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

为真不破,一切已经开始
个人资料
ytwad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 高福

(2020-04-27 03:23:22) 下一个

武汉疫情大爆发以来舆论将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院士,病源微生物和免疫专家,中科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副所长的高福(Gorge F Gao)推到了大众面前,他被问了很多尖锐的问题,诸如当初的病毒传染是否人传人?为什么不及时向全国公布疫情?疾控中心在这次疫情扩散负哪些责任?病毒起源在哪里?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中国科学院直属科研单位。江棉恒是前中共党总书记江泽民的长子,曾在1995-2011年见任中科院福院长。江泽民担任总书记是1989-2002,其实真正名义的权力结束是习近平开始掌权的2012年12月,可见中科院基本算被江家掌控。而高福算是上海帮。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是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直属事业单位,司局级单位,前身是中国疾病预防科学院,机构的主要职责之一是开展传染病、慢性病、职业病、地方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疑似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监测及国民健康状况监测与评价,开展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的调查与危害风险评估。

高福,英文名字George F Gao,这也是他在所有发表在海外的论文上的名字。1961年出生,1983年山西农业大学兽医学士毕业,1986年获北京农业大学微生物学与动物传染病学硕士学位,1994年获牛津大学生物化学(分子病毒学)博士学位。2004年入选“百人计划”,由中国科学院直接从国外公开招聘。高福在病毒学与免疫学方面的研究成果大量发表在《科学》、《自然》、《细胞》、《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顶级学术期刊上。其主要研究兴趣在于新发/再发病原体跨物种传播的分子机制和结构免疫学,主要领域包括:新发病毒的起源与进化;囊膜病毒的受体识别与跨物种传播机制;中和抗体的筛选及病毒和抗体的相互作用机制;新型抗病毒药物的设计;T细胞免疫和分子识别。

柳叶刀》(The Lancet)是一个是世界上最悠久最受关注的同行评审医学周刊,1823年创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1818年创刊,世界上最有名望,年代最悠久的一直连续出版的同行评审医学周刊。

以下是高福在武汉疫情爆发后在《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学术研究论文。

2020年1月19日《柳叶刀》全球卫生关注的新型冠状病毒爆发(A novel coronavirus outbreak of global health concern),按论文作者顺序有Chen Wang,Peter W Horby,Frederick G Hayden,George F Gao(高福)。论文中说出了如下事实,1月2日确认41人被感染,6人死亡,截至1月23日确定人传人,835人被感染,23人死亡,在中国32个省,市和特别行政区(包括香港,澳门和台湾)连续报告了确诊病例。迄今为止(发论文时),泰国,日本,韩国,美国,越南和新加坡已经报告了9例2019-nCoV感染的出口病例,并且有可能通过航空旅行进一步传播。论文结尾作者们用这样的话“我们必须意识到2019-nCoV给我们社区带来的挑战和关注。 应该尽一切努力去了解和控制这种疾病,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向世界所有同行发出警报。

2020年2月20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9年中国肺炎患者的新型冠状病毒(A 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论文确定最早病人于2019年12月23日入院。

2020年3月26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早期传播动力学(Early Transmission Dynamics in Wuhan, China, of Novel Coronavirus–Infected Pneumonia)。论文里确定了流行病的倍增时间和基本繁殖数,也叫基本传染数R0是7.4,即每7.4天被传染人数将翻倍。对比一下其他病毒的R0值,SARS:2-5,埃博拉:1.5-1.9,艾滋病:2-5,天花:5-7,麻疹,水痘:10-12。

基本传染数R0(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是指在没有外力介入,同时所有人都没有免疫力的情况下,一个感染到某种传染病的人,会把疾病传染给其他多少个人的平均数。R0的数字愈大,代表流行病的控制愈难。在没有防疫的情况下,若R0 < 1,传染病将会逐渐消失。若R0 > 1,传染病会以指数方式散布,成为流行病(epidemic)。若R0 = 1,传染病会变成人口中的地方性流行病。

以下2017年10月17日播出的报道高福研究埃博拉病毒。

以下是2020年4月21日播出的高福在接受中央电视台海外频道的采访时如何暗示这个线形单链由3万个片段组成的病毒的链上有些已被重组(Recombibation)了什么其他致命病毒片断。这个Recombibation结论曾出现在俄罗斯卫生部专家们对这次病毒分析的报告里,俄罗斯政府拿到此报告后立刻对全球华人关闭俄国门。

