互相攻击,我还和同学说,素质这么差的人,事还没做已经争权了。。。。。。4。26社论后,我同宿舍的人去广场绝食了,没法子只好去广场,不支持学运但至少不能让自己姐妹寒心。在广场基本就是维持生命线畅通,保证救护车随时进出,警察都不上班了,没人管交通。记得看到首钢的车队,工人在车上拿着锹这类的东东,一路彪着口号经过,我都快吓晕了,文革方面的书看得太多,很怕历史重演。那时就想什么时候结束呀。5月20日,21日有通告军人到达西客站,我们被派去截军车,在车站两晚和军人面对面,他们在车上,我们坐站台。有军人下来送水给我们。军人说是奉命进京,不会伤及学生云云。。。早上5点多,有学生来替换我们回广场睡觉。广场上人们还在梦乡,就听到扩音喇叭里传出的吵架声,高自联的人是住在广场纪念碑附近的帐篷内,扩音器也在里面。里面在开会,但有人偷偷打开扩音器,里面不知道,但广场上都听到里面在讲什么。是柴玲和其他人在吵架,也提出了逃跑的方案(柴并不是不怕死的家伙,她是不怕别人死)。然后就是广场上上万人的怒吼:关上喇叭,关上喇叭。。。。。。我那个绝食的朋友听到后就爬起来让人骑车带回学校,不玩儿了。十点多后广场上到处是互相交换姓名地址的人群,人们就像当年大串联时的情景,在患难中结下友情,互道珍重。男生们是让人直接把姓名地址写在大背心上,女生是写在手娟和帽子上。。。。。。好像广场上的喇叭响过几次,不过谁还理它?(革命还没成功,就已经计划出卖同胞,这种头头,谁还在意?)后来就不再响了。我是下午4点多离开广场的,因为要清理本校的场地。据我的记忆当时除了那顶帐篷外,广场上没什么人了。回校后上了几天课,一个周末回家,听美国之音和法国电台。某个学运领袖(不记得了)在呼吁外地大学生进京声援北京的,说是北京的已经累坏了,需要外地的补充云云。我当时就吓一跳:明明在说谎,我们都复课了,怎么就累坏了?所以我现在特恨学运的这帮人,如果不是这帮人,6。4怎么会发生?广场上那帮人是怎么来的?补充说一句:4,5月时也有外地学生进京的,在广场上混几夜,找找老乡就可以去北京的大学冲个凉,在老乡的床上睡一觉,反正学生宿舍不会满员的,有一部分人在广场,宿舍可以随便去住。但5月20几后,各校大学生都回撤了,而且有些复课恢复正常秩序,那外地大学生能去那里?不回家的就只能去广场。再加上后来被忽悠来的学生。为什么侯德键要捐帐篷?4,5月我们都是露宿广场的,怎么5月底反而冷了,要帐篷了?侯要是不捐,会不会还有人死守广场?我到现在都还在想如果没有看热闹不怕流弹的群众,广场上到底有多少北京的或是当时在北京上大学的学生?我从小生长在北京,幼,小,中,大的同学朋友或朋友的朋友都没听说出事的。唯一知道出事的是我妈单位同事在家被流弹击中,非常不幸,其他的没有。我前同事是北二医的,停尸房满去了,但有多少是直接被军队在广场屠杀的呢??????很怀疑。如果电台电视台每五分钟就播出宵禁的指示,禁止市民上街,但你非要出去,出了事到底该怪谁?澳洲美国如果颁布宵禁令,哪个敢出去?自找死。
现在在国内的中层干部都是那个年代过来的,想要平反还是能有些小动作出来的,不过在北京的有几个有这种意识?看多了听多了,谁谁都一样。沿海的香港的海外的,每每的纪念纪念,但有几个是真真的坐下好好想一想的(这就是我说的吆喝的最响,但最无知的一帮人)。我觉得前几天SBS的记录片邓的时代还是很客观地评价了那段历史。
P。S:王丹不是自愿留在国内的,他是没找对靠山。他导师方历之自己都差点跑不出去,一头扎进美国大使馆。害美中上演外交事件。老师都出事,哪里有能力保他。他是里面后台最弱的。
-----------------------------------------------------------------本来都不想再提这事了,以为出国的人早已经在各处找到他们想要知道的真相了,却原来大部分人还是在纠结。哎,如果跟你们说广场绝食的也是假的,就和你们买到的假货一样假,你们信吗?外地的,或者在自己本校绝食的,我都信。可是在广场中央绝食中心的,那就是一群骗子。我同宿舍的同学在广场本校聚集处绝食绝水,不得以,往广场中间绝食中心送,因为那里有医护人员。到了那里我被一位女医生大骂,说我们有毛病,还真绝食啊?还绝水,不要命吗?第二天晚上带另一同学去探视,那个绝食的同学自己就走出来了,拉着我们就不撒手,抓了几颗巧克力糖出来,说是里面就没人绝食,有吃有喝,还有巧克力吃(那时是89年,巧克力也不是谁想吃就能吃的)说着话,就有人喊有记者来了,然后我那个同学就被叫进去,再出来就缠个红头带,憔悴得像走不动的样子,后面几个男的也是汗再过一天,我这个同学自己就回到我们学校的聚集点,说是绝食中心里的人让人不舒服,太假了。
我出国后才想明白一件事,当时的北京群众并不富裕,老百自发送粮送水的有,但能坚持那么长时间的不多。我当时去广场的次数不多,第一次吃菠萝包就是在广场,吃过火腿肠和那个像颜料筒的汽水。我有不少从贫苦的地方考上大学的同学,我知道他们会骑很远去吃广场的免费餐。这些餐食的供应者是什么样的人呢?说是没有外国势力的介入,谁会这么有财力呢?
