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昼夜28小时194英里--旧金山接力赛亲历

(2012-05-11 09:21:17) 下一个

昼夜28小时194英里--旧金山接力赛亲历

    旧金山接力(The Relay San Francisco),号称是加州最长的长跑盛会。全长194英里,关门时间36小时,最佳成绩是19小时多一点。赛程的起点是位于湾区北部的纳帕谷的最北端的小镇卡里斯托加(Calistoga),一路逶迤南下,途径索诺(Sonoma)、马林(Marin)、索萨(Sausalito)、旧金山、帕洛阿托(Palo Alto)和硅谷,翻越崇山峻岭的圣塔克鲁斯山脉,最终抵达太平洋的海滨小镇--达文波特(Davenport)。

    每一个参赛小组一共有队员12名,男女老少不论,(当然,年龄结构与性别组成,会在排名表中列出,以示区别),分乘2部车,轮流参赛。全赛段分成了36个部分,从3到8英里不等,每一辆车上的成员有三次机会上路比赛,平均每人将跑16英里。与马拉松比赛的26.2英里相比,距离并不长,但是时间上的尺度拉的很长,中途很难得到充分的休息,参赛选手在心理和生理两方面受到极大的考验。

    从1996年开始,每年的4~5月间,加州都要组织一次这样的盛会,参赛的队伍一般在200以上。比赛是真正意义上的民间自发性体育运动,主要的目的是为了给器官捐赠与移植募捐,每一个参赛队伍都要募集一定的金额($600)方能获得参赛资格。

    因为比赛的时间长,路途遥远,又缺乏任何官方的色彩,因此马拉松赛事中常见的封路待遇是享受不到的。为数不多的义工在个别繁忙的路口指引道路外,基本上全程都是人车混行,跑客们要遵守交通规则,红灯停,绿灯行。当然,在一些小路口上,在安全的前提下,大多数的跑客不约而同地闯红灯。驾车人士们也很理解,大家都在用一连串短促的鸣笛给予支持。大多数的义工集中在起终点和沿途的31个接力转换点,维持秩序和引导交接。尤其是夜晚,每当一个跑客临近,位于前方的义工大声报出其号码,以便后方的接力跑客进入赛道准备接棒。这个转换工作做得相当出色,没有发生任何拥挤和掉链子的状况。

    另外一点不同之处,比赛全程的补给要完全依赖参赛队伍自身解决,主办方不提供任何的补给支持。通常的情况是,每一位选手出发前会告知队友所需要的补给,如每2英里补水或者运动饮料,随行车辆就会在选手出发后,提前先行到适当距离的路旁,停车等候本队选手的到来,一位队员将饮料递给行进中的选手,另一位队员在拖后50米远的位置,将补给完毕的水瓶从选手手中取回。其他的队员则大声地加油打气。如果补给期间适逢其它队跑过,也会主动提供帮助。

    当然,主办方也不是什么支持都不提供,除了维持比赛的秩序外,在每一个接力点至少放置三个流动厕所供选手们使用。这些厕所除了嘘嘘之外,还用来更衣。全程三段比赛中,俺穿了三套不同地跑衫跑裤,因为汗湿了,穿在身上既不舒服也会臭到车上其他的队友。所以一路之上,总共换了6次衣服!

    有机会参加这一赛事,完全是因为一连串偶然的因素拼凑而成。如果从头说起,还是很有几分戏剧色彩。几周前参加了奥克兰马拉松比赛,赛后码字中曾经提到400兔子之轶事,有人跟帖说该兔子如果发了威跑起来将如何神勇云云,如此一来二去就联络上,并且认识一批有志长跑运动的发烧友以及他们的草根组织--湾区华人长跑会,前后参加了几次该组织的长跑活动。

    未几,该会一位素未谋面的跑友发贴请求替补,因为该队一位队员因病退出,俺头脑一热就报了名。入选之后方知该队成员来自各界,并非长跑会成员。为此停了山地跑训练,临时改回公路路跑,练习了一个星期的万米速度跑,将状态从山地跑的13分钟配速,调整回到路跑的8分钟配速。 另外,在12人的难度排名中,俺的难度排名第二!管它,既来之则安之,再难不都是人跑的,实在不行就跑慢点。在赛前行程策划中,发起人给俺的配速报了一个8分45秒的低调。最后,俺的实际比赛配速是8分25秒,此是后话。

路线图示意版。

路线图1,红线部分为俺的赛段。

路线图2,红线部分为俺的赛段。

路线图3。

路线图4,红线部分为俺的赛段。

路线图5.

