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中美专家热议双边关系:悲观还是乐观?

(2019-09-07 12:04:54) 下一个


第三届太和文明论坛国际关系分论坛现场(中评社 李娜摄)

  中评社北京9月8日电(记者 徐梦溪 李娜)第三届太和文明论坛国际关系分论坛7日下午在北京密云开幕。分论坛邀请到8位中美专家展望中美关系的现在与未来,深入分析中美关系面临的挑战和解决之道。

  太和智库高级研究员、前中国现代关系研究院院长崔立如分析了当前中美关系的转变,表示现在中美双方力量的对比发生了大的变化,中美之间出现了新的战略态势,主要是美国在国家安全战略当中把中国确定为美国的主要对手,以及中美关系呈现出了一种既是伙伴关系也是对手关系的超复杂形态。这些变化让中美关系进入了一个下行道。

  如何改变这种状态?崔立如指出,这是一个大问题,如果现在形成的这种气氛、观念和势头变成一种固定化的模式,改变就是非常困难的,但双方现在似乎正在往这个方向走,实际上这已经完全颠覆了中美之间原来的政治互信。未来发展新的形势下,要改变这个势头,实际上就是一个重建互信的过程,中美之间都有责任为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找到新的共处方式。

  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Stephen Orlins强调中美双方政府都有能力让双边关系重回正轨,只需要拿出勇气,正如同卡特总统和邓小平在40年前所拿出来的勇气。贸易问题是可以解决的,而且是双方最不需要担心的问题。然而,扩大和夸大中美双方的战略对抗的关系,会让资源用错地方,这将对两国造成危害。

  Stephen Orlins指出,自己非常悲观地看待短期的美中关系,但长期来说非常乐观。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地、被动等待。如果两国人民基于双方对共同利益的理解对政府施压,共同发声,强调共同的利益,而不是有冲突的利益,最终这将使两国合作。

  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Robert Daly指出现在我们正经历着划时代的变化。从战略层面看,一个历史性的转变,也是很成功的转变就是中国的崛起,中美两国关系现在都处于各个方面的主导地位,北极方面、南极方面,网络技术、南美、非洲全都有,我们都在争取这个主导地位。可是这不是唯一的划时代的变化,比如全球变暖的问题,中国和美国没有对冲关系。另外,全球化影响到全世界的供应链,可是不只是供应链,投资、金融方面的全球化,还有大规模传染性疾病的全球变化的一些威胁,还有有组织的犯罪团的全球化,有媒体和先进的思想和假新闻的全球的流动也是一个划时代的变化。可是不只是这些,全球的贫富悬殊问题是影响到移民、难民问题,所以即便没有中美关系这些划时代的变化,我们的划时代的变化已经足够了。

  Robert Daly表示, 中国其实是美国最大的、最重要的地缘政治对手,美国也是中国最大的、最重要的战略地缘竞争对手,但是这样的一个地缘政治对手可能或许并不是我们现在所处阶段的最大的危机,我们需要合作。

  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资深研究员徐弃郁在发言中就中美安全关系进行分析讨论,他表示,中美之间的安全关系其实已经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倒退和挫折。对于美国国家安全政策的转变,首先“贸易战”是否会溢出到其他的领域,特别是安全领域是否会开展竞争?特朗普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对中方的施压程度会达到什么水平?以及美方是否会加强在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以及美方是否会针对中国采取竞争战略,就像在“冷战”当中对苏方采取的战略?这都会是非常危险的。徐弃郁表示,虽然军方或者安全总体关系是保持稳定,但是他们并不能够扮演像经济关系在过去所扮演的这种稳定角色,安全关系还不足以提供足够多的凝聚力和共同的利益。

  徐弃郁认为,现阶段我们缺少一个理性、客观的对于中美战略关系的定位,2017年美国国防或者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视作一个修正主义和原则性的威胁,实际上这并不是对两国战略关系的一种准确定位,中美两国很多人不认为两国正走向新“冷战”,但是他们也无法给出一个比较积极的说法来准确地描述中美战略关系的本质。所以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没有这样一个现实而平衡的描述,两国的安全关系有可能会经历更多的波动。

  麦克拉迪咨询公司中国业务团队高级主任John Holden提出当前世界面临的各项挑战和威胁,现存的国际体制和机构是否能够应对挑战?他认为世界需要一个具有包容性的、基于共识的、有效的来自全球的领导力。就现阶段的中美关系看,似乎双方不能够天真的认为可以针对未来更艰难的一些问题成功的合作,但是双方没有选择必须要合作,两国应该在全球问题上加强合作,防止渐行渐远,必须要拓宽和深化对于影响全球问题的探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对中美关系持积极乐观的态度,他表示不要把中美关系仅仅聚焦在经贸摩擦上,这仅仅是中美关系的一部分,而且实际影响非常有限。

  中美未来何去何从?王文认为中美双方都要进行心理的调试,中国不是前苏联,也不是80年代的日本,除非中国自己犯错误,否则光靠美国的力量是不可能遏制住中国的发展,同样中国也不要总觉得好像美国人天天都在“搞”中国,双方都要增加对正常竞争的心理承受能力。第二,未来中美之间不太可能发生“冷战”,中美经贸摩擦近两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中美经贸摩擦这场所谓的贸易战争中选边站,这不是历史趋势,世界上不会允许中美两国之间发生一场“冷战”。第三,中美两国的学者应该更多地站出来讲中美合作的重要性,让合作的声音压制住那些坏的声音。第四,中美之间还有大量的事情可以做,比如中美可以合作搞基础设施建设、反恐、反洗钱、5G技术等等,转移经贸摩擦带来的紧张感,中美之间的合作基础仍然非常多。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匡吉 回复 悄悄话 现在能被中国请来参加论坛的美国人,其立场不说也只知。所以这种讨论无啥意义
westshore 回复 悄悄话 在这一代人是不可能乐观的。美国将不得不进入社会主义分配模式,也就意味经济效率必然降低,也就是美国的顶峰时代在可预见的几代人内是永远过去了。一个社会遭遇这种时代都会采取某种闭关锁国的方式,同时开始排外。
21世纪看来会是中国的世纪,至少中国的人口会造成一个极大的单一市场,比美国在二战后的市场还大。
至于什么意识形态的,都是虚的东西。体制不过就是一种社会管理方式,好坏看结果,必须承认中国在过去三四十年什么事情做对了,这是硬指标。
上流Man 回复 悄悄话 悲观,意识形态的对抗是没法和解的。如果不能釜底抽薪(放弃毛共的极端斗争哲学),就会和朝鲜和伊朗一样,关系只会越来越坏,渐行渐远。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