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大留学时代 ( 9. 身份卡壳 与 豪车诱惑 )

(2022-05-23 12:36:41)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 (9. 身份卡壳 与 豪车诱惑 )

 

梅子一听“亲亲”,手臂交叠抱胸,一副“你给我正经点儿”的架势,进而问道:听上去,你的华人客户还不少,工作情况有好转?

迈考挠挠头发,越挠越乱,硬是把自己给挠成个愁眉苦脸的倒霉蛋。

So-so吧,——他闷声闷气地说:约谈的华人挺多,却一个比一个精明难缠,谈来谈去就是不签。我打过去催问,就趁机向我提问,套走了答案还不付费,说是我主动联系他们的。收不来钱,回头又被老板骂,我真是倒霉透了。Anyway,我已做好被炒的准备,估计到领完下一次薪水,就该夹包走人了。

梅子一时语噎,感觉再谈下去,上次在水吧的催悲镜头,又要重演。

她于是清清嗓子,搜肠刮肚,倒出几句从前在学校的查经小组里领受过的心灵鸡汤:葡萄被挤破,才可酿美酒;麦子被碾碎,方能成糕点。上帝磨练我们,是为了让我们成大器,做大事,不言败,永向前。

迈考却不受“补”,抬手打个响指,无所谓地说:Well,真没想到,你这么属灵,比我这个几岁就被我妈带去教会给洗了的老基督徒,强多了。不过May,你今天这身打扮不亲民,传福音肯定效果差,别怪我不信噢。However,不信不等于不爱,其实方才上线时,我还没讲完,就是想赞你:发型干净利索,高级灰外套冷静稳重,简直就是一位我渴望约会的女高管呢!

梅子听了哭笑不得,脸在囧图。心说:我的“尼姑头性冷淡”,还没展开演绎,就被他切换频道,硬整到“女高管”那里去了,真烦。

 

一走神儿,话语权又被迈考抓回去:Babe,just kidding,别在意。其实我忙着找你,是有大事要谈。

?—— 梅子扬起燕翅眉。

我早说过,像你这样的IT女神,找工作没什么问题。我倒是很关心你的身份。录用你的3F公司,到底是怎么承诺的?——他拿起咖啡杯边喝边问,藏器待时。

 

到底是怎么承诺的?——那也是接到Offer嘚瑟两天后,梅子发现的大隐患。她后来把信反复读到烂,也没找见关于身份的只言片语。试着给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打过几次电话,接听的都是留言机。又想失业限期迫在眉睫,有一根稻草,也得当作救生圈,先上班再说吧。

于是,她将这几天用于自我安慰的内心独白,说给迈考:我想啊,他们既然录用了我,就会给我办身份。我是国际生,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的。

就怕你这么想。——迈考放下杯子,语气严肃起来:May,我之所以要同你较真,是因为最近所接到的咨询电话中,有不少这样的留学生案例。他们收到的Offer中,关于入职时间、地点、薪水等等,都很清楚,唯有在身份的Issue上存在问题,有的只字不提,有的含混不清。

Oh?————梅子心里一拽,眉头一紧,两手于胸前自动解散。

迈考见状暗喜。通过以往的案例,他的确知道,一些无良公司为了寻找廉价的劳动力,常以身份转正为口头禅,来诱惑OPT身份的实习生进来卖命。但没想到他不敢小觑的May,经过这一问,还真有奔着“受害人”方向前进的可能。

他逮住机会,将最近经手的一桩案例,添油加醋地讲给她。案情大概是:一位从中国来的男生,情况跟她类似。拿到Offer后发现有问题,立刻打电话给公司,也得到接听者的口头保证,会为他办H1。上班一段时间后,没人提此事。他跟进确定,公司不认账了,说要等实习满一年后,根据表现再说。去找从前那位接电话的,被告知早都调走。调去哪里了? 去哪里是隐私,公司不能曝露。

然后呢?——梅子情不自禁地追问。

然后他就很气呀,打电话进来跟我谈,问能不能把这家公司告上法庭,索要赔偿。我坦白回道,你可以告,但很难赢,因为没有形成书面文字,缺乏有效合同的约束力。就算你肯花钱雇侦探、请律师,查出那个答应过你的人,可如果他一口咬定没这事,恐怕你就是花大钱买个输,白折腾一顿。

迈考津津有味地讲着,不遗巨细。梅子听着,无异于以儆效尤的震慑。她不觉得这是他的错,是她自带软肋,扛不住“敲打”。她继而意识到,有些时候,话语权终归不是想夺就能夺来的,它早已设好在命定中,如游戏玩家逃不出无懈可击的编程。她不吭声了,静坐在那里,听他为她支招,告诉她该怎样给公司写邮件谈判。

从荧屏上的反光中,她看到自己灰头灰脸,跟她身上的灰外套很搭。也终于明晰,什么尼姑呀、女高管呀,都是不着边际的人设。灰不溜丢的“给我听着”,才是这件衣裳带给她的使命。

 

正嗯嗯哦哦之际,进来微信电话。她斜眼一看,是母亲。

若往常,梅子会开启静音,让她自消自灭。但今天在男友和妈之间,她选择了妈。自打工作有了着落,她给她打了两次电话,都没人接。她又偏偏犯贱,一直想把这个来自不易的好消息,亲口告诉妈。——而也只有此刻,她才知道,不管母女俩平日里怎么别扭,妈都是妈,都是这世界上她渴望分享快乐的第一人。

她于是告诉迈考,有个重要电话要接,先到此打住,晚些时候再说。

晚些时候?晚些时候我就属于老板,不属于你了。——这下迈考真急了,迫切反问:May,你真觉得一通电话,比咱们刚起草的这封信,更重要吗?我以职业的敏锐和操守告诉你,你需要马上动作,将邮件尽快发给3F的HR部门,以在第一时间里留下文字记录。若等到下周办完入职手续,再做这些就晚了!

