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中评社专访江丙坤∶两岸都要有诚意

(2008-06-11 20:53:13) 下一个

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在国民党智库办公室接受中评社采访团专访。


??中评社台北5月5日电(记者?林淑玲、李仲维、康子仁专访)台湾准“总统”马英九近期内多次表达,期待7月启动两岸周末包机直航,迎接大陆观光客来台,内定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5月1日接受中评社专访时表示,这并不是完全操之在台方,台湾方面还是希望如期达成,大陆也一再表达会尽力配合,双方都很有诚意。江丙坤强调,马英九的两岸政策,与“连胡会”的五大愿景一模一样,只是更加具体化。至於海基、海协两会何时可互设办事处,江丙坤则认为,时机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

??以下是专访全文∶

??(江─江丙坤、林─林淑玲、李─李仲维、康─康子仁。2008年5月1日专访)

??林∶请问您有没有把握7月4日前完成老百姓中最关心的目标─周末包机直航和开放大陆观光客来台的支票?

??江∶这个目标是“马总统”最优先的政治措施,在322当选後他就非常关切这项工作,4月5日即指示我成立小组尽速推动,我们已经开过2、3次会,目的就是希望能够如期完成。

??两岸经贸开放牵涉到四部分,一是相关法律的修正,二是行政命令的修正,三是相关措施与流程的准备,最重要的是关於两岸协商这块。我们已经把协商的项目列出来,组了几个小组分头推动;我们也找了“交通部”、“观光局”和“民航局”,针对行政命令的部分事先准备。目前,法律的部分不需要做任何的变动,但是行政命令要修改;例如,在包机部分,过去只有三节包机,现在要增加周末,虽然流程一样,作业程序还是要改变。而台湾过去只有中正和小港两个航点,将来要增加到8个,势必需要增加设施,以松山机场来说,比照国际线,通关、移民和检验等都需要改进。另外观光部分也是一样,过去都已有准备,但若未来人数增加,内部相关的许可管理办法内容还需要修改。

??周末包机和开放大陆观光客来台要能够顺利推动,关键在於两岸协商,过去双方已经在协商,现在我们利用过去的团队,先克服技术问题,这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部分;像过去一直在推动与观光相关的协议,周末包机过去也没有协议,将来可能需要一些安排,相关的细节必须先谈妥。例如,观光牵涉到作业流程的问题,来了以後如何让对岸游客满意,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团进团出管得很严,若希望给大陆客一个好的印象,导游的训练等都是重要的事前准备工作。

??最重要的是周末包机和陆客来台,这两个协议一定要完成。不管是观光的部分,还是周末包机到以後的平日包机,将来要做的事情还很多,看是否能成为框架的协议,如此一来,海基和海协两会根据这些技术单位完成的书面东西来签署协议,这当然是理想的进度表。

??但是时间上比较麻烦,新政府要等520才上任,距离7月4日支票兑现,只剩下一个多月时间。尤其有些手续需要一个月时间去申请,等於6月初就要立即进行。而520之後海基会才能改组,改组光通知就要一个礼拜,所以时间上真的很紧迫,目前我们正在努力中。大陆过去也说过会全力配合,但我们不希望有任何闪失,造成时间表的延误,所以希望在520之前把技术问题先谈好,5月底海基会改组完毕,双方在6月份签署协议,这是最理想的状况。因此,尽速完成相关细节协议是当前首要之务。

??林∶原本大家都很看好马萧的两岸政策,期望520 之後两岸交流可以立刻上路,但是自从“陆委会”赖幸媛主委人事案公布後,引发风波不断;昨天国台办发言人谈到,只要在“九二共识”的原则下,他们都乐意促成,而今天赖幸媛在记者会上,她承认“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与“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这虽然是名词上的问题,但一旦引发不同的解读,您会不会担心对两岸的交流有所影响?

