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背包远足--徒步穿越优山美地图记

(2012-07-14 20:54:49) 下一个
背包远足--徒步穿越优山美地图记

    Backpacking是一种背包远足的方式,旅行者背负野外生存所需的全部行装及食物,在渺无人迹的山野间,风餐露宿,徒步跋涉。
    今年初夏,与邻居longlyrunner一同前往美西著名风景胜地--优山美地国家公园,背包远足2日2夜,行程32英里,最高海拔9,926呎 (3,025米),最低海拔4,400呎(1,340米)。其间上上下下,更不知翻越几座高山,涉过几条溪流。除此之外,烈日暴晒,蚊虫叮咬,一度苦不堪言。
    7月4日国庆节晚9时半,驾车出门。其时夜幕刚刚降临,夜空中不时闪烁着烟花礼炮的璀璨星点,此起彼伏,煞是惊艳。
    旅行的开端,总是令人充满向往,旅人的心情是放松的愉悦的,也是期待的。下午刚从西雅图归来的longlyrunner,口沫横溅地指点江山,胡扯什么今后当去西雅图定居,去享受那里的雪山,湖泊和海景。。。浑不知西雅图冬日的阴雨连绵,直把人灵魂深处的寂寞浸泡得沸沸扬扬周身流溢,渗入骨髓。
    你说丫这网名起的--孤独的跑者,这不是满世界嚷嚷,俺寂寞啊,谁来抚慰俺这颗寂寥的心?。。。哈哈,整个一小资么:)
    2个多小时后,抵达优山美地公园所在的内华达山脉的山脚下,在Don Pedro湖畔的一个停车场停下车,在旁边的一片空地上,支起帐篷睡觉。因为不曾预订露营场地,担心如果一旦进到公园中,找不着地儿睡觉就惨了。
    气温50多华氏度,睡垫下面的地面散发着白天阳光的余热,很温暖,非常令人放松。老婆孩子热炕头,是俺的最爱!几分钟之内,俺便堕入梦乡。另外一个帐篷中的longlyrunner是否仍在辗转反侧,不得而知。



驾车路线图。宿营地海拔1026呎。

    次日清晨5时起床,收拾停当,再次上路。过了湖,就是进山小路,鸡肠子般地左盘右旋,非常难开。
    6时半进园子,大门值守的工作人员尚未上班,未作停留,直接驶入。当然,次日出园子的时候,在门口补交门票$20,此是后话。



进园路线图。中间翻越6311呎山口,公园的访客中心的海拔是4022呎。



驶入峡口的时候,晨曦刚刚照亮峡谷,这就是典型的冰川打造的U型地貌。



停车场上,登山客准备上山了。



艺术中心。



徒步小径。公路上是公园内的穿梭巴士,俺们将乘坐8:10的巴士,前往Tenaya湖的步道起点。



等候巴士。



巴士准时进站,车票每人$12.5,车上大约有30来号人,一水儿的背包客,没有一个人再坐原车返回访客中心。



车窗外闪过的是Bridalvell瀑布,明天下午,俺们将从其上游穿过。



开车的老妇Diane,芳龄不晓。自我介绍说,驾驶公车的车龄已届40年,今年是最后一年,明年退休。老妇首先大致统计背包客们的下车地点,每到一站,大声喊出此站地名以及临近步道的名称,提醒乘客下车。除此之外,一路上不停地介绍优山美地的历史沿革以及人与动物的互动关系。提醒大家不要乱扔食物和喂食野生动物,因为一旦动物依赖人类食物,就会富集于人类出没地点附近,由此可能吸引猛兽前来,如美洲豹。理论上,美洲豹对人类没兴趣,但是如果追逐动物与人遭遇,后果难料。另外,吃了人类的高盐高油脂的食物,狗熊会得心脏病和高血压,为人类食物吸引而在人类周围徘徊,也会增加双方冲突的可能。昨晚睡眠不足,俺与longlyrunner一直迷迷糊糊地睡觉,有的没的,听上一耳朵,以上内容为两人共同拼凑而成。



