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72.死别)

(2009-12-17 18:00:09) 下一个

 挂断了二叔的电话,我茫然地站在那里,呆呆地看着什么,却又什么都没看见。

 生活的前景,在爸爸跌倒的那一霎那,失去了清晰的焦点。

  瘦高的票贩子抬起手,用食指在我的眼前晃了晃,说妹子你怎么了?突然变成了石头人儿似的,——直勾勾地看啥呢?——票在这儿呀!

  我定了定神儿,从钱包里拿出了三十块,递过去,说这个给你,票我不要了。

  他看了看我,没接钱,却用棉衣袖擦了擦鼻子,说老妹儿,咋了,家里出事了?

  我点点头,说我本来是要去长沙找我爸的,可他已回了东北老家,而且,而且病得晕在了站台上……——我哽咽,说不下去。

  他看了,就搓了搓手,说老妹儿你别着急,咱俩遇上了,也算有缘,——虽然东北的票更难搞,但哥在火车站混久了,别的没长进,有的净是上车的招儿,保证让你今天能回家行不?

  他说完就让我跟好他,穿过拥挤的人群,出了火车站大楼,最后停在了楼前侧左耳的两列长队前。——我抬头一看,那是卖站台票的地方。

  他转过身来,问我想什么时候走。我说越快越好。

 他想了想,就把手里的那张刚才要卖给我的票,揣进了兜,却转眼变戏法儿一般地捣腾出了另一张。

 他递过来票,说老妹儿,待会儿你去排队买站台票时,里面的人会问你送今天的哪个车次,还会管你要正式的车票,到时候你就把这张今晚到湖南的票,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才会不打奔儿地卖给你。

 见我一脸的狐疑相,他就把票往我的手里一塞,说你还犹豫个啥?——要想今天能坐车回家看你爸,这是唯一的法儿。

 五分钟之后,我拿着站台票出来,把他的票连同那三十块钱一起递过去,说谢谢你了。

 没想到他接了票,却把钱挡回来,说票我得拿回来,钱就算了,——不过是举手之劳,看你是个大孝子的份上,这次就不揩你的油了。

 我正为难,他却左右看看,忽然压低了声音凑过来,说老妹儿,我话还没说完,——你这样,等晚上这列通往湖南的火车检票时,你就跟着人群混进去。到了站里后,千万不要随大溜儿往湖南发车的3站台去,而是要到5站台,那里今晚会连发三列火车,全是到东北的。——记住,上车时,要跟在一个行李多的人的身后,才容易混上去,然后往餐车里一呆,等着,不吃不喝也别不好意思,——因为那里坐的人,大部分都不是去吃饭的,而是找个地方坐,等着补票。

 他说完,见我又要往他抄着手的袖口里塞钱,就忽然后退了两步,笑着说:妹子,我叫瘦子,平日里常在卖票口那儿转悠。以后回家时买不到票,记得来找我。——如果连着两天人都不见人,那说不定我就是被警察抓了,进了笆篱,——当然不是法国的巴黎,而是铁窗笆篱。——到那时,妹子,你可得记住我哟,不管怎么说,车站那儿也曾有个叫瘦子的痞子,仗义地当过了一把活雷锋是不是?!

  他说完,尖俏地打了个唿哨,挥了挥手,转身没入人群中。

  我望着他逐渐消失的背影,心里忽然间就有些不是滋味。——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坏人,实际上好得不得了;也总有些陌生人,实际上熟悉得不得了。

  那天深夜,我遵照“瘦子雷锋”白天里的谆谆教导,顺利地进了站,顺利地上了车,顺利进了餐车补了票。——之后,我在餐车里坐着捱了一夜,终于于第二天早晨下了车,在银装素裹的北国冬日中,进了爸爸住院的那家市医院。

  按二叔事先在电话中告诉过我的那样,我到住院部的门口登了记后,就直奔三楼的重患区。

  刚转过楼梯口,就被迎面的一个男医生迎头拦住。他说这里是重病区,不能随便出入,请问你找谁。

  我说我已经在门口登记过了。我看的病人是辛松江,我是他的女儿,叫辛露。

  他听了就面露惊喜,说你就是辛露啊!我姓何,是这里的主治医生,你二叔的老朋友。——不过真是不巧,你二叔昨晚在病房里护理了一夜,刚离开回家休息。他走前还看表,叨咕着说火车早该到了,怎么还不见你的人影。

  我说天冷,打车的人太多,我抢不上,——对了何医生,我爸在哪个房间?现在他到底怎样?

