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涛阎的小天地

政治面目:瓜子脸。要招人恨,恨得咬牙切齿;要惹人爱,爱得死去活来;要让人服,服得五体投地。
个人资料
润涛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正文

颜宁的反驳为何站不住脚,唯有恼羞成怒?

(2019-05-16 05:35:30) 下一个

X光衍射晶体蛋白看的是一个死的状态。而动态机理恰恰是需要知道分子是怎么动的。在膜蛋白领域,破解机理最常用的是用微玻璃管扎细胞膜研究离子通道的机理(而非X光衍射研究死的蛋白质),那微小的细胞膜就留在了微管的里边,如果刚好有一个离子通道在这小块膜上,便可研究其机理。这个拉伸玻璃管研究离子通道的方法得到了1991年的诺贝尔奖。

用生物学方法研究动态机理(不是像DNA双螺旋结构那样不是想知道动态),就是分子怎么动的,就好比找到无菌操作技术,可以打开胸腔,直接看活体的心脏是怎么跳的,同时检测血压、心率。这些才是可靠研究出心脏跳动机理的直接方法,而结晶衍射等于通过木乃伊研究推理心脏是怎么跳的,血是怎么流的。这是没办法的间接办法。

先介绍一下X光衍射为何无法得知动态分子是怎么动的。假如你的照相机可以放大到能看到分子,你把白糖放入水中,糖在水中就不停地运动,你就无法对焦。当你把水熬干,得到结晶的白糖粉块,分子就不动了。这样你就可以聚焦研究白糖的分子了。而载体动态模型,恰恰想知道的是怎么动的,而非静止状态是怎样的。

那为何还有人用X光衍射研究分子的动态机理呢?因为只有找不到方法直接研究活体载体分子的动态机理,才不得不用X光衍射晶体,推理出如果是动的会是怎样。最快最容易的方法是心中有个大概模型,然后去对照衍射斑点。也就是说,当颜宁看到了我的文章,得知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模型,那是在活体蛋白在细胞膜上得到的结论,她脑子里已经知道动态是怎样的了。即使在DNA衍射晶体的过程中,有人根据衍射斑点猜测到DNA是三螺旋,是沃森猜测到是双螺旋,剩下的人猜测不到是什么结构。所以,沃森的贡献最大。因为斑点刚好就跟他双螺旋结构的猜测对上了。

颜宁的反驳为何站不住脚?因为她拿出跟我机理模型一样的钠泵模型,她的意思是说她是以钠泵的模型作为推理动态模型的,而非靠看到我的论文。她用了葡萄糖分子一起结晶的办法,但那依然是一个状态,而非动态,动态是推理出来的。关键在于:看到葡萄糖载体的12个螺旋二级结构,无法跟钠泵的喇叭口模型相提并论,因为钠泵是钠离子属于膜泵membrane pump,葡萄糖家族属于膜载体membrane carrier,她没根据得出膜载体与膜泵是同样的动态机理。我是第一个从活体蛋白确定是喇叭口朝外-朝里变形的动态机理。她没理由不根据已有的葡萄糖载体模型,而去根据钠离子膜泵模型推理葡萄糖载体动态模型(衍射晶体是看不到动态的)。

因为CFTR以前都认为是膜载体,后来在活体蛋白的研究中得出是通道!发表在《细胞》杂志后震惊了膜蛋白领域,因为活体蛋白的直接证据彻底推翻了以前的推理。所以,CFTR看上去可以是膜泵,可以是载体,它最后竟然是通道!是氯离子通道,跟其它离子通道是一类膜蛋白动态机理,而长相上看上去是膜载体而非膜通道。

从任何方面讲,颜宁参照我的论文 是最直接的方法,因为都是葡萄糖载体。所以,她得出的结论跟我的一样,也是根据我在活蛋白上得出的结果,她推理出结晶后不动的分子结构在动的时候是怎样的,是最直接的研究方法。这是她绝不敢告诉审稿人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模型早就被破解的真相发表在《细胞》与《美国科学院院报》上。如果她不隐瞒这一点,任何审稿人都无法接受她跟活体蛋白得出的同样机理的论文发表在顶级杂志。她利用的是杂志和审稿人与投稿人的互信机制,审稿人不会去查对。前人是否破解过此机理的说法,需要投稿人负责。审稿人根据投稿人对此研究前人没破解过的定性以确定稿件科学价值。已经得到了的模型,再通过衍射确认的论文,怎么可能发表在顶级杂志。要是先推理出动态模型,再用活体蛋白确认,才算更加深入并证明了靠静态衍射推理出的动态。

当审稿人和杂志社得知这一真相后,他们当即醍醐灌顶!因为她的同行们对她佩服到极端地步,是因为在没有动态模型的条件下,她就凭结晶了不动的蛋白结构衍射斑点推理出来了动态模型,这就太了不起了,想象力太厉害了。而事实上是早就有了在活体蛋白上得出了动态模型的论文发表在顶级杂志而被葡萄糖载体领域接受了。有专业综述承认我论文的“详细动态模型”。这是我一定会给自然杂志写信的原因。他们知道审稿人是在衍射晶体领域,在这个领域,没科学家研究葡萄糖载体蛋白,就相信了颜宁在稿件中所言。你去读她发表的论文前言,如果你是不在葡萄糖载体领域而是X光衍射领域的科学家,你便会得出她是破解葡萄糖载体动态机理的第一人。

