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70. 那夜)

(2009-12-11 14:24:22) 下一个

 那天下午,在西城区的一个老乡家门前碰了锁后,我便放弃了再到朋友家借宿的打算。

 傍晚时分,我回到了爸爸来京前我住的那栋宿舍里,跟熟悉的看门老人说:韩大爷,是我,辛露,——今晚没地儿住了,能不能在一楼出版社的招待所里,给我找张床?

  韩大爷戴上眼镜,仔细地看了看我,说这不是辛露吗?——你不是搬走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笑笑,说谁让北京都是环路,我绕来绕去,又绕回来了。

  大爷听了也笑,说饶回来好,绕回来好,——过节了,都回家了,咱这宿舍楼里,没几个人再在这儿绕乎了,一楼的招待所也都空着,你住下吧,——像以前那样,来来回回地跟韩大爷打个招呼,咱俩做个伴儿。

  傍晚,我迷迷糊糊地躺在了招待所的床上,梦见阿十在台上Rap着。我记不起那几句念咒一般的歌词是不是我写的,却清楚地听见了它们:“东南西北跑一圈,终点原是起点;酸甜苦辣一轮回,是零还是圆……呜呜,别打断我,我正在想着答案;呜呜,别笑话我,你也在原地打转……”

  手机的振动摇醒了我。我睁开眼睛四周看看,这才发现,自己在床上打了盹儿,连大衣都没脱。

  我忙从兜里掏出电话看看,是个广告,——欧还是没有回音,——电话打不通,连发的三次短讯皆石沉大海。

  我一骨碌爬起来,撩开了简易的白布窗帘,见外面熟悉的小街上,已是幽灯疏影,夜色安澜。

  偶尔有一两个女子从街灯下走过,长靴丝袜,肩头瑟缩,——让所有想要拥抱的臂膀,成为这个寒冷夜晚中的合理动机。

  不远处的转角地,新开了一家网吧。金灿灿的招牌灯悬在半空,突兀地明示着,——跟幽静的小街格格不入,仿佛站错了地方的阻街女郎。

  我想了想,便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回来后拎起地上的包,到门口跟韩大爷打了招呼,然后出了楼。

  进了网吧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金光闪闪的只是外面。——我在黑咕隆咚、空气污浊的大厅里找了个角落坐下,从包里掏出了一副小耳机,戴上,把那些玩劲舞的尖声浪笑屏蔽在外。

  我开机,在宽带上网中快速地奔向信箱,——比每天用双脚走到楼下取信,要快上几百倍,——却失望的也快,——没有欧的邮件,——仅仅几秒钟后,我便用浓重的沮丧埋葬了盼望,无力地靠在了椅子上。

 “关机吧,我完事了。”——我对着经过身旁的男服务生说。

 “关机,你上来还没有到五分钟吧,我怎么收你费呀?——姐,要不这样,你再玩一会儿游戏,我们这里的游戏又新又全,保你打千遍万遍也不厌倦!”——还不等我说什么,他就过来动滑鼠,帮我找游戏大全。

  我说不用了,给我杯饮料吧,交的那十块钱押金就不用找了。

  他听了直点头,望着屏幕耍嘴皮子,说姐,那我去给你弄喝的啊,你等着,——也别干呆着,继续查查邮件。——网络的魅力吧,就在于每秒钟都有新奇的事情发生,相信你正在等待的情书,这会儿已经像阿拉丁的神毯一样,飘进了邮箱里。”

 我就笑了,——却在他走后照着做了,用实际行动支持了他的天方夜谭。——果然就有个新邮件,不是情书,却是“休书”:

 
  小甘,你好,我是赵导。昨儿下午打电话你没接,就按你申请表上的伊妹,给你发了这个邮件,是想抱歉地通知你,不要再到《五十春秋》的剧组来上班了。这个决定是本剧投资人的意思,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大清楚,估计跟那天我在后海纪老板处等你、你却失约了有关。——我后来见你没来,就回到酒吧跟纪老板赔不是,却没想到她脸色铁青地对我说,请赶快把那个叫甘小珠的新编剧解雇掉,我并不想看到她!

  不过,小甘,你别灰心。这次合作的流产,不代表以后我们就不能继续合作。说真的,我很欣赏你的创作才华,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和你再度共事。       祝安好!      赵导

 
  我读完了,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回复”,说赵导,邮件已经收悉了。投资人纪英英的这个决定早在我的意料之中,谈不上让我灰心。祝你拍戏顺利,再见了。

 我发了回件后,正想接着给欧写个短信,催他速归,忽然又有电话进来,——我低头看,是周姐。

  我接起,却不讲话。她挺不住了,就嚷嚷着说,露露你在哪儿啊?——怎么听上去这么吵?

  我说我在网吧,不吵就怪了。

 她说你怎么也进网吧了,——没地儿上网了是不是?

 我说岂止是没地儿上网?——连人都无家可归了。

 她就责怪,说那你不好好地在我家呆着?——谁让你擅自离开了?!

 我就呛她,说一还一报,到底是谁先离开的?!

 她听了就不讲话,过了一阵子才轻声地说:“露露,你后天不要去法庭了,没事儿了。”

 我就紧逼了一句,说这么说,那件事是你干的对不对?!

 她说什么事?

