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一失足成千古恨--肥狗120退赛记

(2015-08-31 08:25:17) 下一个

一失足成千古恨--肥狗120退赛记

    肥狗120(Fat Dog 120),点到点的越野赛,位于加拿大卑诗省温哥华以东100英里的三个省立公园范围,赛程120英里,海拔爬升28453英尺(8673米,接近珠峰的 高度),被美国户外杂志(Outside Magazine)评为世界上最难的9大超马越野赛之一。另外一种说法是,北美的越野赛事中,肥狗120的难度仅次于硬石100。
    赛前3个月,开始密集的山地越野训练,每周至少要跑3次山地,总长度不低于20英里,每月要跑一次夜跑,最长的一次是10小时40英里。截止到8月中旬的比赛日,整个人的状态调整的非常好,自信满满地认为,此番一定能够跑出一个亮丽的成绩。
    组委依据俺的TRT100的成绩(32小时),给出了一个肥狗120的预测成绩(40小时多点)。自我修订了一个预测成绩:如果没有遭遇高 反,TRT100的成绩应该是30小时,因此肥狗120的成绩大致是38小时。在网上搜出一个加拿大小哥的成绩,正好是38小时不到,因此,一路之上,都 是比照这位小哥的时间表,校对自己的进度。于是,悲剧的种子,由此种下。

赛事资料

    这个比赛的最初长度是100英里,后来改成了120英里。个人感觉改的极好,颇具市场营销意识,这也是吸引俺参赛的动因之一。赛道穿越3个省立公 园:Cathedral/Skagit Valley/Manning,路线是一个横卧的问号,起点和终点分居两地,而且相距甚远。赛道的确途径一条唤作“肥狗”的步道,附近的确也有一条同名的 小溪。
   全程一共有补给站15个,平均每8英里一个。但是因为一些补给站的位置极其偏远,只能依赖义工徒步进出,无法保证足够的数量,所以经常出现,两个补给站 之间的距离相差10甚至12英里以上的情形。最要命的是,在跑过近20公里山路后,好不容易抵达一个补给站,意外地发现,只有寥寥几样简单的食物,非常令 人崩溃。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这是在地广人稀的加拿大,而且还是人迹罕至的山野。


路线图。


海拔升降图。

赛前各种乌龙

    乌龙一
    赛前半年,早早订了机票,租了车,甚至还预订了机场停车位,但是没有订旅馆,一来旅馆的价格是固定的,二来完赛目标不是很明确,不知道是否要订比赛最后一 晚的旅馆。结果赛前一周手头的活贼多,一忙就忘记订了。等到想起来后,终点的旅馆已经客满,最近的旅馆在车程40分钟外的Hope镇。算鸟,不订也罢。如 果完赛早,就开车去Hope街上直接找一家凑合一晚。
    忙中出错,赛前一晚的旅馆订到了终点,一直到比赛前2日才发现错误,赶紧又是退房,又是重新订房。。。终于在起点与终点之间的Princeton镇订到了一间房。
    乌龙二
    出发前日,特意打电话给电话公司,买了一个30刀的国际漫游计划。驾车进入加拿大国境后,还特意察看了几次手机的数据流量,没有意外波动,十几个MB而 已。结果,次日清晨,如厕的时候,收到一个警告短讯:你的数据流量超过300美刀,为安全计,停止你的数据服务,请即刻打电话给布拉布拉。。。靠,马上就 要登上前往起点的摆渡车,谁还有功夫打国际电话去纠缠?一气之下,干脆关机。结果在加拿大期间,手机变成了摆设。

赛前一日


周四5:22AM,圣何塞机场。3点起床,飚车/趴车/搭车/安检。。。挥手从兹去,各种旖旎。


起飞之际,硅谷上空,一派云海。


8:01AM,安抵西雅图上空。


租了一辆极便宜的丰田车,4天120美刀。


10:09AM,走了405,依旧赶上大塞车。西雅图的交通也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12:53PM,舍弃了5号高速,转上小路,美加边境一线的牧场风光,还是灰常养眼。


华盛顿州的油价,还是蛮便宜的!


