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余克礼:台湾2020选举史上最诡谲复杂

(2019-11-20 01:34:52) 下一个


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前所长余克礼11月18日受邀出席在京举办的第五届中华文化论坛(中评社 林艳摄)

  中评社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 林艳)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前所长余克礼11月18日受邀出席在京举办的第五届中华文化论坛并发表《台湾 2020年选举发展基本态势》的论文,他认为,台湾2020年选举,是攸关台湾政党命运、台湾前途、台湾政局和两岸关系发展走向的一场极为关键性的选举。与之前几次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相比,这次选举有很多不同的背景与特点,将是台湾选举史上最为特殊、最为复杂、最为诡谲、变数最大、最不可测的一次选举。其影响亦将极其深远。

  余克礼认为,台湾2020年选举选情错综复杂,扑朔迷离,变幻莫测。一是这是在民进党首次全面执政、拥有庞大的执政资源下的选举;二是这是在美国明目张胆、大动作公开介入背景下的选举;三是这是在去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国民党狂胜背景下的选举;四是国、民两党在党内初选起步阶段,就出现重大意外状况,两党的初选过程,竞争异常激烈,为台湾历次大选所少见;五是代表白色力量的台北市长柯文哲筹组台湾民众党,投入选举,并试图与郭台铭、王金平结盟,对选举所产生的影响与变数也是以往未曾有过;六是去年底“九合一”选举兴起的台湾庶民政治力量,打破了国民党由传统政治精英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贯例,使韩国瑜脱颖而出,成为国民党 2020 年参选人,开了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之先河,也使这场选举最为诡谲;七是“港独”频频制造事端、中美两国贸易战起伏不定、两国关系紧张,蔡英文、民进党当局用心险恶,趁机利用,也是台湾历次大选所未曾遇到过的。

  余克礼表示,台湾2020年大选目前的基本态势是,由于郭台铭、柯文哲弃选,又回到蓝绿对决、蔡韩相争的局面。目前的各种民调,包括蓝绿阵营各自内部的民调,都是蔡英文领先韩国瑜,并且幅度还不小。但是,最后一个多月才是选情变化的关键阶段,因此,对选举结果目前还难以预测,只能从分析影响选举结果的各种因素角度,窥探其可能的发展态势。

  韩国瑜选情形势严峻 但也还有一博的机会

  关于国民党、韩国瑜当前的选情,余克礼认为,国民党初选造成严重的、深层次的分裂,看来要实现真正的整合希望不太大,2020年国民党将是在已经丧失了去年“九合一”选举取得的优势、最不团结的情形下,打这场选战。目前,韩国瑜的选情形势严峻,但还是有放手一博的希望。

  余克礼指出,韩国瑜选情,目前面临的挑战很多,也很大,但最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国民党的权贵和传统精英看不起韩国瑜,甚至还有人担心韩国瑜一旦当选后,有可能会改变国民党传统精英政治文化,党内某些权贵精英所制造的国民党带有阶级矛盾性质的分裂,不仅使韩国瑜至今仍无法得到蓝营广泛全力的支持,而且也为民进党黑韩提供了契机,这是韩国瑜面临的最大挑战与危机;二是去年高雄市长选举韩国瑜的崛起、特别是代表国民党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抢了某些人的风头,也挡了某些人的路,无形中树了不少敌,这是他初选获胜后,又陷入郭柯王所制造的困局的重要原因;三是郭台铭参加党内初选、特别是败选后的一系列动作,更加深、加剧与扩大了国民党的实质分裂,并且这种明里暗里的分裂,其危害更大,更难化解。这是韩国瑜选情,一直走不出低迷状态的主要原因。