路线图6,红线部分为俺的赛段。

 

赛段难度表一览(俺是11号选手):

COURSE SUMMARY TABLE [table=530][tr=#e0e0e0][td] [/td][td=3,1][align=center]1st Leg [/align][/td][td=4,1][align=center]2nd Leg [/align][/td][td=4,1][align=center]3rd Leg [/align][/td][td=3,1]Total [/td][td] [/td][/tr][tr=#e0e0e0][td]Runner [/td][td]Leg [/td][td]Miles [/td][td]Rating [/td][td=2,1]Leg [/td][td]Miles [/td][td]Rating [/td][td=2,1]Leg [/td][td]Miles [/td][td]Rating [/td][td=3,1]Miles [/td][td]Difficulty [/td][/tr][tr][td]1 [/td][td]1 [/td][td]4.8 [/td][td]E [/td][td=2,1]13 [/td][td]6.0 [/td][td]M [/td][td=2,1]25 [/td][td]5.5 [/td][td]E [/td][td=3,1]16.3 [/td][td]12 [/td][/tr][tr][td]2 [/td][td]2 [/td][td]4.7 [/td][td]E [/td][td=2,1]14 [/td][td]5.0 [/td][td]H [/td][td=2,1]26 [/td][td]4.2 [/td][td]E [/td][td=3,1]13.9 [/td][td]10 [/td][/tr][tr][td]3 [/td][td]3 [/td][td]4.1 [/td][td]E [/td][td=2,1]15 [/td][td]6.5 [/td][td]H [/td][td=2,1]27 [/td][td]5.6 [/td][td]E [/td][td=3,1]16.2 [/td][td]8 [/td][/tr][tr][td]4 [/td][td]4 [/td][td]7.4 [/td][td]M [/td][td=2,1]16 [/td][td]5.3 [/td][td]E [/td][td=2,1]28 [/td][td]5.1 [/td][td]H [/td][td=3,1]17.8 [/td][td]7 [/td][/tr][tr][td]5 [/td][td]5 [/td][td]4.7 [/td][td]E [/td][td=2,1]17 [/td][td]4.9 [/td][td]E [/td][td=2,1]29 [/td][td]3.0 [/td][td]VH [/td][td=3,1]12.6 [/td][td]9 [/td][/tr][tr][td]6 [/td][td]6 [/td][td]4.8 [/td][td]E [/td][td=2,1]18 [/td][td]5.8 [/td][td]H [/td][td=2,1]30 [/td][td]3.1 [/td][td]VH [/td][td=3,1]13.7 [/td][td]4 [/td][/tr][tr][td]7 [/td][td]7 [/td][td]4.4 [/td][td]M [/td][td=2,1]19 [/td][td]7.0 [/td][td]H [/td][td=2,1]31 [/td][td]6.2 [/td][td]M [/td][td=3,1]17.6 [/td][td]3 [/td][/tr][tr][td]8 [/td][td]8 [/td][td]6.2 [/td][td]M [/td][td=2,1]20 [/td][td]5.9 [/td][td]H [/td][td=2,1]32 [/td][td]4.7 [/td][td]E [/td][td=3,1]16.8 [/td][td]6 [/td][/tr][tr][td]9 [/td][td]9 [/td][td]4.4 [/td][td]E [/td][td=2,1]21 [/td][td]6.5 [/td][td]M [/td][td=2,1]33 [/td][td]6.3 [/td][td]E [/td][td=3,1]17.2 [/td][td]11 [/td][/tr][tr][td]10 [/td][td]10 [/td][td]8.1 [/td][td]H [/td][td=2,1]22 [/td][td]4.2 [/td][td]E [/td][td=2,1]34 [/td][td]6.2 [/td][td]VH [/td][td=3,1]18.5 [/td][td]1 [/td][/tr][tr][td]11 [/td][td]11 [/td][td]6.9 [/td][td]H [/td][td=2,1]23 [/td][td]3.7 [/td][td]E [/td][td=2,1]35 [/td][td]6.2 [/td][td]VH [/td][td=3,1]16.8 [/td][td]2 [/td][/tr][tr][td]12 [/td][td]12 [/td][td]4.8 [/td][td]H [/td][td=2,1]24 [/td][td]5.9 [/td][td]M [/td][td=2,1]36 [/td][td]6.0 [/td][td]M [/td][td=3,1]16.7 [/td][td]5 [/td][/tr][tr][td]TOTAL [/td][td][/td][td]65.3 [/td][td][/td][td=2,1][/td][td]66.7 [/td][td][/td][td=2,1][/td][td]62.1 [/td][td][/td][td=3,1]194.1 [/td][td][/td][/tr][/table]