1:28PM,加拿大海关。过程异常顺利,问答极其简略,无非是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去几天。。。出入国境,你永远无法预料你将遭遇怎样的待遇。


1:30PM,驶上1号横加高速公路,迎面而来的限速110数字,还是吓人一大跳!在英制的国度里,限速的数字通常都是65/70一类的小数目。


一峰壁立。


乡间农舍。


2:19PM,驶上3号高速公路。期间,断断续续地使用了几次GPS导航,手机发出了几次奇怪的滴滴滴,当时没有在意,后来想起来,可能就是数据流量告警。


2:59PM,提前1分钟赶到报到处,赶紧存包。


然后签到。


然后坐摆渡车前往起点与终点之间的小镇Princeton。


4:09PM,河畔社区中心参加赛前吹风会。


试图拍出一幅唯美的画面。。。相机不咋给力呀,有没有啊?


二次签到。灰发老妇就是赛事总监Heather MacDonald。


吹风会场。


小一半的选手都是二次以上参赛。


皮特在介绍赛道的特点和注意事项。据说最难的是最后20迈,要爬一座大山,但是感觉是爬了6座山,因为峰顶上耸起了6个小尖尖。失策啊,当初不该来听这个吓人的吹风会。

    散会后,听到有人在讲中文,赶紧上前去套磁。果然是老中,而且是美眉,而且。。。是俺的本家!赛前查阅报名名单,发现另外一位老中,但是名字不甚熟悉,以 为是ABC,就未曾介意。现在一聊,货真价实的老中,而且还是脸书上的朋友,只是俺不曾留意,社交网站上或亲或疏的网友实在太多了,真的没有精力一一致 意,抱歉啊!
    本家美眉也是跑120迈,看上去非常年轻。赛道上闲聊,才发现伊与五弟一样,都是小字辈。当年俺上大学的时候,尔等尚未出生!咳咳,俺们真的是太老了一点。。。


6:33PM,小镇上居然有一家中餐馆!


一盘子骗老外的炒面也算不上有多难吃,但是,你们按1:1收俺的美元,还是有些不大爽啊。嘿嘿,小费俺还是给了。


小镇街景。今天贼热啊,华氏80多度。


小镇中心。


乐队演奏。


小镇民宅。


当年淘金地图。明天,俺们就要沿着先民们的淘金路线,一探哥伦比亚省的崇山峻岭。

 

开赛前夕


周五6:00AM,起床后,在小镇四处溜达。小镇的美眉都很nice,优雅恬静而且彬彬有礼。


东方天际的火烧云。


当时没有在意,忘记了那句谚语:朝霞不出门。


韩国人开的小旅馆包早餐,而且品种还蛮丰富,遂吃了又吃!


7:50AM,坐上摆渡车前往起点。肥狗120的开赛前的程序颇有些复杂:1)在终点曼宁公园存包;2)1小时摆渡车到princeton吹风会,住宿;3)1.5小时摆渡车前往起点大教堂公园。


也有一部分选手是选择露营。摆渡车在中途接驳。


过桥。


最后是一段土路。


9:06AM,起点。


排队上厕所。


自带后勤支援团队的选手,大多采用自驾车的方式进入起点。他们的团队,其后就要驾车在一个个补给站之间奔波。


留此存照。


起点。


这条恐龙不知道是谁的吉祥物。


茄子!


总监还在告知各种注意事项。


起点的海拔是2848英尺,公制是800米左右。


大家都在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皮特拿着大声公过来准备宣布开赛。


真的就要开始了吗?每个人都跃跃欲试。。。


10:00AM,肥狗120粉墨登场!