我到现在都鄙视赵紫阳,政治家利用学生,太恶心。
好了,希望这是我最后一篇关于6.4的文章。出国以后,因为美国人罗织罪名杀死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一年后说罪名不成立。让我觉得祖国一定要强大,不管她的领导人有多少缺点,她都一定要强大,不能任人宰割。就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4)
评论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64时我己经在南岛了,天天盯着电视看那个紧张啊~~~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流Man' 的评论 : 这次最后一次回答你,也请不要再来我的帖子。我说的都是我看到的。而你的只是别人的假设。人有多残忍也不是你在这里空口白牙的。你可以看看油管中香港那些人是怎么残忍的打击清除路障的人,连不相干的女人都打。我劝你看看BBC的邓的时代,或者其他人的,你一定说CCTV的是捏造,我也劝说不了你。当然如果你认为油管上的也是捏造的就没办法了。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秋' 的评论 : 拿着铁管,在拿枪的面前就是儿戏。工自联,高自联,不也是民吗,当然也适合民风淳朴(工人是先锋队,高自联是大学生、天之骄子),他们的自律水准应该远高于普通民众。被烧死吊在天桥那个是崔国政,可以参考维基两种说词: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崔国政
他要没有开枪杀多人,谁会打死他还不解很,还要弄汽油烧,烧完还挂上天桥示众?这么残忍泄愤,以当年中国人的道德理念是不会没有因果的,政府的苍白解释不可信。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流Man' 的评论 : 民风淳朴?那是百姓,不是拿着铁管的工自联,高自联。我也是服你了。怪不得油管上那些在香港打砸抢的黑衣人在你这里这么有存在感。麻烦你如果有兴趣了解反送中,就应该好好读读是谁要更改法律,是为了中共更改的,还是更改后专门把中共提出来。这是两回事。
另外,我亲眼看到过挂起的烧焦的尸体。好残忍也好恨。他们把他挂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就这。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秋' 的评论 : 大概只看CCAV的吧。军人被烧死,是在中共控制局势后一面之词。网上很多说法,而中共又严禁调查和讨论,我个人比较倾向于是车祸致死嫁祸,因为当时的民风淳朴没有那么残忍。至于香港,一切大的法律变动,一定是在中央直接领导授意下推行的。香港的强大驻军,超高规格的中央若干办事机构,如果石破天惊级别的“送中”他们全被绕过,不管我信不信、你是可以相信的。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流Man' 的评论 : 我都不知道你的逻辑在哪里?看看油管,有记录6.3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也要想想89年的时候,中国的派出所警察很少有枪的,警棍都不多。那时还是人民警察为民服务。砸烧公共汽车抢军车,再后来被吊死的小军人,比我们当年还小。这再不制止就真乱套了。说回香港,当年的送中法案关中国什么事情?杀的是香港人,是香港要求把杀人者带回的吧?中央政府始终都没插手这事,都是香港警方和政府在做。中国真是躺枪。你有时间好好把事情缕缕,不能人云亦云,得自己分析。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明秋' 的评论 : 开玩笑,你以为游行示威是可控的,想进就进想退就退?全世界都有示威,都有不可控的时候,但谁那么残忍动用坦克机枪扫射了?