梅子点头如捣蒜,却还是情不自禁的告诉他:迈考,是我妈的电话。

迈考一听是梅子妈,略加思忖,让步了。他抓抓头,说这样吧,你快接快讲,我到厨房里弄点吃的,等你完事就回来。

 

说罢,他起身离开镜头,却露出他身后贴在墙上的一张合影。梅子一愣,望着照片上正于晚霞中开心大笑的一对佳人,仿佛认不出,那曾是在Griffith天文台的山顶上,携手游玩的他和她。眼见母亲那边要断了,她没时间多想,操起手机,急切的叫了声妈,——却未料慌乱中忘记关掉麦克风,——迈考也听见了她喊妈。

叫完妈后梅子才发现,经过迈考的实例普法,她已被吓蔫儿,理屈词穷,连跟妈说啥都没了谱。接到Offer后一直荡在心中的那掬喜悦,早变成死水一滩。

她勉强打起精神说:妈,我前两天给你打过电话,你没接。

是呀是呀,妈过后才看到,因为当时正给矿上的广场舞大赛,当评委呢。——梅子妈喜滋滋地解释后,追问:听你这声音,是不是工作没戏了?

还好吧,我收到3F公司的邮件通知,他们录用我了……——梅子听见自己的声音无精打采,有戏跟没戏一样。

啊呀,闺女,这么说双喜临门了!——梅子妈突升八度。

梅子吓得一躲,对着话筒问:什么双喜临门?

是这样,妈昨天本想回你电话,刚拿起手机,就接到一通让我痛快无比的电话!——梅子妈的声音愈发炸,梅子直觉得耳孔里一阵轰鸣,犹如发生核爆炸。

她只好把电话从耳旁拿下,按开对讲喇叭。这时就听到母亲兴奋不已地卖关子:梅呀,你猜猜,是谁打来的?

麻友,舞伴,大赛评委会?还是从母亲那里拿到她的微信、却被她一直拒加朋友圈的父亲?——梅子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母亲等不及了,十分得意地宣告:是那个姓阎的,那个这么多年从来没主动联系过我的阎利,是阎利!

梅子听罢,也暗吃一惊。但同时也清楚地感知,母亲此时此刻的兴奋点,并不是自己而是阎利,可迈考又等在那边,于是便劝道:妈,阎利就阎利吧,咱能不能改日再谈,我对她没兴趣。

会有兴趣的,我打包票!——梅子妈兴致爆棚,一鼓作气:我估计呀,因为你一直没搭理你爸,他没招了,就让阎利亲自出面,苦苦求我。就听姓阎的啊,在电话里一口一个姐,比叫亲姐还亲。我当时闭着眼睛好享受,就如同看到古装戏里的小妾,跪在大奶面前低三下四,卑贱可怜……

妈,你到底要说啥,我还有事呢。——梅子打断她。

噢,那我快点儿吧,长话短说。就是她求我,让我好好劝劝你,说只要你答应帮她带娃,不但吃、穿、住全包,还给你买车,并且是那种能装7个人的……越野,对了,豪华越野车!还讲就是你爸、我和她,一块儿去美国看你们,也都坐得下呢!

梅子听了,不禁“妈呀”一声,继而出现应急障碍,结结巴巴:妈,你别,别吓我好不好?我,我,车技不好,拉不动,这么多人,拉不动……明儿,明儿再说吧,我这边,还有人,真的还有人……在那边等我……

梅子妈立马打听:谁?啥人比妈还重要?——哦,一定是那个,那个我给他发过很多次微信要视频、他都一直没搭理我的“烤麦”,对不对?

什么“烤麦”,是迈考……不,也不是他……我的意思是,等我的人不是他……——梅子语无伦次,不想母亲再介入,她和她正试图分手的男友之间。

 

恰于此时,梅子突然在余光中发现,桌上电脑的荧屏上,有人影晃动。就在梅子恍然大悟于自己的失误、惊骇地转过身之际,却听迈考在那边大声呼唤:Mrs. Chen,是我,是我呀,我是Michael,May的男友,Hello!

梅子转过身怒对荧屏,却见迈考嬉皮笑脸地看着她,嘴角挂着一丝捉弄,仿佛在说:你要断,我要连。正向你鼓励我的那样:不言败,永向前。

 

(待续)

 

图片:女儿画的插图

版权自揣,欢迎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 人参花:嘿嘿花妹妹,看得真细,都是俺家丫头自己捣鼓的:))谢谢!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墙上还有梵高的向日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苏苏!嗯,她房间有很多小玩意,上学后一半带着,一半留家。床铺上总是杂杂碎碎的,让她老妈一进宿舍就能认出来哪个是她的闺床:))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采心,喜欢你的故事和文笔。女儿的画真是喜欢死我了,连冰箱上的小贴纸都画了,绝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可可的鼓励!是呀是呀,她很女孩气,就喜欢研究怎么画那些小东西:)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对话好精彩。女儿画的神态细节都很棒!喜欢她画中的日常生活小物件,好抢镜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