第一座大山--红山

5小时,18英里/29公里,海拔2800>7500>4000英尺。


出发不久,跨过一道木桥。


参赛女选手在,颇有些仪态万千的美眉。


跨过木桥,马上就开始爬坡,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围观的亲友团。


俺的身后,是一位长发飘逸的大汉。


本家美眉跑的很嗨,混迹在高手队伍中,一点不怵。


追上本家美眉,告诉她要跑慢一点。本家指给俺看前面那个红帽美眉是,介绍说是去年的女子冠军,33小时。


本家的功课做的好,对于此番比赛的背景资料下过一番功夫研究,她的目标就是48小时,争取在关门前完赛。为此,特意研究了去年傅大师比赛的GPS资料,力争每一个计时点都能赶上老傅的节奏。那年,老傅在第34迈扭伤了脚,最后是倒数第2个完赛的选手。


11:20AM,3英里,海拔5500英尺。对面的山峰已经说不清是在美国还是在加拿大,此处距离美加边境,不到10英里的距离。


林带还没有消失,说明距离山顶还有相当的距离。


1:01PM,3小时,8英里,海拔6800英尺。逼近第一补给站。牌子上说,搞掂第一个大爬升!攀上4885英尺,还有23567英尺要爬!


补给站一(Cathedral)。只有三样简单的食物:饼干/薯片/能量棒。

    在此,与本家分手,告诫她,记住目前的心率和感觉,就按照这个节奏跑,25分钟的配速,正好可以在关门前完赛。当时俺完全把她当作菜鸟,能否完赛存在很大的疑问。


与本家分手后,将心率从110催升到125,开始大踏步地超越其他选手。


继续攀升中。


90%以上的单人步道,需要一定的登山技巧,尤其是下坡路。记得在赛前,请教傅大师有关这一赛事的资讯及经验,老傅说了很多,其中2点非常重要:1)不要在意成绩,首先要完赛;2)有些路段,需要一些技巧。可惜丫的当时说的很委婉,俺又过于自信,基本上没有往心里去。


前3个补给站的路标做的很好,醒目而且密集。前面那位美眉,来自澳大利亚。


Quiniscoe湖。


攀上山脊,此处林带早已消失。


1:25PM,攀上最高点,海拔7528英尺。


红山顶峰。尚有残雪两处。


乱石阵。步道完全不见踪影,终于开始领教肥狗120的难度了。


远足的老人家告诉俺们,1个月前,此处还是遍布积雪。


敖包上的路标。3个半小时,10英里。接下来是一个连续8英里的超长的缓下坡。


地图上标注的缓下坡,其实也不是很靠谱,某些路段颇为陡峭。


某些路段,要穿越草甸湿地。一不小心,就是一脚泥巴。当然,与下面的赛程相比,这些都是小case。


与本家分手后,已经超越了十几位选手。


在大片的湿地上,架设了很长的木栈道。在这种游客稀少的省立公园,这种投入还是蛮大的。


追上一位辫子美眉。


这一大段跑的很嗨,配速首次快过12分钟。难过之处,就是路面是倾斜的,膝盖的压力很大。继续超人中。。。


3:04PM,抵达18英里的补给站二(Ashnola River Road)。


在补给站告诉本家的后援团:2小时前分手时,本家一切正常。还很鸡婆地乌鸦嘴:赛道的难度远远超出俺的想象,本家很有可能难以完赛。。。呵呵,事实证明,这是本年度本人闹出的最大笑话! ^_^


    至此,搞掂了第一座大山,用时5小时,赛程18英里,配速sub17分钟。与加拿大小哥的数据相比,慢了40分钟。

 