远足的父子俩。老墨走山野,实为罕见。



10点06分,巴士停靠在Tenaya湖前的最后一站--Olmsted Point,这里也是观赏Half Dome(半圆丘)理想场所之一。



10:20AM,远征开始了。今天的行程是12英里,最高海拔9926呎,最低海拔6125呎,步道起点海拔8150呎。背包重量在30~35磅之间,其中有帐篷,睡袋,睡垫,备用衣物,煤气炉,饮食用具(锅碗盆),食物(能量棒,花生米,干果,香肠,方便面,小吃等),滤水器,驱蚊剂,防晒霜,急救用品,当然还有2升饮水。背包始一上身,立马瓷牙咧嘴,沉哪!



高明405开机晚了10分钟。最初的1英里道路还是相当平坦的,除了背后的重负之外,郊游一般地畅快写意。



远处那个“小荷尖尖”,便是Cloud Rest峰顶。脚下是8200呎,峰顶是1万呎,落差近2千呎,差不多是香山的高度。但是,这里是高海拔!



前面这两位是day trip远足,当天去当天回,所以行囊简单。一开始,彼此速度相近,爬坡起始,便被拉远了距离。



longlyrunner在前面跑的飞快,上山速度一度飙到了每小时3英里,俺在后面运气紧追,心里想着:马拉松跑的比丫快,登山难道还落后不成?



这一追,坏了!没等出发一小时,俺崩溃了,喘不上气,眼冒金星,头晕,典型的高山反应症状。只好一屁股坐在山坡上休息,这张照片就是头昏眼花之际拍摄下来的。景致本身一般般,纯粹为了留此存照:)



在半山腰歇了10分钟后,又吃了一些东西,方才恢复元气。半小时后,登上山棱线。cloud rest就在对面那座山峰之后。



爬过山脊线,向下走入山谷,遇上一个图上并未标注的小湖,湖水清澈。同伴提议裸泳,俺拒绝参与,小路穿过湖畔,无遮无拦,岂不是让人来瞧东洋景么?



于是,改裸泳为取水,同伴咕叽咕叽地开始泵水。



补足了水,继续上路,涉过的小溪,清澈见底。



上路2个小时后,再次开始攀爬。



再次攀上山脊线,迎面而来的是海拔11522呎(3512米)的Mount Clark,一锥刺天!



3小时40分钟后,接近山巅。山脊的风很大,吹的头顶上帽子摇摇欲坠。俺大口喘气,拉风箱似的,一是因为累,一是因为高海拔。



山顶左近,游人渐多。基本上是一天往返的轻装登山客。



同伴远远地跑在前面,有了刚才崩溃的经验,俺没有去追,爱谁谁,俺慢慢地爬。



山路极为难走,满地都是硕大的石头,很难寻觅小路的影子。



锥状的山巅,斜插入云。



突然之间,优山美地标志--半圆丘从山脊棱线后面闪现出来!



我靠,终于瞧见了cloud rest路标,左转绕山而行,直行冲上山顶。



峰顶上下来一群登顶成功的青年男女。



同伴在山脊线上攀爬,俺在山脊边缘,边爬边拍照。丫有恐高症,本能地躲避着悬崖边缘。



右侧是深达5000多呎的Tenaya峡谷,掉下去肯定没命!5000多呎是什么概念?--能装下整整一座泰山!



俺在山脊棱线上,时左时右地攀爬,欣赏着山峰两侧不同的风景。前面山脊上矗立着一架相机,按照一定的设定自拍,甚至可以自动转动方向和调焦。不太懂为啥采用这种摄影方式。上到顶峰后,听其主人神侃了一番其功用,还是不大明白,此是后话。



跨过自拍相机,顶峰在即。



最后一段山脊上是窄窄的一段山石,不到一米宽窄,大家都从巨石的旁边绕路爬过去,只有这位年轻人勇敢地在巨石顶部走了过来。如果赶上大风天,一下子就吹到山下去了。俺恭维着,你是我的偶像!



