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悉采心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同学们派我讨字,我说错了话,被网暴(图)

(2022-10-28 16:01:53) 下一个

同学们派我讨字,我说错了话,被网暴(图)——听黎锦扬先生说往事(2)

前文照片中的黎锦扬先生,已是百岁人瑞。我们聊天时,他总是感叹来日无多,且写不动了,要趁还能“口述历史”的时候,把来不及写在书里的往事,说给愿意听故事的晚辈们。他也这般伤感而风趣地描述他的“dying”:时间就要对我松手了,可回忆却紧抓我不放,我就在这一紧一松之间,命悬一线呢……

的确,他的健康状况,大不如十年前我们初识时。那时的他,虽已年过九旬,仍能自驾外出,参加文友们的聚会。会间有人请他分享长寿秘诀,他便十分搞笑地说:跟舞蹈老师定期跳舞呀,那是我上了年纪后,最喜欢的锻炼方式,因为一旦摔倒,就会落在舞伴的怀里,歪打正着啊……

后来请我到家里做客,有一回赶上他亲自动手布置书房,我就在一旁帮忙递工具。在墙上诸多的英文剪报和荣誉证书中,他敲敲打打,将一幅友人刚送来的水墨画,吊挂其中。又在大大小小的相框空隙处,加添几张新合照。做完后拍拍手里的灰,仍没忘调侃:你看呢,我这辈子,就这样被一半中、一半西地给“挂了”。

放达而幽默的黎老,也有一些没能与时俱进的老习惯。譬如书桌或沙发上,总有半开的中英文报纸或书籍。很少见他用电脑,打电话时所用的手机,一直没见“智能”二字来做前置定语。偶尔他按开桌上的ipad,就会问我怎么用软件,如何上网,让我这个电脑外行,当了好几回假冒伪劣的IT专家,好不得意。

为了感谢我的帮助,黎老也会顺手操起桌上的、在太太去世后他于忧伤孤寂中重新拾起的毛笔,在宣纸上写些字送我。习字是雅事,送字是雅礼,哪有不收的理。我双手接过来欣赏感谢,待墨迹干透后,也就揣了。

后来上网,跟国内几位爱书法的同学提起这事,炸锅了,七吵八嚷,选我当“跨国丐帮帮主”,帮每人讨一幅。我说不至于吧,我感觉写得一般般呀。主要是他人在美国,多年搁笔。眼下年纪大了,悬腕运笔中经常手抖,出错涂改时不大受看,有些字还不如你们写的好呢。

接下去我就被“网暴”了。

采心呀,咋说话呢,这时候夸我们写的好,可不是啥好事。不想给我们办事儿就直说,别玩“捧杀”,行不?!

采心,你凭什么说黎老的字一般般?告诉你呀,当其长兄是毛主席的老师的这位书法者,已经耄耋之年,他写的字,已不是咱能用好不好,就评定的了,要看书画市场怎么说!

采心,听你说“出错涂改时不受看”,我都要出离愤怒了。你忘了,颜真卿写的“祭侄文稿”,笔误那么多,枯笔也无数,勾圈涂改,斑斑驳驳。但正是这么一幅破坏了工整和美感、后来被米芾贬为“丑怪恶札之相”的“丑书”,却把那么多字写得顺顺溜溜的唐代大家,给盖了,赢得了最高的审美价值!

……

呲哒声此起彼伏,我不吭声,只管洗耳恭听。——难得老同学们以如此面红耳赤的认真,给我上一堂久违的书法课,享受着呢。

再见时我把遭到“围攻”的事,跟黎老说了。他笑答:谢谢你的朋友们,用围攻你来恭维我。我也是一俗人,抗不住忽悠,就写喽。我不是书法家,但会尽最大的努力。写好了,归我大哥教得好,因为我几岁时就到北京,被他长兄入父般地带着长大。写不好呢,也不关他的事,我自幼顽劣不羁,从违反校纪被开除的中学起,他就管不住我了……