E = Easy, M = Moderate, H = Hard, VH = Very Hard

    比赛当日,一大早起床,直奔30哩外的集合地,约好与队副尼克在7:15AM碰头,一起前往旧金山机场租车。一切顺利,并未迷路,队副已经在停车场等候。时间还早,就那么几辆车停在那里,大家下车一打招呼,你谁谁,我谁谁,就认识了。队副的责任重大,负责一路导航以及成绩记录。寒暄片刻,大家一同前往机场租车。

    7:45AM,抵达租车行,租好一辆15座中型厢式面包车。车厢内除了正负驾驶座位,还有4排长椅,可供队员休息。租费一天$95,两天$190,另外又单买了保险,加在一起$300出头。如果是租用一般的轿车,使用自己的保险,2天的费用大致是$80出头。

    8:15AM,俺驾车回到集合地点,队员已经到齐,逐一握手认识。本车队员按照跑腿(Leg)的位置排列:7--柬埔寨人明,8--帅哥汤玛斯,9--美女克莉丝汀,10--猛将白瑞德,11--本人,12--队副尼克。毛大帝说,俺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跑步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9:00AM,启程出发。先上92号高速,穿越海湾,北上880->北80->37->29。2个小时后,抵达95英里外的小镇卡里斯托加(Calistoga),刚好赶上11:00AM出发的选手上路,大家摇下车窗,拍打着车体,叫好鼓劲。

这就是俺们的座驾,未来的30小时内,这就是俺们温暖的家。后面贴着“小心,跑客在路上!”,给后面的车辆提醒。相机的时间设定慢了7分钟。

队员们彼此寒暄,畅谈一年来的种种八卦。

克莉丝汀在涂鸦。

写的是“不到终点不睡觉”!

纳帕的路上,很多的骑行客在这家三明治店打尖。

春光明媚的林荫大道。

纳帕盛产葡萄,葡萄酒是加州一大特产。基本上,俺每周干掉一瓶。

11:00AM的选手上路了。

 

    小镇外路旁的一大块空地上,临时设置了停车场,义工导引俺们停在其中一个车位内。硕大的停车场里,已经停放了上百辆车,其中的小半数车辆就是俺们这种15座面包。

    很多选手在起点处四处乱逛,上厕所放水,逛逛展销摊位,在起点处留下大头照。。。很多人打扮的花枝招展,或者说是奇形怪状,相不惊人死不休!

    现场赞助商很多,不过,俺只认识TNF,俺绝对是丫的忠实拥趸,虽然趋今为止,一件TNF的设备也未曾败过:)

起点停车场。

假发帅哥。

蜗牛小队。

TNF展位。

摩托罗拉运动手表。

起点留影。头顶上方黄色卡通举着的橘黄色路牌,就是沿途拐弯的标志。

 

    从早上7点开始,每半小时起跑一个批次。主办方希望最后大家抵达终点的时间不要误差太大,以免失去人多聚众的热闹。所以根据每个队预计完成的时间来安排其起跑时间。以本队而言,预计28小时完成,起跑时间是中午12点,次日下午4点抵达终点。成绩最烂的队是36小时完成全程,排名200名,从早7点跑到次日下午7:07。如果再慢,就被关门了,成绩不被记录在案。

    在起跑前15分钟,主持人一一询问参赛选手一些问题,如你是谁,哪儿来的,为啥要跑等等,中间穿插一些搞笑的话题。最后一个节目则是请一位老人家以其亲身经历,谈谈跑步之于健康的重要性。

起跑选手在在左侧亮相,队友们在右侧站立助阵。

大家饶有兴致地倾听主持人的摆话。141队的成绩是27:51:52,排名66。

主持人采访。

老汉现身说法。

248这位老印所在的队很牛噢,成绩是26:55:32,排名39!人不可貌相啊。。。

106队排名118,成绩是29:49:28。

专业媒体记者。

11点半组出发了,队友们纷纷拍照留念。

 

    本队与湾区华人长跑会是在同一时段起跑,他们的最终成绩是27:13:09,排名47,大大好于本队成绩。向毛主席保证,俺绝对没有放水。不是俺们无能,是丫的们忒牛了!

