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小说连载:女孩辛露(40.双面)

(2009-08-22 23:30:00) 下一个


 狂飙迭起,风卷残云。——几分钟后,我已被金洪水猛兽般地压在了沙发上。

 手臂上是被他粗简缠裹后的纱布,那上面浸满了我暗红色的血。——此时此刻,那是世界上最绝望的红色,似血色残阳,如花开荼蘼。

 心已死,我默默地偏过头去,失神地望着远方。——我仿佛望见了三生石畔、奈何桥边的那些幽冥中的彼岸花,带着红得发黑的绝色生香,妖异而热烈地等候着我。

 我一动不动。

 “怎么不反抗了?——我喜欢看你在‘白雪红尘’中挣扎的样子。”——金掐住我的右腕,将我的手臂越过头与我的左手会合,让我那缠了纱布后“白雪红尘”的伤口,尽现在他的眼前。

 右臂上一阵撕裂感。我蹙紧眉头,咬住下唇,期待着疼痛后的麻木。

 就听见他伏在我的耳边谑虐地说:“辛露,换了这个姿势还想与我歃血为盟不?——歃血为盟?!——多么令人惊心动魄的四个字哈!刚才一入耳时都快要打动我了——可惜的是我这不争气的脑子,反应太快,瞬间明白后,立马让我凉了心。——你那胳膊上的血,不过是为我流在了表皮上,而却为他流在了骨子里,对不对?!——不过他有句话倒是说得没错:凯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男女在一起,我‘血盟’干嘛?我要性交,性交!——辛露,跟我做爱吧,相信我,那才是你我现在该做的正经事!——等你尝到了我给你的滋味后,就会知道,为他流血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儿!啊?!”他说着,一手钳着我头上的两只手腕,一手回去嘣嘣嘣地拽开了他羊毛衫前的一排金属按扣。

 我凄然一笑,说犀明,我现在是病人,做不动,也挣扎不了,唯一能够的,就是切割自己的灵与肉,将自己的肉身尸体一般地放弃给你——犀明,祝你玩好。——我说完,静静地合上了眼睛。

 金听了,浑身一震,随后却一把撩开我身上锥筒状的条格病号服,冷笑着说:“尸体?!——这么白嫩嫩热乎乎的尸体,真是弃之可惜啊!——看来今天非得让它死里复活不可,否则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是不是啊辛露?你说是不是?!”——他说着,一边开始撕扯我的内衣,一边将嘴巴俯冲下来,用灼热的双唇啄住了我的脖颈。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见里面没有反应,来人就开始转动拉手,——可惜门不知什么时候已被金反锁,锁簧咯咯噔噔地进退两难,不得就位。

 接着便又有急迫的呼唤声,说辛露辛露是我,快开门啊!——当我听出那是周姐的声音后,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我猛地一挺身,竟把金掀翻落地。

 我打开门,用沙哑的嗓子失声地叫了声京京,一头栽在周姐的肩上,泪如雨下。

 “露露,只几天没见,你这是怎么搞的?是因为摔伤了住进了医院?”周姐抚着我的右臂,对着上面的纱布,切切地问。

 “哦,不不不,露露是因为流行性感冒引发了咽喉炎和中耳炎才住进医院的。——手臂上的纱布跟住院没关系,那不过是打吊瓶时产生了血液回流,临时包扎了一下而已,不碍大事。”金顺理成章地接了过去,——这会儿他已正襟危坐于沙发上,好整以暇的样子,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没有发生过。

 周姐扭头一看,不禁讶然:“露露,原来还有朋友在这里?”

 还未等我说话,金就反客为主地起身迎过来,说你是辛露的好友周京吧?——这个名字可不知被辛露平日里念叨过多少遍,反正我耳朵都快生出了“周京牌老茧”了,哈哈哈。——他对她伸出了手:“我姓金,金犀明,是辛露的男朋友——不,露露,既然我们都谈及婚嫁了,现在我也该算是你的‘准老公’了对不对?——看你盼周京盼的,都快成泪人了,这‘蕾丝边儿’一来,我也就只有‘靠边儿’的份了,真是嫉妒啊!”——他与她握了手,然后转身拽了张纸巾,过来为我擦泪。

 “什么?谈结婚?——露露你行啊你!——不但住院瞒着哦,结婚也瞒着我,难怪我一进来你就哭,原来是激动的啊!”——周京跟着邪乎着,眼睛却滴溜溜地在我和金的脸上,狐疑地转来转去。