峭壁的边缘,有一块突起的巨石,摇摇欲坠的样子。据说。山下的Tenaya峡谷步道已经关闭,因为不时会有松脱的石头从高空坠落。



回首望去,相机的主人前往照料他的相机。



2:26PM,登顶成功!耗时4小时,行程7英里。如果是轻装上阵,大概只需要3小时甚至更少;如果是仅背水袋跑步上山,俺个人仅能保证2小时完成,毕竟是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带。



先上一张360度环绕拼接图,7MB,如果看不见,俺也木办法:)如果你好事,可以放大此图,从左至右依次为,Mount Clark(11522呎,3512米),Mount Starr King(9092呎,2771米),Half Dome(8840呎,2694米),Sentinel Dome(8127呎,2477米),Glacier Point(7214呎,2199米),El Capitan(7569呎,2307米,攀岩者的最爱),North Dome(7542呎,2299米),Mount Hoffmann(10850呎,2207米),Tuolumne Peak(10845呎,3306米),最右侧的是视野中的最高峰Koip Peak(12962呎,3950米)。明天中午,俺们将抵达半圆丘后面的冰川景点(Glacier Point)。



山顶上坐着两位夫妻,均是大学的教书匠,同伴与之白话了一番有关艺术的话题,那女子恭维俺的肤色晒的够黑:)



小姑娘站在悬崖边照相。



山巅的西南一侧即为下山之路。



山顶上有一个美国国家地理勘测地标,几年前在惠特尼峰顶也瞧见了类似的地标。



山顶的南侧即为小优山美地谷地,今晚,俺们就要在谷底扎营。



遇上一对儿貌似老中的男女,彼此帮助对方留影。此前,也遇上一位来自台湾的老汉,感慨说,这是他第二次登顶,第一次遇上说中文的老中!



半圆丘近影。09年登临此丘,吓得半死。现在登顶需要事前申请准证。这块硕大无朋的巨石上,隐隐约约垂下的那条黑线,其实是一条“人链”--一道由人体组成链条,因为登山的人们需要攀住两条铁索,方可以攀上爬下。



优山美地峡谷俯瞰。这条深邃的峡谷是千百万年前冰川的杰作,那时候地球的大部分地区都被冰雪覆盖,降雪累积,叠压成冰,冰河下流,所经之处,逢山开山,遇石携走,如此千年万年,开凿打磨出这一片奇异世界。大小冰河期后,冰雪消退,留下来这一条宏大深邃的深沟峡谷,今天加州最著名的国家公园。脚下是海拔 9926呎的高度,下面的深谷却是区区4000呎,足足差了近6千呎!



此前轻装走在俺们前面的汉子,坐在山石上忘情摄影。



回望Cloud Rest顶峰。如果云雾丛生之日,这里应该为云雾缭绕,因此命名--驻云峰。



顶峰的北坡。



隔着Tenaya峡谷遥遥相对的Mt Watkins崩塌断层。据说有一年清晨,半圆丘崩落了一大块,没有人员伤亡,砸倒了几百颗树,埋葬了一条步道,释放的能量相当于2.5级地震!



一日远足者开始回返,大多是从远处的Tenaya湖走过来的,回程也是7哩,下山大概2个多小时可以搞掂。



最后再望一眼峰顶景象。



在峰顶逗留了近半个小时,整理行囊,准备下山。



下山之路在峰顶的西南侧,Cloud Rest只能从两翼攀登,另外两侧,刀削般立陡。与另外一侧的上山之路相比,这一侧的路更加陡峭,但是筑了石阶,相对容易行走。沿着这条路走到谷底的公园访客中心是10英里。



白云朵朵,峭壁森严,风景着实不赖!



