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大留学时代 ( 11. 认亲 与 催逼 )

(2022-05-30 15:48:41)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 ( 11. 认亲 与 催逼 )

 

坐在Uber的后座,迈考指尖在键盘上跳动,心情爽到飞。原来打一份法律文件,也可以享受到写情书的心情,这是梅子带给他的史无前例的工作经验。嘀嘀嗒嗒,仿佛敲给她爱情密码;咔咔哒哒,仿佛对着她舞步踢踏。他甚至闭上眼,想象着他带她再次回到Griffith天文台,像La La Land 的男女主角儿一样,在满天繁星中翩翩起舞,浪漫飞转,直到海角天涯……

 

为了让梅子感情回暖,旧情复燃,他使出全身解数,那包括主动探询她的身份状况。天赐良机,梅子果然遇到问题,让他有机会帮她出谋划策,写信谈判。而更让他偷着乐的是,他早上通过梅子的电话,同梅子妈正式接上头,这可是这通电话带给他的意想不到的大福利。

中午在公司同客户开完会,他将大纲又修改一遍,给梅子发了过去。随后就找来英中翻译器,给梅子妈写微信问候。晚上刚下班,梅子妈的回音来了,他借助翻译器一看,心花怒放:她不但十分热情地感谢他,批发一连串表情符,还回字夸他这好那好,连会讲几句中文也成了大优点。

他没急着回,拍拍自己的脑门安慰道:Mike,傻瓜,如果May想跟你断,她母亲还能不知道?如果她妈知道她变了,干嘛还要夸奖你?——看来是你疑神疑鬼,想多了。

 

一骄傲,这事儿也就搁下了。几天后,梅子妈却反过来找他,问这问那。提问最多的,是关于小留学生在美国的生活问题。从热恋期的彼此倾吐中,他早从梅子那里得知她的家庭背景。他隐约感到,梅子妈的这些话,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为着梅子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在认真打探。

他于是有问必答,热情互动。与此同时暗揣心腹事:梅子是同梅子妈相依为命长大的,应该最听母亲的话。有梅子妈跟我抱团抗衡,梅子很难甩掉我,Mike,加油!

一日,不知是有意无意,当梅子妈告诉他她的麻友们想看他和梅子的合照时,他不但把两人的旅游照发给了她,还将自己林林总总的摆拍也传过去,——而那背后以布景出现的,正是他父母那栋坐落于海边的欧式大豪宅。

 

没几天,梅子妈又推来新友,那就是梅子爸陈总。陈总入圈后,迈考方便多了,可以半中半英的与其交流,因为陈总的英文不那么赖。

陈总讲,你说巧不巧,咱们都姓陈。假若都是古代陈朝的后代,你们一家人,那就是我流失在海外的、带有皇家血统的族亲呢。不过这都是1500多年前的事儿了,也没地方查去。干脆这样吧,我认你做干儿子吧。

迈考不懂中国历史,也不大确定“干儿子”是啥,却懂得梅子爸在套近乎。这让他暗自惊喜。他知道梅子与父亲素有隔阂,但也早从她那里听说,她爸有几个臭钱。他通过查字典弄明白“干儿子”为何人后,爽快答应,心说,这下不仅同梅子亲上加亲,还多了个兜里有“臭钱”的“干爸”,——他隐约嗅到,他兜里的“臭钱”,香极了……

 

再说梅子,那日经过迈考的实证普法后,头里反而一团浆糊。她站起来猛甩脑袋,却越甩越是浑浆浆,最后只落下一丝清晰的,就是苏格拉底的那句话: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

脑袋不灵光,肚子有方向。在胃的指引下,她下楼到街角的咖啡店,要了杯拿铁和几块点心,吃了个早午餐。正望着绵密空灵的奶泡发呆,杯旁的手机闪亮,迈考准备好的大纲进来了。

梅子打开邮件看了看,心里犯嘀咕:在生活一团糟的当下,发这封信到底有多大意义?如果公司在回件中直言相告,无法保证明年四月的身份转正,难道我还能不上班,在家等黑?