高福在这里重申他从来没说过不是人传人,既然已经发表了多篇论文,他的身份,学识不会不知道R0远大于他曾研究的埃博来病毒对人类将造成什么严重程度的灾难,就在武汉疫情爆发前两个月,他还和比尔盖茨基金会的高管在美国参与一起模拟在中国疫情大爆发的演习。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中心与其合作伙伴世界经济论坛和比尔盖茨梅兰达基金会于2019年10月18日主持了全球疫情高层演习(High-level Pandemic Exercise)。当时的比尔盖茨梅兰达基金会的Christopher Elias,CEO of the Program for Appropriate Technology in Health与高福一起出现在这次高级别官员参加的演习会议现场。请注意会议的召开日期是2019年10月18日,武汉病毒大爆发是12月初。看过这个视频的一位观众留言说似乎这帮人正在做演出前的排练。

Christopher Elias在会议上特别强调各国要分享病毒基因序列,并说分享给科学家自己也会受益。莫非比尔盖茨梅兰达基金会已经预感到什么还是就是资助病毒武器研究的背后金主?

这次演习的声明中明确说这次演习的假想目标是中国。在2019年中国国内就已经搞了好几次针对病毒的演习,在国际上由比尔盖茨基金会参与又把中国将要爆发全球疫情,而且将病毒名字都已经取好了叫nCov-2019,甚至预估将有6千5百万人死亡。虽然声明中说这些都是假想目标,假想数字预测,还说中心收到询问是否有可能在中国爆发疫情,有谁哪个普通百姓会去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是中国而不是非洲?为什么高福还去参与演练?难道是因为拿了人家的钱不得不去?这可不像中国的战狼外交,对于那些中共的粉红们来说这不就是赤裸裸地辱华吗?这个会就是看看现在全球还在继续攀升的死亡人数,那次演习难道仅仅是巧合?

这是高福和比尔盖茨基金会的高管一起模拟演习的会议现场。

以下是Christopher在2020年2月的一次参访有关对中国,对武汉疫情的500万捐助,请注意这是比尔盖茨梅兰达基金会早已经做过预算,说明这个基金会的预算至少发生在中国武汉疫情大爆发之前。随着这次武汉疫情的全球蔓延比尔盖茨梅兰达基金会深入参与疫情爆发前后的事实暴露在世界媒体前。前一段时间发生黑客攻击武汉病毒研究所,世界卫生组织和比尔盖茨梅兰达基金会?其员工的电子邮箱和密码被公布于众,为什么是这三家一起被攻击?

有确切消息说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和家人已经安全逃出中国,这名研究员曾说不怕中共,但怕美国。联想到奥巴马当政期间NIH给武汉病毒研究所370万拨款,后续会另外一篇加以深入分析,莫非此次高福,武汉病毒的爆发背后还与美国的某些机构有关。

下一篇将分析比尔盖茨,前总统奥巴马和这次病毒爆发有什么关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8)
评论
一唯 回复 悄悄话 不认为这些证据就证明病毒是人造的。但这些人感觉到中国要出事。高福预感到要出事却没做什么,至少是重大失误。从上到下,国家的治理水平成问题。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请问骡子的出现是自然的还是人工?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twadk' 的评论 :
现在“主流”观点是自然进化来解释新冠病毒的形成。高福在讲到和SARS病毒基因序列80%相似性时,说到不同基因片段((他这里用Fragments),相似度不同,而这些基因片段可以从Recombibation及和precursor (其他它的病毒)来。不确定的是他这里指的是自然进化中的过程还是人为。自然进化过程多为突变似乎也包括基因重组?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高福已经在第二段CCTV对他的参访里已经几乎明示了,如果你懂英语而且你是病毒专业完全可以懂这个病毒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已经是向西方吹哨了,读过这篇文章的读者已经看出来了,遗憾绝大部分人都没没明白。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twadk' 的评论 :
抱歉还真没仔细看(现在信息量太大了,能点进来就不容易了:)。不过从从你的回贴sort of 证实一种说法;前段时间曾有官方报导高福被双规几小时后又改正,据说是高福通过香港漏话要爆实情故不敢动他了。那么隐蔽疫情的真正阻力是?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敬告读者们,感谢你们的阅读,但愿你们能从中了解更多有关这次疫情的信息,或给你另一个思考问题的角度。

再次重申这是个人的角度去看这些问题,并提出我个人观点,写作本身对我来说就像写高中的作文,不是我专业,也不准备靠这谋生,更不想为此增加点击数,积累人气,每次文章出现在首页都是网管自行决定,我自己重来对上首页持无所谓的态度,没上首页也不影响啥,愿意写我还是继续写,我也不怕因为观点敏感影响上首页,我只想用事实,常识和逻辑做我自己的分析,当然出于我个人的政治立场。