??江∶因为“九二共识”本身就内含著“一中各表”,这只是用语和表达的问题,至於要如何陈述,我们只能尽量搁置;你的说法只要能够说服自己、让自己所属的政党与支持民众安心就可以了。因为要认真说清楚也很困难,就现今情势,只能采取模糊空间概括目前的政治现状,这也是一门艺术;所以就是维持所谓的“创造性的模糊”,搁置主权争议,从对两岸有利的事情开始下手,这是我的基本态度。如果一直陷在文字的泥淖,就和过去8年一样,根本就没法继续前进。将来我们就尽可能以“连胡会”的五大愿景为基础,这也是国民党的党章与政纲。

??林∶那会因为名词认知的差异,这个共识有重新“再共识”的必要吗?

??江∶昨天不就已经讲了“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

??林∶您提到先就技术性问题做协商,那您近期内不会再访大陆了┅┅

??江∶协商都是由技术人员在做,现在还是持续进行,相关业者也一直推动这些事。

??林∶您之前曾表示未来两岸事务谈判协商,不再以“复委托”方式让其他民间团体出面,强调由海基会出面。

??江∶没有错,将来一律由两会进行协商,当然不可能一次解决,所以要先由海基会的人与政府官员、业者等和对方先谈,一层一层上来。

??林∶未来会比照“辜汪会谈”模式,在第三地协商吗?

??江∶还没有确定,任何地方只要经过双方同意就可以了。

??林∶经过这次人事案的争议,就我们来看有三方角力,一为“总统”、“国安会”、“陆委会”主委等政的系统,再来是党的主席、副主席的党系统,还有国共平台的连荣誉主席的角色,将来在两岸复谈上,党、政等之间在大陆政策上的运作,会如何推动?

??江∶基本上党本身与马先生、连先生的两岸政策看法完全一致,“连胡会”的五项愿景,已经列入国民党的党章,也变成马英九的政见。马的政见与五大愿景一模一样,只是更加具体化。党、国共平台、未来的政府和“立法院”是没有差异的,就没有所谓的这些问题。马萧的两岸理念在我听来一点都不陌生,与国民党过去的主张一样,这点就是和现在的民进党最大的不同。

??林∶那麽如果“陆委会”突然有异议怎麽办?

??江∶“陆委会”主委的工作不是自己创造大陆政策,而是在落实马英九政见;扮演协调而非执行的角色,负责执行的应该是“财政部”、“经济部”和“金管会”等单位,没有一个部会不和大陆发生关系,和美国或其他国家发生关系。只要与大陆事务有关,“陆委会”要根据马英九的政策来贯彻实施,是协调各部会、帮助各部会解决问题;不会因为有人有不同的看法而受到影响,而且“陆委会”是合议制,主委只是主席,“陆委会”的委员会,也由各部会推派代表参加。

??林∶现在部分蓝营的“立委”,对於赖幸媛未来的路线仍有疑虑,您觉得该如何解决?

??江∶赖幸媛已经说明了她的理念与马英九路线、新政府路线完全一样!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强调这点。

??林∶连主席前两天与胡锦涛主席见面,延续过去的国共之间的平台,那麽国共平台与马英九的政策如何协调?两者间的关系为何?国共平台未来是否能继续发挥功能??

??江∶国共平台不是政策,而是一个机制。政策是“连胡会”的五大愿景,我刚刚提过,这已经列为国民党的党章,也变成马萧的政见,完全是一脉相承。在协商方面,则由政府主导,交由海基会执行;党的存在,就是以党来参加政治,让党员参加各部会,藉此凝聚党的共识,而国民党的大陆政策已经成形,不必再重新讨论。

??国共平台本身是一个双方接触的地方,过去都是讨论经贸议题,以民间的参与为主。两岸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不可能只有政府的管道,大学对大学、医院对医院等,这时民间的工作如果需要一个平台来讨论,最好的方法就是在国共平台上,凝聚各方的共识。假如其中有需要政府之处,就交由政府去做,否则民间自己就可以做,例如农产品出口大陆、文化交流,综合来讲,就是一个产官学的平台。

??另一方面,很多事情政府不必马上出面,可以先交由国共平台讨论。以两岸签署和平协议为例,要达成共识谈何容易,不可能由政府马上去谈,民间一定要先有共识,因此国共平台就是扮演凝聚共识、解决争议的角色,避免浪费政府的时间。

??林∶那麽海基会与国共平台的关系如何?会扮演政府政策触角、或初步协商的角色吗?

