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岁月,

为真不破,一切已经开始
个人资料
ytwadk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的关键人物之一王辰

(2020-05-05 00:55:27) 下一个

再知名的外国学者只要在中共的地盘上都得乖乖地为中共所用,谁来管理这些人?下面这位就是管理者之一,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CAMS)院长,院士王辰。要了解王辰得从下面的录像开始,时长5分钟。这里可以了解他的观点,思维方式和他如何看待健康。

王辰透露了他从不看中央电视台节目,不接受主动灌输的信息,他自己检索信息,他认为中国人健康,可他对健康的定义却是人要有爱才健康 。他提到医学不是万能,只是帮手。网上那帮一遇到不合自己观点就骂人的人们,要好好看看这段录像,王辰已给警醒。

王辰1962年出生,呼吸病学与危重症医学专家,1985年首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1991年在获母校获博士学位。由本科跳过硕士直接读博士,可见这不是一般人。1994年去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做博士后,回国后曾任卫生部计生委的一个司长,后任北京协和医院院长。然后是现职。这样的学历,这样的背景,是中共统治的理想工具。值得一提的是德克萨斯大学有一个和武汉病毒研究所一样等级的研究烈性传染病的P4实验室,至于王辰因中共病毒计划被派往美国还是因为他在美国与P4有关的工作而被中共招募只能交给读者自己去判断,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他的观念和中共的相矛盾,他是高官,一定是党员,手机一定装了《学习强国》,可他不看新闻联播,不接受洗脑的信息,作为一个副部级干部,公开说这样的话而不怕被抓小辫子。他认为健康的标准是人要有爱,中共统治下人们怎么可能有像他所说的爱?中共要的是对党的热爱,党不允许人们有爱,如果有了人与人之间的爱,就会形成组织,党害怕组织,最喜欢人防人,人斗人。他认为医学不是万能,越学越觉得手里的工具不够,这个观点与那些在疫情期间竭力推崇中医的舆论和中药院士的观点正好相反,这么高职位的人说这样的话不是明显拆中医的台吗?

他坚持出门诊就是要继续与病人打交道,作为院士他的那些病人会是普通百姓?都是非富即贵吧。很可能还有中央高层领导人,给普通老百姓做手术也不过是拿普通人练练手,不至于技术生疏。有了这层关系他的地位,权威就变得更加稳固。武汉冠状病毒大爆发期间,王辰,高福作为主要作者发表了论文,这篇论文把高福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倍受谴责,而王辰作为第一作者,主要执行人却没被追责,高福不会愚蠢到在这个时候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吧。

潘多拉盒子不是简单的几个人将病毒放进去,然后随便散播,这一定是个多机构合作的计划,必须要经历几代的研制,每代都得经过数次的测试,放毒,传染人类,医生治病,提取病人的病毒,再研制,再放毒,再传染人类,再提取病毒,继续研制这样的循环过程。令人奇怪的是这些病毒的升级换代几乎都在中国,每次的治疗,出论文都有王辰的经常合作的伙伴霍比的参与,这绝不是巧合。在网上看到一个有关尼日利亚Bush Meat Market纪录片,相信像这样的野生动物市场在非洲其它国家还有很多,为什么疫情没有在那样的国家爆发,反倒在经济如此发达的中国发生,最大可能是一直以来都有一个隐蔽的集团从事着病毒研发和试验,中共国是世界上最理想的试验场,独裁统治,宣传管制,没有人权,没有宗信仰,法律不健全,老百姓无知愚昧笃信中共的媒体宣传,饮食卫生难保证。医生关注的是病人多,自己的技术得以实践,技术好的自然灰色收入就高,还有医生通过和药商的配合,得到可观的收入和待遇。再高级的医生像王辰可以和国外专家联合发表论文,这对于院士至关重要。这些人以国家的名义犯罪,拿百姓做病毒试验连试验费用都不花,被病毒夺去生命的死者家属做梦也不会想到死者竟然是试验品。看看以下对他的采访,发生在武汉病毒大爆发那年5月的协和医院,像不像是王辰的内心独白?虽然人在协和,他的内心并不协和。片段时长2分钟。

我来直说他拐弯抹角不想说的话吧,这个世界不仅仅是医学,还有政治,还得为中共效力,还得去搞腐败,去勾兑。在中共这个巨型绞肉机里即使是学术精英也难免要参与做恶。既然中共要研制生化武器,他就得配合,不仅仅是配合治病,还配合收买国际上的著名学者为中共站台,替中共开脱。

王辰是提出方舱建议的第一人。他的论文曾于2020年4月2日发表在柳叶刀杂志发表,标题是 方舱避难所医院,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新概念(Fangcang shelter hospitals: a novel concept for responding to public health emergencies)。网上有首打油诗替王辰的方舱背书,这里还提到另外三个医学界的院士钟南山,李兰娟和中医院士张伯礼。