第二座大山--平顶山

    7小时,23英里/35公里,海拔4000>7100>3200英尺。



休整了不到5分钟后,便又踏上了赛程,与加拿大小哥的差距达40分钟之久,不抓紧时间是不行的。


出了补给站不久,就开始爬升,前2迈坡度颇大。大约是3点钟的时候,天空响起一声闷雷,一刹那间,黑云压顶,天色黑到近似黄昏的程度。接下来,雷声不断, 终于在4点钟前后,下起了瓢泼大雨,还有。。。冰雹!一开始的时候,不甚在意,以为这么大的雨势,撑不了多久,很快就会过去。从背包中扯出一块反射薄膜, 顶在头上,接茬跑。


5:34PM,Trapper湖畔。淋了近2个小时雨,最终没有扛住,太特莫冷了,双手都冻得快要失去知觉。只好停下来套上防风外套以及手套,顺便拍了这张照片。


赛道上水坑一个接着一个,根本无法回避,双脚早已湿透,冷水流进,热水流出。


6:18PM,接近山脊线的时候,雨势变小,大部分的赛道终于可以落脚。但是,接踵而来的是凛冽寒风,那种无孔不入的寒意,就在周身窜动。


雨雾携风卷过山脊,瞧着似乎有些诗意,但是彼时彼刻,只剩下满身湿意。


俺的惨状,嘿嘿。


8:00PM,补给站4(Calcite),距离35英里。在此之前,是否经过补给站3(Trapper),已经毫无印象了。


风雨中,一连吃了2块披萨,又套上备用的长袖衫,带上绒帽,实在是太冷了!


一度冷到不能停下来步行的程度,一定要连续不断地跑动,不然就浑身筛糠。拍照变成了一个极其难以完成的挑战--因为佳能s110的电源开关极其幼小,冻僵的手指很难准确按动,结果,不是无法启动相机,就是拍完之后无法关闭。


9:08PM,补给站5(Pasayten River),距离39英里。刚刚抓着绳索,趟过没过小腿肚子的Pasayten河。

    9点半,终于抵达位于41英里/66公里的补给站6(Bonnevier)。这是一个大站,俺在此处更换了从上到下全套的行头,又上了一趟大号。停留了近 40分钟。侍候俺的义工是上一届的参赛选手,一位中年老印,非常非常的nice,亲手帮助俺脱袜子,擦拭脚丫子上的泥水,真心感谢!
    进站时间11小时半,出站时间12小时10分钟,俺终于撵上了加拿大小哥的进度表。如果不出意外,sub40小时完赛,当属无疑。
    翻越第二座大山的配速是16分钟,前41英里的配速是17分半,完美符合赛前拟定的战术要求,on track。


第三座大山--三兄弟山

    15小时,39英里/62公里,海拔3200>7000>2000英尺。
    上路之后,雨势变小,于是一件一件脱掉在补给站穿上的衣物。半小时后,雨势转大,又一件一件从背包中拿出来穿上。一路上坡,走走停停,龟速前行。1小时后,遇上一位小伙相向而行,俺还开玩笑说,你跑反了!小伙说,他退赛了。。。
    因为是上坡路,基本上不能跑,走着走着,人就开始犯困。曾经两度,忍不住走在路旁倒卧的树干上假寐。雨还在下,气温50华氏度不到,树干上的积水渗入短 裤,很凉。周围的大树,在夜风中嘎吱作响,各种怪声,不禁令人心跳。赶紧起身继续开走,心里还念叨着,本家美眉大概在第二个补给站就退赛了,估计现在已经 在温暖的汽车里面睡着了。。。
    45英里后,佳明920xt开始电量告警。尼玛,这还不到15小时啊,咋就这么不抗用哪,说好的40小时哪去了?掏出充电宝开始充电,充到60%,再一瞧,重新启动了,充个电,结果把数据链给整断了!明明310xt是可以在线充电的啊?。。。


大约是从午夜过后的凌晨2点钟开始,俺就与前面这位老印美眉前后脚地结伴而行,不是有意识地结组,而是彼此速度相近。她上山快,俺下山快,彼此反复超越,谁也赢不了谁。

    接近凌晨3点的时候,终于抵达了位于53英里/85公里的补给站7(Heather)。救命的补给站啊,俺背包中的最后一根能量棒,已经在半小时前消耗掉 了,现在已经接近饥肠辘辘,而且那一段山脊路,风力贼大,身上的雨披,要靠双手紧紧抓住,不然就被风吹得透心凉。补给站的义工一瞧见俺们,第一句话就是, 恭喜你们还活着!