??江∶私下的初步协商谁都可以做,而正式搬上台面的则由海基会出面。海基会主要是扮演经由政府授权,和对岸协商的角色,因为涉及公共公权力的部分,除了海基会之外,没有其他单位可以和对岸协商,例如开放直航,国共平台就无法和对岸来签协议。

??林∶台商很需要海基会的服务,海基会对台商的需求,您有整体的构想吗?

??江∶目前国共平台原有一个台商服务中心,将来计画由海基会来接办,包括辅导、个案问题;但专业性辅导的工作,如产业升级、转型,这些还是要委托民间来做,我们可以请有关单位帮忙,服务、交流的角色可以让民间来参与。

??林∶ 7月4日开放两岸周末包机的支票如果无法如期完成,海基会该怎麽办?

??江∶任何协议必须由海基会出面协商与签署,因时间急迫,我们希望技术性问题在5月底前敲定,接下来就是协议书的问题。真的完成不了也没有办法,但我相信大陆方面是很有善意的。

??林∶最近有些蓝营“立委”扬言,7月4日开放两岸周末包机的支票万一无法兑现,赖幸媛应下台负责,您觉得这样公平吗?

??江∶应该不会这麽严重吧!因为这并不是完全操之在我方,我们还是希望如期达成,因为困难并不大,现在三节包机已有基础;大陆也一再表达会尽力配合,双方都很有诚意。

??林∶那麽最近气氛上有甚麽改变吗?

??江∶应该不会,这纯粹只是一项人事问题而已。

??林∶近日董事长还会访问大陆吗?

??江∶目前没有这样的规划,520快到了。在520之前还是靠业界与大陆谈。

??林∶您认为以後两会互设办事处的可能性有多大?

??江∶将来若有需要,我们再根据海基会的章程来做。

??林∶董事长您估计多久可以达成这件事?

??江∶我无法预估,时机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

??林∶您对大陆各层级接触非常广泛,您认为未来新政府上路,面临两岸事务的最大难题为何?

??江∶初期还好,不管是直航还是观光,两岸都是互利双赢;但是到了最後关卡,如关税减让或市场开放,这种贸易性的议题就各有立场,这很显然会花很多时间。像我们参与WTO(世界贸易组织)就花了12年。

??林∶日前赖幸媛还提到两岸要在WTO的架构下谈判,您怎麽看?

??江∶我问过她了,她不是这个意思,她的意思是当大陆方面采取倾销手段时,我们可以依照WTO的机制课徵反倾销税;这是一个防卫机制,可以用WTO的规范来处理,不是在此架构下开启两岸谈判。

??林∶董事长您上次与赖幸媛一起开记者会,你们谈了一阵子,您认为你们未来会合作愉快吗?

??江∶因为我们两个人的角色不一样,海基会是根据“陆委会”的委托授权来谈判,谈判的时候绝对不是讨论“陆委会”的业务,我们讨论的大多是“经济部”、“交通部”、“金管会”的业务,我们所谈的议题围绕在各部会上,当然各部会事前要做讨论,“陆委会”要做协调,但谈还是由我们和相关部会代表去。至於海陆两会的沟通方式,理论上赖幸媛已经了解马英九有时间的压力和兑现的压力,因此海陆两会未来应该会全力互相配合。

??林∶我们最近常看到“立委”李嘉进(曾任江丙坤秘书)批评赖不适任,好像是为您抱不平??

??江∶也不是抱不平,人事问题当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

??林∶赖幸媛前晚拜访您时,有没有对之前的误会向您道歉?(赖曾指江为“台奸”)

??江∶我们政治人物都有健忘症!这些事我都不记得了,而且我回家以後也很少看电视,一是没有时间看,二来看了心情会不好,少看省得惹来无谓的烦恼。以前的事情过了就过了,大家都应该向前看。

??林∶那国民党“立委”对赖幸媛人事案的抨击,该如何善了?