颜宁的最大贡献在于她在膜蛋白结晶、X射线衍射技术改进、利用方面。在X光衍射领域她是顶级大牛,实至名归。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76)
评论
安纳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欢迎回来!你不写,我都不怎么爱看文学城了。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xmlh:

你顺便再去油管看看颜大美女美外副院士的科学演讲,听不懂没关系,我也没怎么听懂。关键是看她的脸,照中国女人的标准是太黑了,相当的黑。和她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大头像相比,打死也不是一个人,顶多是双胞胎姐姐。你给她建议用一小部分经费升级一下灯光,摄影器材,还有摄像师。这对科学有帮助,对油管的点击率也有帮助。估计给你涨点加班费,对你也是有帮助的嘛。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xmlh:

前些天顺便搜到了颜美外副院士的科学博客,最后一篇似乎是2015年写的。后来估计转到微博上去了,顺便加了不少帅哥动态视屏静态美照。其实,颜大美女美外副院士应该再把博客开到天涯,在那里大美女骂神经病会被认为是夸奖。关键是所谓内事不断问百度,外事不断以前问古狗,现在也问百度,房事不断现在主要还是问天涯。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mlh' 的评论 :

可以增加点击数嘛。此外网站也希望有争议,好出名。讨厌大概退休了,可以陪下去。:)
GoBucks! 回复 悄悄话 审稿人的选择跟瓷娃娃的推荐,编辑的挑选决定有关。有兴趣的不妨查查看她跟编辑是什么关系。这样的状况是绝对不可思议的,但也说明这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否则其他人也会出来指正,用不着等到现在。
xmlh 回复 悄悄话 把专业的问题拿到不专业的网站上讨论,你做学问是狗严谨的,哈哈。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硅谷_雁鸣' 的评论 : 老阎只叙述当时发生的事情和对话,没看到他把啥过失推到恩师身上啊。觉得来这里讨论的人,自己先带着一个观点或者说先入为主的判断来读文章,而不是理解了文章后再做一个合理的判断。这叫拿着自己的尺去量别人,量完了不合自己的尺寸就评头论足,还以为自己有理但让人看着是个笑话。

你认为小颜的“碰瓷”和“踢上门来”回应,是她的幽默可爱之处。做出如此重大发明破解半世纪之谜的科学家是让万人敬仰的,说话严谨些才好吧。很多人真的被小颜科学家的轻飘飘态度惊吓到了。话说回来,50年前的钠离子的文献都参考到了,20年前的重要文献居然疏漏了,在科研界工作的人都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啊。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之的说法,是非常合乎情理的猜测。

----------------------
2. 把过失推到一个逝去的恩师身上,不好。我们应懂得感恩与厚道。

3. 小颜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她的幽默(“碰瓷”),使我们感觉到生活的气息。
硅谷_雁鸣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的幽黙感并不低于小颜的“碰瓷说”。

发起这场“科普攻”,目的却是为了向大家宣扬“名利如鸡毛”的人生价值观。

受教了。
VCPP 回复 悄悄话 平时我一看到“美女教授”这些字眼,总会立马避开。这回被博主掀起这么大讨论,我好奇读了一点博主的文章和读者评论。
嘿嘿,我瞎猜一下,当初,如果您真觉得自己的发现这么重大,1)干嘛不坚持起个直接了当的论文题目?是不是还有点不肯定?2)干嘛不大张旗鼓的宣讲?
四季如冬 回复 悄悄话 老阎为什么会拖了这么多年才有反应? 早几年发生了什么?
硅谷_雁鸣 回复 悄悄话 我们学到了什么:

1. 要独立思考,怀疑一切。不要别人说什么故事,就全信。

2. 把过失推到一个逝去的恩师身上,不好。我们应懂得感恩与厚道。

3. 小颜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她的幽默(“碰瓷”),使我们感觉到生活的气息。

4. 小颜的成果多多,类似特斯拉车上的数千颗锂电池,“重心”很低,难以推倒的。

5. “野路子精神”,若能在科研的方向上继续何前努力,兴许说不定又有可能会有新斩获。精力别浪费在……

6. “杀双韩”!表现了什么?!“方舟子2”?!

知道韩春雨研究过的“NgAgo”基因编辑研挲在世界范围的新进展吗?!
(别学那方舟子,整天“灭谁谁”。)

河北科大调查已有结论:(韩春雨)非主观作假。
但博主还一再说:“韩春雨骗人。”不好吧?!
是否欠了个道歉?!

7. (重磅“科普”)
电影胶卷中的一张张静止照片是怎样动起耒的?(小颜非得要读老阎的文章吗?!)

8. 老阎是论文的第一作者?还是通信作者?
硅谷_雁鸣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泉' 的评论 :

有水平的留言来了!!!

