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71.伤归)

(2009-12-15 19:28:41) 下一个

 京京的这通电话,让我终于分辨出了她的感情。

 友情是动机,但不是全部的目的,——我在她忧心的长叹里,听出了她对金的绵绵的牵挂。

  京京,你是不是弄假成真,爱上金了?——我想那样问,但终于没有。——爱情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带着激情和盲目,——恋爱中的女子,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失明人。

  京京照例是直筒子脾气,见我欲言又止,便直奔主题。——她说露露,咱俩这蕾丝边儿的质量,可一直是没说的,超结实,这回不会因为金的前嫌和我的“插足”,就打褶儿破裂了什么的吧?

  我说京京,你胡说些什么啊?!

  “露露,那我可就跟你掏心掏肺地说话了,你可不许笑话我。”

 我说瞧你那点儿出息。

 她听了,就小女生一般地嗫嚅着,说露露,不瞒你说,我第一次在你的病房里见到金时,就为之眼睛一亮;第二次跟他一起喝咖啡时,他冷静机敏的谈吐,又让我耳目一新;再后来,在医院里再次遇见他,望着他郁闷远去的背影,我则是心里一疼,——露露,对我来说,金的身上有种特殊的吸引力,是这些年来,我在我周边的那些学音乐搞艺术的男生身上,所从来没有感觉到的,——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一亮,二新,三疼,三步跳之后就进了爱河?”——我笑了,轻松快乐起来,——爱情是世界上最健康的传染病。

 “虽然爱河还没有最后跳成,但露露,我能感觉到金的觉悟和待我的诚意。”——周姐顿了顿,轻声地说:“他后来告诉我,他来北京创业的这段日子中,与其说是劳累和酒精让他犯了病,不如说是贪念和欲望毁了他的身体。——他说只要他能熬过这一关,就一定会娶我,然后本本分分地做好本行,给我个家,让我从此有个可以停泊的港湾,无忧无虑地安心创作。”

 我听着,心中有股热流在涌动,却嘴硬,偏要拧着劲儿说话。我说京京,你就美吧你!——不过我得提醒你,你可别高兴得太早咯,——我担心的是,犀明他一旦知道你为了我,不惜一切地做了小偷,拿走了他至关重要的东西,会不会就跟你翻脸啊?”

  不想周姐就忽然提高了声音,说露露,你不说我还差点儿忘了,——今天我回来之前,听到纪英英给金来了电话,为证据丢失一事大骂金,并威胁他说,如果他不给她一定的赔偿金,她会把他告倒律师协会去,让他们吊销他的执照。

 那后来呢?”——我着急起来。

 “金当然是四两拨千斤喽,——他说纪老板,听你这样说我很难过,但请不要忘了,细究起来,你因生意不好一拖再拖而至今还没付给我的启动费,早就让你违约在前,使我们之间的委托合同自动失效了。——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即使现在那些证据不被人偷去,我也完全有理由不按时出庭,你看着办吧!——露露,当他说到‘被人偷’那几个字时,竟然还瞄了我两眼,当时把我吓得呀,汗毛直竖!”——京京一边说着,一边嘿嘿地干笑了两声。

 我说京京,你就不知愁吧你,看来金对你的行窃之事,心里早就有数了!——我告诉你啊,你可得长性点儿,别新鲜劲儿过去了,就三天两头的耍脾气得罪他,否则,我可不是你,——会为了朋友行侠仗义,到敌人的身边卧底去。

 不想她就长吁了口气,说京京,一个想把肾都捐给对方的女人,还能爱得不长性吗?!

