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社评:从英国卡车惨案看西方媒体选择性失明

(2019-11-16 00:30:57) 下一个

  中评社北京11月15日电(评论员 郭至君)10月的最后一个礼拜,一场货车藏尸惨案震惊全世界,在悲伤地等待英国警方公布确认的消息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西方的一些媒体开始带风向,将还未确定的事实大肆宣扬,将失去生命的39个人全部直接定为中国人,开始明里暗里地给中国的国际形象“泼黑水”,但随着调查工作的逐渐深入,英国“货车藏尸案”的真相已然清晰,从事情发生到西方舆论集中“攻击”中国再到这种声音随着真相浮出水面之后的断崖式下滑,我们可以看见,这起极具戏剧性的反转事件暴露了一些西方媒体带有极强选择性和偏颇性的报道风格,其背后的用意则不言而明。

  10月24日到25日,事件发生后两天,一些西方媒体开始“带节奏”,将还没有核实的39位死亡者的个人身份全部定性为中国人,翻开那两天一些西方主流媒体的相关报道的标题,入眼的净是:“中国岁月真静好?集装箱命案震惊全英”、“英国集装箱惨案:39名死者均为中国公民”、“39人葬身集装箱揭秘中国偷渡客的死亡之旅”、“英国卡车39中国人尸惨案司机苦说只知拉的是蘑菇与饼乾”这样的标题。10月25日,美国新闻媒体CNN的一名驻华记者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就此事件向华春莹提问称,“为何中国公民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以这种极端危险的方式离开中国?”,这是一个带有非常强烈暗示性质的问题,而作为专业记者来讲,这也是一个完全不及格的提问。

  这样的提问,已经明显带上了“先入为主”的设定,在事件发生之时,这些媒体没有第一时间向英国警方跟进核实到底是不是中国人,而是越过事实,直接将“偷渡”和中国甚至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联系起来,若是分析其问题之间潜藏的台词便是:中国的体制有问题,所以有公民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也要逃离。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听了问题也当即反问道,“你刚才先入为主,设定遇难者就是中国人,而且把这个案件和我们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联系在一起,这个出发点是很有问题的,反映出你思想深处或者说你代表的美国一些媒体的问题。你到底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呢?”

  其实,一些西方媒体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答案再清楚不过了,就是直接将矛头对准国家体制,抨击中国所谓的非民主和不自由,将偷渡者的冒险塑造成逃离国家体制的惊心动魄的故事,可惜,这个算盘打错了。每一个偷渡者都有自己不得不冒险的理由,也并不一定经济发展了,就没有偷渡的人群存在。这也正说明社会治理的复杂性。这样的社会问题,存在于任何一个国家。

  在世界偷渡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偷渡路线背后是一个庞大、猖獗的跨国犯罪网路。三十九条越南年轻人的宝贵生命,这些西方媒体其实并不重视。因为,他们对英国、欧洲等涉事国家在打击跨国偷渡、防止此类悲剧的制度检讨上,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他们只是近乎所能地将事件与中国的国家制度挂上钩,然后开始将臆想的文字传播向世界各地。

  李普曼曾经提出“拟态环境”这一概念。在传播学中,拟态环境指传播媒介通过对象征性事件或资讯进行选择和加工、重新加以结构化以后向人们提示的环境。也就是说,我们所处的世界在很大程度上不是客观真实的世界,而是对媒介提供的资讯对传媒提示的某种”拟态环境”的反映。就本事件来看,有一部分西方媒体肆意曲解、罔顾事实,至公正和客观的媒体信条于不顾,更可悲的是,正是这些每天都“选择性失明”的媒体,掌握着世界媒介的绝大多数话语权。可融入情绪和负面导向性的报道又何止这一个事件?

  在资讯爆炸的年代,人们可以从各种各样的管道获得资讯,我们认为,作为传播大门的守门人,媒体记者更应该在报道事件时专业、准确、客观。无论肤色、国籍、种族、信仰,发生39人以这种骇人听闻的方式殒命的事件本身就是极度悲惨的,媒体作为有公信力的机构,应该引导大众去反思国际社会上现存的严重的跨国偷渡问题,进而促使各国合作打击有组织的偷渡犯罪,而不是变成别有用心者“跳梁”的舞台,在罹难者的家人和同胞的伤口上撒盐,以意识形态来利用偷渡中产生的悲剧宣扬“中国威胁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