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大留学时代 ( 7. 千愁万绪 与 一道曙光 )

(2022-05-16 20:52:56) 下一个


大留学时代 (7. 千愁万绪 与 一道曙光)

倒吸一口凉气,梅子乱了分寸。她问迈考怎么搞成这样,同时又忍不住抬起手,去抚摸他额上露出淤血的大纱布。迈考耸耸肩,顺势拉住梅子,在身边的空桌旁坐下。服务生过来,迈考强打起精神,要了两杯两人曾甜蜜对饮过无数次的玫瑰奶茶,之后耷拉着头,讲起他受伤的经过。

前晚加班回家,路上犯困,没看清,左转弯时车头撞在岔路口旁的灯柱上,冒烟起火。幸好我被震醒,及时开门跳出,否则人车一起完蛋了。——迈考忍着下颌托带的不适,艰难地述说着,低眉顺眼的样子,像个跟老师检讨的大孩子。

梅子赶紧问:有没有看医生?脸上的伤要不要紧?

下巴脱臼了,脸上被路边的树丛划伤皮肉,医生说没大事,我也就没同父母说。——迈考边说,边从服务生手里接过奶茶,将先拿到手的那杯递给梅子,如同快乐幸福的往日。

梅子接过来轻啜着,事先准备好的腹稿,像迈考脸上横七竖八的邦迪一样,散成碎片。

我最近倒霉透了,不管是职场,还是家中。——迈考边喝,边低声倾诉:因为移民配额不断遭到削减,贸易战又对先前客源最大的亚裔造成伤害,律所的生意一路下滑,前景不妙。历经几次裁员后,我明显感到自己身处边缘,若不是靠业务能力及勉强过关的中文,招来几个华人客户谈着,我早就被炒掉了。

见迈考的日子一样不好过,梅子扎心了,从跃跃欲试的对手,变成一位耐心的倾听者。她静静的坐着那里,听他一吐为快:本来想跟我父母谈开这些,看能不能辞职回家,帮我爹地的公司做生意。谁想到他们在南美遇到麻烦,遭供应商暗算资金沦陷,弄不好还要卖掉这里海边的家,才能维持公司的运转。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能再开口讲出我的难处呢,只好就一个人憋着。我觉得我眼下的光景啊,就像昨天去过的废物处理场,堆积着一大堆包括我那辆废车在内的、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破烂货……

他说完使劲儿眨眼,克制着涌上来的伤感。

梅子见状,禁不住胳膊肘上桌,又伸过去一掌,握住了他的。

他于是将脸埋在她手中,无声落泪,喃喃的说:May,你知道,这时候借我一只手,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信念,信念啊!实话……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是我的生日……26岁的生日。我前天在公司做到半夜,就是想……想把上周的活儿早点干完,好腾出周末的时间,找餐厅订位,邀你一道庆生。没想到……没想到会发生车祸,弄成这个样子……

泪水涌出他的眼眶,落入梅子的掌心。梅子就那么接着,接着,任凭自己的手被泡湿,心被泡软,意志力被泡松,泡散,溃败不堪土崩瓦解……

那天晚上,梅子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翻来覆去,就是拿不出个成熟的想法来。迈考受伤,陷入困境,这个时候同他一刀两断,无异于落井下石,既不厚道也不忍心。可这样假装无事的硬挺着,继续给他当连自己都不知道能撑到哪天的精神支柱,将来有一天闪人,岂不更让他落空摔惨?

瞪着天花板上疙疙瘩瘩的灰浆图案,她心里好纠结。一头钻进被子,纠结没隔开,反而又多一层郁闷。无奈之下她掀开被子,坐起来,披头散发地靠在床头。

正不知咋折腾好,一串信息落入枕边的手机,爆豆般的急促。她拿起来看看,又是几天前催问过她面试情况的母亲。因为还没结果,或者是懒得讲那“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面试过程,她一直拖着未回。自知理亏,她一边点开她的微信,一边暗求:妈,要是埋怨我,你可少点叽里呱啦;要是怪罪我,你可轻点噼里啪啦。今天我也火大,咱俩可别吵架啊。

哪成想,按开第一条,母亲的声音跟做贼似的,悄声俏气:

梅子啊,联系了你好多次,没见你回话。别嫌妈烦,这次不是我找你,是你爸。

我爸?——梅子有惊无喜,不情愿的点开第二条:

其实你爸前几天就让我找你,我知你当时忙着面试,就一直拖着。刚才他又管我要你的联系方式,看样子是动真格的啦。妈不得不提前跟你打招呼,让你有个准备。

找我?发迹的陈总,要约谈他20年都没主动跟她说点什么的弃儿?——梅子微蹙燕翅眉,难以置信。

记得半年前大学毕业时,她告诉过母亲,虽然没能像美国同学那样,一出校门就有工作,但靠做家教打零工,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挺好的,不需要父亲再贴补。现在听母亲这般口吻,梅子心里毛毛的:难不成父亲得知她毕业了,要找她讨债要钱?