    本队的牛人大多集中在俺们2车(Van 2)上,每次交接的时候,1车往往滞后计划10分钟,2车往往提前10分钟完成,两相抵消,最终的时间与计划相差不甚大。

粉衣美女队123,排名108,成绩是29:28:14,队名是“暗夜鲨鱼”!

12:00PM,出发了!

湾区华人长跑会的健将。哥们儿是俺学弟噢,不是一般的牛!

 

    接下来,俺们2车同仁就到镇子上找了一家饭馆腐败。鬼子们的腐败概念与国人不同,虽然也是坐在餐馆里点菜,大家不约而同点都是汉堡与三明治。俺的大餐是金枪鱼沙拉三明治!当时如果知道这是今后30小时内的唯一大餐,说什么也要整点汤品和甜点呀:)

    餐后,开车上路前往接力6区。2:00PM,抵达6区,按照计划,1车将于4:30PM到达。停好了车,四处转转。上了趟厕所,拿着睡垫和睡垫到草地上迷瞪了一会儿,真正睡着的时间,可能有几分钟?

    临近4点,大家都紧张起来,因为一直未有收到1车的电话,电话过去也没人接。木办法,7号选手明只好在交接区等候,以免错过接棒。一直到4:10PM,俺的电话终于响了,那边厢是1车队长约翰叔叔浑厚低沉的声音:4点半到!大家才放下心来。

接棒完成。接力棒是一个套在手腕上的橡皮圈。旁边站着的高个儿义工,大概怀孕5~6月了,肚子上的图案是血盆大口的怪物!希望她的宝宝将来不是真的如此凶恶:)镜头旁边伸出来的是成绩记录,当场记下该棒抵达的时间。

选手在等候绿灯。旁边有一个义工提前帮助按下绿灯请求按钮。

交接之中。

又一组交接。这一小段赛程是步行和骑行道,支援车辆不能陪伴。253的成绩也不错,27:33:53,排名58。

4:27PM,俺们的队伍到达了!

 

    是日,纳帕谷地的气温高达80华氏度。对于跑步而言,气温显然是偏高的了。俺们的车沿着比赛的路线开行,速度相对于正常车速略慢。差不多每2英里,会在适当的地点停靠,一定要确保车体的左侧给跑客们留出足够的跑步空间。然后,拿著水瓶下车等候比赛中的队友跑过来。

    本车跑第一棒的明,适逢下午阳光最烈的当口,跑的极为辛苦,说是喉咙如同着火一般干燥。他的这段赛程是4.4哩,中等难度,俺们只在中间点停靠了一次,后来看起来有些不够。明最终的配速是741,大大好于他的830预计配速。

    第二棒是汤玛斯,他的赛段是6.2哩,难度也是中等。此时气温略低,汤玛斯状态良好,相对轻松的跑出了750的配速,也好于他的800预计配速。俺们为他在中途补给了2次。

    第三棒是克莉丝汀,她的赛段是4.4哩,难度不大。她跑的有些勉强,而且中途遭遇了2次红灯的阻挠。最终的配速是949,略低于她的945预计配速。中途补给1次。

    第四棒是白瑞德,他的赛段是8.1哩,难度是高难度H。不愧是俺们队最猛的牛人,最终跑出了647的配速,超过了他的715的预计配速!牛人哪~中途补给3次。

有人赤膊上阵。

明刚刚翻越过山坡。明是柬埔寨华侨,当年与父母为了逃避波尔布特的残暴统治,背井离乡来到美国,中文基本是零。

络腮胡跑过葡萄园的酒桶。这支队伍是大牛队,比俺们晚出发半小时,现在已经超越而过,最终的成绩是26:04:44,排名24!

