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尘影

写下一些尘事,留下一点影子。也许世界都忘记了,至少自己还记得自己。(原创所有,请勿转载)
个人资料
尘凡无忧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天凉好个秋

(2021-09-30 13:15:50) 下一个

天凉好个秋

 

前天翻看手机,无意中看到去年疫情前自己在洗手间臭美自拍的照片。

2020年2月25日——从那天到眼下,这一年多里发生的事足够让这一天的这张照片看起来恍如隔世。

那时候我们刚搬进新房子里,还在新居的喜悦中,旧房子还没有卖掉,坐拥两套房产感觉自己好富有(容易满足的人看生活里都是喜剧,他们从来不把银行的债务算进自己的欢乐中来),那时新冠病毒还像一位拘谨的客人,刚刚莅临加拿大,还没有显露出它狰狞的面目……

 

“来吧,新冠病毒!我们准备好了。一切都尽在掌握”,这种信心满满言之凿凿的话对我这个爱好质疑的人来说,也同样有着麻醉的效力——带着怀疑的态度乐观地相信加拿大(从政府操作到医疗水平)。虽然从我有限的经验,我知道西方文化因为自信而容易自吹(并非贬义,缺乏自知之明是人的天性),但不知道究竟有多能自吹。

所以即使新冠病毒已如大军压境,我到底还是沾染了这个国家乐观的习性,在那个时候,仍能露出一派轻松笑脸……

 

我肯定没有神机妙算的本领。回过头看,那天的自己可曾会想到,仅仅半个月之后,加拿大就全国沦陷,处处停摆……

如今一年半多过去了,世界仍未恢复原来的样子。对很多人来说,世界再也回不去原来的样子了。即便对我,即使不再纠结于天天顿顿围着灶台忙碌,却陷入另一个思想的深渊里不能自拔——我现在整天追问自己的是,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看看母亲呢?明年可以吗?

我的母亲已经虚岁八十了,前几天孟小姐的回国更是勾起她的无限心事,一个“亲爱的人你该回家看看了”的煽情视频,反反复复发给我几遍,让我又想笑又想哭——从来情感素淡的母亲好像真的想我了……

 

在这种因为茫然而恍惚的状态下,猛然间看到一年半前的自己从手机里对着自己傻笑,很有被人狠狠打了一记闷棍的感觉,让我陡地对那个遥远的生活在不知灾难已近的宁静日子里的自己,升起一种商女不知亡国恨的悲怆的恨意——她知道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仅仅一年半以前,怎么感觉三生三世都过去了呢?

 

几乎怀着无聊和无端的恨意,我动手摆弄那张相片——让照片模糊一点,显得久远一点,远到瘟疫,封锁,隔离和拒绝之前——一切静好,眼前的世界离她多么遥远。

我正笨手笨脚地摆弄着,我丈夫看见,好奇探头过来问,“这是哪位神仙姐姐?”他的脸几乎贴到我的手机屏幕上去,一副讨打的馋相。

 

但是神仙姐姐几个字很能收买人心。我忍了气,瞥了他一眼冲他甜笑,“美吧?”

“美——”他的脑袋定在我的手机屏幕前,嘴里那个拖着一长串口水的美字只出来半个,一个纳秒的静止,之后剩下的那半个美字竟然被他活吞了,改口为,“原来是我老婆啊!”

然后一秒未停,这个人竟然转身离开了。

甚至还不忘远远地抛来一个解释,“你把她整得都不像你了!”

 

哪里不像了?无非就是那时她还是少年不知愁滋味(没有经历过瘟疫和有家不能回的人生不是真的人生)。

“喂,神仙姐姐啊!”

我摇着手机咬着嘴唇怒目圆睁冲他喊完,心上顿然很凉——神仙姐姐可以是任何人,就是不能是老婆!

还好一旁的爱儿软软地依进我怀里,仔细看了看照片,温声安慰我,“妈妈,这当然是你啊。”

 

第二天,孩子们都上学去了,我不甘心地又拿出照片逼问他,“怎么不像我了?”

他这回眯起他的老花眼仔细看了看,然后转向我,不怀好意地问,“满面春风双目秋波的,嘴角又那样勾上去……你这是想干啥?”

我忍不住笑。原来木讷人脑子里也都是大戏。

 

“你看看她有多大,你再想想你有多大了?”他继续假模假式,“她那样子还不到十七岁吧?”

我一下子笑翻。这才对嘛,这才像我训练出来的丈夫。

“嗯……”我故作若有所思状,端详相片半天,然后谨慎又肯定地回答,“我觉得她有十八岁了……”

他放声大笑,笑里都是调侃,“你现在比她老了很多了。”

 

这个人总是知道怎么让我郁闷!

我看着照片上的她,再诚实地内观两眼自己,心底又涌起恨意——的确比她老了很多了。不是时光催逼的,是那出其不意的世事。

“这一年来,谁不是一下子老了很多了呢?”我恨恨地说,不知该恨谁。

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光滑向窗外,秋色愈发深了,晨风从敞开的阳台门直扑进来,秋水一般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