于是,那一阵子我成了“丐帮帮主”,先后管黎老师要了几十幅墨宝。有一次老人家一连写了几张,累了,要我坐下来一道喝茶。我知道,因讨字而久违的“口述历史”,又回来了。

这次他讲的是书、画、印、诗无一不精的一代大师,——齐白石。齐白石是黎家的湖南老乡,却没能生于黎家一样的官宦家庭。他出身贫寒,14岁开始做木匠,其中一项服务就是住在大户人家做木工活,而请他来家里精雕细刻的客户之一,就是黎锦扬的父亲,——黎培銮。

虽说是木匠出身,齐白石却很早在木刻中展露出艺术天赋。他开拓刀法,自创花样,将乡民喜欢的花草鱼虫加入图案当中,深受老黎(黎培銮)的钟爱。

继而,当老黎把幺儿黎锦扬送到北京的长子黎锦熙之处,从一出生就被黎家甩了好几条街的齐白石,已凭过人的才华和勤奋,同样立足于京城。

老黎不会讲普通话,在北京憋得慌,就常带着幺儿小扬去看老乡齐白石。小扬那时候还不到10岁,到了齐白石家,就直奔好吃好喝,吃饱喝足后,便偷偷盼望每次离开时白石老人都会送给他的红包。

一次临走前老黎如厕,白石老人拍着小扬的脑瓜儿问:今天要不要我给你一份别样的礼物,画几只虾子送你?

小扬转了转眼珠,心想要了虾,红包里的两块大洋就没了,便猛摇头。岂料几年后他忽听家人说:白石的一张虾子图,在日本已经可以卖到几千块大洋,哪怕画里只是一只!

我听到这里,感觉到有什么梗儿没抓住,禁不住打断他:等一等,黎老师,敢情这虾,还论只卖呀?

可不是,关于白石老人论只卖虾的趣谈,我后来在美国也听过不少回呢。——黎老咯咯笑,然后啜口茶,慢悠悠地继续:据说一次呀,有个人去订他的画,付了七只虾的钱,死缠硬磨不走,非让他送一只。取画时数虾,果然是八只,其中七只在水中优游来去,鲜活灵动。唯有一只,既不透明,也不活泛,长臂钳松落,腹部还微微翻白,于是就问,咦,这只虾为何怎么看,怎么像死虾呢?

白石老人怎么讲?——我问完,已经忍俊不禁。

黎老也噗嗤一笑,回道:白石老人说,这只虾没付钱,是我白送你的啊!

(待续)

本系列前文链接: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22911/202210/22618.html

(PS :按计划,本该接着上次发的文,续写黎锦熙。后来查文革资料,读得好郁闷,就把这段轻松一点的内容,挪前写了。谢谢大家不挑不拣,写啥看啥!)



照片:向黎锦扬先生索墨宝 (右为作者采心。摄于黎老家的书房,2012年夏)

感谢阅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0)
评论
亦缘 回复 悄悄话 黎老很幽默!
齐白石的抠门好像从哪里听到过,忘了高晓松还是别人,和这篇文章里的内容倒能对上。
赞照片,可惜又是半脸:)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可不是,俺家抢侠特别害怕让你失望,就暂以不露面,保持着神秘感呢。哈哈

等我把黎老的这个系列写完,就继续。感谢爱上枪侠的娜娜!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我感觉你压力太大了,自从知道我爱上枪侠后,他就没出来过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nowOwl' 的评论 :

欢迎雪鹰!是呀,现在是个“多元化搞怪”的时代。黎老这人灵动风趣,同时也很本份,又自知不是书法家,应该不会乱写的。

感谢来访!
SnowOwl 回复 悄悄话 老人写得那么认真,感动。现在国内网红书法家就靠摆噱头,写字越怪越受欢迎。看到老人家还这么认认真真地写,难得。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可可的美言好受用,不愧为可可牌的:))还有老人家的大幅书法。我同学不让露名,我不敢放呀:))