回到家已是正午,没有隔热层的房间变成烤箱。她打开冷气,刚换上浅色吊带薄纱裙,迈考催促的短信又进来:你有没有把信发出去?那可是我一早上挤时间写的,你一定要填充好内容,今天发出去。

梅子只好上线,在纠结中前行。她时而噼里啪啦地打字,时而又倒退删除,在咋写都不如中文顺溜的英语中,来回墨迹着。按照迈考的指导,她先是开诚布公,向公司摆出问题:我在接到3F公司的Offer后,因为找不到身份方面的书面承诺,非常忧心。

继而又热切表明,因为身份上的短板,即从OPT向H1转正的迫切需要,上班后自己势必会比正常员工更努力,更效忠,会在工作中心无二用,全力以赴。请相信,我对公司的竭诚奉献,将会远远超出公司对我的预期。

写完这段话,她对荧屏苦笑,心说:假大空的表忠心,总算凑够了篇幅。

 

接下去见迈考的行文风格大变。再无热切的诉求,取而代之的,是涉入法理思辨的严正陈述。就见此处法律词汇密集罗列,梅子卡住,不敢轻易加改。

踌躇中上网自学专业语汇,查明诸如“Detrimental reliance”等词的法律含义,结果越学越不敢下笔。无奈之下,只好打小抄,再以小打小闹的修饰来完成此段:坦诚直言,我对3F公司所提供的这份工作,已产生一种“Detrimental Reliance”。因公司从第一次面试开始,始终知晓我的国际生身份,且从未明示过不包身份转换,致使我一直相信,工作签证与工作本身绑为一体,H1B sponsorship,无疑会随着入职连带解决……

她努力敲着键盘,克服着“文中的我”,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困惑:我的“受损性依赖”,不仅仅包括我因此错失能为我解决身份的其它工作机会,还可能造成我的心理负担和焦虑,我不知道这属不属于精神伤害。但我希望,为了避免“受损性依赖”让我进一步受损,请公司尽快透明化,能给我一份书面承诺……

 

落款后将邮件发出,梅子长出一口气。她起身来到穿衣镜前,对着镜中穿短裙的自己说:真能装,像极了可怜兮兮的白天鹅。

 

回身拿起手机看看,已经下午五点,正想晚上用什么填饱肚子,母亲的语音进来:梅啊,你爸一大早就找我,问我昨天电话中跟你谈的带娃条件,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他说阎利那个人容易变卦,她答应送给你的那辆越野车,可是有期限的,你今儿不表态,明儿可就没了……

第一条刚听完,第二条接踵而至:梅啊,反正听你爸的口气,挺焦急不安的。他还嘟嘟囔囔,说因着他当年离婚出走,你一直都膈应他。先前即使见了面,脸上也没表情,咋看咋是那句话:话不投机半句多。他也诉苦:过去的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供你上学,他也没计较那些钱该不该他花。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让你照看一下弟妹,要求不算高。

 

天哪噜。梅子忍不住了,在母亲的语音后,疾速打下这段话:

妈,来话尽收听。我正忙通不了话,但不得不为我爸的“养兵千日”点赞,拇指冲下。原来,我不仅是他的弃儿,还是他棋盘上的小卒。原来,早在他为小龙小凤成龙成凤布局时,就已把过江打前站的角色,暗中分给了我。所以,妈,我不得不这样说,你可以在他的资本运作下,从碎嘴怨妇变成开明前妻。但我不行,角色切换能力差,没办法速变“马前卒”。请告诉他,阎利的车,我不稀罕。陈总曾出的学费,我上班后可以还他。不就是二十万美刀嘛,我保证一刀不差,但对他的带娃军令,拒,不,接,受!

 

(待续)

 

 

女儿这两天忙,没画插图。在此摆上一张她的旧作:Thrill (狂喜)(谢谢可可——可能成功的P 帮俺翻译)

 

版权自揣,欢迎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 人参花:

夸姐老高兴了。也等看你文字隽永的新篇呢:))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对,文字鲜活,说得很准确。同感。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南瓜苏: 谢呱呱!待会儿把你和可可的这些话给俺女儿传过去,她一定会开心得合不拢嘴呢:))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脑子不灵光,肚子有方向,采心不要太幽默,语言轻灵有趣。狂喜画的太好了,热烈而奔放的色彩,表达了激烈的内心波澜。赞小才女!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啊呀,可可翻译的好,那就叫做“狂喜”吧,待会儿我改过来。谢谢可可!!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采心的文字特别鲜活。最后一段很痛快,特别符合人设。女儿这幅画的色彩和动感都很棒!而且还有神秘都线条穿插。我要说是“狂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