谢谢,老泉。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谈求真
老阎第一篇博文指出小颜的GLUT1运送葡萄糖原理是他们1993/1995 (研究UhpT) 首先发现的。老阎的“机理”:

“图2就是一个喇叭口。就是把一片细胞膜竖着放,细胞膜上的“葡萄糖载体”(载体=马车,葡萄糖等于乘客)喇叭口朝外,里边是关上的,任何分子包括水分子都进不去。只有葡萄糖分子而且是一个分子进入喇叭口,喇叭口开始变形,变成喇叭口朝里,此时里边的任何分子都不能跑出来,因为喇叭口的外面关闭了。当喇叭口朝里时,葡萄糖就进入细胞。
简单不?

当然简单!因为这是模型,就是示意图。模型越是简单明了,最好一目了然,就越容易被读者理解,并印象深刻。然而,这个模型还真的就是事实上的葡萄糖载体把葡萄糖分子转运进入细胞的工作原理(生物学上称为“机理”)”。

老阎说自己先画喇叭口, 小颜把六十年代第一个画喇叭口的相关文献搬出来 (Simple Allosteric Model for Membrane Pumps by OLEG JARDETZKY, Nature, volume 211, pages969–970 (1966). 图中显示离子,但文中讲所有分子。这第一文献现在衍变成了alternating access model主流理论. 因为是第一次提出,大家都多引用此文. 小颜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83年有人以热力学为基础的理论论述也画了喇叭口。看一下这个1983年讲机理的文章:Translocation pathway in the catalysis of active transport,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0(1983), 3701-3705. 机理一步步修改,更有理论基础。


再看看1992 Mike M. Mueckler有关GLUCOSE ABSORPTION文章, 画了喇叭口. 他的文章与小颜研究相同。

ScientifiC America (January 1, 1992). How Cells Absorb Glucose. David E. James, Gustav E. Lienhard, Jan W. Slot and Mike M. Mueckler

老阎在93-95年也画喇叭口, 成果限于topological, domain. 当时做的不同体系 (UhpT),也与小颜研究GLUT结构,构象 (比如分子之间具体反应基团,键长,键角,能量等) 不同。

另外老阎老板前几年 (2008)的文章提到transporter构象数据不够,结构难定 (FUTURE ISSUES
1. How many conformational states of the transporter are there? There is an urgent need
to define the transition states in conformational space. Characterization of these states
and the ability to achieve an individual state in vitro are the main hurdles to realizing a
full structural characterization of any secondary active transporter.
2. We eagerly await the arrival of high-resolution structures of an MFS antiporter in the
Co conformation and in the substrate-bound Ci conformation.
3. Are the same residues involved in binding substrate in both the Ci and Co conformations,
and what are the exact determinants of substrate specificity and ionic selectivity?)。
在此文中,他引用六篇自己的文章,但是没引老阎九三年画喇叭口的文章。见”In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 Annu. Rev. Microbiology, 2008. 62:289-305.

GLUT1和UhpT是不同的蛋白,Mike M. Mueckler2001 有关GLUT1文章也不提1993/1995老阎文章.
Molecular Membrane Biology . Volume 18, 2001 - Issue 3 (183-193)
Structural analysis of the GLUT1 facilitative glucose transporter
Paul W. Hruz and Mike M. Mueckler
小泥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 : 同意你的判断,老阎是“宅心仁厚,估计在掂量怎么能双赢”。不过作为他多年的读者,不敢说自己的判断一定就是客观的,人贵有自知之明,哈哈。

网络上说什么的都有,想要说服每一个人不可能的。希望老阎小颜都能够平和理性,做正确的事。
无墨 回复 悄悄话 润涛涛,问好!:)
榕城狮城 回复 悄悄话 吃瓜群众慢慢看吧, 老阎明知会被雪藏他都顺马龙尼先生的意見, 也不特意去提, 那真是名利如鸡毛。就是15知道了, 也没出声, 只是聊天中偶提他发paper to Cell 及施-公, 这么多年似乎在等一个说法, 又或许马龙尼先生入梦来了, 静看下回分解。。。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专业上发现权的争议应该在专业领域去解决。这是有道理的。为什么阎师选择首先在博客说明情况呢?他是不是想搞舆论审判?我想这可能是几位不同意见网友所不满的。我感觉,如果阎师二话不说直接投书自然杂志,也会有人不赞成他的做法。是啊,万一人家小颜没检索到您老文章,从来没读过,就是凭天才的想象力做出的结果。您如果先和她沟通一下,就比较合适一些吧。再者,她的导师和您曾在一所大学工作。您是她师伯辈分的,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呢?拜读过许多阎师的博文,受益匪浅。他这样一个具备治国谋略,以民族利益为重的智者可能很不希望此事演变成一场中国学者的内斗。中文网上会有很多人阅读阎师的科普文章。如果第三方转告小颜,有个合适的说法,能得到阎师认可,何必一定到杂志社讨说法?能庭外和解的案子当事双方就不需要等法庭判决了。当然啦,吃瓜群众是不嫌事大滴。目前小颜的过激言论已经侧面验证了多数网友的猜测。我们可以等待阎师发信函了。好像还有网友质疑为什么几年前小颜发文章时不说,现在才旧事重提。阎师宅心仁厚,估计在掂量怎么能双赢。如果现在不提,还有更好的时机提吗?
horse625 回复 悄悄话 再次看了老泉和阎兄的回言,同意阎兄的说法,您是其发现者。其余的我就不说了。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俺不懂生物专业,但俺一直都懂,如果真的是假,那一定就得打,更何况这是在美国。虽然俺和阎先生政治观点不一样,但在打假上,观点完全一致。