 金畅快地笑笑,然后拍了拍我的肩头,说辛露你好好养病,明天下班后我再过来看你。——等你出院回家后,我们就订下结婚的具体日期。这两天你躺在床上养神时好好想想,出院后好给我一个有创意的蜜月计划,成不成?——然后他回头又对周京说:辛露的爸爸这些天不在她身边,我又忙,烦劳你多照顾她了。

 金终于走了,带着他的双重人格。——不,那样说太过于保守,应该是多重人格。我再一次蜷缩在沙发里,心中千疮百孔,身子残垣断壁。

 周姐一边脱着外套,一边郑重其事地问我:“露露,他一个人在那儿嚷嚷着结婚,你不置可否,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说金姐他说得没错,我是决定要跟这个会做戏的男人结婚了。——他刚刚台词说得那么棒,致使我的语言能力瞬间发生障碍,不知说什么好。——那么以后,京京,——一旦我变成了金太太跟他同出同入,我想我最好的角色就是给他做个吊线木偶,哑子一样地被他摆弄着,到时候你不要太意外才是。

 话音刚落,又有人推门进来,我抬头,是赵护士,手中拿着先前的签字单。我努力地提高着沙哑的声音,说赵护士好巧啊,我表姐刚到这儿您就过来了,不想她就说,是那位金先生刚才走前通知我的,不然我怎么能这么及时?

 我笑笑,接过单子,递给了周京,说表姐你签字吧。周京会意地一笑,闷着头连连挥笔,然后将其递回给护士。

 不想护士接过单据也不走,命令我抬起右臂对着她,然后看着它就唠叨起来:“辛小姐,你这一打岔,我差点忘了说要紧的事!——你说你,都是成人了,怎么能像孩子一样地鲁莽简单呢?——以后再去卫生间时可要记住,要拎着吊架去,不要因为解个手就擅自拔了针头,致使伤口流血。——瞧你,就这样乱七八糟地自己给自己缠上了纱布,下面连块消炎膏都没有垫上,要是感染了可怎么办啊?!——若不是金先生走时把情况告诉了我们,催促我们过来处理,即时发炎了我们也还蒙在鼓里呢!——我说辛小姐,要上厕所这会儿赶快啊,十分钟后,我会回来给你处理伤口,重新给你挂上点滴。”

 说了这些还不够,她临走时又把桌上的烟盒拾起,摇着头叹息道:你那位姓欧的男友也真是,不但敢冒充家属替你签字,还竟然给你烟抽!——若不是金先生及时报告,等到主治医生来查房时发现了,我不但会挨批,说不定连这个月的奖金都丢了!

 护士悻悻然地唏嘘而去,我望着她的背影说不出话来,内心却凄厉地拷问自己:辛露,你真的要跟金结婚吗?你真的要飞蛾扑火甘就镬吗?——如果对欧的爱于你来说是唯一和永远,那么你真要灵肉两分地跟这个你不爱的男人过一辈子吗?!

 等周姐关上门进到里面的病房里,我已经疲惫万分地躺在了病床的被子里。她替我掖了掖被角,然后拽了把椅子坐在了我的床边,把耳边的水卷抿到了耳后,忧心忡忡地看着我说:“露露,那个欧杰森也来过是不是?——你发给我的短讯断断续续结结巴巴的,看起来当时写得相当吃力,是不是刚才我来之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哀伤地望着她,说京京,你这两天别走,一直陪着我好吗?——我有很多很多心里话想对你说,可现在却累得一个字都说不出……京京,我这会儿只想下沉,沉到一个混沌得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地方去,用忘记来解脱一切……

 ……

 在周姐的陪护下,我在镇静剂和消炎针中半醒半睡地昏睡了两天,喉肿和耳疾终于消退,人也跟着有了精神。三天后的下午,我和周姐收拾好简单的家当,退房出了院。

 周姐说这期间金来看过我两次,皆在我熟睡中,所以呆了片刻后他便走掉。——周姐说完那话,见我仍旧仰头望着她期待着什么,就打趣儿地说:告诉你露露,你要听的那句话我没有。即便你像仰望上帝那样地仰望着我,也没用,因为那个叫欧杰森的男人,这两天根本没有出现过。

 当周京把她的车子开到特需楼门前,嘀嘀地按着喇叭唤我出来时,我刚好接过结账后被反找回的几千块钱,站在走廊的柜台前发呆。见我诧异,窗口里负责结账的上年纪的女医生便探着头,笑着调侃我说:“小辛,有什么差错吗?——来,我给你来道小学生的应用题怎么样?——第一笔押金是那个姓金的先生替你付的,共一万元;第二笔押金是一个姓欧的先生替你付的,共两万元。你共住了四天院,花销是两万五千元整,所以你就剩了五千元的余款。——小辛,照这样下去,你还真是生财有道哈!——不用太多,只要来日里你的男朋友够一个小分队的话,你只要找个头疼脑热的茬儿,三天两头地来医院一住,就能实打实地保证自己中产阶级以上的生活水平!