64消停不下来,极左顽固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不断煽风点火,与现在香港困局一模一样。本来香港啥事没有,他们搞个送中撩火,香港人抗议如火如荼,也用投票表达了反送中的民意。谢天谢地抗议消失于疫情天助,但土共让香港消停吗?不,刚有点稳定,马上推出香港国安法,天知道这次怎么平定了。。。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上流Man' 的评论 : 这就是因果的关系。如果同学们肯退一步就没有后面什么事了。我个人观点上不支持学运,但作为同学,我给予支持理解。做我可以做的事,帮助维护广场生命线,车站堵过军车。学校附近曾上过军车和军人对话,请求他们掉头,也帮助他们从学校那里掉头往回开。我做到了我可以做的。但是凡事有头有度。过分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北京当时已经瘫痪。您的逻辑思维很好,能提出解决方案吗?如果没有比镇压更好的办法的话,最好闭嘴。骂人是不会让你上流的,也不是man 的行为。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谢谢。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也许吧,政治人物不能当断则断,苦的是下面的百姓。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确实是逻辑混乱、良心冷漠。那么多无辜生灵失去,还在纠结同为学生的某些人说了什么、有没有真绝食。还“到现在都鄙视赵紫阳”,现在的习大梦跟他比就是复辟小人。没有少数像赵紫阳那样的开明派,土共(包括包括支持它的国人-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早就惨不忍睹。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帐蓬是香港支联会搞去的,主持人是李卓人,现任香港xX委员
空中璇子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回复。赵紫阳错就错在他从开始就以为游行能通过协商对话解决。如果他在4/26社论出来后,完全听小平的,强力镇压。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说不定他就是第三代核心了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我看东方' 的评论 : 我不怕被谩骂,就是自己的经历。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g140' 的评论 : 是我个人意见,根据他和同学对话,暗示党派相争,让无经验的学生以为有机可乘。相对于邓的搭上声誉,我鄙视给自己捞好处的人。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agerty' 的评论 : 是,人生的一部分。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兵团农工' 的评论 : 之前算吧,那时候您如果在北京,下班是不是走很久才回家的吧。乱得太长了,后面都不知道诉求是什么了,一直变。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我也是维持生命线的。那些在自己学校聚集区的是有绝食的,我同学就是。但里面的,我不信。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AR' 的评论 : 是,当时没有武装警察。不出动军队不知道怎么收场。原本5月21日大家都回校了,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复课就好了,谁想到没完没了了。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eefaye' 的评论 : 我佩服邓小平,赌上自己的身败名裂,来保证国家稳定。了不起!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zjgz' 的评论 : 也许我说的不严谨,但是我可以再说一次,5月中旬在广场绝食中心的都有饭吃,有水喝。我出国后认识一个人是在外地绝食的,所以我文章说外地的和本地在校聚集地绝食的我都信。我只是说了我看到和我的绝食同学告诉我的。你说的最后阶段如果是5月21日以后的,那我不清楚。
明秋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ThereDoIt' 的评论 : 你笑死我了,我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你喜欢示威者不顾禁令甚至打砸抢。但我不喜欢。我就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活着。就这样吧。
我看东方 回复 悄悄话 说的是真话, 就不拍攻击。 有多少人在现场经历的? 有人谩骂, 也是正常的。 我就问一句, 当时我们考TOEFL 和GRE来美国。 出国还要护照, 还要签证。 哪些天安门代表, 没有护照, 没有签证, 这么到的美国? 没有难民的手续? 法理上, 如何办的手续?