 我说偷东西。

 她说嘿嘿一笑,说露露,偷书不是偷,是窃……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我心里一热,说京京,你还有闲心闹啊你?!——没长大怎么着,做事之前也不想想哪头轻哪头重?!

 她就装糊涂,说什么哪头轻哪头重?

 我也不含糊,说法庭轻,上床重!——话一出口,我就后悔得直想哭。

 她这回就真的不讲话了,在电话里沉默着,——直等我连唤了她三声京京,说了三次对不起后,她才悠长地叹了口气。

 “露露,别急,我没事儿,——听我说,床是上了,但是------,但是没上成。”

 “什么?”——我云里雾里,一下子想不清。

 “露露,实话告诉你吧,”她停了停,用低沉的声音伤感地说:“犀明他-----,犀明他的肾病-------,他的肾病这次犯得挺严重,做-----,做不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6)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说得是,闽南德语一定很风味,现在就想听听了

无衣,那么师太厅堂上一定是“烟花三月”,厨房里一定是“扬州炒饭”咯,——无衣好福气哈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qianqiuxue的评论:
我的朋友们有一半是东北那旮旯的。灭绝师太是扬州的。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秦无衣的评论:师父是有点孤立哈,一桌子东北人,不过有小师母助阵呢,谁敢乱说乱动,就对谁说闽南话,呵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尘,俺饱饱地回来了,一会儿给你祷告,让你有好文字出来

无衣也别压力太大,俺们那嘎达的人也有东北口音,南北一中和,就变成标准普通话了

问红衣晚安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秋雪、潇洒走红尘的评论:
因为国语说得太难堪了,怕到时候见面大家还以为我是在说德语。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qianqiuxue的评论:

雪M,哪壶不开提那壶啊,俺更加无心码字了哈~~~~心心的梦想号飞船在哪呀?。。。。嘿嘿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秦无衣的评论:

也好奇,大侠为什么要练国语呀?呵呵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秦无衣的评论:师父干嘛练习国语,要排话剧啊?呵呵!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潇洒走红尘的评论:为了不闹和众多灵感,建议红M还是放弃滑雪,来和我们聚会,呵呵!

也熊抱支持,加油!!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我,我检讨来了,对不起大家,呵呵!
心心别急啊,先把我排除在外,或者向我开炮,呵呵。
码不出的时候去做点别的。
我先面壁去了。

悠着点!
熊抱支持!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话不在精,能听就行。斯是国语,唯吾德馨。若待提高,请教采心。啊哈。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昨个辛露有点儿不入戏,今个好一点了

普通话练的咋样了?过两天突袭检查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那你也来吧,俺给你派专机去——叫 梦想号飞船

俺这正捣鼓字呢,特不顺张,唉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这几天辛露躲起来了?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心心,俺是彻底卡壳了,到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急死了。。。估计也是雪M要来了,被你们的聚会闹心了,嘿嘿~~~~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俺今天也不大对劲儿,——总是想雪儿来时咋疯,字码得七扭八歪

别等俺,好好睡,明天还上班呢

抱抱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别忘了多练普通话,——用福州话讲水浒俺一定糊

问好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心心,白天比较忙,现在才上来。问好!

有更新了吗?晚上来看看!我还在晃悠,没有进入状态!唉。。。。

雪M快要启程了,季度呀~~~:)))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我正在摩拳擦掌呢。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五弟,晚上写完东西再给你邮件,雪儿订了。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不是风,是雪——雪儿订了,看看吧。

问好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报应,报应吧。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啊哈。后院起风了,去看看吧。这几天狠下了一场雨,让人措手不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没诚意哈,那个是中国的长途吧,——给号还带填空的?

问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韵妹妹,——俺当真了,写完了会问问俺的那个导演小朋友

佳节快乐,值班辛苦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他和她就要有结果了,而辛露呢,——雪儿可别哭着出来玩

正以你为标杆努力,不过今晚、明晚孩子都有活动,估计又忙得没时间码字了,

看了MAIL 了,下午晚点儿给你回,抱抱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情节,人物都如此鲜明,可以拍连续剧了

问好采心,创作辛苦了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心心,不知为什么,看到金生病,心里也挺难过的。真是的!
欧不会有事吧?好担心。即使没事,金已生病,岂不是应了心心文里的歌词?
“东南西北跑一圈,终点原是起点;酸甜苦辣一轮回,是零还是圆……呜呜,别打断我,我正在想着答案;呜呜,别笑话我,你也在原地打转……”
喜欢这段歌词,朴素,然而有深刻的道理。

大顶心心!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
1008621__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动中不乱。喜欢这种快节奏。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无衣,电话是几号?呵呵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红妹,你的倒数第二段给了我灵感,谢谢!!!!

周末码字吗——等待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阿佳,不辛苦不辛苦,也希望你ENJOY!

周末愉快!
秦无衣 回复 悄悄话 打个电话再来。
潇洒走红尘 回复 悄悄话 刚刚是沙发,结果俺的留言飞了,变成板凳了,55555555

心心辛苦了,强顶!一环扣一环,精密的布局,唯美的文笔!

纪不是善良之辈呀,步步紧逼。

——偷书不是偷,是窃……窃书,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京京真让我感动!

金的肾病有生命危险吗?人在面对生死的时候,会良心发现的。

心心周末愉快!
jiatingfunv 回复 悄悄话 sofa. can't type Chinese for a while. But still keep following. "XIN KU LE".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