 “你说什么?!捐肾?”——我惊叫,——分贝之大,堪比高音喇叭,让周围的吧虫们“迅雷不及掩耳”。

 线路的那端,周姐因奶奶的插拨而挂了电话。我慢慢地合上了手机,静静地坐在那里。

  服务生姐长姐短地回来了,手中捧着一杯鲜红的草莓沙。——他说姐,给你这杯新鲜的“红粉佳人”,平日里都卖10元,看在姐你今天够意思的份上,打个八折给你,再加上刚才上网的两块钱,你那10元的押金就足够了。

  我笑笑,说谢谢你老弟,让我占了便宜。

  服务生走了,我吸了口甜甜的梅汁,然后晃动着杯中的冰沙,暗暗地说,——是的,犀明,谢谢你放了我一马,让我占了便宜。——祝你早日康复,更愿你被我伤碎了的心,能像这杯中的碎冰一样,在京京那“红粉佳人”一般的美好和甘甜中,慢慢地融化。

  ……

 那天半夜的时候,欧终于有了消息。他发来了短讯,说他人都平安,只是刚刚从边远的地区回到省城,手机才有信号。他说他几分钟前已跟小杨通了电话,知悉了一切,等司机打个盹儿后,就会启程,连夜往北京赶。

 他在短讯中最后写道:露露,答应我,让我明晚一到京,就能看到你,好让你陪我吃个热乎饭。——本来想马上给你个电话,听听你的声音,可现在太晚了,怕打断你的梦,就忍住了。                

 我读完后,赶紧打了一段话,把纪和金这边撤案的情况详细地告诉了他。然后又附了几句,说犀明犯了老病,据说他这次发得挺重,有肾衰竭的征兆,是京京告诉我的。——杰,就像前边我说的那样,犀明现在是京京的男朋友了,能不能看在京京与我的情份以及她这次挺身救我们的份上,停止对金的报复吧,算我求你了。

  我写完了这些,就犹豫着明天下午同欧见面的事。半晌后,我终于狠了狠心,飞快地在后面的括号里加了几个字:“杰,我睡前忘了充电,电话快没电了,不再打过去,安顺为盼。”——我写完字,抬手就把短讯发了过去,然后咬了咬牙,关了手机。

  我扔了电话后,僵尸一般地向后倒去,把自己重重地摔在了床上。良久,我对着灰白而空茫的天棚吁了口气,心里默默地说:杰,对不起,给你惹了这么多的祸。——再见了,我会在远方无时不刻地为你祈福,愿你逢凶化吉,一切归顺,——再见了!——我无声地告别着,任双眼浮生的水雾结成泪珠,灼热地流淌下来。

  ……

 第二天早晨,我梳洗完毕,来到楼下,想跟收发室的韩大爷打个招呼,却发现里面没人,——好像他早知道,我这个招呼不过是个告别的前奏,不大受听。

  我乘着地铁来到了火车站,在人山人海的旅人中踽踽前行。十几分钟后,我终于站到了北京到湖南的售票口。

  我伸头,对着里面的售票员说:“我想买一张到长沙的火车票,是明天下午的621次。”

  “明儿下午?——你没看见都没人排队了吗?——春节以前的票到昨天为止,全部售光了。现在只有初五以后的车票,你买不买?”——她爱理不理地问。

 我犹豫着,却不想忽然就有人凑到我的身后,小声地对我说:“哎,妹子,我有票,明儿下午的硬板,不贵,要的话就跟我来。”

  我回头看了看,就跟着这个瘦高的票贩子来到了转弯的墙角处。

  他拿出票,笑嘻嘻地管我叫老妹儿,说看样子你还是个学生吧,原价加五百,算了。

  我说啐了一声,说我不是学生,是北漂,——是常在火车站这里漂来漂去的那种北漂,——早就知道这里黑票的行价,你别唬人了。

  他说那加三百怎么样?

  我说那就让它烂在你的手里吧。

  他说那就二百吧,就当跟老妹儿交个朋友了。

  我抬腿就要走。

  他说别这样啊,老妹儿,看在哥领你走出这么远的份上,别让我白辛苦啊!

  不想白辛苦,那就加三十吧,——我说着,就随便指了指远处,说看到那些民警了吗,你也不想惊动他们是不是?——春节越来越近,你们的处境也越来越难,不如见利就走吧!

