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大留学时代(8. 勾搭文化 与 放不下 )

(2022-05-19 18:16:12)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8. Hook-up 与 放不下 )

房门吱吱嘎嘎,空中打打杀杀,地上横七竖八。

迈考站在门口摇头叹气:OMG!怎么我去买个饭的工夫,便房门大开,屋里跟遭抢了似的。

他望着小龙小凤狂打游戏的背影,清楚地意识到,他给梅子带来一个多么大的烂摊子。

将晚餐放在门旁的角柜上,他转身出来,从兜里摸出Moti电子烟,一边对夜空吞云吐雾,一边等着从纽约飞回来的梅子。这段日子里他每逢焦虑,都不得不依赖它自我抚平。

望着冷光幽幽的银色烟杆,他苦恼的想:假如梅子哪天同他爸和好,得知今天这种局面的背后真相,别说跟自己重温旧爱,可能连“哥们儿”都做不成了。

回顾从恋人到“哥们儿”的过往,他更是懊恼无比,追悔莫及。自打那次自己因车震未果,跟梅子发脾气,她就对他生分了。开始时,他只把那当成正处于生理期的她,因他的莽撞行为而产生的抗拒,久而久之便发现,那是一种日渐冷却的了断。

看出光景不妙后,他也曾劝自己:不就是”break up” 嘛,我从小就会。

的确,作为土生土长的ABC,他从小到大活得没包袱,换女友就像换书包那么轻松。小学牵过手的女孩,上中学换书包时一齐换了。中学坐他大腿照过相的女生,上高中换书包时又换了。高中时亲吻过的女友,在通宵达旦的毕业舞会后,也被他挥手白白了,——在天空泛起的鱼肚白中。

大学四年,他拎着笔记本电脑到处上课,没有固定的书包,也没有固定的女友。就连可以公开喝酒的21岁生日,也是用一夜情庆祝的。这样做的好处是,前一晚在床上浓情蜜意,第二天回到素不相识。它不但为既要保持眼下的GPA、又要为来日上法学院而苦练LSAT习题的他,节省了大量时间,也免于过多的感情投放和责任,能够把他享受两性关系的成本,降到最低。

他就这样加入并体验着,大学校园中的“Hook-up culture”——勾搭文化。除了省事,还有一种来自深层的驱动力,那就是摆脱华人父母的活法,改变自己在人群中的刻板印象,以更加“美国化”的生活方式,融入这个社会。

然而到了梅子,情况却发生突变,他开始放不下。他不但想跟她相爱下去,甚至想到结婚,为她办身份。哪知道那天在车上,因为猴急做爱,没有表达好,致使两人吵翻。最让他不习惯的是,他说了再不算,没想断就被断,眼见梅子渐行渐远。

也许是没得到不甘心,也许是得不到更喜欢,反正他不想就这么被了断。他为此苦思冥想,打算藉26岁生日,到金碧辉煌的、菜单如浪漫小说那么长的The Cheesecake Factory里, 订个双人位,请梅子来庆生。他期待酒酣耳热之际,再度向她做深情的表白,并向她坦言,那天车上的失控举动,源自于他认识她之后一直忍受的性饥渴。他希望她能懂得,因为爱她,他才想与她做爱,他期待她的宽容、理解和回归。

那当中,每每想到她那与他先前的女友们皆不同的缺少日照的白净脸庞,他就难忍通体覆盖她的欲望。——是的,她的确不是沙滩美女,但他却很Sure,她属于他总是情不自禁去幻想的、两人怎么滚床单怎么舒服的,——那张婚床。

怎奈世事难测,一波三折。天不作美,他在那之前遭遇车祸,所有的策划也同那辆宝马车一样,报废了。事已如此,如实坦白吧,却未料一脸纱布对着梅子认怂时,反而因祸得福,——她主动送上来温热的手掌。

这对于车毁人伤、爹妈不在、职场又很菜的迈考来说,不仅是 “Lend a hand ”,更是险象环生中的“A pillar in life”。他感激梅子,渴望爱情起死回生,甚至暗自发誓:等忙过这段后,他要亲口告诉她,他不再强求她上床,他会耐心等候她。他要以行动让她知道,他爱她,他要同她结婚,为她办绿卡,生儿育女有个家,一生一世相守不分。

就在迈考以堂吉诃德的一厢情愿臆想爱情时,收到了梅子的短信:工作有着落了,我接到了3F公司Offer!他为她高兴,发送一列由鲜花、鼓掌、开心大笑等汇成的表情符,以表祝贺。与此同时,心里却酸唧唧的嘀咕:有了工作,不等于搞定身份。属于我的机会,也许真的到来,看我以怎样不凡的专业知识和远古的骑士精神,来拯救你!

星期六上午,他给梅子打电话,没人接。他随后留言,甜心、蜜糖不离口,甜度大满灌。

那边,刚冲完淋浴的梅子,从卫生间趿拉着拖鞋跑出来,铃声已断。她来到桌前,按开手机一看,电话是迈考打来的,且留下语音:Honey,  我下午要加班,估计又要搞到半夜才回来。走前希望能跟你私聊片刻。咱们上网视频吧,我真的很想看见你。

看就看,谁怕谁呀。——梅子边读边想:你看我我刚好能看你,检查一下你脸上的撞伤怎么样,有没有结出足够硬的痂,来抗住我的新“打击”。

对着穿衣镜,梅子在头顶揪了个尼姑式的丸子头,暗说:拢紧碎发光溜溜,一根情丝都不留。

又脱掉浴袍换好衣裳,再到衣橱里拽出一件石板灰的长外套罩上,自拍后看看,心说:灰了吧唧就这件,罩出一个性冷淡。

那边,正心急火燎等回音的迈考,一看梅子上线了,立刻按开镜头,喜出望外的说:Sweetie,你今天动作真快,一段时间没见,你怎么越来越……

Oh,你看上去不错嘛。——梅子打断他,拿到话语权:脸上仅剩一两片邦迪,恢复的差不多啦?

Yes! 脱臼早好了,托带早摘了,剩下的两块伤也基本愈合,可以忽略不计。

迈考说罢,用拳头捶捶下颌,口吻顽皮:若不是周末又有几个华人客户要进来面谈,还想请你出去吃大餐庆祝呢。实话告诉你,Sugar,我的嘴巴它好馋,想吃想喝还想亲亲,功能全开啊!

(待续)



图片:女儿画的插图

版权自揣,欢迎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瓜苏:呵呵,老妈出钱她不干,特抠门。她说将来真想搞illustration or manga 的话,会去Webtoon 画。现在还在读书,忙不过来,画的也一般般,还在小儿科阶段 :)谢谢呱呱!
南瓜苏 回复 悄悄话 建议采心给女儿出本画集,太又灵气了,超喜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就爱吃果酱,谢谢花妹妹的鼓励!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喜欢,文字功夫了得。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可可给我们打鸡血,顿时能量爆棚,非要写不可了:)

俺家闺女不忙时,我就假装这不满意了那不满意了,让她多画几笔。有时候看她太忙,我也就将就了,怕Push急了不理我,嘿嘿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迈考这里描画得很真实。这幅画太厉害了,和你的文字一样含量巨大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