从此处前往半圆丘是5.7哩。



下山之路仅仅走了半小时,海拔已经低于半圆丘。



续上午11点多钟,俺上山崩溃了20分钟后,同伴在下山时出现状况,困顿不堪,恨不能一头扎在地上睡上一觉。于是在前面那棵大树下休息了20多分钟。事后分析,同伴说他可能昨晚没睡好,俺说可能是醉氧--从高海拔很快下降到低海拔的一种富氧反应。原因最后也没搞清楚,反正丫坐在路边打盹,俺跟猴子似的东奔西窜地照相。



这半圆丘的确很上相,哪个角度看上去都很不错。



海拔11699呎(3566米)的Red Peak(红山头),颜色是锗红色的。北坡的山坳里尚有残雪积存。



那个小荷尖尖是Mount Starr King,高度是9092呎。



睡醒了觉,接着往山下走。偶尔会有大树横倾在路上,大多为公园员工锯断,开路。但是,有些新近倾倒的大树并未处理,行路人不得不绕路而过,或者从树身上爬过去。



海拔降低,植被渐茂。



熊!~~~~不是,是一只鹿。优山美地的鹿很傻,看见人也不跑。



2个半小时后,走到半山腰处。林木茂盛,空气清新。与山顶蓝的发青的天空相比,俺还是中意这种淡淡的蓝色,看起来柔和恬静,没有那种光猛色重,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的压迫感。



遇上一对儿准备行走太平洋山脊步道(PCT)的小青年,计划行程24天,今天是第一天。男孩负重45磅,女孩负重35磅,这些给养是8日量,中间再安排两次接应,补充给养。牛人哪!



俩人穿的居然是五指鞋!牛人中的牛人!

    告别小牛人们不久,俺们又遇上了老牛人!一家4口刚刚从Half Dome返回,家中长者正与儿子用四川话对话。攀谈了一阵子,原来是77和78级的老前辈,学姐毕业于川大,学长毕业于成都电讯,6张多了,居然登顶成功!想一想,09年俺们攀爬Half Dome之际,吊在悬崖半空,吓得魂飞天外,不得不佩服两位学长学姐的勇气!



树枝码就的路标--olane #19 ->,啊。。。猜了半天,完全不得要领。



前往Half Dome的路口,树立着标牌:攀登此丘,需要准证。主要目的是限制人数,以免因为拥挤造成环境破坏和意外伤害。



瞧见一头傻鹿!



6:23PM,经过8小时的跋涉,走过12英里,抵达Little Yosemite Valley营地。这个营地是backpacking专属营地,仅供背包旅行者们使用,因为没有机动车道路通向此地:)



Tenaya湖到小优山美地谷营地路线图(高程和配速)



时速1.5英里,最高海拔9921呎,起点8203呎,终点6125呎,海拔升高2520呎,降低4592呎。距离11.62英里(开机晚了10分钟)



第一要务是搭帐篷。远处那个铁柜是夜间储存食物之用,免得黑熊半夜来敲帐篷的门:)



接下来是来到距离营地百米之遥的Merced河取水。刚刚抵达营地的时候,问询一个小胖妞水源何在,女孩指明了路径,还以为是一个水龙头之类的装置,闹了半天是一条河:)此水是下游内华达(Nevada)瀑布和春天(Vernal)瀑布的主要水源。



老汉准备洗脚的时候,开玩笑问俺们是否介意,作势要把脚放入河中:)



烧水煮方便面。加上榨菜和香肠,味道绝妙。同伴连吃了几顿方便面,居然放言说,这辈子不要再吃方便面了!我靠,这荒郊野外,您要想尝一口热乎的,不就是这泡面容易携带么?呵呵~

    吃完晚饭,夜幕降临,俺们又回到河边,干脆脱光了跳入河中,洗了一个冷水浴。河水那是拔拔地凉,蚊子那是轰炸机般地猖獗。一边与蚊子搏斗,一边在河水中打颤,这罪遭的!