明的速度很快,跑姿流畅。

交接区的流动厕所,附设简易的洗漱设备。交接区的地点大都是教堂,农场,牧场或者商铺的停车场。

纤佰成行的葡萄园。

明在为汤玛斯补水。

汤玛斯在车流旁大步流星地猛跑。

湾区华人长跑会的长腿美眉,很轻松地超越了黑人兄弟。不过,120队可能能人辈出,最终还是赢了老中队,他们的成绩是26:54:41,排名38。

排在第三位的克莉丝汀在起伏的赛道上纵情奔驰。

大牛白瑞德正朝俺冲将过来。。。

 

    俺的接棒时间是7:28PM,提前计划11分钟。接过橡皮圈套在手腕上就开始猛跑,虽然俺的预计配速是845,但是希望在这段6.9哩,难度为高的(H)的赛段中,跑出8分钟的配速!低头猛跑,过了一个STOP标志的路口,三蹦两步地冲了过去,似乎听见有人在喊,也没往心里去,继续猛跑。直到跑过了4个街口,身边一辆车驶过,车上的人大喊:你跑错路了!俺愕然站住,副驾驶席上美眉探出头来朝来路的西方猛指:向左转弯!向左转弯!

    靠,赶紧转身往回跑!这一着急,原来的8分配速不管用了,为了把耽误的时间抢回来,开始跑730配速。接近刚才冲过的路口,果然见到两位跑客朝西拐过去,于是紧随其后。明明这俩都是在俺后面吃灰,现在反过来俺要追着他们吃灰!不是一般的霉~~

    继续猛跑,身上穿着的反光背心不太合身,调整一下,啪啦一声,背后背着的闪烁灯掉地上了,停下来满地乱找,还好很快找到。再转过身来跑的时候,已经被前面的两位拉出了100多米!不敢再装上,怕再次掉下来,拿在手上跑,一手相机,一手灯,滑稽的很。全程只照了一张相,实在是太紧张,拼的太凶了!

    配速加到了715,猛追前面的人。一方面不甘心,另一方面怕再次跑错了路,因为天色已经渐黑,路标根本看不大清楚了,跟住了跑,就是跑错了也有垫背的:)

    队友们在下一个转弯路口等着俺,他们刚刚驶过的时候没有见到俺,知道俺大概是跑错了路,生怕这个路口再出状况,等在这里指路。

    补水之后,力量倍增。把手里的相机与灯具扔给了队友,轻松上阵。打开头灯,一道明亮的灯光指向前方的道路,可劲跑吧。接近半程,俺觉得前面的那位速度下降,于是加把劲超过去了,不过,最前面那位还在100米开外。但是好景不长,很快开始上坡,俺的速度下降,刚刚超过的那位年轻人又蹭蹭地反超过去!这是个长程的上坡路,超俺而过的年轻人又开始追赶最前面的那位,俺远远地缀着,就这样,他们俩是第一集团,俺独自一人是第二集团,双方的距离一直没有超过200米。

    在最陡的路段,俺的配速也没慢过10:30,这在独自一人参加比赛时,是不可能出现的。接力赛的压力太大了,为了不拖累整个队伍的成绩,累死也不愿意降速。说心里话,第一次参加马拉松极点降临时,俺曾经咬牙切齿地发誓不会再跑第二回;同样,接力赛的残酷也让自己发下毒誓,绝不染指二回!

    越过山岭最高点,俺全力加速,亡命奔跑,与第一集团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双方的差距缩小到了不到100米远。可惜交接区临近,没有留下更多的机会给俺超越。

    交棒完毕,尼克继续前行,俺按下跑表计时。事后检查GPS数据,俺多跑了0.37哩,近600米的距离,田径场一圈半!实际配速735,比赛数据配速758,还算是达到了自己8分配速的战术目标。

    在为尼克补给的时候,一轮满月从东方的天际冉冉升起。月光如洗,水一般地洒在旧金山北部的起伏丘陵之上,一道蜿蜒的盘山路上,跑客们头顶上的灯光,萤火虫般地此起彼伏,在山间在旷野跳跃流淌,与夜空中那轮“超级月亮”一同点缀着这不眠之夜。。。

11腿(棒)路线图。

紧紧地標着前面这两位!这是唯一一张途中跑拍的照片。

月亮升起来了。

交接12区旁的静谧水塘。

大家在暗夜中等候自己队友从夜幕中跑过来。

草地上,疲惫的选手席地而眠。

22:00PM,俺们赶到金门大桥南侧的18交接区,等待4小时后抵达的1车队友。4名同车队友在车上安歇,队副尼克在副驾驶席上打盹,俺携了睡袋与睡垫,在前方那块空地上呼呼。没有呼着,每次刚刚睡着,就被冻醒,旧金山夜晚的海风真的不是盖的,两层睡袋一刮就透。。。这罪遭的!

