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73.隐情)

(2009-12-19 21:46:32) 下一个

 爸爸离世的日子,正是新旧更替、万物复苏的人间四月天。

 绿色悄悄地来了,爸爸静静地走了,归去来兮,无从挽留。——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休,——忘了是哪个古人说过的话。

  爸爸临终前问:露露,外面都绿了吧?——没想到啊,你妈妈这次是穿着绿花袄来接我的,——爸爸的这个春天,不会再寂寞。

 他在床上弥留了两个多月,比医生预料的长了一倍多。二叔说,这得归功于何医生手下的那些雪片一样开出的药方,何医生则说,还是老爷子的求生意志强,不愿辜负你们的照顾。——我在旁边不讲话,没有告诉他们,其实是因为两桩无法释怀的隐情,才让爸爸在“对不起”的煎熬中,又多走了一程。

 早在元宵节的那天,爸爸便于“正月十五雪打灯”的丰年瑞景中,进入了昏迷状态。何医生不时地进来看看,临下班时郑重地对我说:小辛,有个心理准备,给老爷子预备后事吧。

 可是一个月之后,爸爸仍然顽强地存活着。尽管他瘦得脱了相,身体要靠下管、输液和吗啡交替地维持着,但却在奄奄一息的羸弱中,咽不下那口气。

 四月初的一个晚上,二叔刚走,我便把椅子挪到爸爸的床边,摸着他被子下冰凉的手指,准备照常守夜看护。——“久病无孝子”,爸爸反反复复的病危急况,早已把我从一个泪眼涟涟的乖乖女,锻炼成了一位会看仪器、会读指标的反应麻利的“专业护士”。

 忽然就见监视器上的心率加快,肺型P波,电轴右偏,我忙站起身来,想过去按动床头的呼救电钮,——不想手却被爸爸瞬间握住。

 我赶紧揉了揉眼睛,说爸,真是你?——你醒过来了?!

 他努力地睁开双眼,对着我,慢慢地收拢着涣散的眼神。——半晌,他终于发出了声音,说露露,屋里就你一个人啊?

 我说二叔有点儿累了,回家歇着去了;医生也来看过你,这会儿刚走。

 爸爸听了,就微微地点点头。他费力地嚅动着嘴唇,说露露,爸爸要去了,已经上了路,可有两件事放不下,就回来了,想跟你说清楚。

 我用毛巾擦拭着他虚汗不止的额头,说爸,我在这儿,不离开你,会好好地听着你说话,有什么事,你说吧。

 爸爸不再讲话,目光慢慢地游离开我,在潮湿的泪水中去寻找往事。良久,我终于听到了他颤抖的声音:“那个-----,那个小画家-----,小画家的手臂,是我给弄断的,我给弄断的……”

 “爸爸,你说什么?!”——我惊悚,用牙使劲地咬住下唇,让疼痛来告诉自己,这不是在做梦。

 “他------,那个小画家-----,应该就是你妹妹------,你妹妹现在的养父,——他,他对-----,对我们恩重如山,如果你----,你有一天能找到妹妹的话-----,就会见到他,一定要代我,代我跟他说句对不起------,是我----,是我断送了------断送了他的画艺和前途……”

 ……

 不知什么时候,窗外下起了滴滴答答的小雨。——那是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却下得我一心秋寒,凄惶无助。

 爸爸用他气若游丝的声音,牵出了那些沉重的往事。

 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天气却很凉。在市郊一家印刷厂的工人俱乐部里,那个女人——就是你妹妹的母亲,正在后台上化妆打扮,准备着她的最后一场演出。——兵团里的文工团就要解散了,除了在当地结婚扎根的,所有的团员都要在不久后返城。

 我作为随团的医护人员,跟到了俱乐部的现场。——演出开始前调试灯光时,文工团的副团长兼灯光师老马,忽然过来对我说:松江啊,我刚才试了试灯光,有两个侧面的聚光灯不大灵光,以前经常在这里演出,没出过这种事,——刚才到耳房里检查了一番,也没看出什么差错。——你现在没事,能不能帮我个忙,到隔壁一号车间的二楼去一趟,楼角处有个供电室,你进去瞧瞧,看总闸下管剧场这边的分开关,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按照他画的简易图,从台后的小门穿出来,到了隔壁一号车间的外廊,顺着后面的小楼梯上了二楼,找到了角落里的小供电室。——刚要推门进去,忽然就从楼下传来了那个女人的招唤声:小杰,小杰,下来一下嘛,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听了,就躲进了凹门的阴影里,往楼下的车间看了看。果然是那个女人,身着花布衣裳,脑后垂着一条用假发接编而成的长辫子,——那时候已经没人再唱什么样板戏,她这次扮演的,是反对封建包办、争取婚姻自由的刘巧儿。

 不知什么时候她已从后台出来,溜进了看上去空无一人的一号车间里。就见她手里捧着那个曾为我打了二斤酒的大茶缸,仰着头,对着一台机器旁几米高的梯架上轻声喊:“小余,你下来了,——你到底听没听见啊,——听说你过两天就要去美院上学了,那我呢?——到底是要回柳州老家呢,还是跟你一起去,你能不能表个态?

