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社评:中国与希腊合作是中欧合作的新起点

(2019-11-20 01:50:13) 下一个

  中评社北京11月19日电(评论员 乔新生)中国国家主席日前访问希腊,为中欧合作带来新的机遇。希腊是文明古国,同时也是南部欧洲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希腊遭遇主权债务危机之后,中国伸出援助之手,帮助希腊渡过难关。中国参与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建设,让这个港口世界集装箱吞吐量从2010年93位上升到2018年的32位,成为地中海第一大集装箱码头,成为欧洲重要的物流枢纽。

  欧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欧盟国家与中国的合作仍有一些问题。欧盟到目前为止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欧盟主要国家与中国开展合作存在意识形态偏见和制度障碍。

  希腊作为欧盟重要成员,虽然经济困难,但是地理位置优越。中国在希腊最困难的时候帮助希腊渡过难关,希腊社会各界对中国充满好感。中国与希腊共同建设希腊比雷埃夫斯港口,从而使这个负债累累的地中海港口焕发勃勃生机。中国与希腊的合作,为中国与欧洲联盟的合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希腊作为欧洲联盟相对贫穷的国家,希望得到欧洲联盟其他国家的支持。可是,希腊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之后,欧盟其他国家的无所作为让这个地中海文明古国意识到,中国才是希腊可以依靠的对象。近些年来,希腊领导人频繁访问中国,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并且不断提升两国的政治合作水平,从而使希腊成为欧盟国家中与中国政治关系的发展最快的国家。

  希腊已经提出加入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框架,使自己拥有广阔的战略腹地以及与中国合作的重要抓手。中国与东欧国家的合作由来已久,东欧发生政治风波之后,中国与东欧国家的合作处于停滞状态。如今绝大多数东欧国家已经意识到,政治制度的改变并不能促进经济的发展,政治制度的改变反而给经济发展带来巨大的困难。只有建立新的经济体系,加强与中国的合作,才能摆脱困境,走上经济可持续发展道路。

  以塞尔维亚为代表的东欧国家,通过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实现经济稳定发展。希腊希望借助于中国与东欧国家合作的良好契机,充分利用自己的地理优势,为东欧国家向中国出口商品提供港口,东欧国家则希望把陆上交通和海上交通联系起来,形成一个快捷的交通网络,加快与中国合作的步伐,因此,当希腊提出加入中东欧与中国合作伙伴关系计划的时候,中东欧国家欣然允诺。

  希腊经济相对脆弱,旅游业发展需要中国的支持。随着中国与希腊政治关系不断升温,中国游客蜂拥而至,给希腊带来了丰厚的旅游收入。无论是在希腊的首都雅典,还是希腊地中海岛屿,中国游客无处不在。中国游客的到来,给希腊带来了空前的机遇,同时也使地中海沿岸其他国家充分意识到,只有加强与中国的合作,经济才有出路。现在意大利等地中海沿岸国家已经调整航向,决定强化与中国的经贸联系,借助于中国这个经济发展的快车,实现经济的转型发展。

  欧洲联盟发展之所以面临困境,根本原因就在于,德国、法国等欧洲联盟主要国家希望推动欧洲联盟经济一体化,建立统一的大市场,为本国经济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可是,欧洲联盟国家的经济越来越同质化,欧盟市场一体化建设产生的问题越来越多。法国等一些国家已经意识到,如果单纯依靠欧盟市场,要想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非常困难,因此,他们决定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同中国共同开辟第三方市场。希腊作为欧盟国家,加入欧元区之后,货币政策受到影响,应对债务危机缺乏有效的手段。希腊政府已经意识到,欧洲联盟经济一体化必须量力而行,希腊必须加强与欧洲联盟之外国家的经济合作,采取一切可能采取的措施与中国加强经贸联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在欧洲联盟内部被边缘化,也只有这样才能防止在欧元区处处受到限制。