人们都说,科学家们都应持有一种天然的怀疑态度,坦率地说,俺对天朝“科学家”的诚实精神都持有强烈的怀疑态度。其实很明显,颜小姐的性格决定了她不是一个能坐得住冷板凳的人。她在来美国以前,大概对美国社会中的科学家们有一定的误解,可能认为作为美国科学家,也会象在天朝一样,可以通过炒作,通过蹭普林斯顿的热度,变成网络媒体和社会红人,进而实现天朝自古的“人上人”和“出人头地”的酱缸社会价值。

如果美国不是一个能让愿意坐冷板凳的科学家安静、认真、严谨地做学问的地方,那这个世界上任何国家都不是。俺记得颜小姐两年前从天朝出走,来美国接受普林斯顿的邀请时,俺曾经说了一句俺的预言: 在一个全然不同的社会里,颜小姐想想以前在天朝做的那些“学问”,说不定半夜会从噩梦中惊醒,从床上惊坐起来。

颜小姐不会被俺说中吧。:-)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soft-heart:您的说法是很有道理的。不过您如果从博主的第一篇博文及评论看起,您会发现是颜宁的“神经病”回复让大家彻底对她改变了看法。我本人就是,一开始我认为她是一位“颇有担当的科学家”,现在的评价是“不合格的科学家”。我是外行,对她的评价或许偏颇,但仅从“神经病”三个字就可以给她个“不合格”,您觉得呢?

科学上,问题的关键是颜宁是否完全重复了博主的科学发现。这个博主已经明确表示会给Nature指出,他已经“纠结了”7年,做了这个决定也是放下块石头。至于后续,我们留给时日。

网友对颜宁的“攻击”多半因为颜宁那里不允许说不同的话,但您在这里却是可以的。
soft-heart 回复 悄悄话 我还是说,搂主必须采用正确的,合法的,途径来解决这个争论,不应当在WXC里面攻击颜宁,因为这是One way,颜宁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反驳,类似情况过去也发生过。
记得在90年代,作家王朔发表了好多篇专门攻击已故著名文学家的文章,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其中对鲁迅的攻击尤其恶毒。后来绍兴市作家协会主席朱振国实在看不下去了,出来反驳说,这种对一位文学大师进行了肆意的嘲弄,贬斥,讥笑,这是文革时代红卫兵破四旧的那种做法和心态。才能用错了地方的王朔,现在正成为文坛的红卫兵在那里恣肆横行。朱振国说“以为巨人已长眠地下不可能辩诬和抗争而显得猖狂,只能证明自己的愚蠢、浅薄和卑劣。”
我不是说这里的楼主就代表王朔,颜宁代表鲁迅,但原理是一样的:解决分歧只听一方是不对的。我完全同意单亲妈,JessAB,Justness 等网友的的看法,学术分歧应该在学术圈内解决。如果还不够,楼主也可以直接到颜宁的单位投诉,在WXC里面单方攻击别人是不正确的,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篇了。
GoodWaves 回复 悄悄话 我也是学术期刊的编委和审稿人。一旦稿子里有 “首次” “第一次” 等词儿,我一定会跟作者“认针”。 老Yan (77级),小 Yan (77生)都是顶级牛人! 希望二Yan相逢一笑泯恩仇,有学术合作机会!
康霖 回复 悄悄话

挺想知道这个审稿人是谁,和小颜为何加这样的罕见论文前言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世事沧桑' 的评论 : 太棒了,你给所有的华人美女明星教授指引了一条阳光大道,要不做物理的哪位单身美女教授用不同的方法把牛顿实验再做一遍,然后说自己是万有引力第一人,科学界的老白男就维护认可她是第一人!!!
----------------------------------
我就不信贵界的老白男不维护如日中天的华裔美女明星普林斯顿教授。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你要么是来捣乱的,要么是闹点笑话逗大伙儿乐的。那我就顺着你的例子再加点料说开去。
你讲的这个宇航员是个女的美丽的而且是单身的,她在宇航实验室做了一大一小球落地实验并发现是同时碰到了舱底,她写论文说她通过现代高科技去太空实验室做了大小球实验,因此她是自由落体与重量无关理论发现第一人。那科学界只会认可她是第一人去太空做的实验证明了这个理论,而不会认可她是这个理论发现第一人。可这个美丽的单身的女宇航员说我不知道也没读过伽利略是自由落体与重量理论,你觉得科学界是不是就应该认可这个女宇航员是第一人呢?科学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
老阎和小颜的有关葡萄糖载体机理是一个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懂的领域,但这先后谁发现的道理和女宇航员的故事一样的。老阎20多年前的Yan-Maloney模型告诉了科学界他们是第一人破解了葡萄糖载体机理,小颜只是用现代科技技术证明了这个理论而已。小颜只能说她是用X射线衍射技术证明葡萄糖载体机理第一人,她不能说她是破解葡萄糖载体机理第一人。她可以说她不知道,那现在她知道了,就应该纠正她的说法。
-----------------------
你用logic想呀。就说地球引力吧。加利瑞在比刹斜塔上丢下两个不同大小的球。证明了它们同时着地。300 年以后。宇航员在近地宇航实验室也同样做了这个实验。证明一大一小是同时碰到了舱底。你说。他们有必要引用300 年前的那个实验吗。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己糖(英语:Hexose),又称为六碳糖,是含有6个碳原子的单糖,化学式为C6H12O6。1位含有醛基的6碳糖称为己醛糖, 2位含有酮基的己糖称为己酮糖。己糖六个碳原子中有五个碳原子连上了羟基(-OH),余下的一个碳原子是属于一个醛基(-COH)或是酮基(-CO-)的。葡萄糖分子的1位碳是属于一个醛基的,所以葡萄糖是一种醛糖Aldose(ALDO=醛)。而果糖的2位碳则是属于一酮基的,因此果糖是一种酮糖Ketose。
Justness 回复 悄悄话 The Uptake of Hexose Phosphates (Uhp,磷酸己糖吸收) is a protein system found in bacteria. It is a type of two-component sensory transduction pathway which helps bacteria react to their environment.

