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中评专译:特朗普的精神状况越来越糟糕

(2018-07-15 20:16:44) 下一个

  中评社香港7月16日电(记者李雅洁编译)似乎每天,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都要进一步制定政策来针对或者言语攻击其他国家和他们的国家元首、穷人和弱者,以及移民家庭。最近,特朗普一直在提倡将移民儿童与父母无情地分开。尽管公众的愤怒可能迫使他放弃这个政策,他的攻击倾向很快就会体现在别的地方。

  大多数学者将特朗普这种“爆发”解释为玩弄他自己的政治基础,或是在公众面前演戏,或者提前打击将来的任何交易。美国《评论汇编》报道了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Jeffrey Sachs和耶鲁医学院法医精神病学家、世界卫生组织专案负责人Bandy X.Lee的不同看法,“与美国许多著名的心理健康专家一致,我们相信特朗普患有多种心理疾病,使他对这个世界带来明显的威胁。”

  特朗普表现出至少三种危险特质:偏执狂、缺乏同情心和虐待狂。偏执是一种脱离现实的形式,主要表现为一个人总是觉察到不存在的威胁。偏执的人可以在与假想的威胁作斗争的过程中为他人制造危险。缺乏同情心则体现在个人对自我的过分关注以及认为其他人仅仅是工具。虐待狂,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伤害他人,并且感觉不到悔恨。虐待意味着在造成痛苦或羞辱他人的时候找到快乐,尤其是被欺负的人能够提前感知到威胁或明白自己弱点的时候,这种快乐会更强烈。

  我们相信特朗普有这些特质。我们的结论基于对他的行动的观察,他已知的生活史,以及其他人的许多报告,而不是基于某个独立的精神病检查。但是我们不需要一个完完全全的证据来证明特朗普已经对世界造成了越来越大的威胁。心理学专家告诉我们,当一个人拥有越来越多的权力时,以上那些特质会恶化。

  为了证明他的好战,特朗普是冷血而无情的。事实上,根据《华盛顿邮报》的分析,特朗普自上任以来,已经做出了3000多起虚假或误导性的指控。而且《华盛顿邮报》提到,他的谎言似乎在最近几周又升级了。此外,特朗普的知己形容他越来越有可能忽视他身边的人提供的任何缓和的建议。他的身边“没有任何一个理智的人”可以阻止他,因为他周围那些腐败且好战的亲信与他臭味相投—他们所做的任何决定,从他的心理学上分析来看,都是可以预测的。

  特朗普在最近几周表现的越来越狂野夸张,这表明他的症状越来越严重。例如,他一再宣布他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晤的含糊结果,结束了金正恩政权构成的核威胁,或他公然撒谎说,是民主党人—而不是他自己—的政策,强迫墨西哥南部边境的移民儿童与他们父母分离。《华盛顿邮报》在短短一小时的集会中数出29起虚假或误导性的言论。无论他是有意的还是妄想性的,这种持续说谎的程度都是病态的。

  因为特朗普实际上缺乏将他的意志强加于他人的能力,于是他的方法保证了无休止的威胁、对抗威胁和升级威胁的循环。他所有战术撤退的下一步都是新的进攻。这就是目前在特朗普与包括加拿大、墨西哥、中国及欧盟在内的国家和经济体之间进行的针锋相对的贸易战的情况。特朗普单方面退出越来越多的国际协定和机构,包括《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定,以及最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批评我们对待穷人不人道之后,他又退出了。

  特朗普的偏执狂正在转化为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传统盟友,不习惯于与有严重精神缺陷的美国领导人打交道,显然已经开始动摇了,而我们的对手似乎正在发挥优势。许多特朗普支援者似乎把他无耻的谎言解释为大胆的讲真话,而评论家和外国领导人倾向于认为他的不走寻常路的攻击性反映了他的政治策略。然而,这是一个误会。特朗普的行动虽然被“解释”为理性甚至大胆,但真正的原因有可能是他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历史上充斥着智力受损的、却能够获得作为救世主一般巨大的力量,最后变成严重破坏社会和他人的暴君。他们的意志和国家伟大的承诺诱使公众追随他们;但是,如果这些病态的人能够给历史带来一些教训的话,那就是,长期来看他们必然导致灾难性后果。

  我们不应该因为害怕未来的灾难而静观其变。一个具有偏执狂、缺乏同情心和虐待狂的领导人不应该留在总统的位置上,因为他可能会造成难以估计的破坏。我们应该采取任何措施—全民公投、弹劾、或援引美国宪法的第二十五修正案等等—来消除这种威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Fanreninus 回复 悄悄话 哈哈,以为是你编的呢,一看还真有这样的文章,看来他的老朋友有点不高兴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