  余克礼认为,虽然形势严峻,但韩国瑜也有进行一博的有利条件,如果选举战略与策略运用得当,内部整合能取得突破性进展,特别是决定韩国瑜成败命运的庶民力量最后能够发威,也许能给韩国瑜带来一线希望。余克礼分析韩国瑜仍有一博机会的主要原因,有以下五点:一是国民党拥有地方执政的绝对优势,只要国民党执政的县市长都能全力辅选,还是有希望催出蓝营支持者的选票;二是2020年大选要让民进党、蔡英文当局下架是泛蓝阵营支持者的普遍共识与强烈期待;三是去年“九合一”选举引爆的全台湾民众对民进党、蔡英文执政无能的强烈不满情绪并未熄灭。四是2020年大选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经济民生、内政等台湾内部问题的主轴上,这是韩国瑜、国民党的强项,民进党、蔡英文的短处;五是韩国瑜主要是庶民力量推出的代理人,2020年大选主打庶民路线,诉诸于庶民觉醒、庶民政治、庶民力量,这是影响未来选情的一个重大变数。

  民进党“抗中保台”绝不是选举灵丹妙药

  余克礼认为,蔡英文目前的民调支持度虽然居高不下,但现在就下结论,说她会稳定当选连任,似乎也有点为时尚早。事实上,蔡也有她的危机与挑战。他特别指出,民进党的“抗中保台”选举战略与策略绝对不是民进党的选举灵丹妙药,并且就象它的“台独”牌一样,终将会变成票房毒药,只不过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在9月28日民进党的全代会上,蔡英文宣称,2020这一战,民进党的对手不只在台湾,更在对岸。民进党主席卓荣泰早在6月党内初选尘埃落定后就宣称,2020“总统”大选是一场“抗中保台”的保卫战。不久前,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又进一步强调,民进党对于 2020年“总统”大选的决战,设定为“台湾与中国的竞争”,而不是“台独”和统一的战争。余克礼指出,台湾的选举,本来是它自己内部的事情,与大陆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为什么民进党却硬要把大陆扯进去?其原因与背景是多方面的。

  第一,这是民进党执政或选举遭遇到严重挫折与危机时的本能反应与惯用伎俩。余克礼认为,民进党从陈水扁2000年上台首次执政,到今天的蔡英文,每当施政或选举遭遇到重大挫折与危机,惯用的一招,都是采取最激进的方式与手段,挑战大陆及对台政策底线,以转移执政无能的视线与强化民进党的凝聚力,巩固深绿“铁票”、拉回浅绿。因为他们始终坚信,别看国民党是个庞然大物,只要民进党高度团结,就一定能战胜永远都无法实现真正团结的国民党。

  第二,民进党从主打“台独牌”转变为主打“抗中牌”,是其选举战略与策略重大转折。但是,这并未变改变民进党“台独”政党本质,因为它并未放弃“台独党纲”,“抗中保台”只不过是民进党“台独”意识形态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并且更为混淆是非,欺骗不明真相的台湾民众。余克礼指出,民进党从 1996 年参与大选以来,一直主打台独公投、正名、制宪,操弄省籍、统独等显性“台独”议题,2020年政权保卫战,改为主打反中、仇中、“抗中保台”等隐性“台独”议题,这一选举战略与策略重大改变,标着钢性“台独”在台湾已走不下去,而要谋求新的出路。

  第三,民进党的“抗中保台”选举战略与策略绝对不是民进党的选举灵丹妙药,并终将会变成票房毒药。余克礼认为,民进党2020年大选以“抗中保台”为选战主轴,是因为民进党、蔡英文当局执政无能、倒行逆施,民心丧失,导致“九合一”选举惨败,在无计可施、无牌可打的情况下,为2020年大选所开出的一剂死马当活马医的药方,但这绝非是良药,更不是灵丹妙药,而是饮鸩止渴的毒药。

  余克礼表示,选举是大型的民意展现,理性终究还是会打败激情,意识形态毕竟也打不过民生经济。台湾有舆论评论称,民进党 2020年选举如果唯一的主轴是抗中保台,是必败无疑。2018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是怎么输的?绝不是蔡英文当局不够绿,对大陆太好。九合一到现在,台湾的经济民生并没任何改变,蔡英文最大的改变是对大陆更强硬,开始在台湾搞麦卡锡主义,试图封杀所有两岸交流。台湾选民会买单吗?我认为这样的分析判断是很有道理的。

  余克礼指出,如果明年大选韩国瑜、国民党输了,也是输在国民党的分裂上,若能胜选则主要是庶民力量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民进党、蔡英文当局的“抗中保台”,绝对不是也不可能是决定2020年大选胜负的主要因素。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