UhpT is a transporter protein which facilitates the uptake of phosphorylated hexose(磷酸化己糖) molecules into the cell.

GLUTs(glucose transporters).

二者研究没有交集。

lZ当初不质疑,拖到现在质疑,不在专业领域质疑,选择博客非专业人群中质疑,目的可疑。
世事沧桑 回复 悄悄话 既然颜宁自己热衷于混社会,当网红,自己在博客写那些市井语言,对她的评判就交给公众又何妨。她喜欢做明星,那就由公众人物来评判,岂不是求仁得仁?相信学术界的内部公正调查才是书生气十足。我就不信贵界的老白男不维护如日中天的华裔美女明星普林斯顿教授。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你用的词都是使得你站在高的moral ground 。一般人听了是会觉得有道理,比如不会没有公理这些说法,要求真相等等。
你没有明白我说的,我说的和你是相反的,这件事最好现在学术内争论和解决。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单亲妈,阎师维护自身学术权益的结果会造成某人声誉受损亦或无法在学术圈生存是没法估计预测的,也不重要。关键是通过非专业网站和个人没有解决问题,就不得已升级。学术届没有法庭不等于没有公理,不等于无法确认对重要学术发现的发现权。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好吧,我路过,就此打住。我就是不太认同学术争议先在学术圈外解决的方式。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楼下:有争议的话题硬要质疑全网的网友疑从何来。我很钦佩。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枕寒流
谢谢。学术圈没有法庭,不会有人明确让她答复是不是看过老闫的。即使看过,没注意,或者没看过,都不是大过错。会对声誉有影响,但绝对不致于生存不下去。你想多了是因为你不是学术圈的。
日本人发表一篇文章,然后写信给我,道歉半页纸,因为审稿人告诉他,这方法我早在二十年前就去发表了。他在修改中才把我们的文章引用了。这不是他有心的错误,他真的没看到。所以老闫说的审稿人没用,我不太认同。当然我不在他的领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审稿时候,我是有能力辨别这工作是否前人做过。
JessAB 回复 悄悄话 不知道为什么慱主以及他的一些追随者在这里一面之词的指责Nieng 没有引用他的俩篇文章, 为止有人只听了一面之词就义愤填膺对她诋毁. 真是不可思议这些人的做法. 看不下去.

我查了一些文章, 总之Nieng 做的研究从角度, 层次上, 以及做的蛋白和R. Yan 都不一样. 比如Nieng 用X-Ray 做的GLUT1 的结构给出非常detailed information包括conformation, hydrogen bonding 等等, 并且根据X-Ray 得出的结构知识从atomic level 的角度来proposed 那个在她2014Nature 文章的Fig 5 的working model. 在Fig 5 中她引用了和她文章有直接相关的Quistgaard 关于XyIE 的inward facing, occluded state 的文献. 她没必要引用R. Yan 的文章因为和她的文章没有直接, 直接的关联.

查了一下最近有关glucose transporter 的文章, 找到了2019在Nature 发表的题目为” New insights into GluT1 mechanics during glucose transfer”. 在这篇文章的文献中引用Nieng的大概6篇文章, 但是没有任何R. Yan 的文章. 难道因此R. Yan 也要去找那个作者质疑吗??