dong140 回复 悄悄话 为什么说赵紫阳利用学生?他如果一开始就听邓小平的,他的总书记也不会丢掉
hagerty 回复 悄悄话 每个人都有六四的经历,不一定和主流宣传的一致,但都是历史的一部分。
我经历的六四,至今印象深刻的有
1 周五早上经过长安街时看到了横在街上的公共汽车,乱七八糟的,后来才知道是路障
2 快到学校时看到了几个军人,穿白衬衫背着行军包袱,没错,这是已有军人到了天安门附近了。我的学校骑车到天安门最多十分钟
3 当晚部队进城,我从家里的窗户望向市中心,凌晨时分不断可以看到子弹射向夜空划过的痕迹
4 第二天出门,先到了木樨园桥附近,远远看到几辆军车开过来,很多人围上去,有人一下跳到卡车引擎盖上动了不知是啥,反正车子不走了。军人从车厢跳下来,默默离开了,大伙儿起先四散奔逃,但后来又聚拢了回去。立交桥边的马路牙子坐了几个面容黝黑憔悴的军人,一堆人围着数落着。一会儿看到个光膀子的年轻人骑了个自行车转过来,嘴里嘟囔着,这帮大兵还没挨打哪,这是我才注意到他居然肩膀上挎了个冲锋枪。我感到害怕就回家了
5 回家告诉我父母我看到的,一会儿他们又出去了,回来告诉我哪里几辆军车都已经被烧掉了
6 记不清多久才复课的,反正再次骑车经过长安街可以看到街面上很明显那种履带压过留下的痕迹。街道旁还有各种烧毁废弃的痕迹
7 之后每天都有从南边估计是南苑机场起飞的直升飞机开往市中心,估计是天安门吧
兵团农工 回复 悄悄话 这场运动,全国上千万人,北京几百万人参加,
到今天能够坚持下来的有多少呢?现在成为帮凶
的恐怕也不少吧?当时肯定有很多令人诟病的
现象不足为奇。
作为一个没参与运动而在都在北京的成人,
我敬佩这些青年学子追求公平、民主的勇气。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不记得其它吃了些什么,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饿极了到处找吃的,在一辆三轮平板车上发现一锅小米粥,还有俗称螺丝转的咸菜,没人管,就自己盛了一碗,真香啊。
SAR 回复 悄悄话 我捐了葡萄糖,还有其它。
是悲剧。那时还没有类似美国警察,national guard,应付这种场面的,,,那种情况下,你说说不动用军队政府能动用什么呢?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邓爷爷不恋权?至死都在垂帘听政!
yeefaye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5/20离开广场,在那里早餐天天是热乎的面包和易拉罐,叫祥云的,清楚记得上边的图案是云朵,以至于后来奥运会设计上的所有云朵图案,都回忆起那易拉罐。的确,当时的可乐超级贵,在广场也喝了几回。高自连的头头肯定不咋地,没有一个可以和刘晓波比,所以,血卡,真的所以红色的,顶着百姓和普通学生冲在前边,极度挑战政府的底线。
和现在的习比,邓小平多好,多善良,睿智,搞经济,不恋权,可能这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有力的好领导。
lzjgz 回复 悄悄话 告诉楼主,当时绝食的有小部分是做样子的,但大部分都是真绝食的,不要把你认为的当做整体。
另外补充楼下的情况:开始都是绝食,没有绝水,但到最后阶段,还真有近百人独立凑到一堆绝水的。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有一天我在广场靠近天安门一侧帮着维持秩序,有个男生要过马路去上厕所。我跟他说要走地下过街通道,不能横穿。他不听还往前走,我就拉了一下他的胳膊,结果他像一片树叶似的被我拉了一个趔趄,倒吓了我一跳。旁边人说他是绝食的,我也就随他去了。也许不是完全绝食,肯定不绝水,要不上什么厕所。但感觉身体是真虚。
BeThereDoIt 回复 悄悄话 作为也是六四亲历者我看了你的文章真是心疼,印象中你真是个逻辑混乱思维痴化的冷血者,居然还纠结北二院成堆的尸体多少是广场杀的—广场也许确实沒发生屠杀 但这重要吗?别处杀的就可以接受?叫你呆家里就老实呆着?那什么叫示威 什么听抗争 那么听话你现在还是奴隶留辫子缠小脚好了…… 哦 忘了你文章直承不赞成学运 怕伤了同学面子才前往的 怪不得极尽能事摸灰贬损 别忘了你信了教但你没成神 不配也不该用什么上帝视角看当时当场! 慨叹历史总是如此相似 苟活的鄙视不屈者 起码我活下来了还过的不错 文天祥 岳飞 林觉民 方声洞 张志新 刘晓波 你们真傻呀!其实你留在国内当顺民不是更合适吗?反正墙外的自由空气对你没啥特别呀? 这么自觉地(也许无意地)维护杀人者遣责你心目中道德不完善达不到圣人标准的反抗者,以百步笑五十步?真让人齿冷!我不禁怀疑,你直的身在墙外吗?BTW 美国几乎所有城市示威者都不顾禁令照样上街示威游行甚至打砸抢来着,你没看新闻还是装傻?这个祖国若走向法西斯军国主义道路,与正义文明为敌,希望她不论多强大都被狠狠击垮,参德国日本旧例,对祖国和人民的未来大有好处!希望后世不要让世界象笑话“涯山之后无中华“那样说“六四之后无良知“!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