    9点钻入帐篷睡了,外面蚊子忒多了,刚刚洗干净,不想再往身上喷驱蚊剂。

    帐篷里很温暖,大概是冷水浴的比照效应,蜷缩在睡袋中,非常的放松惬意。这调调,就是给俺一个县太爷也不换哪。家中领导经常嘲笑俺喜爱浪迹山野的嗜好,为啥有床不睡,要睡地上?那是因为她不曾有过这种体会:幸福的满意度取决于前后的对比度,前面愈苦则后面愈甜。

    一夜无言。



次日6点起床,大部分的驴友还在帐篷中酣睡。昨天走了12哩,早上起床并无腰酸腿疼之症状,看来,打熬筋骨还是颇有成效。



吃完早餐,整理帐篷的时候,琢木鸟就在旁边偷吃俺们的花生米,撵也不走。



在河边取水的时候,晨雾漾起在Merced河上。新的一天开始了。



河水真的非常清澈。



又来了一位洗脚老汉!其实,对于长途远足的人们,洗脚比洗澡还要重要。



青青河畔草,直直倾倒松。。。就缺一双纤纤素手了:)



背包离开营地的时候,营火冉冉升起。



大树倾倒在步道正中。



大部分时间,同伴都走在前面,所以丫的背影就成为风景之一。



“记下完成时间,放进盒子中”。。。这个大概是为了调研,采集数据,也可能是为了追踪驴友的行踪,保证安全。



内华达瀑布上面的太阳能厕所。



一伙韩国人在此打尖。



野外邂逅的亚裔中,以韩国人最多。高丽人还是蛮生猛滴。



右侧的峭壁是Liberty Cap,90度,一点不夸张。



内华达瀑布上的跨河木桥,一位西部女子牛仔正策马过桥。



路人纷纷驻足观瞧。



女骑士与她的骡子们渐行渐远,蹄声起处,尘土轻荡,此情此景,梦幻迷离。



登山女子。



咆哮而下的内华达瀑布顶上,一人独处于松树之下,打坐悟禅。



瀑布旁的标牌。告知游客:遭遇黑熊当如何,不要喂食野兽,小心冲下瀑布(去年一家4口就惨遭不幸)等等。



杵状的Liberty Cap全貌。



再次路遇骑马人。同伴与骑士聊了一下,他们是给某个机构运送给养的,不知道是否包括那些在山里走上20几天的疯子们的给养补充。回来后,上网查了一下,从这条非常著名的John Muir步道进山,只有一个叫The Little Yosemite Valley (LYV)的野外公园巡警站,想来这些给养是运往此处。



山鸡。此时,步道已经从John Muir转到了Panorama步道,中午前要赶到6哩外的Glacier Point。



山势渐高,又见红木。



步道依据山势修成,除非关键地方,很少人工加工,譬如说步道临近悬崖一侧,码上半人高的石头,以策安全。



愈登愈高,渐与Liberty Cap持平。



转过山口,海拔7千多呎的Glacier Point在望。



优山美地瀑布。



这就是Glacier Point下面的巨大峭壁,高度差超过3000呎!



昨天下午从Cloud Rest峰顶下山的时候,Half Dome就在西南方向晃来晃去的。今天,又在东北方向展露身姿。



一头鹿!哎呀,在山里行走的这两天里,实在是看见了太多的鹿。。。但是,这头鹿不同,丫的头顶上长满了鹿茸。这要是在国内,一麻绳捆翻,什么刀子呀锯子呀地一通招呼,那鹿茸就成为某些不举之人的大补之物了:)