注: Yan 的90年代的二篇文章有他在这field 的贡献.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单亲妈,
您想多了哈。阎师回复网友说,肯定会写信给Nature。这信一发,调查就会要求YN明确回答是否检索或阅读过阎师文章。这可没有模棱两可的余地。如果调查结果证实多数人猜测,YN必定因为此事无法在学术圈生存。她自身素质不足,没有在第一时间进行有效的危机公关,化干戈为玉帛。莫怪阎师进一步维权。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枕寒流:
你这想法太可怕了。就因为一个人态度不好,轻狂,没把老前辈看在眼里,就要狠狠教训她。美国人不会认同你这种做法,学术圈绝不会认同这个做法。学术本来就渐进,“事实”是依托实验条件的,你明显不是。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科学探索的根本是求真相。一个科学家如果丧失了对事实的尊重,是不配得到世人敬仰的。阎师作为发现权被忽视,被践踏的一方理应在专业期刊进行投诉,也很有必要在公众媒体宣传。应该说,阎师的陈述把来龙去脉讲得很清楚,既尊重小颜的工作,也给予了足够的缓和余地。如果小颜懂事,善意回应,此事可以避免进一步调查,双方共同获得各自应有的科学荣誉。我作为旁观者,深深感受到阎师对后辈的保护,对中国科学家国际声誉的苦心维护。很可惜,小辈轻狂。事已至此,应该不留情面,出手教训一下某个不把Cell和PNAS当学术期刊的家伙了。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学术圈有的是互相恶意攻击打压,有的一方把持基金不给对方。
即使这样,学术圈也没有仲裁法庭(造假除外,人人喊打)。恶性攻击打压是学术自由的副产品,正如民主的副产品多如牛毛。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如果你先给杂志写信,等有个初步第三方(专业)介入的定论后,再来文学城写科普,可能更好。你知道的,文学城里玩的人看热闹多,仔细分析少,而且即使动脑分析,因为没有强大专业背景,即使支持你,也真的不足论。
我认为学术分歧应该在学术圈,但有意造假和自高自大无视前人贡献自吹自擂第一是完全不同性质的,不能因后者毁人名誉,前者则要驱逐出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单亲妈' 的评论 :

我当然要给杂志社写信。这有疑问?

她在电视上说的跟论文发表的是一致的啊。
单亲妈 回复 悄悄话 请问为什么不写信给专业杂志?我发表过对一文章的Discussion,作者对方要公开回复,都发表在后一期上面。但有期限限制。
假设她只是自己在电视上宣称,而不是在杂志上说,对不起老闫,她有这么说的自由,哪怕她说的不严谨。这不是会被追究的过错。
普通劳动者 回复 悄悄话 我是门外汉,只想冒昧的问一句,X光衍射技术已经存在好几十年了,至少在颜宁出生前就已经很成熟了。我记得上学时候就知道此技术可用于金属的晶体结构探测,怎么她又成了此项技术的大牛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你不是说你也是搞科学研究的吗?请报出你的真名。我把你的言论发给您单位的同事,让他们评判你的高论。n自己都不信你的胡言乱语,在这里耍混浪费大家的时间和精力。总有胡说八道的,可就是你一人没完没了地故意捣乱。
蓝涯湾 回复 悄悄话 典型的文人相轻 颜女士发文章时没有看到老阎两篇大作的可能性很小,查文献是科研基本功,颜女士不至于水平差到漏掉如此重要的文献。或许是耍小聪明,好让自己的结果天下第一。或许与她的自负有关。美女教授,尤其是风头很健的女教授,走到那里在那里都是众星捧月,也就习惯性的一览众山小,瞧不起同行的工作。其实随着技术的进步,只要有足够经费支持,现在获得高分辨率图像解析蛋白结构也不是很困难的事情。虽然老阎的工作用的是原核细胞,但重要的蛋白质结构在进化过程中相当保守,结构相似度极高。Cell 和 Nature 在科学界的江湖地位差别不大,老阎未能成为院士只是因为他不是美女教授而已。颜女士说老阎碰瓷,显然太过分了。我相信颜女士以后会对这个说法后悔的。
武尊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CNC,觉得你不像是作科研的学者。
60年代的钠泵模型是钠离子膜泵动态机理,这个研究与老阎和小颜的研究是两码事。老阎与小颜做的是葡萄糖家族膜载体的动态机理,老阎与小颜是在同一件事上得到了相同的结论,但是他们是用不同的方法取得相同的结论,老阎早在93年就发表了动态机理的结论。所以这件事的重点不在于小颜是否注明了引用了老阎,而是葡萄糖载体动态机理是老阎首先得出结论而且发表的。

老阎与小颜就好比宇航员的铁球实验与伽利略的铁球实验虽然用的方法不一样但是研究的是一回事,宇航员不用提到引用了伽利略,可是宇航员不会认为自己是第一个得出结论的人。

60年代的钠泵模型与90年代的葡萄糖载体机理的差别就好比牛顿苹果与伽利略铁球的差别,虽然都是球状物体下坠但是研究的事情根本互不沾边。牛顿是万有引力第一人,伽利略是自由落体与重量无关第一人。
webyoung 回复 悄悄话 一直是阎先生的粉丝,读过大部分阎先生的文章,全都是极有养分的精神食粮,受益良多,阎先生的人品和文品都是上品中的上品。很困惑颜博士不引用阎先生的文章,也为颜博士不适当的态度遗憾。一如既往地坚决支持阎先生。
SCNC 回复 悄悄话 關鍵是人家60年就提出了假設。老 小言 從各自方向去證明它。這是我的理解看了老言的回答後。

他可以Try try. 不過很難。在我看來。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SCNC:您还在纠结文献引用啊?关键是谁先发现了“重力” - 两个铁球同时着地,伽利略还是宇航员?
俺是农民 回复 悄悄话 支持应该给Nature写信反映,另外颜的回复如果真是这样说的,傲慢之处令人震惊。
SCNC 回复 悄悄话 那第二个可以不提第一个呀。我用我的外空实验也可以呀。
SCNC 回复 悄悄话 两个实验都证明在无空气的时或空气zhu力可以忽略不计时。两球同时到达。后一个实验就更明了了。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 宇航员在近地宇航实验室也同样做了这个实验

万有引力还是伽利略发现的呀,宇航员说他发现的估计回不来了 :)
SCNC 回复 悄悄话 你用logic想呀。就说地球引力吧。加利瑞在比刹斜塔上丢下两个不同大小的球。证明了它们同时着地。300 年以后。宇航员在近地宇航实验室也同样做了这个实验。证明一大一小是同时碰到了舱底。你说。他们有必要引用300 年前的那个实验吗。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她的结论和我的结论是一样的啊。

如果我用另外的方法证明了牛顿二项式,方法不同,结论一致,牛顿二项式就变成我是第一个证明出来的了?