  英国决定退出欧洲联盟,给欧洲一体化带来阴影。布鲁塞尔的官员们为了阻止欧洲联盟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决定惩罚英国。可是,这样做的结果是,英国和欧洲联盟两败俱伤。现在欧洲联盟已经意识到,在一体化进程中必须统筹兼顾,如果只是为了市场的一体化,建立欧洲统一的大市场,而没有建立统一的财政体系和军事防务体系,那么,欧洲一体化有可能会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法国总统直言不讳,认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已经“脑死亡”,希望欧洲联盟尽快建立自己的欧洲防御机制,在欧洲联盟内部形成军事指挥体系,逐步取代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法国总统的大胆言论,遭到美国的强烈反对,欧洲联盟一些国家为了迎合美国,也不得不公开表示忧虑。

  法国总统戳穿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虚伪的面纱,让人们看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尴尬处境。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设立是为了对付苏联,可是华沙条约解散之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非但没有缩小规模,反而不断地向东扩张,试图把东欧国家纳入其中。东欧国家为了早日融入欧洲联盟,迎合美国等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的需要,在本国部署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队。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防范俄罗斯,而是为了取悦于美国,进而早日融入西方世界。

  不过现在看来,东欧国家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扩张问题上所表现出来的极端实用主义态度,非但没有让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影响力扩大,反而使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步履蹒跚。东欧国家希望借助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强化在欧洲联盟的存在感,而法国等欧洲联盟的领导者则认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扩张,客观上让法国等西欧国家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法国总统大胆提出欧洲一体化新主张,希望在货币金融一体化的同时,实现财政体制和政策的一体化以及军事防务一体化。欧洲联盟内部围绕一体化进程所发生的争吵,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希腊的经济发展计划。希腊当初加入欧元区是希望能借助于这个统一大市场促进经济的发展。然而,由于欧盟国家经济越来越不景气,欧元区国家的游客越来越少,因此,希腊希望加强与中国的合作,吸引中国游客到希腊旅游,以增加希腊的财政收入。

  中国愿意借助于希腊的地理区位优势,加强与欧盟的联系。不过,中国已经意识到,中国与欧盟合作面临现实利益冲突和长远战略冲突。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法国、德国对中国在欧洲联盟的存在保持高度警觉,担心中国企业瓜分法国、德国企业在欧洲联盟的市场份额。从长远战略利益角度考虑,法国和德国作为欧洲的发动机,希望强化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他们之所以对美国在欧洲的存在不感兴趣或者持消极态度,原因就在于他们希望美国退出欧洲,从而使法国和德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如果中国强化在欧洲联盟的影响力,加强与希腊等南部欧洲国家的联系,那么,法国和德国虽然口头上不会反对,但是,内心深处一定会产生抵触情绪。因此,中国加强与希腊、意大利等南部欧洲国家合作的同时,如何确保中国与法国、德国的战略合作不会受到影响,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中国国家主席到希腊访问,必然会给中国和希腊关系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提供新的能量。中国愿意在港口建设方面进一步深化合作,愿意把希腊比雷埃夫斯港作为一个重要支点,不断加强与中东欧国家的经济合作关系。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经济合作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中国愿意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之上,与中东欧国家共同探索合作的新途径。

  中国与欧洲联盟的合作不仅面临地缘政治困扰,而且面临国际金融结算体系的困扰。美国控制的国际金融结算体系使得美国动辄对其他国家实施贸易制裁。如果不能绕开美国组建的国际货币体系和国际结算体系,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合作将会面临美国的威胁。

  正因为如此,中国一方面加快与中东欧地区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合作的步伐,在中东欧国家设立更多的金融分支机构,另一方面希望借助于数字货币技术解决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所面临的金融风险。如果中国数字货币能通过中国的金融机构在中东欧国家平安落地,逐渐被中东欧国家的企业和个人所接受,那么,中国将有效地避开美国设置的金融结算机制,与中东欧国家开展各有成效的合作。

  中国可以考虑与希腊签订旅游协议的同时,签订货币互换协议,并且在此基础之上,探讨数字货币发行和流通的可能性。如果中国游客在希腊旅游可以随时使用移动终端设备进行数字货币结算,那么,不仅可以减少汇率波动给两国旅游产业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为中国数字货币的“欧洲之行”打开方便之门。如果希腊政府允许中国在希腊设立的金融机构使用数字货币,为中国游客提供服务,那么,相信中国的数字货币国际化步伐将会加快,中国与希腊的合作将会给两国经济发展带来深刻的影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