 ——我顺着她的目光找过去,这才看到了在高高的梯台上,有个身材细高的青年人,正穿着沾满色块的工作袍,拿着笔刷,潇洒地画着板报。——我仔细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兵团的那个远近闻名的小画家。

 小画家没有应声下来。他一边继续画着,一边说我在工作,——这个宣传栏是兵团交给我的任务,要我一小时后给工人老大哥交工。——下午晚一点呢,我还要赶到城郊去,给一个小女孩画像,英英,我们改日再谈好吗?

 ——他还没说完,就觉得梯子开始震动,往下一看,那个女人端着水杯正往上爬,一边爬一边娇嗔地说:小杰,知道我手中的这个大茶缸里,现在装的是什么?——告诉你呀,今天不是水,也不是酒,而是杯热茶,使你最爱喝的碧螺春!——知道你快走了,特意让我家人从南方寄来的,想给你带着,我这可就上来了,让你尝尝……

 ——她说到这里,跟着突然就哎哟了一声,——不知什么时候,跟真发接编在一块的齐臀的假辫儿,忽然就挂在了滚筒机的开关上。

 她就着急,却越急越乱,从大茶缸上挪开一只手,使劲地往出拽着辫子,——结果人一失衡,从两米来高的梯撑上摔了下去,——开关的扳手被辫子拉开,滚筒瞬间隆隆地转动了起来。

 小画家见了,说英英你小心!—— 一跃身子从梯架上跳了下来,把女人快要卷进滚筒的假发,一把揽了回来。

 因为后坐力太大,女人向后一耸,头磕在了身后的另一台机器上,她顿时栽倒下去。

 他想转身将她扶起,可就在这一瞬间,他宽大的工作袍却突然被绞进了滚筒,——他伸手去抓开关,却被袍子扯得怎么也够不到。

 楼上那里有人吗?赶快关总闸,赶快关总闸,这里出事了!——他突然朝着我这边喊,——不知道是早就看到了我,还是觉得这边本该有人。

 我在他急切的求救声里冲进了供电室,紧张地扫着墙上密密麻麻的开关,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号车间的总闸,——我伸手勾住了扳手,正要往下拉闸时,却不知什么在作祟,——我蓦然间就想起了那个女人给我看过的,他给你母亲画的那幅画,——我忽然间就停了手。

 一寸,又一寸,再一寸,最后一寸,——当我隔着玻璃,看到他的人随着工作袍,一点一点地被扯近了机器时,我心里翻腾着一阵莫名其妙的痛快。

 他拼着全身的力气往外撕扯着,我却良知泯没地作壁上观,——突然间,我就听到了他撕心裂肺的叫声:“天啊,我的胳膊,我的胳膊,快救救我,快救救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好主意,我这就告诉雪儿去:)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到时候要不我划船到LAX接秋雪?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不紧张,不紧张,接头暗号是 “我是秋雪牌真丝”“我是心心牌真丝”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平安来回,等看你雪山上展翅翱翔的美照

圣诞快乐! 也祝二老佳节愉快!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潇洒走红尘的评论:祝红M滑雪开心!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心心,就要去你那了,有些紧张。呵呵。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估计暗涌要到节后才有更新了,我周末去滑雪,这几天忙S了,呵呵。。

雪M要启程了吧?祝你们的聚会成为FB的大会!文采飞扬的大会!祝快快乐乐,开开心心!

帮我熊抱雪M和小龙女!小帅,小心心。

祝你和家人圣诞快乐!新年万事如意!幸福美满!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当然是了。我又不是西门庆,啊哈。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糊涂了——你说的是俺的小说吗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又不是飞流直下三千丈,觉得前面还是硬实的,然后才有后面的动感。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过节忙才对——生意一定好

下次把看俺的时间省下来打个盹儿吧,心疼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哪个地方看不上眼,尽管删——前面写得太罗嗦了

要不然大家见面时,讨论讨论辛露咋从古井里出来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忙了一天,现在才来看看心心。

辛爸爸怎么会这样呢,实在是想不通!

为辛露难受!

心心周末愉快!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希望辛露在古井中冒个头。这两天正在从头翻阅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白鸽,如果那样,日后她每天面对他的那只手,该怎么办呢

让我想想……祝白鸽佳节快乐!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幽谷,还有惊心的在最后,谢谢你朋友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韵妹妹说的是。——往往最爱的人是最最不能去爱的人,辛露痛得不能再痛

你的票票怎样了,祝牛市挺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命运让露露掉进了黑暗的洞穴,她唯一的光亮似乎只有隐居他乡了

张开双臂等着我的蕾丝光临寒舍!

baige 回复 悄悄话 这样露露与杰森应该不会分手了。
幽谷闲云 回复 悄悄话 也猜到了杰就是小画家, 可是没想到后面有这么惊心动魄的故事...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果然小画家就是杰,只是真的没有想到他亲自害了杰。。。

命运真的会有回报,种什么得什么^^

情节跌宕起伏,曲折动人,顶采心的大作^^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心心安排的这个隐情可真出乎意料。没想到辛爸曾经如此糊涂!
这注定露露与杰森的分离了?!唉,宿命!

顶心心!
辛苦了,熊抱加油!
为你祈祷圣诞夜完成大作!!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五弟,谢谢你跟读,让你跟着遭罪了,见面时别批俺

晚安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人世间的因果循环,说不清道不白的是是非非,,,
这么大的曲折人生,充满了太多的心灵伤痛!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心窝窝,晚安
inmyheart 回复 悄悄话 sofa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