    缩在睡袋中,给远在中国的老妈打电话报平安,老妈问俺在干嘛?告诉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5月6日,开赛次日凌晨,俺被寒风驱赶回到车内。队副尼克不在车上,明说他去交接区查看动静去了。2车的6人中,尼克是最辛苦的,俺开车的时候,他要导航;俺停车的时候,他要跑前跑后地安排各种琐事。

    坐在温暖的车内,瞧着天上的北斗七星慢慢旋转,听着后排座椅上克莉丝汀小小呼噜,不知不觉地迷瞪过去。。。突然被手机铃声惊醒,是队长约翰大叔,他们将在2点10分左右到达。于是启动车辆前往交接区与尼克回合。

    2:14AM,1车到达。夜色中,明继续行程。俺们与1车彼此寒暄,交换大致的情报,继续开车上路追赶明去了。

    在中间点的海滨等候明的时候,恰恰一轮明月照耀在海面上,寂寥清冷,暗夜之中很有几分惨淡的苍凉。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人的兴致就是不高。

    明的这一段是第19棒,7哩,难度为高,他的最终配速是824。明在途中跑错了一小段,不过结果不坏,按照俺的理解,大概超了一小段近路。考虑到俺多跑了一段路程,里外里俺们还是很公平地完成了比赛:) 在黑漆漆的夜晚,在太容易迷失在旧金山曲折的街道中了。

    因此,第二棒汤玛斯跑的时候,俺们在路上停了4次!就是怕汤玛斯跑错了路。这一段是第20棒,难度也是高,但是要爬升近600呎!好在一直是缓上坡,不是那种上上下下的过山车路,容易保持节奏。汤玛斯最终的配速是829,很不错的成绩。

    在克莉丝汀跑第21棒的时候,俺终于撑不住了,没有下车助阵,坐在车上打盹睡觉。最后美女跑出了924的个人最好成绩。

    猛将白瑞德不负众望,在第22棒跑出了640的配速,实在太牛了,这也是全程中最快的一棒!虽然这一段路程是基本上是下坡,快于7分的配速也不是谁想跑就能跑出来的。

    又一次轮到本人上阵。23棒本来是3.7哩,难度为易,但是去年和今年出了一些状况,35号公路在修桥,所有车辆行人均需绕路。因此,跑这一段是先赛车再赛人:在22交接区接上白瑞德,开车上280高速,第一个出口下高速,过了第一个STOP标志,停车开跑。这样,3.7哩赛程被分割成了两个部分,前1.9哩赛车,后1.8哩赛人。

    从车上蹦下来开跑,就觉得双腿不给力。刚才在22交接区等候白瑞德的时候,俺已经试图做了一些热身,但是远远不够,看来是前一个小时在车上打盹闹的,肌体一下子兴奋不起来。再加上昨天傍晚的11棒拼了一下,还没有完全恢复。俺拼命加速,就是不成,平路进不了700,下坡进不了630,上坡更是掉到了800!不服老看来是不行滴,耐力尚可,速度不灵了。最终的配速是713,而且跑的气喘吁吁,汗如雨下。一路上没有超人,也没有被人超,表现平平。

    唯一的亮点是,那盏明亮的超级月亮,坎坎缀在西侧的海岸山脉之巅,见证了这一小段不甚给力的赛程。从月亮东升跑到了月亮西坠,俺们从纳帕谷地一路逶迤南下,跑过了80英里的山山水水。

2:13AM,义工报出了俺们队的号码,明站在远处的赛道上准备接棒。

海面上的超级月亮。

在车上等候白瑞德的到来。

23腿路线图。

队副尼克在第24棒跑出了808的配速。除白瑞德外,大家今天的表现都逊于昨日。

 

    在帕洛阿托(Palo Alto)小镇打尖休息,上厕所便便兼洗漱,顺便给车加油。有人还去星巴克买了咖啡,小酌一杯。

    8:00AM,赶到圣塔克鲁斯山脊线的30号交接区,这是最后一个两车交接地点,之后,1车赛程就完成了,2车继续完成剩余的赛程。

    还是感到困乏,依旧是拿了睡袋下车,席地幕天地想睡觉,睡着没睡着依旧不知道,大抵还是冷的缘故。后来困意渐消,就拿着相机四处乱逛。因为是最后一个两车交接区,大家的兴致颇高,很多跑客装扮成各色人物秀过来秀过去。美女颇多,身材颇好,俺的口水颇多。。。

跑在9号公路上的美眉与酣然入眠的跑客。

随意一个镜头,都是傲人的身材。

149队的成绩逊于俺们队25分钟,排名82。

风姿绰约,傲视群雌,权把赛道做T台。

黑天鹅小伙。

贝壳文胸的意境。

古董老爷车。

今朝阿拉都是新娘!