 我听了,勉强一笑,出院的欢欣一扫而光,心头随即而来的是一份沉重的忧闷。

 门前。我一边把简单的家当往周姐的后车厢里装着,一边想,爱不逢时,病也不逢时;旧的未去,新的又来,转眼自己从欠一个男人的债变成了欠两个男人的债,真是时乖命蹇,灾祸连连。

 周姐从前面下来,见我不开心,一边帮着我拾掇着东西一边说:“露露,你这院怎么住的,是不是镇静剂打多了缓不过来劲儿啊,——这么迟钝啊,就不知道祝贺一下我的新车?”

 我想了想,长吁了口气,然后拍了拍车尾巴上 W字样的标记,故作轻松地说:“京京,我这叫‘难得糊涂’,是怕照实说了会挫伤你的自尊心!——你原来不是吵吵着要买辆丰田跑车吗?怎么我刚才出来一看,竟变成了二手的宝来了?——看来奶奶的那个洗手盆没卖上价是不是?”

 “哎,露露,看来你不是住院住呆了,而是住得小心眼了,故意小瞧别人的宝藏!——实话告诉你吧,那洗手盆虽然是件仿品,但因为是民国初期的铜器,再加上做工精良,仿得乱真,所以那天你没接电话后我第二次去了潘家园市场时,以二十万的好价卖给了一个淘货的老外,二十万噢!”——她说着,伸出两个指头在我的眼前得意地晃了晃。

 “看你激动的,小心太高兴了飘飘然,让自己活活地被蒸发掉!——不过民国?——奶奶不是说,奶奶的奶奶是在清宫里当丫头时,把它拿回家的吗?”

 “我当时也为这事儿纳闷儿。后来回去后跟奶奶一起猜想,奶奶就回忆说,文革时她因为成份不好整天挨斗,后来那些人抄家时从四合院的地窖里搜出了这个盆子后,就把它当成屎盆子往她的脑袋上扣,骂她是臭封建坏分子。——后来奶奶被下放到丰台去劳动改造时,那个盆子就不知道了去向,直到她被平反后,才凭着一些蛛丝马迹找回了它,但那时她自己都已被文革改过自新,又怎能确定它是不是也被‘改了头换了面’!”

 我哈哈哈地笑着,说时事的确造就人啊!——且不说奶奶,就说京京你吧,卖了二十万,竟然知道省着点儿花而买辆二手的宝来,你真是越来越会过了你!

 没想到听了这话,就在我的眼前打了个响儿,说谁让我的蕾丝边儿总出事,让我不得不从蕾丝变成了“布施”。

 我听了后一怔,呆呆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间就恍然大悟,我说京京,原来是你往我的帐上打了十万块,你为什么呀你?!

 “露露,你先别着急,听我告诉你……”——周姐站直了身子,拍打着沾了灰的两只手,心事重重地对我说:“露露,前两天你病着,我不想再给你添烦。——听我的,回去后,赶快用那笔钱,还了那个姓欧的吧,然后跟他一刀两断,脱出干系——不然纪英英就要对你们两个下手了!”

 我听了,刚刚晴朗起来的脑袋上,迎头就是一闷棍。

 “露露,两周前纪英英再次打电话来,我本以为是找我敲定剧本合同的,没想到她口气不善地对我说:剧本不是不能谈,但周京,你如果不帮我做好更重要的一件事,我们就免谈。——请代我警告你的至交,不要一意孤行,不撞南墙不回头,否则我让他们两个一齐好看!”

 我听后就点点头,惶然地一笑。我说周姐,你不要担心了,没看到我要和金结婚了吗,以后我同欧再也没有关系。——我说着抬起头,凄迷地望着远方,却不料放眼之际,忽然看到了几百米外的大门处,一辆高大的悍马正开了进来。

 什么也没说,我砰地一声关了后箱盖,弓着腰迅速地钻进了车子。

 周姐跟着进来,说露露,你怎么了?弯着腰做什么,不舒服吗?