6:00AM,天亮了,雨势逐渐变小,晨雾弥漫。


老印美眉撑杆上坡,走的飞快。


赛道在山脊线上穿行,左侧是壁立的山崖。


掉下去肯定没命。


接下来是一段异常陡峭的碎石路,挂在峭壁上。当然不是这一段,俺们已经下到峭壁的底部。这段路上,俺感觉到右膝的旧伤隐隐作疼,这一伤痛已经有2~3年不曾发作了。


赛道已经被肆虐的山洪给淹没了。


6:41AM,Nicomen湖畔。


6:46AM,抵达位于62英里/99公里的补给站8(Nicomen湖)。总用时20小时46分钟,这个百公里跑的super慢啊!


这个补给站只有白水/饼干/能量棒,另外,几个义工围在这个篝火旁煎培根给路过的选手吃。。。唉,冒雨跑了整整一个晚上,33公里的山路啊,遇上的2个补给站都不给力。下一个补给站还在11英里之外。


7:57AM,这又是一段长达4英里的缓下坡,俺的配速终于又恢复到15分钟以下。右侧的山谷是一条小溪,能听到轰鸣的流水声浪,但是一直未能窥见真颜。


8:24AM,峡谷/密林/浓雾/地衣。。。景象还是蛮诡异的。


10:11AM,在开赛24小时11分钟后,踏上两根倒卧的大树搭成的天然桥梁,逼近补给站9。


很快,抵达了位于73英里/117公里的补给站Cayuse Flats。人都快要饿昏过去了,冲过去猛吃一通。期间,抱怨了几句前2个补给站的简陋,马上招致义工们的白眼,呵呵。


11:39AM,对面山峰望过去,坡度要超过50度呀。这段赛程的海拔升降图是一条直线,但是!!!真心不是平缓的赛道啊,左侧是3号高速公路,右侧是陡 峭的山坡,小路就在山坡忽上忽下地画着正弦波,坡度陡到不仅上坡不能跑,而且下坡也不能跑!哪个二逼设计的这条路,为啥不能水平地切过去?右膝痛楚加剧, 要更多地依赖左腿支撑自己的跑动。


11:47AM,抵达78英里/125公里处的补给站10(Cascades)。用时25小时47分钟,首次超越了加拿大小哥的时间表。现在不是40小时 能否完赛的问题,而是能否跑进36小时的问题。接下来的20英里赛程是缓坡平路,如果能跑出sub15的配速,有望跑出37小时的成绩。


这个补给站也是一个重要的大站,俺第二次换下全身的行头。至此,俺用尽了2个存包,剩下的42英里赛程,就要依赖背包中的存货支持。

    休整了30分钟后,12点15分再次踏上赛程。离开补给站的时候,正好前几站相伴相随的老印美眉进站,她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现在也不知道是否最终完赛。
   

前往下一个补给站的赛道,跑了一段高速公路。路上的车辆纷纷鸣笛加油,俺也飚出了全程的最高配速--sub12。讨厌的是,停了一个上午的秋雨,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刚刚换好的衣裤再次湿透。

    下午1点整,抵达80英里/128公里的补给站11(Sumallo)。
    至此,27小时,80英里,配速20分钟。保持这一配速到终点,正好是40小时完赛,如果在攀爬最后一座大山之前的20英里能够跑快一些,那么就能快出2~3个小时。因此,在漫天的雨丝中,俺开始了最后40英里的冲刺。