1车的队友们,你们为啥还没有到?!

 

    按照预定计划,1车将在10:58AM抵达30接力区。今早将棒交给1车的时候,俺们已经拼出了23分钟的裕量,1车千万不能掉链子呀!

    10:58:33AM,1车的最后一棒踩着点准时抵达,他们最后两棒的难度都是极高(VH),海拔跃升2500呎,不容易啊!

    接下来的6棒,里程35.6哩,其中2个也是难度极高(VH),分别由白瑞德和本人分担。全程中的4个VH赛段,都集中在这最后12棒中,能否在28小时内完赛,就看俺们2车的6位同袍了!

    首先闪亮登场的是明,6.2哩,难度中等,全程下坡,海拔高度从2646呎降到1292呎。计划耗时52:42,配速830,明最终的成绩是44:02,配速702,赢得了8分钟裕量!

    第二位是汤玛斯,4.7哩,难度容易,全程下坡,海拔高度从1292呎到505呎。计划耗时37:36,配速800,汤玛斯最终的成绩是33:50,配速712,再次赢得了4分钟裕量,全部裕量12分钟!

    第三位是克莉丝汀,6.3哩,难度容易,总体平路,但是起伏颇多,再加上正午阳光猛烈,很多路段处于曝晒之中,克莉丝汀未能出彩。计划耗时1:01:25,配速930,最终她的成绩是1:03:28,配速1004,失去裕量2分钟,全部裕量10分钟!

    第四位是白瑞德,6.2哩,难度极高,总体上坡,海拔高度从414呎到825呎。这一段真的很难,因为猛将也不得不停下来走路,坡度实在太大了!计划耗时44:57,配速715,白瑞德最终的成绩是50:18,配速807,失去裕量5分钟,全部裕量只剩下7分钟!

    最后的2棒,尼克与俺能否守住最后的阵地?

明的状态极佳,跑的很轻松。

汤玛斯接棒,继续前程。

154队是菜鸟队,是最早一批出发队之一,最后成绩是34:13:30,排名197。

汤玛斯补水完毕。

美女克莉丝汀在与群雄争锋。

森林小屋旁的跑客。

美女实在跑不动了!

大牛白瑞德也开始走路了。。。

 

    接力34区位于一个石料采集场,地域狭小,停车不便,俺们的车被迫停在了距离赛道100米开外的停车场深处。俺收拾停当,前往赛道的路上,顺便去厕所放了下水。出来后,又想让明给俺照几张相,就又回头去车上找相机。就在这个时候,尼克在远处大声地喊:白瑞德已经到了!我靠,丫咋这么快?慌的俺一溜烟地往接力区猛跑,远远地瞧见白瑞德正在路边东张西望地找人,赶紧冲过去,把手里的相机塞给他,抢过接力圈就开跑。

    记得尼克讲过两个笑话,一次,他跑到了接力区,他的下家还在厕所里便便。。。一次,他大哥跑了一路也没有见到负责补给的队友,交完棒说,你们这帮家伙真操蛋,渴死我了!(you guys suck, i'm thirsty)。。。

    没想到,俺今天也犯了让人啼笑皆非的失误,上家累死累活地跑过来,却不见接棒队友的踪影。当时心里懊恼的不行,这都是唱的哪出?如此简单的错误都会犯下。。。偏偏是越想快越快不起来,坡度实在太大了,短短一小段路从825呎急剧上升到1106呎!

    前面两位都在走,俺也没hold住,也停下来走了大约50米,然后又开始跑。俺知道这种坡度开跑是很累人的,而且不大值得,费了150%的力气,跑了120%的速度,但是不甘心,觉得因为自己的失误耽误了全队的时间,必须捞回来。。。结果一路之上,再也未曾停下奔跑的脚步,配速始终没有低过12分半!