传闻武汉有啥斯,专家去了两三批,结论可防又可控,唯有南山见危机,兰娟封城搞隔离,王辰方舱人收齐,伯礼治疫出妙计,新冠从此皆披靡。

其实方舱是战地医院(Field Hospital)的概念。就算他的发明,方舱这个词最早是在2019年10月14日四川、湖北、重庆、贵州、云南五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共同湖北、重庆、贵州及四川省内其他卫生急救援队伍演习时就已经提出过。可见方舱医院的方案在那个时候已经完成并得到上级批准。一个如此大型的设施,不要说调集人力,物力,协调施工各个方面,准备资金,只是这个名字的确定就要事先征得领导的同意,否则很可能犯政治错误。如果占用体育场馆,还得要和利当地益相关人和单位协调,中央高层那么多派别,干任何大事都需要考虑到各方面的利益。因此方舱方案早就完成,只不过等到疫情大爆发时拿出来发表。

王辰另一个作用是利用学术界的著名杂质列叶刀作为平台蓝金黄海外学者。篮金黄是坊间传说中共惯常使用的收买手段,蓝指通过网络监控港台人士,金就是金钱收买,黄是色情贿赂,篮金黄也有用BGY作缩写。2020年4月他在柳叶刀与柳叶刀编辑们联合公开发文,邀请世界学者来2020年9月北京参加为期两天的会议,邀请信中有这样的附加条件“摘要必须与中国的卫生科学相关,并且至少一名作者必须来自中国的一家机构”。很明显来开会的人需要和中国人合作,要做中国的课题,相信还会有更多额外的好处。5月1日柳叶刀主编英国人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为中共站台,开脱。英国的专家学者如果都是这样的人品,那就注定英国已被误导,必然付出惨重代价。

王辰还有一个作用是当买办,与国外医药厂商合作在中国进行药物试验,所用药物包括已经被FDA批准的,还有没被批准的试验药。在中国做药的试验太容易了,记得很久前在湖南幼儿园还发生给孩子们吃美国的转基因大米,大米起名叫黄金大米,这个测试是美国NIH资助项目,试验牵涉到参与项目方之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而那时的中心副主任是高福。王辰所做是主持两种药在中国的人体试验。

王辰坚持作医生的另一个动机是帮助外国药厂进入中国,有了病人,有了病房,也就有机会合情合理去当买办,既是买办又是医生还是医疗政策的制定者,还与中国疾病防控中关系密切,什么事做不成?王辰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学术杂志发类似的论文成人COVID-19病毒感染引起的重症肺炎患者静脉内瑞德昔韦的疗效和安全性评估:一项3期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试验的研究方案和另一篇接受严重Covid-19住院的成人接受Lopinavir–Ritonavir的试验,做这样的药物人体试验也是宣示他在国内的权威并提高国际知名度,这样会有更多的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药厂和他联系。中国的官员没有一个不腐败,中国的医生绝大多数已经由治病救人演变成治病挣钱。

这些官员在中共体制里就是绞肉机上的一个零件,都擅长说谎,无时无刻不在演戏,在这样的绞肉机里绝没有机会独善其身。王辰,高福即是政府高官又是学术权贵,他们都把持着自己的领域,想成为权钱命刀锋上的出色舞者,这次他们都失手了,总有一天会为此付出代价。

为中共研制病毒核弹卖命的何止陈薇,高福,王辰?别忘了钟南山,张伯礼,李兰娟,袁国勇,管轶,郭德银等等,这些人都有可能与建造维护调试升级武汉冠状病毒潘多拉盒子密切相关。如果对每个人做一篇单独的分析,很可能这个系列没完中共早已倒台。下一篇将分析介绍王辰,高福的共同经常合伙人美国人弗雷德里克 海登(Frederick G Hayden)。

根据可靠消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逃出来的勇士早已安全到达美国,从这几天的美国总统川普和国务卿彭佩奥有关此次病毒的起源德讲话,两位都肯定地表示他们已经看到证据足够确定来自中国。显然这位勇士已经经历了一些秘密听证,还有各消息NIH的福西已经被要求前往参议院听证会,中共垮台的倒计时已开始,老百姓再不会受病毒的威胁日子相信很快到来。

5月4日福克斯电视台播出川普总统在林肯纪念堂接受采访,林肯总统的最大功绩是解放黑奴,他是罕见的对未来有着精准的洞察力总统,也曾饱受非议,川普总统选择这里寓意深刻。川普总统是奉上帝的召唤来拯救70年来一直处于中共欺压的14亿中华奴工。 以下片段川普总统回答有关情报问题,他强调1月23日得到情报,还说情报界正在合作其中包括some great people coming。背后的事实是这个情报来源于郭文贵的爆料革命和路德访谈,时长4分钟。

另一片段川普总统回答有关证据问题,他得到了有很强的证据的报告(strong report),他说中共犯了个可怕的错误(horrible mistake),时长3分20秒。

本文同时发表在人到中年时事述评我的中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ytwad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tillthere' 的评论 : 谢谢,你说的对,我还在改进中。
stillthere 回复 悄悄话 显而易见,您的写作时刻把读者放在心上。

欣赏,感激!谢谢。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