梦断斯卡吉特河谷

    4小时,10.7英里,配速22分25秒,海拔2000>1700英尺。



横跨斯卡吉特河的铁桥。

    第一迈还算顺利,跑出了15分钟配速。这个速度仍然低于自己的目标期望值,于是又勉力加上一些强度。。。突然之间,一个小下坡时,被树根拌了一下,踉跄了 几步,没有摔倒,但是左脚脚面传来一阵钝痛,这个痛感如此强烈,以至于立马无法继续大力跑动,要忍痛缓步轻跑。无奈之下,要更多使用右腿支撑。如此一来, 从40英里开始困扰的右膝旧伤,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船破偏遇顶头风。这一赛程的中间3迈,虽然海拔图看起来很平缓,其实不然,起伏不定,坡度颇大,行走起来,异常艰难,右膝与左脚,交替疼痛。从背包中取出登山杖,支撑前行,不仅上坡要走,下坡要走,甚至平路跑都不能跑出18分钟以下的配速。。。


很快,后面的选手开始超越。


既然无法快速跑动,那就乘机多拍几张风景。


高悬于河上的赛道,风景委实不赖。


4:43PM,当70/50英里选手风一般地掠过身畔后,俺的自信轰然倒塌。平路啊,俺居然不能跑!。。。


4:58PM,90英里/145公里补给站12(Shawatum)。


第一时间,前往医疗帐篷求援。脱下鞋一瞧,左脚面肿的像馒头,隆起一个奇形怪状的大包。俺问医生:脚断了吗?医生用手摇动一下,摇摇头。又用手指四周按动 一番,最后说,软组织拉伤。然后,给俺做了10分钟的冰敷,又暗示桌子上有一瓶止疼药,一次1~2片。俺吃了2粒。10分钟后,肿胀奇迹般地基本消失!立 马高兴地下地走动,依然巨疼如初。

    咋办?
    继续参赛?
    1)医生说,那样的话,今后恢复起来可能要很长的时间;2)40小时的目标肯定成为泡影,以30分钟步行配速,最后30英里需要15小 时,15+31=46,刚好在关门前2小时完赛,距离赛前的期望值相去甚远;3)先跑到下一个99英里补给站,看情形再决定是否退赛?补给站的头儿说,那 时候是晚上10点,可能很难找到义工送俺回终点;4)主头灯的电源消耗的七七八八,备用手电出现接触不良,时亮时不亮,摸黑攀爬最后那座险峻的大 山?。。。
    退赛?
    1)半年的训练心血白白花费;2)近50场马拉松赛事,从未退赛;3)退赛的阴影是否长久地徘徊在心底。。。

    5:45PM,在补给站停留了47分钟后,俺中断了GPS的计时,对计时义工宣布:俺退赛了。
    说完之后,又坐回到了椅子上,继续休憩。望着一个个进出补给站的选手,他(她)们的面孔大多有些熟悉,因为一路之上,彼此经常互相超越。与义工们一道,拍手迎接他们的进站,又拍手欢送他们的出站,俺本来应该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啊。。。
    宣布退赛之后,心情一点没有放松,浓郁的沮丧之情,一波一波地席卷上来,心情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恨不能立时三刻逃离这个伤心之地。

退赛远远不是一种人生体验那么简单


7:32PM,坐车返回终点的路上,云开雾散,久违的阳光点亮了山巅。

    开车的义工是一位来自UBC的年轻学者,他问俺明年是否还要重返这一赛事。踌躇了一下,答复:我先想一想。。。
    一刹那间,车内的温度直线下坠。俺无法违心地宣称,明年还要再来参赛。在这个梦断折翼的时刻,俺实在无法坚强回首,重新审视这一赛事,重新燃起复仇的火焰。