流着口水,正待扑将上去之际,那鹿却掉转身子,扭着它的屁股,顶着俺的鹿茸,径自去了。。。



出发2个半小时后,俺们抵达第二条溪流--Illilouette,溪上小桥一座。



桥的下游200米处,是一个水潭,再往下,就是Illilouette瀑布。



潭水那叫一个清!于是,脱了衣服就跳进潭里去糟践了一番。



跳冰棍啊。。。



扎猛子啊。。。这一通折腾!过瘾,就是巨凉,虽然是7月天,可架不住是山上的融雪汇集而成。



折腾够了继续上路。这就是Illilouette瀑布。

    时间是上午10:25,昨天大致在同样的时间点上,俺们开始了优山美地后花园的穿越之旅。此时此刻,妖蛾子闪亮登场--相机电池耗尽!赶紧拿出备用电池换上,居然是空的,未曾充电!行程尚未过半,相机却不能使用,下面的路程将如何打发无聊的时光?



11:00AM,掏出手机拍了一张Half Dome全景图,电量也仅仅剩下20%,于是关机,节省电量。

    上午11:39AM,抵达Glacier Point。行程6.5英里,耗时4小时半,海拔升高超过1千呎,但是中间几经起伏。拿出手机,各自拍了一张到此一游的背包照,给家里打了电话报平安,再次关机。这点电可是宝啊,对外联络+留此存照,全靠这小半格电量支持了。人类愈进化,对于身外之物的依赖程度愈深。
    Glacier Point是观赏冰川遗迹的最佳观景台,如果去优山美地游玩,没有前往此处一游,那你就是白去一趟。从地理位置而言,这里正好处于位于峡谷底部的公园访客中心的头顶上方,直线距离大概是区区1千多米,一英里不到。步行至此有两条道路选择:John Muir步道,8.5哩;4 Mile步道,6.5哩。爬上来估计需要4~5个小时。开车上来要绕上硕大一圈,至少也需要1个小时。
    俺俩冲进此处的商铺,一人买了一个冰激凌和一盒沙拉,坐在峭壁边缘,对着Half Dome,大吃一番。
    接下来路程安排,俩人出现分歧。原计划是沿着Pohono步道西行13哩,下山前在山上露营,次日上午沿着谷底走7.5哩回到访客中心停车场,如此三天 40哩,从从容容。但是,同伴希望能在今天傍晚8点前,赶到Bridalveli瀑布,搭乘穿梭巴士回停车场,如此,今晚就能回家。俺的建议是走4 Mile步道下山,消消停停,顶多3小时就能完成。潜意识里,觉得没有相机的情况下,继续走下面的风景之路缺乏动力,俗人不是:)
    几经商议,最后决定还是走完全程,来都来了,不能半途而废。于是,12:15PM,俺们开始了13英里的无相机之旅。
    正式出发前,先补足了水。补水的时候,身后走过老中一家,一年轻女子正在给其父母讲古:人家是背包旅行,席地而眠。。。同伴忍不住出声纠正:我们不睡地上,我们自己带着帐篷。。。那女子吓得尖叫一声,蹦起老高,很显然,她当初压根未曾想到,这是俩老中在背包远足。是啊,两天的行程中,只遇上一对男女背包客,自称有50%的中国血统。老中的休闲观念,还有很多开拓成长的空间。
   这家老人非常好奇,问长问短,什么出来几天了,走了多远,遇上老虎怎么办。。。是啊,万一旧金山动物园的老虎钻出笼子,流窜到优山美地这深山老林里,吾等背包客当如何相处?呵呵~
   闲话少数,在冰川景点休整了35分钟后,背起30磅的背包,继续西行。
   一开始是一个1英里长的缓上坡,一直延续到与前往Sentinel Dome分叉路口。所谓Dome就是一块孤立凸起的圆石头,形状如同教堂的穹顶。Sentinel Dome比冰川景点高近千呎,是为附近一带制高点,很多年前曾经登顶,景致乏善可陈。为了赶路,跳过了这一景点。