    最后的这一段赛程,俺手持了TNF饮水瓶上路,里面灌了两听红牛饮料,要求队友补给两次:如果需要,就往俺头上浇水。

    登上峰顶,是一个长程的下坡路,3哩路程,从1106呎下降到720呎,然后是2哩的上坡路,终点是1210呎。中间还夹杂若干小的起伏,典型的过山车路,坡度大,高程差也大。

    下坡的时候,俺撒开丫子猛跑,什么留有余地保持体力的战术都不管了,唯一注意的地方就是落地的时候,尽量轻柔,避免脚后跟受到的冲击过大。

    在大约2英里的下坡处,队友们在迎候,俺挥挥手,表示什么都不需要,直接冲过去了。此前在上第一个坡的时候,超过一对男女,在此处又超越了一个。在队友面前超人是一件很值得得瑟的事情:)这一路,俺一共超了8个人,但是也被人超了一次。可能是临近终点,路上队伍开始富集,超人与被超的机会增多。

    在4英里处,队友再次迎候,告诉他们还是不需要支持,而且最后的2英里多路也不需要任何补给。感觉精力旺盛,状态极佳,也不知道是不是红牛的功劳。唯一出现的一次状况是第一个英里中,右腹有些岔气,降了一点速度后,5分钟后症状消失。

    不停地跑,不停地超人,心情好极了!

    跑到6英里的时候,还是不见峰顶的踪影,心里有些迷糊:到底全程是6.2还是6.9哩?恰在此时,瞧见了路旁有其它队的支援车,大声询问终点安在?对方一指后方,right there!

    闻言猛力冲刺,跑出了625的配速。计划用时54:15,配速845,实际耗时58:20,配速924。失去裕量4分钟,剩余裕量3分钟。

以下是高明GPS数据(开机晚了几分钟):

1 1011

2 650

3 956

4 652

5 1208

6 1114

6.07 625

    3:07:33PM,尼克接棒,最后一棒的重任落在了他的肩上。最后6哩,难度中等,预计用时48分,配速800。如果正常发挥,我们将在4点钟前完成比赛。

    尼克出发后,俺们随后也上路了,直奔终点而去。尼克的大哥参加了另外一个队的比赛,他将负责尼克剩余赛段的补给支持。

    前往终点的路上,1号公路上的冲刺选手络绎不绝,下午4点是大多数队伍预计抵达的时间。最后一段赛程的前半程是下坡路,后半程是沿着1号公路的平路,但是顶风,风力还颇大!当时俺心里就嘀咕了一下:尼克不要顶不住呀!

    在终点停好车,换了衣服,下车东游西逛了一番。到处都是完赛的选手,东一伙西一堆地打屁聊天。每逢有冲线的选手临近,其队友们都会迎上前去,陪同跑完最后一程,大家携手完成最后的冲刺。很搞笑,也很温馨。很多老美心底单纯,有时候就像小孩子一样。

    3点50,明拉着俺去路上迎接尼克,一直等到快4点了,还是没有尼克的踪影,看来,28小时的关口要失守了。3点59分,俺在相机的长焦取景框中终于发现了尼克的身影,似乎不妙,尼克跑崩了!

    跑到近前,尼克满脸刷白,对于明的问候也不怎么愿意回应,问了一声时间,就不再吭气,继续低头猛跑。俺不停地给丫的打气:还有300米,250米,200米。。。后来一想数字单位用错了,老美根本算不过来那是多少呎!一路之上,俺已经领教了尼克的算术水平,每次根据汽车里程表上的数字计算下一个停车补给点的时候,都是俺报出一个数字,丫的半天才说,对!呵呵~

    4:03:40PM,经过漫长的28小时3分40秒,俺们全队12人,终于完成了194.1英里的超长距离接力赛,在200个具有有效成绩的队伍中,排名72。

35腿路线图。

那个人就是俺!看不大清楚,是吧?成心的!嘿嘿~~

这个人还是俺!看的清楚了一点,却是背影:)这个绝对不赖俺,明说俺跑的忒快了,刚照了一张,人就跑过去了。

还有人穿大花裤衩上阵!

最后的冲刺!

这一队中,能看出谁是跑最后一腿的吗?显然是那位戴帽低头的家伙!

最后面那位白衣跑者就是尼克。

套在手腕上的是接力圈,拿在手上的是奖牌。

赛后放松图。

奖牌正面。

奖牌背面。

--

有关给养的补充说明:6条能量棒,4包无糖饼干(一包2块),4盒酸奶,一小袋水果干及果仁,2个咸鸭蛋,2听红牛饮料。最后基本消耗完毕。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郭木匠 回复 悄悄话 终身难忘的PART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