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李稻葵:中国救助欧洲要以人民币计价

(2011-11-16 19:42:47) 下一个


  中评社北京11月17日电/“救助欧洲不是不要民族利益、国家利益。相反应更加理性、有高度、有战略眼光地看待国家利益。”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经济学家李稻葵11月15日在接受采访时呼吁,“解决欧债危机要讲三个原则。第一要看长远,第二要理性,第三要讲谋略。”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李稻葵说,“看长远,不是自私地为了你我这些人,是为了后人,为了孩子们。讲谋略,是谈条件时不要狮子大开口,我们不图虚名,要谋实惠。”

  几天前,有外电报道称,中国提出的提供资金以解决欧债危机的三个条件中最简单的一个,即给予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更大影响力,包括将人民币纳入IMF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系列(SDR),遭到了欧洲的拒绝。

  对此,李稻葵分析,欧盟内部的机制是很复杂的,不能把其看成铁板一块。拒绝中国进入SDR这些人,应该是金融事务委员会的人,与和我们谈要救助的人,不是同样一批人。

  另一方面,这也进一步说明,我们在国际谈判中要讲求智慧。要有谋略,不要虚名。他说,“中国进了SDR又怎样?不进又怎样?如果我们能在欧洲金融救助组织里获得一席之地,有一定的发言权,等到欧洲形成自己的小IMF的时候,我们能顺理成章地成为股东或是观察员,意义更重大。”

  救欧洲与救温州不是一回事儿

  针对这段时间理论界以及民间热议的中国要不要救欧洲的话题,李稻葵强调,现在有个认识误区,觉得对于欧债危机这个事,中国可以不管,只是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这个看法是错的。如果中国在欧债危机这个问题上袖手旁观,实际上仍然等于在干预欧洲。

  他分析,救助欧洲,拿的是外汇储备,不可能拿人民币。中国有3.2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大部分是美元资产,少部分是欧元资产。如果按兵不动,事实上就等于在帮助美国,因为你的钱大多都在美国。

  他认为,救欧洲和救温州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如同哲学上讲的公鸡和青蛙的关系,不是矛盾的一对。救温州靠的是人民币,靠的是政府财政的钱。救欧洲靠的是外汇储备。这两者间各是各的,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正确审视欧债危机,要看到欧洲大陆和英国、美国并不是铁板一块。是有相当利益上的、意识形态上的区别的。德国拥有8000万人口,是世界经济强国。作为一个历史上曾经和英美发生过许多矛盾、争斗的大国,德国现在是欧洲经济的掌门人。即便今天,欧债危机愈演愈烈的大背景下,德国的经济仍然坚如盘石。德国的失业率过去十几个月来不断下降,经济处于东西德统一后最好的时期。”李稻葵说,“讨论欧债危机,不要胡子眉毛一把抓,要区别对待;不要以为欧洲都是危机一片,情况绝对不是这样。”

  因此,中国应对欧债危机的战略应该是非常清晰的。他强调,”要看到欧债危机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重大的国际格局形成的过程。欧债危机恰恰是打破国际格局的地震。这不是每天都发生的,是几十年不遇的。因此必须从战略的角度,为我们的后人着想,而不是仅仅看今天的一些蝇头小利。

  参与救助一定要以人民币计价

  机遇孕育在危机当中。摆在面前最重要的、核心的问题,是到底要不要参与欧洲多边的营救机制?

  “应该在合适的条件下,参与欧债危机的解决。要促进这个世界形成一个多极、多元化的格局,而不是一两个大国垄断一切。”李稻葵指出。

  既然要参与,那么怎么参与?

  李稻葵认为,必须有条件地参与。第一个条件是,欧洲人必须提出一个切实可行、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如果没有这个方案,我们给的钱就是止痛剂,只能缓解其短期痛苦,解决不了根本问题,反而拖延了病情。如果说欧洲是一个生了肿瘤的病人,我们应该帮助他。在欧洲人自己动手术把肿瘤切除后,我们来提供恢复的营养。如果其肿瘤不切,光给营养的话,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是让肿瘤越长越大。”

  因此,首先,欧洲自己要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救助方案。应该说,欧洲现在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第二个条件是,中国要有一定的回报。这个回报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要有一定的控制权。我们出了钱,不能随便花。这是合情合理的要求。如同拿着项目寻求银行贷款一样,要有一个好的商业蓝图、商业回报,银行才愿意出钱。如果拿一个糟糕的项目去银行融资,是拿不到钱的。银行给钱是有条件的,是要定期查看资金使用情况的。”

  他建议,欧洲方面组成一个相关的委员会。所有出钱的大股东,成立一个类似于董事会的委员会。中国参与你的委员会,提出意见,欧洲向出钱的国家汇报钱的使用情况。这就是控制权。

