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达巍答中评:特朗普对华立场真的软化了?

(2017-04-20 20:22:26) 下一个

      中评社北京4月21日电(记者 臧涵)福克斯新闻网18日播出对特朗普的专访。在此次访谈中,特朗普再三强调他“对中国的立场并没有软化”,并直言称他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后改变了对中国的立场,都是一些“假媒体的瞎编”(This is the fake media that just does a number)。

      在访谈中,当被问及为什么不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者,特朗普还是说,“要我怎么做?难道在他谈论朝鲜问题时,要我拿汇率操纵一事来敲打中国吗?这都是假媒体在借题发挥。”“那些假媒体称,特朗普改变了他对中国的立场。不,我没有改变我的立场!”

      据报道,近段时间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以及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一些美国主要媒体不断报道说,特朗普上任后在许多政策上与竞选期间有180度大转变,包括对北约、叙利亚和中国等。

      特朗普的对华立场到底有没有软化?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达巍接受中评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特朗普对中国的立场软化没软化确实说不了,因为他现在的对华政策还没有形成。

      那特朗普真正对中国有意义的政策是什么?达巍表示,不能仅仅看特朗普在此次习特会会晤上的发言,现在还没有相应的政策出台。从目前来看,特朗普对华立场的实质没有发生变化。

      “其实大家(中美)讨论到今天也都有共识出来,不能因为特朗普在‘习特会’上积极的表态就认为他的对华政策发生变化了。” 达巍说,我们只有把特朗普对华政策以及对华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上面的奇奇怪怪“飘浮物”拿掉,才是发现特朗普真正的对华政策的变化。

      达巍表示,从目前来看,特朗普对华立场的实质没有发生变化。

      达巍提到,谈特朗普危机,要从美国对华战略的逻辑演变这个大背景下去分析与理解。因为特朗普上来以后大家谈论最多的就是不确定性,好像特朗普什么都不能确定一样。另外,大家谈的比较多的就是特朗普上台后大家普遍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感到比较悲观,那么特朗普上台是不是真的一团漆黑?

      达巍表示,在习特会晤之后,大家对中美关系的发展感觉乐观了一些,但还是预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是会有很多负面事件出现。“但是这种出现的消极小事是不是坏事?我觉得要从长线的眼光来看,特朗普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对华战略是美国长期对华战略演变出来的,然后再加上他自己的特色。”

      达巍表示,从格局的角度来分析中美关系,从“内外强弱的格局”演变到今天的在一个体系内,中美正在向着两强的格局演变。

      什么是“内外强弱”?达巍解释说,在冷战刚刚结束的时候,包括80年代到90年代相当长的时间里,美国是在国际体系之内,中国是在国际体系之外,美国是一个强国,一个引导国家;中国不是弱国,但相对美国来说是弱国。

      “在那样的格局下,美国长期对华战略就是‘接触’,所谓‘接触’就是通过交往来塑造影响力,这是美国80、90年代的对华战略的逻辑起点,这基于‘内外强弱’的格局。”

      然而,到了小布什和奥巴马时代,达巍解释说,内外强弱的格局在不断变化,因为中国正慢慢融入进国际体系中去,中国正在变强。因此,内外强弱格局正朝着两强的方向变化。因此,美国对华战略从一开始单纯的接触,通过交往塑造,到小布什政府的时候,变成接触加防范,也就是我们“两边下注”。

      在奥巴马时代,达巍认为,美国对华战略变成了接触加规治,“继续接触你,塑造你,但是通过国际制度来限制你,来规范你,来支制衡你。我们会看到有这样的逻辑线变化。”

      在上述提到的逻辑线变化当中,达巍认为,里面有一些基本力量在变化。

      首先,达巍认为,过去20多年来,美国对华战略的判断逐渐趋于消极,对中国战略走向的判断也越来越消极。

      达巍解释说,上世纪90年代,美国认为可以塑造中国;到小布什政府的时候,仍然对中国未来有所期待,虽然有些疑虑;但是到奥巴马时期,美国变得对中国空前焦虑,美国对华战略判断的朝向消极负面发展。

      达巍表示,美国过去的逻辑认定通过交往可以塑造中国的发展方向。到小布什政府及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发现中国的发展方向跟他们期待的不一样,因此,其对华的焦虑感不断上升,这使美国产生对中国的消极影响,这个力量现在没有改变。

      达巍认为第二个基本力量的变化是中美关系内生性动力在大幅度上升。在上世纪70、80年代,美国主要应对的是苏联的威胁。冷战结束后,外部威胁没了,中美关系当时是非常脆弱,因为内升性的力量很弱,外部的环境又没有了。

      达巍说,在过去的20多年近30年时间里,中美的内生动力不断增长,最突出的就是经贸关系、人文交流的迅速增加,另外,中美在外交问题、地区和全球层面上的合作越来越多了,“也就是说过去美国跟中国交往更多是趋于想改变中国,这是首要动力,在最近10几年来越来越变成美国基于自己的利益,基于获取经济利益,基于解决全球和地区问题,所以必须跟中国交往。”

      达巍表示,现在美国是因为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本身在交往。“这股力量是中美关系稳定的力量,这个力量也在增长。”

      此外,达巍认为,过去几年里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就是美国对华接触的战略逐渐消失了,“美国人有的(现在)还在讲接触,但是接触的核心是通过接触塑造你,老的没有了以后新的东西现在还不清楚。”

      达巍认为,中美之间的关系可以称之为“两强”,尽管这“两强”是不对等的,但是两强关系是什么样子,这种新的关系还没有形成。

      “在奥巴马执政后期的两年,中美关系出现了一种新的均衡态势,中美之间不断冲突和妥协有点找到稳定的感觉,但是奥巴马很快下去了,这个东西还没有定型。”达巍说。

      此外,达巍还表示,美国两党不断在调试对华政策,民主党自由主义多一点,共和党往往从大国博弈的角度看中国,这是外部的东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