如果有人不满意,就不用再留言,很简单你就别看,省得耽误你宝贵时间,假如你的留言与此文章无关,很可能你就直接进入我的拉黑名单,抱歉我有我的原则,我自己会判断。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看那些录像了吗?看第二个录像了吗?看出来高福在向西方吹哨吗?如果不懂英语恐怕看不出这里隐藏的大量信息。其实高福在透过西方媒体泄露中共的秘密。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tp003' 的评论 : 前一,二,三看了吗?没留意请再看一遍,这里已经把他的职位,单位责任,他单位的上级主管都已经交待清楚。

其实这是准备针对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外国人。至于有些人看不懂,还是那句话,别费你的宝贵时间了,我不是为了点击数而写,我也从来没求着网管把我的文章贴到首页,让你浪费时间了,抱歉。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换句话说到现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好像没有任何责任这本身就是大问题。
Wtp003 回复 悄悄话 专注于太多具体的详情有时有助于揭示真情,有时又因为信息不全或有误把问题弄的更复杂。这篇文章是说高福;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出了这么大的事而且巳经很清楚是因为早期防控失误(如果有防控的话)造成的,首先应分析的就应该是高福担当的责任是什么?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诚信' 的评论 : 我不是专业写作,很可能还有错别字,但是这并不影响读者从中获得有用的信息,这里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改,也没兴趣改,我不想靠写字谋生,我的目的是真相,启发别人思考。

另外解这个机会告诉那些五毛,七毛和大外宣的宣传员们,我一向尊重你们的信仰和政治立场,也欢迎对文章本身提出你的问题,就像cng网友,提出的问题很好,我很感谢,如果仅仅是人身攻击或捣乱,你以后不会有在这评论的机会。

至于这位你说看不懂,那就去看论文和看录像,那里都是专业人做的,看不懂英文可以用google translate。

这是我写分析文章的方式,不懂也许你水平太高,不合你胃口,我的建议是以后就别看了,省着耽误你的时间。希望能回答你等的答案,和你的对话就此结束.

另外解这个机会告诉那些五毛,七毛和大外宣的宣传员们,我一向尊重你们的信仰和政治立场,也欢迎对文章本身提出你的疑问,但是这样的不是正常的疑问,我有我自己的衡量标准。这里我决定标准。像cng网友,提出的问题很好,我很感谢,如果仅仅是人身攻击或捣乱,你以后不会有在这评论的机会。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仔细查了, 你说的对,是我搞错了,谢谢更正,我把病毒基本传染数和病毒传播的速度搞混了,但这并不影响结论。

基本传染数是R0,是一个得了传染病后传染给周围其他人的能力指数,数越大传染性越强,这次病毒的传染数最早是3.8,就是一个可传染3个,事实远不止。后来香港大学计算出是6:2,而当初美国测算出的是5.7。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同时传染6个人,我倾向于6因为中国曾出现1传14,1传25的案例。

现在更正如下,柳叶刀论文中说的是病人被感染的人数遵循每7.4天翻倍的规律,正因为这个数值,所以目前每个国家都存在着当初几个,十几个病人被忽略,结果到现在出现几何级的增长。

这里两个概念没澄清,并不影响最后的结论,谢谢及时提醒,因为这篇分析不会仅停止在这里。
诚信 回复 悄悄话 你的中文写作能力太低了, 大量的病句, 令人完全不知所云, 完全依赖读者猜测你到底想说什么, 支离破碎的论述像是天女散花, 读了两遍也没明白,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搞得很生气。

比如, 你的题目 “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 高福”。 你是想说高福是打开 “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 还是制造“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

cng 回复 悄悄话 R0是一个病人在整个病程中的传播人数,3月初中方的数据给出R0 = 3.8, 现在美方最近估计认为可能是5。

1月底中方就警告美方这个病毒R0高,因为有无症状传染。美方不信,酿成大祸。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别急着反对,我认为没错,而且文章里也有链接,供大家点击查看,请把你认为对在这里给出定义,或给个你认为专业的链接。
cng 回复 悄悄话 传染病里最基本的R0,您都弄个满拧,就崩分析啥阴谋论了。
cng 回复 悄悄话 "论文里确定了流行病的倍增时间和基本繁殖数,也叫基本传染数R0是7.4,即每7.4天被传染人数将翻倍"

R0应该不是这么定义的。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微软从开始,就是干鸡鸣狗盜的东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