8:08PM,开赛34小时,目前已经有22人完赛。按照原定计划,午夜降临之际,俺就要在此冲过终点。


每一个见到俺的人,都在恭喜俺的完赛。强扮笑容,解释说,俺退赛了。哦。。。问侯的人们,一脸讪讪。

    在终点附近唯一的旅馆洗了一个热水澡,再次确认没有任何的空余房间之后,夜暗中,驾车上路,前往40分钟外的Hope。困倦如同潮水般地席卷上来,车子在车道上不停地画龙。。。
    终于,看见路旁有一个停车场,拐进去,熄火,拽出睡袋,放平座椅,下一秒钟,已是梦乡。。。


周日8:22PM,一觉醒来,已是清晨。

    昨晚不曾下雨,想必最后那座大山也不会十分难爬。如果昨天下午5点,俺选择继续跑下去,现在可能拖着伤腿正在行走在闪电湖畔的终点拱门之前。一时间的软弱,遗留下许多的悔恨。退赛远不是一种人生体验那么简单,更多的是渗入骨髓的痛楚。


沿着停车场附近的山路,漫无目标地蹒跚而行。伤脚还在疼,伤膝也在疼,但是都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显然,昨天下午,俺在心理上夸大了自己的伤情。


长满苔藓地衣的山坡,在阳光下,绽放着炫目的色彩。呆立半响,突然想起了那句话: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


走了,独自一人在山里瞎转悠,保不齐会干什么蠢事。嘿嘿。


Hope小镇附近的山峦,依旧是壮阔/险峻/秀美。当年那部风靡全球的电影“第一滴血”,外景地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这山,还是很难征服的呀。


又见大温牧场风光,精神为之一振。


6:57PM,5号公路上空的西雅图雷尼尔雪峰。


9:13PM,4天3夜的旅程,黯然落幕。


后记



参赛选手225人,完赛选手97人。本家在关门前6分钟,最后一位完成全部120英里的赛程,成为傅大师之后,第二位完赛肥狗120的华裔选手。

    论实力水平,她不如俺甚多;论心理坚强,俺不如她甚多。
    近年来,俺更多的开始追求比赛的成绩与名次,逐渐背离了最初投身户外运动时所秉持的参与精神。当意外发生,伤痛袭来,最初设定的目标难以实现之际,对于关门前完赛的目标则兴致缺缺心意阑珊,挖掘出千般借口,杜撰了万种措辞,就是为了给自己退赛寻找理由。
    是汉子,就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失败了,就要想办法再捞回来。
    千言万语一句话:I'll be back!


视频

<embed src="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TMxNTI0NDc4OA==/v.swf" allowFullScreen="true" quality="high" width="480" height="400" align="middle"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embed>



(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阿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主流媒体' 的评论 : 别人可以这样说,我这样想就是自我安慰了,嘿嘿。
阿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颐和园' 的评论 : 真的?好吧。。。 :D
florence001 回复 悄悄话 大顶阿唐兄弟: 好文好图。 豪气千丈
freeda6 回复 悄悄话 励志。赞!佩服地五体投地。
主流媒体 回复 悄悄话 阿唐的文章很精彩,也很鼓舞人。阿唐喜欢在比赛后面秒杀对手,偶然事件导致脚伤,被其他对手小碎步轻松秒杀,心理上承受了沉重一击,导致后面的弃赛。
回过头来觉得懊悔,就如每个赛手比赛之后,都觉得自己应该拼上一拼!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是油枯灯尽时刻,早就喘不过气来了。
弃赛是正确的决定,要不,犯困,脚都受伤,晚上,翻山越林,还是相当的危险!运动,安全第一,不能呈一时之勇!
颐和园 回复 悄悄话 唐兄因伤退赛,不是啥软弱,不论你是跑完全程,还是退赛,你仍然是我心目中的硬汉!
阿唐 回复 悄悄话 啊,这把我是软弱了一下子。现在变成心里的一根刺了。呵呵
dulphin 回复 悄悄话 唐哥威武。我当年走大峡谷往返就是拖着一条伤腿每步挪一尺,挪完了最后的三分之一路程。理解你的难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