  “三十,才挣了三十,这哪儿还叫黑票,这叫白捣腾!”——票贩子一边心不甘情不愿地嘟囔着,一边把票拿递了过来。

 我也开始往外掏钱,可先掏出来的却是电话,——若不是打开了背包,我根本就无法在嘈杂的人群中,听见它振动的声音。

  “二叔,是你呀?——怎么突然来了电话?”——我接听,有种莫名奇妙的紧张。

 “露露,你-----,你能不能马上回来一趟,你------,你爸爸回来了……”——他有些结巴。

 “爸爸回来了?!——他-----,他不是在湖南吗?”——我问着,心里却仿佛早就知道了答案,虚慌地跳个不停。

 “唉,说得就是!——可能是身体顶不住了吧,他突然就回来了,——据我的一个在车站值班的老朋友说,那天你爸他人下了火车后,还没走到检票口,就突然倒地,晕在了站台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韵妹,一定多拍照片,到时候挑张好的到坛子上显摆显摆去

妹妹谦虚了,——如果俺股票像你玩得那么好,还码字干啥

谢谢你的支持!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采心,你们聚会时记得特别地拍几张片片啊,我也和你们一样滴期待呢。。。

看采心不知不觉已经71集了,无比赞赏,曾经尝试过,写到了7集左右,就开始难以支撑了,然后我就来个第八集(完)---然后一身轻松。。。呵呵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潇洒走红尘的评论:
写着写着感觉就出来了。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还是赞美以马内利吧,啊哈。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心心,俺也是呀,还经常忘记名字,哈哈哈,俺找地洞钻。。。

雪M,也教俺一招,让俺赶紧完工,彻底解放。。。。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尘,草稿就写的那么好哈,5555555,俺正稿中还总是张冠李戴,别字连篇,钻地缝去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告诉俺你的绝招贝,让俺也能一天一篇

正在码字,天昏地暗,雪儿救俺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昨晚折腾的太晚了,实在是困。今天才有精神修改文章,原来的问题比较多,没有修改就贴出来了。唉。。。。

连载太累人了!现在投降的念头直在脑子里飘,呵呵。。。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看见心心和红M都忙得人仰马翻的,心疼,也为你们的才华骄傲!问候五哥和无衣!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辛苦了,正好梦吧?!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俺交功课了,累死了,不行了~~~~:))抱抱!

大侠,二老还不错,都喜欢对着电脑。。。比俺还厉害,呵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还知道以马内利呢,那得赞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刚才跑你家检查工作去了,没敢打扰你,——俺这不也在打腹稿呢,打得直敲鼓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五弟说得极是,再谢!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五弟五哥的评论:
老五这话有点以马内利的味道了。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潇洒走红尘的评论:
别光顾着码字,也要侍弄好二老。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心心,俺还在码字,唉,总是卡壳,希望今晚完成吧。。。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实际上,人心都有善恶,金是很聪明的人,希望京京的爱能换回他的善良。
人,到了生命危急的时刻,会大彻大悟的。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尘,啥时候放假哈,咱好整天粘在网上

今天又暗涌吗?——不是催是惦记着看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为实现俺蕾丝的梦想而努力奋笔

等五弟定了就回音给你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幽谷,马上就拨云见日了,大圣诞的,不折磨大家了

谢谢你一路支持!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俺真正在胶结中,溜上来看看你们。

希望辛露不要再有什么波折了,她经历太多了,上帝是公平的!

问好!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心心辛苦了!
希望京京能得偿所愿,而金在病好后真的能好好爱她!
老爸又出状况了,露露的生活真多磨难呢。
真希望最后露露能不顾一切地去爱杰森!

“一亮,二新,三疼,”——顶心心爱情真经!

熊抱!
幽谷闲云 回复 悄悄话 是啊, 连我这个习惯了待在云里的也正云里雾里的发晕~~

采心这几天要辛苦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五弟,还有3-4 集就谢幕了,谢谢你的一路支持哈——QQH 收到了,待会儿再给你发一次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抢到沙发了~~~~
这故事九曲十八弯的,啥时候云开雾散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