??江∶这些都要靠时间,马先生说明了,她(赖)也出面说明了,到时候她也要到“立法院”,大家总是要面对,她一定会解释她的立场。

??林∶现在国民党内部炮声隆隆,好像也不见党内高层去帮忙马英九缓颊,国民党不是该帮马控制一下局面?

??江∶国民党该怎麽控制?

??林∶可能就帮忙疏通、疏导。

??江∶大家都是国民党!马先生是国民党、党籍“立委”也是国民党啊!马英九、党团也都有在疏通。

??林∶马最近有私底下找人把这件事化解掉吗?

??江∶这我不晓得,透过媒体比较快吧!

??林∶目前董事长仍是国民党副主席,现在党与政关系似乎很微妙,未来该如何创造党政协商的沟通平台?府、院、党的协调机制似乎也还看不太出来。

??江∶所谓平台就是中常会,很多立委也事中常委,开会大家都有意见,所以基本上不是以党领政,而是党归党,把党务的工作做好;至於政策上,府、院、党的协调机制还没成立,还在研究协调中。的确应该要有这个过程,将来建立之後,大家会比较团结,纷乱现象会少一点。

??林∶以後和平协议的谈判也会由海基会来处理吗?

??江∶没有那麽简单,也应该还是先由民间去凝聚双方共识,他们不太可能一开始就正式和我们谈,所以各种路都可以先走走看,最後政治上的协商再经过海基、海协两会,而决策还是在国内。这种事不可能一次就谈完,几十次都有可能,事前沟通是必要的,没有事先沟通连会都没有办法开始。

??林∶所以520之後的一个礼拜,董事长您会先处理海基会改组的人事安排;我们知道前一阵子扁政府安插了一堆人进海基会,把所有位置都填满了,那您有没有初步的构想来整顿?

??江∶目前还没有。

??林∶秘书长的人选呢?

??江∶尚未有特定人选。

??林∶会由“陆委会”的人兼任吗?以前都是由“陆委会”副主委来兼任。

??江∶应该不会,因为现况与扮演的角色都不一样了!

??林∶将来海、陆两会这块,马英九有没有可能会延揽其他非国民党的人才加入这个团队?他可能会放在哪个位置?

??江∶应该有可能。但我不是“总统”,我怎麽会知道放在哪里?

??林∶马会先跟您商量一下吗?

??江∶政府的人事是马先生与刘先生去讨论的事,我们不可能参与,更何况这人事的情况有这麽敏感。愈少数人知道愈好。

??李∶那我们都知道副董事长第一线的工作非常关键,若马先生跟您推荐人选、而您又另外有自己属意的人选,这个情况下您会坚持己见吗?

??江∶到时候再看人选吧!

??林∶现在大家关切的是7月4日如果没有兑现承诺,蓝委认为有人要负责,董事长您怎麽看?

??江∶那我就会很高兴要退休了!

??林∶应该不会是董事长啦!昨天在电视上看到赖幸媛,感觉到她很焦虑,董事长跟她谈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吗?

??江∶面对那麽大的压力,我想任何人都会有一样的感觉吧!不过我觉得她的个性不错,蛮坚强的!

??林∶那您觉得虽然有这麽多人反弹,马英九还是找赖幸媛当主委,最可能的原因是什麽?

??江∶我真的不晓得。照他自己的说明,是为了要扩大社会共识。

??林∶您觉得李登辉的角色、或路线将来有没有可能在新政府的两岸政策中有所影响?

??江∶不会,因为马先生的政策太明确了!单要实践他的政策就要花好几年。

??林∶李前“总统”曾提出要政府对政府对谈,可是目前我们没有这样的经验┅┅

??江∶他的意思就是要透过海基、海协两会,不需要其他民间的管道;马先生也说过要回归於海基、海协两会的沟通机制。

??林∶因为外界会解读为是否要变成政府对政府的官方协商,或是以国共平台当白手套。

??江∶我刚刚就提到国共平台与海基会是相辅相成的,国共平台商谈过去从未涉及到公权力的事情,因为我们也明知不可行。

??林∶这次连先生到大陆去,有没有帮马先生带话?据您了解是什麽样的讯息?

??江∶马先生有拜托连先生向胡主席问好。 (邹巧韵纪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