1:24PM,步道一度贴近峡谷南侧的悬崖,忍不住开启手机,又照了一张。分可惜,手机的景深有限,未能体现出优山美地峡谷的深邃之美。

    随后,一路下行,出发2英里后,跨过Sentinel小溪。1:55PM,抵达Taft Point,海拔7503呎(2287米),略高于出发地Glacier Point。距离4.4哩,耗时1:40,时速2.6哩。这一数据,是根据照片拍摄时间推测而来,俺的高明405GPS手表,电力早已耗尽。
    一般来说,背包远足的时速是1.5哩,2.6哩是相当快了。俩人都不说话,轮流打头,闷头猛走。下坡的时候,俺缓步小跑,上身起伏,一方面减少对于膝盖的冲击,一方面减小刹车力度,原理与挑担人相同。



摸出相机,居然电力恢复了一点点,赶紧为同伴留下到此一游肖像照。



俺做摇摇欲坠状。。。然后,相机彻底没电了,后来几度掏出相机验看,再也未曾复活。如果时间允许,电量充足,慢慢选取拍摄角度,Taft Point绝对是一路之上最佳的拍摄对象。



Taft Point旁有一条很大的地裂,可惜手机很难将全貌摄入进来。

    2:05PM,再次上路,下一站是5.5哩外的Dewey Point。
    这一段路程远离了峡谷边缘,进入林带,景色上有些乏味。唯一的好处就是很少曝露在日光下面。前半哩大致平坦,然后就是一个2英里长的下坡路,走的非常不爽,因为长时间的使用同一肌肉群,人体会非常疲乏。远足当然是平路最佳,上上下下地不间断地起伏,也很不错,最怕的就是巨长的一个大上坡或者大下坡!
   蚊子总是在身前身后地萦绕,稍一停顿,就扑上来叮人。据说,叮人的都是母蚊子,不叮人的话,依靠露水树汁地潦倒一生,一旦吸上一口血,立刻就能孕育出下一代,完成生命周期的轮转。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被蚊子叮咬的人,都应该拥有佛陀的境界。很可惜,俺的境界不够,总是隔上一段时间就掏出驱蚊剂在周身喷上一喷。更有甚者,为了美白,还间隔着掏出防晒抹上一抹。同伴在一旁大放厥词:防晒霜和驱蚊剂交替使用,有互相干扰的副作用,因为防晒霜的香气可能会将母蚊子招来。。。
    2:50PM,抵达Bridalveil溪流,其流量仅次于Merced河。停留了20分钟,使用滤水器补水。从Glacier Point出发至此,2个半小时内两人各自消耗量2升的水量。
    最后的一段路是一大段的上坡路,迎面而来的一对老印男女说,海拔升高500呎,但是感觉上绝对不止。好在是一个缓上坡,没有将人累到精疲力竭的程度。
    4:25PM,抵达Dewey Point,海拔7385呎(2250米),略低于Taft Point。Glacier Point出发,向西一线,大体上是下坡。当然,途中有很多的上上下下。时速2.3哩。



Dewey Point东望。正前方偏右的那个秃山头就是Sentinel Dome,出发地Glacier Point在其后面。从这个角度望回去,7英里的路程还是蛮长的!



Dewey Point西望。右侧的巨大峭壁是El Capitan,海拔7569呎(2307米),几乎与脚下的Dewey Point等高。这块直上直下的大石头是攀岩者的最爱,富集着N多的好手在这里玩命。斯坦福大学华裔女博士克里斯汀娜陈曾经在此多次征战,2年前徒手无保护攀岩另外一座峭壁时不幸坠落身亡。拍完了这张照片,手机电量亦告罄。自此,一直到下山,再无任何影像资料为本文添油加醋。

