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最爱的食堂菜

(2019-11-19 05:08:50) 下一个

刚才看到有人提到食堂菜,想起我的最爱。

我从小是部级大院长大的,部里的食堂就在我家后面。父母很忙,根本没时间做饭。每天中午放学就是直接去食堂,在门口先买个馒头,人小很难挤到卖菜的窗口,就只能去凉菜区,一角钱买一片小肚。大师傅每次都给我切厚厚一片,并帮我夹在馒头里。然后就边走边吃,吃完正好到家。晚上如果家里没人,就自己拿个碗下去,如果有花卷就买个花卷,没有就还是馒头,碗是用来盛汤的。汤是免费的,一大桶,五十升左右的桶,里面最多俩鸡蛋的蛋花,再放些榨菜丝,点几滴油什么的。每次去,如果有食堂大妈在的话,都会很小心的帮我捞里面的料,其实我也就是喝汤下饭罢了,因为晚上凉菜区关门,没菜没汤的话,馒头很难下咽。

中学六年中午带饭,铝皮饭盒,每天早上放到班级指定的蒸箱里,从11点开始关箱开蒸,中午饭盒出来都是滚烫的。

大学我不喜欢,但大学食堂算是我当年的最爱。大师傅基本是从山东来的,面食为主。晚上的宵夜是包子,好吃得外校的学生还来我们学校为了包子打群架。那时每周的菜谱都是一样的,周三一定有红烧腔骨,周四一定有周三红烧腔骨剩下的汤烩的豆角(夏天)或者土豆(冬天)。这两天老师最好不要安排三四节有课,谁上谁有压力,不是饭盆不小心掉到地上,就是集体哀求老师早下课。我对周三吃不到红烧腔骨还可以忍受,反正也没抢到过几次。周四的腔骨汤烩豆角是我认为这辈子的食堂菜中最好吃的一道。腔骨汤的精髓被豆角完全吸收,而且,这种红烧菜炖得越久味道越好, 我觉得比周三单纯的腔骨还好吃.....我毕业很多年后,有一次午夜梦回,被腔骨炖豆角折磨得放声大哭。当时住在新加坡,吃饭都是外面买,根本找不到这么北方的菜。我同学正好打电话找我,听出我声音很落寂,知道原因后,还特地在家里做了红烧排骨炖豆角给我送过来,感动得我是哭得稀里哗啦。可惜这么多年了,不论是在外面吃还是家里做,再也没吃到过当年的味道了。

大学毕业后在个海滨城市实习。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工厂的女工。那些15,6岁的小姑娘被亲戚/老乡们带着,走个几天从内地到沿海的工厂来打工。打工挣来的钱都是存起来,带回家给家里的兄弟们娶媳妇/给自己攒嫁妆。食堂的菜分几个档次,从几块钱的海鲜到3分钱的煮白菜。这些个女孩子们连3分钱的菜都很少吃,基本只买主食,馒头或者饼,然后就着自己腌制的咸菜就是一餐。我那时因为实习,下基层,和她们有接触,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给她们帮把手,她们请我吃过自己腌制的海带,非常好吃。那是这些女孩子们在下夜班后,去海边赶海,捡拾的海带,洗净加盐,辣椒,醋,腌制而成。

在工厂大食堂吃了俩个月,具体吃过什么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每周周日我会去工厂对面的小店吃扇贝,2元人民币12只,或者在夜班后去海边赶海时,一元一笸箩的虾耙子,手掌长的十几只总有了。用蒸汽枪一喷,就坐地上开吃了。现在在澳洲看到三,四十澳币一公斤的死虾耙子,真是没什么兴趣。在工厂的几个月后的某天,厂领导告诉我,我单位的工程师下厂指导工作,要见见我。到厂部一看,是我们单位的高工夫妇,两人都是我们这个领域的资深专家。相谈甚欢,也就被邀请每天和他们共进工作餐。虽然也是食堂菜,但级别可不是我们在大食堂排队能吃到的。四菜一汤,三个是海鲜,一个蔬菜,汤也基本是海鲜汤。螃蟹,鲍鱼,虾,海虹,扇贝,海参,各种鱼,叫得出名的,叫不出名的,很多都是平生第一次见。只可惜当时做饭的师傅也就是食堂水平,好在食材新鲜,都是工厂自己的船赶海赶回来的。对我这个很少吃到海鲜的北京人来讲,算是难忘至极的食堂菜了。

在新加坡时,从不做饭,反正外面买比自己做饭要便宜得多。新加坡国立大学各学院都有食堂,我常吃的是工程系食堂,早晨开例会或者讨论工作,就溜达过去,先叫杯奶茶,然后买包米粉或者马来人的椰浆饭,边吃边聊。中午除了杂菜饭,就爱吃酿豆腐。最喜欢吃科学院食堂的煮炒和砂煲饭。如果去国大医院的话,就一定会去文学院食堂,排长队吃一碗新加坡十大炒粿条之一。记不住名字了,也许根本没名字。夫妻俩炒了一辈子粿条,把所有的孩子都培养成大学生,而且都毕业于国立大学。老太太因为个子小,就自创了一种掂锅舞,实际是让自己翻炒粿条时不至于太辛苦。我喜欢她家的黑粿条,多加血蛤,真是美味。那时大学流传的玩笑话就是:去看看大学的停车场,那些豪车都是小贩的,破车都是教授的,没车?那是博士后。

2004年回国开会,在清华大学校园里,组委会每人发一张饭卡,每人每餐¥10,真的见识了国内发展的迅速和物质生活的提高。食堂里菜品丰富得我眼花缭乱,一条红烧鱼只要¥7加上菜和水果,正好¥10。想起87年因为食堂问题引发的学运,嗟叹......

这两年,很多国内大学毕业的学生直接来我们这里读博,每天就去校园里买饭,很少自己做,认为不值得浪费时间。水果只吃香蕉,说是国内学校食堂,水果都是削好皮装袋里的,便宜又种类繁多,这里的水果要自己削皮,太麻烦。现在食堂菜越来越丰富,就是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一道菜能让人牵肠挂肚的回想,记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还是过去食堂的味道是真正的,现在跟餐馆差不多就不行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