你说的例子到底结论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如果是一样的,那第二个证明了引力波的就在电视上讲他是第一个证明引力波的???
SCNC 回复 悄悄话 你可以try try.但看着有点玄。
SCNC 回复 悄悄话 一个是在地球上做的。另一个是用哈勃望远镜(在地球轨道上)做的。不可能是一样的呀。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第二个证明引力波的论文没引用第一个引力波的论文???

SCNC 回复 悄悄话 我看着有点玄。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in13590' 的评论 :

这与我和颜宁的论文争议没关系。研究葡萄糖这类文章多着去了。去读JBC的综述。
SCNC 回复 悄悄话 这就象物理上的引力波。爱因斯坦提出了这个假设。有许多著名的实验来证明它是否正确。最近。他们用大的对撞机。正明了有引力波。10年前。天文学家观察到gravitation lens 的爱因斯坦ring.也一样证明了引力波。这不冲突呀。
lin13590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读过这篇论文没有?
An explanation of the asymmetric binding of sugars to the human erythrocyte sugar-transport systems (Short Communication)
J. E. G. Barnett, G. D. Holman, K. A. Munday
Biochem J. 1973 Nov; 135(3): 539–541.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她证明了我的结论。别这么spin。就好比CFTR,几十年都公认是载体,直到别证明是通道。如果二十年后又有人证明是通道,而不提二十年前就被证明是通道了,在你看来就等于双方都同样功劳?那你现在用另一方法证明牛顿二项式,牛顿二项式就改成是你第一个证明了的???
SCNC 回复 悄悄话 那就对了呀。一个机理在60年代就已提出了。你和小言从不同方向证明了它。小言作的更全面。没错啊。
bl 回复 悄悄话 蓝天白云915LQB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6:00:03
小颜的反应说明:人家根本没把这件事当成一回事,不屑于跟你们不懂的人说三道
四,解读成惊慌失措,有点不合逻辑,引申到华人圈内斗也太牵强。
---------------------------------------------------------------------------------------
再劝你一句,人老了,最重要是要变好。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rse625' 的评论 :

他写那个文章时我还没开始搞呢,当然无法引用我的文章。我是用试验第一次证明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

我介绍了很多次了。CFTR一直被公认的是载体,直到有科学家用试验证明它不是载体,而是离子通道。所以,假设没什么价值,除非得到科学验证。我是第一个验证了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钠离子泵的结论早在1966年就知道了。在1993年前,无人知道葡萄糖载体是什么样子的动态机理。假设归假设,科学证明归科学证明。如果说证明了机理,我是第一个,颜宁是第二个。用的方法不同。一般情况下,如果第二个证明了的结果跟第一个不同,那就推翻了第一个,而第二个被称为首先发现了机理。如果是相同的结果,那第二个就没资格称为第一人解密。
SCNC 回复 悄悄话 老泉的写得很清楚。60年已有人提了喇叭口了。
horse625 回复 悄悄话 老泉的说法值得重视,希望阎兄考虑一下是否如此。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sh_fish' 的评论 :

你讲的是另外的话题了。我的问题关键是:膜蛋白大部分都不能靠结晶不动的衍射推理出动态机理,这才是用拉伸细玻璃管的技术研究离子通道获得了诺贝尔奖的原因,因为无法从晶体衍射推理出离子通道的动态机理。葡萄糖载体无法用微玻璃管研究其动态机理,也没任何人想到任何办法破解其机理。搞衍射的得知颜宁搞出来了葡萄糖载体的动态机理,靠的是衍射,太牛了!而事实上葡萄糖载体的谜底我在二十年前就破解了,而且发表在顶级杂志。只是审理她稿件的人都是搞衍射的,衍射领域里没人搞葡萄糖载体,就信任了她的说法。她在稿件里不提我们的论文,一下子她就成院士了,因为破解了葡萄糖进入细胞的机理。
fish_fish 回复 悄悄话 我更正:

如果她引用了博主的文章,进一步通过结构验证了该理论模型,因为是第一个得到膜蛋白结构的,也有可能在CNS上发表,但可能性会下降。

此外,从the responsible conduct of research (RCR)的角度来说,我认为应该引用博主的文章。
fish_fish 回复 悄悄话 我是生物结构学的外行,当初中科院生化所有机会做结构没有去,还是选择的分子生物学相关的研究。

