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大留学时代 (3. 车震与互怼 )

(2022-05-06 14:10:26)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 (3. 车震与互怼 )

 

那是越玩越不安心的月余后。从迈考的车上下来前,梅子于副驾的座位上解开安全带,抻了抻浅色长外套,吁口气告诉他:谢谢你亲爱的,让我在这段初来乍到的日子,爽得快要飞起来。但从明天起,我必须打住了。

身穿明黄色马球衫的迈考,侧过头来问她:为什么。

她避开他的目光,望着窗外的天空,指指远处正浮升的一只热气球,轻声道:我恐高,担心飘起来后,会重重的摔下来。

Aha,我说下午在酒庄游逛时,你不敢陪我坐空中缆车呢。原来跟我在一起,这么没有安全感。——他说罢,斜嘴一笑。

缺乏安全感,应该是个性使然,跟你无关……也可能是因为工作还没有着落,毕竟我的OPT限期,正在逼近……——梅子蹩脚地解释着。

他这时打断她:May,我觉得你同我恋爱后,没必要再提起OPT了。

……?——她转回头看他。

迈考便顶着飞机头俯向她,神情笃定的说:我不相信咱俩在一起时,你没想过我是你身份的保底。

她听罢一怔,正想弄清这句话的意思,迈考的脸贴过来,旋即用嘴巴压住她的唇,开始热吻。

若是往常,梅子的舌尖会情不自禁地迎上去,开始与之你缠我绕,深情辗转。但此刻邪门,她感觉自己的口腔张给了牙医,舌尖一路后退至舌根。

他却紧追不放,舌体卷成螺旋桨,直逼她的喉咙。与此同时,他用手撩开她的毛衫,掀开底下的一步裙,开始下拉她的黑色丝袜。

梅子本能地往后一扽,挣开他的臂膀,缩在座椅上大口大口喘气。

迈考只好坐正,用五指理了理飞机头,口出责备:May,我已经是第n次努力了,你却总不合作。

梅子边喘边说:对不起,Mike,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在光天化日下车震。

迈考怨怼:你总是这么放不开,顾虑这顾虑那,将来融入这个社会,会很困难的!

梅子抬起头,惊讶地盯住他。

 

或许是没注意到她的表情,或许是故意忽略,迈考继续言辞铮铮:难怪人家说我们华人刻板,你这样的个性,就是OPT到期前找到工作,将来也很难在老美的公司里转正,更别说立足和升职了!

梅子恍然间明白他方才的“保底之说”,反问:所以你就认为,我在指望你用身份来拯救我?

 

他试图解释,却越描越黑:我……我刚刚的意思是,OPT之事,你早就应该放轻松。你也知道,我是公民,咱们一结婚,我身上自带你的永久绿卡,难道那不是你爱我的驱动力?

啊哈,你还想得挺长远,都考虑到结婚之后的事情了。——梅子尬笑,比哭都难看。

他却不解其意,再次转身贴近她,发出“直男款”深情表白:Honey,亲爱的May,我不但考虑,还想提前试试你拿到身份那天,我们在床上会有多销魂。如果不提前尝一下滋味如何,怎么能知道要不要结婚呢?

见梅子僵在那里,他进而热切提议:Babe,跟我回家吧。这次我说的“家”,可不是我跟别人合租的、做爱不方便的公寓,而是坐落在海边上我父母的家。他们最近去南美谈生意,房子空着,你跟我回去啦。等下我们到家后,天会黑透,咱俩整杯小酒,对坐于飘窗,看那灯火灿烂的港湾,还有桅杆错落的泊船,简直会美晕的!

 

他说完就去打火启车,拉动操纵杆。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梅子伸手按掉开关,随即拉下脸正言:对不起,Mike。我现在很累,而且月事来了,不管是车上还是床上,我都做不了你想做的事!

他终于发现她的不爽,讪讪一哂,垂头丧气地往方向盘上一趴,嚅嚅低语:那好……那好,我不知道……不知道你有情况,对不起……那就,就等几天再说吧。

 

梅子心里一热,伸手过去,抚了抚他后背,却刚好触到他衣背上大得邪乎的Polo图案。图案中人彪马壮,正以一片水泥灰堵住她的视线。马球手正在奔马上高举球杆,仿佛要冲她一棍子消下来。

那一刻,梅子真想那棍子是根魔杖,让她变成球,好被它一棒子抡到车外。只可惜哈利波特的魔法,从未灵验于她,尽管从小到大她都是波特迷。她嘘口气,一面摸着那块硬巴巴的胶印图案,一面说:Mike,其实,我还真挺羡慕你的公民身份,因为它能让你在这块土地上活得自由自在,无忧无虑。但请相信,只是羡慕而已,就如同你身上的名牌服装,如果让我穿,我得先用手摸摸质地如何,感觉一下舒不舒服。我很啰嗦,很麻烦,很别扭很拧巴……

No,No No,不要再讲了,——他恳求,头埋在双臂里,喃喃自语: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不该错怪你,我不该强求你做那事……我最近在律所的市场部兼职后,工作压力太大,总是担心拉不来投资移民之类的大客户,被老板炒掉,所以常常急于求成,疑神疑鬼。你原谅我,原谅我好吗?

他说罢转过头,满脸挫败感地望着她,眼圈通红。

 

见他两眼涨潮,她的意志力瞬间溃败,嘴炮断供。

正怪自己太窝囊,她忽然记起,小时候母亲说过,她是火命,怕水,尤其是眼泪。她当时跟母亲犟嘴,说什么命不命的,这是迷信,我不信。可犟是犟,平日一见妈妈哭,她就蔫儿了,自动灭火。后来慢慢悟了:原来天生受不了的东西,就是命。

随着迈考的泪水破堤,梅子心里松松垮垮,战斗力疲软。怕软到又要被他“吃豆腐”,她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他,然后咬咬唇,转身下车,以清脆的关门声,切断他的呼唤。

 

(待续)

 

图片:女儿为我作的插图

文图皆为原创。

版权自揣,欢迎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