    大致在Dewey Point逗留了5分钟,便又上路。
    下一站是Crocker Point,20多分钟就到了。从这里能望见峭壁另外一端的Dewey Point,俺俩坐在悬边无聊地设想,如果沿着山崖上那道裂缝,能否攀爬回到Dewey Point?
    似乎是5点钟的时候,继续上路。中间经过Standford Point,没有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随后经过Inspiration Point,发觉眼前的景观被新生的大树遮挡掉一半,令人失望,还不如20分钟之后另外一个地点看上去开阔。事后查阅地图,发现前面一个是Old Inspiration Point,后面那个才是Inspiration Point,显然,因为树木滋生,旧景点已遭废除,此是后话。
    这一段6英里长的路段,就是一心一意地赶路,因为时间真的非常紧张,如果在8点前还未下山,只好在山上露营了,赶夜路下山实在危险。
    路上遇到一伙背包远足的年轻人,他们上午从Tunnel View出发,准备夜宿Bridalveil溪旁,大致是9英里的行程。与之相比,俺们一天走过20英里的行程,的确有大跃进的嫌疑。
    途中只有一个花絮,一度内急,于是钻到林子深处去行大方便,结果被蚊子在屁股上叮了一个硕大的包,非常的不爽!
    最后的半哩路是全程中最难走的一段,小路不仅陡峭,而且布满大大小小的石头,又滑又硌脚。而且人已经相当疲劳,腿部肌肉力量不足,背包的重量直接冲击在膝盖上,滋味并不好受。
    好在路程不长,很快地,谷底的汽车声响渐渐传来。等到久违的人声也能听到的时候,俺们知道,经过漫长的7小时的征战,俺们完成了从Glacier Point到Tunnel View整整13英里的穿越。同伴说了一句很感慨的话:终于又见到人烟!
    7:05PM,近12个小时,俺们从Little Yosemite Valley出发,途径Nevada瀑布,Glacier Point,Taft Point和Dewey Point,穿越至Tunnel View,全程近20英里,负重30磅以上,接近2英里的时速,还算是不错的成绩。
    Tunnel View停车场上,停靠着一辆由卡车车头作为动力的改装旅游巴士,敞篷的,蜈蚣般地一长串。俺上前问询司机能否搭载,回答说不行,没有空位。同伴又问询穿梭巴士安在,回答说7点前最后一班车已经开走了。。。
    木奈何,俺俩只好分头去求人搭载前往访客中心。还是同伴的亲和力够强,找到一辆愿意搭载的车,但是只有一个空位。于是俺将背包卸下,上了这辆顺风车。
    车上两老一少仨白人,开车的是儿子,老的是夫妻,加州首府Sacramento人。老头问我,有没有见到熊?俺说运气不好,只见到几头野鹿。。。
    抵达访客中心,谢过一家三口,一瘸一拐地去取车。优山美地公园内所有的停车场均免费,这一点还是不错。
    上车伊始,先给手机充电,再给家中报平安。
   


7:47PM,驾车回到Tunnel View,用手机照下峡谷的夕照。夕阳下,最远处的尖尖是昨天下午登上的Cloud Rest,再过来是Half Dome。前后两天时间,合计20小时,走过32哩山路。



全程穿越图。蓝线即为穿越路线。

后记:如果有机会,优山美地后山还是可以安排一次跑山活动。坐巴士从Valley去Tuolumne Meadows访客中心,10:30AM出发,沿John Muir南下,2:30PM抵达Little Yosemite Valley,4:30PM抵达glacier point,8:00PM抵达Tunnel View,9:30PM回到公园访客中心。全长43英里,耗时11小时。貌似很宏伟的设想,呵呵~~

外一篇
2010优山美地后山穿越记--十湖(Ten Lakes)

搭档还是longlyrunner,夜宿White Wolf,下午抵达Ten Lakes之一,竖渡之,路线极长,单程超过300米,回程几乎抽筋。夜宿Grant Lake,海拔9500呎。次日返回White Wolf。



路线图。















(全文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WLRC 回复 悄悄话 经典好文! 几年看了好几遍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