很快,梅子便知,虽然没把约谈的事想得太好,但还是低估了它的更不好。随着母亲的第三条语音开播,她隐约感到,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梅啊,要说也怪妈,当初没拿你爸的话当回事,后来也就忘了告诉你。他先前答应为你出国拿学费时,跟我提了个条件,就是如果他和阎利生的那对双胞胎,小龙小凤,将来到美国留学时,让你帮着照看。我当时看那两个孩子不丁点儿,“将来”是老远的事儿,更没想到他们所谓的留学,是出去读高中而不是上大学,也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根本没料到这么快,你爸就找我兑现。

梅子听着,心不断下沉,母亲的声音却节节上升:

我也问他,俩娃出去后,都是未成年的小留学生,那当妈的怎么不跟着?你爸的说辞是:阎利英文不好,没法儿辅导孩子作业,同学校沟通更有困难,出去也白搭。倒是你,一直是他眼中的最佳人选。半年前,他从我这里得知你毕业后会去洛杉矶工作,就开始动手,花大钱请专门办留学的中介公司,帮那俩娃申请了那里的私立高中。现在两人的学生签证都下来了,你爸说你能力强,又可靠,是他眼中唯一够格的接应者。

够格?——梅子四处瞧瞧,对着自己这间厨、厕、卧都挤在里面的Studio,不禁苦笑。

真是母女连心,梅子妈好像隔空望见梅子的囧样,这时喜滋滋的劝道:你爸说了,到时候他会出钱租房子,管你们仨吃住。你只管照顾好俩娃的生活和学习,其它的都不用操心。我听后倒是舒坦不少,心也安了。就想啊,即使一段时间内你找不到工作,也能活得挺好。毕竟那小龙和小凤,在家都是娇惯富养的。能跟他们生活在一起,你吃呀喝呀住呀,都错不了!

OMG!——梅子听到这里,恨不得对着电话喊:妈哎,你真行啊,就为我有吃喝住,就舒坦安心了?那么大的两个“拖油瓶”,人家当妈的自己都不愿出来带,到了我这个后姐手里,就能“油水”大?

无奈地望着屏幕,她正想怎样回以拒绝,手机的彩铃声响起,——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次是迈考。

也许是缺乏当断即断的勇气,这些天她缺啥补啥,特别喜欢听“卡门”,迷上她身上那种放浪不羁的野性。这不,正以一串下滑音不断跌落的彩铃音乐,正是她通过自定义功能,选择的那首浪曲:爱情是一只自由的鸟儿。

爱情是一只自由的鸟儿,谁也驯服不了,呼唤它也徒劳。你以为捉住的鸟儿,已抖开翅膀飞掉……卡门在咏叹中,热情而谑浪中地演绎着。梅子听着,听着,忘了接线,忘了迈考,忘了给妈回信,也忘了父亲就要给她送来的小龙小凤……

将手机往床边一丢,她一头扎到枕上,愿以“飞掉”飞度今宵。面对混乱不堪的此刻,她唯一想做的,就是飞掉,飞个春梦无痕,飞个天马行空,飞个无踪无影茫茫大地真干净……

只是,第二天清晨一睁眼,梅子便发现,自己正以着着实实的“躺平”,颠覆了昨晚的“飞掉”。窗外鸟鸣细碎,叽叽不停,唤回昨晚睡前的一切记忆。迈考,母亲,陈总,还有小龙小凤,在她的脑海里走马灯一般的转着,轮番上阵来去不停。

拜托诸位,不要再来烦我好不好?——她心里求着,猛一翻身,趴在枕上,却见一条信息正浮在斜歪歪躺在床角的手机屏上。捕捉到什么,她眼睛一亮,伸手一把抓住它。

果然,屏幕上浮现的那封邮件,竟带有 “Congratulation” 的祝贺。她赶紧按开,——果真是从“3F”公司发来的录用函!

一个鲤鱼打挺下了床,——准确地说,应该是“咸鱼翻身”跳下地。她几步奔到窗前,伸臂撩开百叶窗叶片,站在黑暗中的一道曙光里,开心地笑了。

(待续)



 图片:女儿画的插图
版权自揣,欢迎转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再夸今晚睡不着了,呵呵,谢谢可可!期待你的新篇:)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百叶窗和曙光的比喻好妙!女儿画的也精准!你们母女太有才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