  李稻葵强调,要保证回报就必须要有担保。可以考虑要求德国拿出其AAA评级的国债做抵押。比如100元国债抵押80元。具体抵押多少可以谈。但这是一个承诺。

  “这是投资的基本原则。这里没有讲政治,讲的是金融,在商言商。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求以人民币计价,不能以美元计价,也不能以欧元计价。”他说,“因为,我们的外汇是人民币买来的,成本是人民币。否则美元一贬值,我们就惨了。也不能以欧元计价,否则欧元超发,再搞个通胀,汇率一贬值,我们的利益又会受到损害。利息、利率都可以谈,但一定要坚持以人民币计价。”

  “中国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部分是美元资产,少部分是欧元资产。以人民币计价,可以规避外汇储备因为汇率变化而缩水的风险,也可适当地制约人民币升值的动力。”

  花大价钱换市场经济地位不值得

  李稻葵认为,不见得要把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作为一个援助欧洲的重要条件。首先,根据WTO的规矩,我们四年以后自动就有了市场经济地位。“如果现在投资几百亿、上千亿元,只为早三四年获得这个承认,并不划算。着什么急呀?中国人是最有耐心的。”

  其次,这个事很难操作。因为涉及欧盟不同的委员会。我们给钱的对象是负责金融部门的人,而负责确认市场经济地位的是搞贸易的人。欧盟内部协调起来很困难。我们费了许多劲,还很难拿到想要的东西。

  第三,最重要的,不要忘记有相当数量的欧洲人,对中国是有误解的,认为中国人给钱一定有许多政治目的在里面。何必要激化这种情绪呢?在商言商,要淡化政治色彩。

  他认为,我们的一些问题,比如关注民间在外投资风险、高科技产品禁售等等,都不完全是外交层面上的事。

  这些事,实际上是欧洲各个政治集团、经济组织内部博弈的结果。如果通过欧洲援助,赢得了朋友,获得了知情权,以及一定的影响力。一部分人自然而然就会替你说话了,不一定非要外交部去讲。

  为什么美国在中东问题上如此偏向以色列人呢?因为他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犹太人对美国的影响渗透,不只是外交层面的,是方方面面的、深层次的。

  他说,为什么今天美国人反覆在人民币汇率上做文章?中国人会觉得不可理解。同样,我们的一些做法,外国人也不理解。因为我们的对话体系不一样,很难找到交集。而这恰恰是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鼓励温州人去欧洲投资

  “应对欧债危机,官方渠道是一条腿,民间资金是另一条腿。”李稻葵说,要尽量放开民间资金。鼓励民间资本去意大利、西班牙投资。与其让温州人炒这炒那、放高利贷,还不如鼓励他们走出去,抓住更好的投资机会。

  有观点认为,欧洲不缺钱。我国外汇储备现状是“藏汇于国”,官方外汇储备3.2万亿美元,企业和居民的外汇存款仅2500亿美元左右。而欧洲一直实行的是“藏汇于民”的策略,据统计,2010年,日本、德国、英国、美国的民间外汇资产分别高达4.99万亿、6.91万亿、12.78万亿和15.4万亿美元。虽然这些国家的官方外汇储备不及中国,但加上民间这一块,其外汇资产均远远超过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市场没有信心,人们不愿意把钱拿出来。这也是国内相当一批人不主张中国为救助欧洲投入真金白银的一个原因。

  “这么说没错。”李稻葵说,但当欧洲人没有信心时,我们才更有机会投资欧洲的产业,从而获得一部分知情权、控制权。等到别人有信心的时候,你再想投钱就难了。

  国际金融危机后,中铝公司曾与力拓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中国铝业(8.26,0.02,0.24%)将现金注资力拓集团195亿美元。如果成功,该交易将是中国对外国公司规模最大的一笔投资。然而几个月后,力拓集团就毁约了,其董事会撤销了195亿美元交易的推荐。

  对此,李稻葵评价道,这是因为力拓有钱了。“不差钱了,也就没你什么事了。如果合作时抓紧点,资金先进去,形成格局就行了。问题是慢了一步,投资的机会也就失去了。”

  今年9月李稻葵参加了世界银行和货币组织年会。年会上讨论欧洲和美国问题时,30多名学者和官员,几乎都在抱怨政治家把欧洲的事搞砸了。只有李稻葵站出来呼吁,抱怨没用,各国之间应加强合作,解决问题。

  讨论结束后,被誉为“休克疗法”之父的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Sachs)对李稻葵说,“我们都是没落国家来的,都在抱怨。你是惟一态度端正、提建设性意见的人。你是来自新兴的、崛起的大国。你们的精神面貌、态度和状态是不一样的。”

  李稻葵认为,现在我们的思路应该转变。应该有积极主动、以我为主的想法。我们是命运的掌握者,是时局的部分掌握者、参与者。好的政治家、学者绝对不应单纯附和民众的意见,相反,应该引导民众。在当下的国际格局,中国要以新兴大国思维参与国际金融改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