  他听了,就收起了笑容,低沉地说:“你是病人的第一亲属,我得实话实说。——昨晚化验结果出来了,老人家不大好,——癌变不但在食管中复发,而且已经转移到了淋巴和肺子上,——小辛,做个准备吧,估计也就个把月了……”

  我听了就僵立在那里,似乎是早有准备,又似乎是打击后的麻木。——何医生见了,就上前拍拍我,说小辛啊,你别太难过,你爸有医保卡,我会按照自己多年的经验,尽可能地给他用最好的药,不会让他走得太痛苦……

  一分钟之后,我终于拖着铅砣子一般沉重的双腿,进了爸爸的病房。

 对床空着,屋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带着对生的无能为力,他鸠形鹄面地躺在床上。

 开门声惊动了他。他费力地睁开了双眼,对着我看了又看,——忽然就有光泽闪动在他混浊的双眼中。

 终于,他翕动着嘴唇,说露露,是你吗?是你回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说着就动了动肩膀,似乎想把被子下的手抽出来,却没有成功。——我见了,就半跪着俯下身去,把手伸进被子,递给了他。

 “爸,病得这么重,为什么不打电话早点告诉我?啊?”——我握着他枯干嶙峋的手,泪水夺眶而出。

 爸爸见了,就颤抖着嘴唇,半天才说出话:“露露----,露露啊,爸爸从-----,从北京回来后,身子-----,身子一直赖赖歪歪的,到底是啥时候又发病的,爸爸----,爸爸也说不清,——先是吃不下,后来------,后来突然咳嗽,痰中-----,痰中带血……”——他喘着粗气,停住。

 “身体变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去湖南呢?”——我泣不成声。

 “唉-----,”——他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气若游丝地告诉我:“露露,就是-----,就是因为知道自己-----,自己快不行了,爸爸才----,爸爸才决定动身去湖南,想趁着-----,趁着还有口气,看看你妈-----,你妈妈的坟,还有就是-----,就是想取回----,想取回你姥姥-----,你姥姥死前留下的遗物……”

 “姥姥的遗物,——爸,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比你的命还值钱?!”——我隔着泪水,责怪他。

 却不想他突然间就握紧了我,说:“露露,听----,听我说,那个遗物-----,那个遗物是张-----,是张照片,——爸爸必须取回来,亲手-----,亲手交给你,我才能-----,才能闭上眼睛。”

 “照片?——是姥姥的还是妈妈的?”——我大吃一惊。

 “都-----,都不是,——那张------,那张照片上有个小女孩,是------,是我死后-----,我死后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世界上的唯一的亲人,她-----,她-----,她就是你的妹妹,——她-----,她叫南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2)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看来武帝侠骨柔情哈,弟妹有福了!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这种痛苦的生离死别,俺最弱了,,,
很喜欢这两句: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坏人,实际上好得不得了;也总有些陌生人,实际上熟悉得不得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阿心让俺惶恐,一定努力写好结尾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辛露”到了你手里肯定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俺知道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幽谷别伤心,讲个故事而已,哪儿听哪儿了,好好过圣诞

感谢你!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韵妹妹,再由两三集就结束了,估计辛露变不成“甘小珠”了

谢谢你常来给俺打气,感谢妹妹
inmyheart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xie xie.这是我唯一追着看的小说。

很羡慕你 可以决定人物的命运。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辛露》是个好孩子。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刚回来,就看到采心的新帖^o^

辛露今后的日子会怎样呢,如此难得的一个女孩子,孤傲,自强,美丽,她活得很累很累。。。。。。。。

周末快乐~~~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尘,集体大合唱,不需要才艺,好好张嘴就成,——学区办的,哄父母开心,好多给他们捐钱,嘿嘿

问候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百合,让他们俩真的在一起过一辈子,还能“百合”吗?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让我努力看看,看文字朝着什么方向“鞭策”我

无论如何,要跟辛露白白了,这个孩子真是折磨人

等着你来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早上好!小帅,小心心真可爱!多才多艺呀!

祝你们周末愉快!
baige 回复 悄悄话 不要呀,还是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多好。。。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为露露伤心!
失去父亲,失去爱人,得到形同虚设的妹妹。
露露一个人,在这世上,多孤单啊!
露露该怎样重新找到生活的焦点?

顶心心伤心的故事!
幽谷闲云 回复 悄悄话 双倍的伤心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孩子晚上有圣诞大合唱,刚激动着回来

辛和杰注定有缘无份的,别哭呀,俺先呜呜呜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在我心里,给你来杯热咖啡 ~~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晕~~~~字打多了,成板凳了。呵呵。。。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S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F,南希真是辛露的妹妹,无语了。。。

辛露和杰的爱情结束了。。。唉。。。怎么结局都是这样呀。。。

心心辛苦了。。。问好!
inmyheart 回复 悄悄话 sofa. finall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