 “京京,我看到了欧杰森的车子开了进来。”

 “是不是因为太想念,就变成幻觉了?——要知道,北京城不只他一人开悍马。”她向前张望着。

 “京京,应该没有错。——车的颜色,上面的行李架,还有那个身影,——我何尝不希望我会看错!”我从背包中翻出墨镜,匆忙地戴上。

 “会不会是他知道你今天出院,特意过来看你的?”她开始发动车子。

 “我不知道,但我不想见他。——你说得对,我要尽早脱掉他们的干系,这样对谁都好,——我们走吧。”我照例立起了大衣领子,用它围遮了两颊。

 不想周姐刚要烘油上路,侧前方的一辆车子忽然倒退出车位,准备离开,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本来从前方横路上要过去的欧,看到这边将有空位,立刻回倒了车子,然后打了个转弯,开过来。

 我望了望后视镜,后面有车顶着,我和周姐没有退路。

 无奈,我拉下了头上的遮阳板,尽量挡住了自己的脸和视线。

 这时就听周姐意外地说:“辛露,前面的车子倒得角度不对,卡住了。——不好!——那个欧先生从车上下来了,手里还掐根烟,——朝这边走来,——又站住了,——正在咱们车的左前方,指挥着那辆车的蹩脚司机。

 我说周姐,我不敢看。——不过听你这样一说,那便更是他了。——他不但抽烟,还有股爱管闲事儿的劲儿。——等下他万一过来指挥你,你应付一下就是了。——我说完,又从旁边的储备箱里拿起了周姐的贝雷帽,盖在了自己的脸上,头向后一仰,装出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更意外的是,接下来便有周姐高八度的喊声:天啊!原来是他!

 我一愣,忍不住拨开了还没有被脸捂暖和的帽子,问京京你怎么了?

 “露露,你确定那个姓欧的是个地产商吗?”——周京几乎是喊着问。

 还未等我回答,她便接着惊呼道:“是他,应该是他!——如果我没认错人的话,他应该是我在798 厂打工卖画时,只见过一面的那家画廊的老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ME TOO。

武帝,你说的对,只是那个人不容易遇到,大概也只有字里有了

谢谢。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比起脆弱的爱情,友情更富于弹力和韧性对不对”
“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友情常常如一个长寿而富于耐力的长者,扶着我们走过那些我们无法独自跨越的困境”。
同意。
但是,真正的男女之爱,会让你享用一生一世。只要你需要,另一方会随时出现,尽其所能。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悉采心的评论:心心,想你了。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林妹妹,俺争取不让她嫁给他:}

一周愉快!
林韵 回复 悄悄话 觉得金比较可怕,辛露可千万别嫁她啊:))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五帝,下次你早点儿来,俺给你预留沙发,茶几上还摆好云南普洱茶

谢五帝支持,一周都好!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谢谢青花瓷小妹,我曾用“永不兑现的蕾丝边儿”,来表现周京与辛露的友情

比起脆弱的爱情,友情更富于弹力和韧性对不对?——我好像在上集里写过这句……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友情常常如一个长寿而富于耐力的长者,扶着我们走过那些我们无法独自跨越的困境

过会儿去你家重温江南美女照哈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雪儿猜错了,杰森这次来医院恐怕不是为了辛露,而是为了自己,且看我下次分解

又夸得我飘飘然快蒸发掉了,——看来心里头根本就没把我真正当成蕾丝边,我哭啊我

等着你和若得新篇
悉采心 回复 悄悄话 若,正在拆包啊,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里面的答案,所以解悬也心悬

谢谢小鱼妹
五弟五哥 回复 悄悄话 来晚了,人家坐着,俺站着读,也是滋味无穷。
azureblueceleste 回复 悄悄话 坐顶心心!
露真是好人有好福,不仅有深爱她的男人,更有那么一个铁姐门,蕾丝边呵呵。另人羡慕。
qianqiuxue 回复 悄悄话 坐心心的板凳。
辛露有这样一个“蕾丝边”知己,定能过了情关的吧!
还以为杰森真的狠心不来看辛露了呢,至此不能不说辛露的自制力真强,居然抵挡得了如此深情。好孩子!

要向心心学习布局的本领!

伏笔和悬念一步步挖了出来。辛露,杰森和纪的渊源纠葛就要浮出水面了吗?拭目以待。

顶心心!周末好。
回复 悄悄话 坐采心的沙发,等下文如何解开悬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