谢可可 !!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真是美好的忘年交的缘分啊!
尽管模模糊糊,字很漂亮,悬腕对老人来讲不容易啊。
尽管不露面,采心美貌侧漏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ontworry' 的评论 :

亲爱的无忧,美照谈不上,就是彼时彼刻的一张记录。你看我那件破衣服,多随便呢,放大看好像还有水点子,哈哈哈。。。等下次我整个正八经摆拍的,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后来关于齐白石画“死虾”的说法特别多,画也不止一张。据说,这些死虾不但没有影响拍卖价,反而因为背后的趣闻轶事、以及不同的姿态使得拍卖价升高,你说好玩儿不:))

感谢无忧的支持!
dontworry 回复 悄悄话 哎呀,我来晚了。采心美照啊,看着就是个爽利的姑娘。画虾也流行买七送一呀。这画后来在哪里保存了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望沙' 的评论 :

啊?莎莎别吓我呀,就是一件夏天的女式背心,不算侧漏啊:))

感谢莎莎的支持!
望沙 回复 悄悄话 赞,采心运气威武霸气侧漏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沫' 的评论 :

欢迎沫沫!嗯,我是从孩子的一次中文比赛中,认识了做评委的黎老。因为都住在南加州,又经常在文友聚会中碰面,就熟了起来。黎老平易近人,没啥架子,也耿直,给他看我的小说时也被他直言不讳地批评过,是一位亦师亦友的性情人。

感谢沫沫的支持!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欢迎水星!嗯,也许齐白石太爱虾了吧,据说他看池塘里的虾,比看女人的时间还多。虽然换了好几房太太,不过是那个时代男人的普通活法儿,也没听说他真的爱上谁。后来老了还想养小妾,据说被一大群他拿“一只只虾”养大的孩子们,给杯葛了,将那个女子扫地出门。哈哈哈。。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菲给了我太多的鼓励,感动!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梧桐兄说的甚是,尤其是总爱“幽自己一默”的人,更需要一定的精神高度。感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平等性' 的评论 :

欢迎平等!你的名字好有趣,每次看到就想到风度翩翩的Gentleman :)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是从菲儿那篇文章里获得萌动,然后就开启了这个系列。谢谢蘑菇的支持!
水沫 回复 悄悄话 原来采心有如此不凡的朋友,前篇也看了,非常有价值的系列,期待下篇~~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采心是黎锦扬先生的忘年交,真不简单,羡慕啊!齐白石的虾,徐悲鸿的马,活灵活现,亦真亦幻,都是国宝。小时候在北京参观过齐白石的故居,后来在布达佩斯参观过齐白石的画展。对他的画由衷的喜欢。也听说过老先生的一些趣闻轶事,他80多岁的时候丧偶,有人给他介绍一位女性,40来岁,他嫌太老了。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一起点赞!采心的小说也是写得杠杠的!:)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心胸豁达善良的人未必幽默,但是,幽默的人肯定智慧善良心胸豁达。
平等性 回复 悄悄话 有趣的经历,赞!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上次就看见采心送福利,又是美女又是大家故事,这篇又慷慨继续,并且更幽默风趣了,必须是你写啥咱看啥赞啥:)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那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说齐白石的虾都按半只半只算了,虾头扎水里只露虾尾的,都要50多万人民币了。。。哈哈好搞笑:))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嗯,越来越感到,很多场景都是一次性的,后会无期,所以那一刻弥足珍贵。。。

感谢菲菲!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挤挤沙发!

一起大赞采心,好美,好珍贵的片片,八只虾的画,肯定天价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高妹才是文理兼通的大家:))

可不是,据说齐白石的虾子图里,若是含有一两只死虾/残虾/病怏怏的虾,反而更贵呢,因为里面有故事:))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onaRawson' 的评论 :

给高妹上10月菊:)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不懂你们文化人的事,纯赞:)

那八只虾的画,可是厚礼啊,现在那画天价了吧?
FionaRawson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