我绝得YN最大的贡献在于对于膜蛋白晶体结构解析的完成,至少在技术上是重大突破。也是由于同样原因,她在CNS能不断发表文章。

最初发现分子结构之后,大家很兴奋,认为通过3D预测小分子抑制剂对疾病的治疗将会具有重大作用,但实际证明,translational study的药物能应用于临床还是很少。杂志上发表了越来越多的分子结构,针对性药物的开发仍然不易。

我还承认,SYG回国后,国家大量投入经费,购买了当时最顶级的生物结构学需要的仪器设备。国内有很多博士和博后,国家出钱,导师只出补助,流水作业,大干快上,很快能出文章,比国外快多了。国外的博后工资已经超过$50000/年了,还要有fringe,都要从老板的fungding里出,我觉得同样的设备,在国内更容易出东西。所以我们可以看看5年以后,YN在普林斯顿出的文章是否能比在清华还多。她在国外雇人需要从自己start-up,endowed chair and funding里出钱。

我承认作结构的成果,都要花费很多时间,还要幸运,能得到晶体。但我也承认“之乎”上的说法,象technician一样做大量不同蛋白,即使破解结构,发表一大堆顶级文章,对应用有多大帮助呢?药厂的人会说,筛药时会用到结构。但实事求是的说,结构生物学发展以来对药物开发有一定作用,但没有预想的作用那么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sh_fish' 的评论 :

在葡萄糖载体领域里的大拿给我们的论文评价:“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
翻译成中文就是:详尽的机理模型,或详尽的拓扑模型。没有丝毫假设内容。

明白不?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sh_fish' 的评论 :

您说的是外行话。我的文章里没有任何假设。研究膜蛋白的机理,靠的是活体蛋白。没有办法,才用X光衍射间接推理分子是怎么动的动态模型。我没有任何假设在文章里,都是在活体蛋白搞出来的真实的动态机理,而不是靠衍射晶体不动的分子然后假设是怎样动的。这跟DNA双螺旋结构的研究不是一回事,因为DNA结构不需要推理出怎么动的。明白不?对于已经知道了分子的动态机理,她的研究价值接近于零。这是她绝不敢告诉审稿人我的动态机理已经搞出来了的原因。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万柳塘' 的评论 :

中坛有网友看懂了我的《美国科学院院报》论文,给大家解释了我才是解密的真正第一人,反对我最激烈的公开给我道歉了。但还没人能理解我的《细胞》论文,这需要我自己详细介绍,皮特有一流文笔,极难看懂他的文章。我两篇文章出版社一字不改,审稿人也无法提出改正他的稿件,直接接收印刷。印刷前编辑一个字都没提出修改。绝对的超一流文笔。等我慢慢写出来,让大家知道我是如何破解这世纪之谜的,比名利有乐趣多了。那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令人叹服的逻辑推理能力的结合。我慢慢介绍,包括我在国内获得国家级奖的研究过程。让那些诋毁我的人仔细看看润涛阎在科学上都干了什么。当然,修车、修房、焊接、管道工、钳工、家用电器、木工、瓦工、空调暖气,都是专业级的。就列这么多吧。文学作品,我是门外汉,从没进过文学院的大门。
fish_fish 回复 悄悄话 我同意博主的看法,YN不是抄袭,但对其研究有所借鉴,又没有引用其已发表的文章。

我承认,在投稿时,如果完全novel的东西能在更顶级的杂志刊登;如果不是首创,说以前有人提出过,很难在CNS上发表。举个例子,同样做结构,在JBC发文章的大有人在。当然,YN第一个解析膜蛋白结构,难度还是很大的,上更好的杂志是合理的,如果她引用了博主的文章,进一步通过结构验证了该假设,也有可能在CNS上发表,但可能性会下降。

同样是做基础研究的,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圆满解决。

万柳塘 回复 悄悄话 严重支持阎先生,这种钻空子投机的心态是不适合做学术的,更败坏了华人在学术界的信誉,阎先生您身后有无数的正能量加持,以您的才智一定能让真相大白,讨回公道。
wibblypig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inbycoin' 的评论 : 很简单的事,你自己为啥不去颜宁的微博看而是在这里怀疑颜宁是否真说过那些不作调的话? 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懒的去看?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ucker' 的评论 :

反对我的都道歉了啊。去中坛看。
SCNC 回复 悄悄话 老闫的文章写得还是有文学水平的。就是年纪大了。思想比较旧式一些。比较象我父母一辈。保守。反川。支持老闫搞个清楚。
Zucker 回复 悄悄话 我这是外行看热闹,看了老阎的文章和城中评论觉得小Yan不引用不对;可刚才看到城中另一位慱主Fanreninus的三篇文章是不同的意见但似乎也很专业,不知老阎可否抽空看一下并讲讲其是否对错?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我何止几十个马甲!早就有人说润涛阎是一个写作组!还有说润涛阎是三个人各取一个名字,一个写政论文,一个写文学作品,一个写科普。

你跟这类人解释是无效的。有一网站还因此争论了很久:到底润涛阎是不是一个写作组?还有说我从小就没爸爸的,那时候我爸还骑自行车到处溜达呢。

我读小学时我老师告诉我:“别理那些傻瓜蛋对你的嫉妒,苍蝇是无法阻挡鹰的飞翔的,随它们嗡嗡叫好了。”这句话我记住了一辈子,因为以前我从未想过这个比喻。从此就不再计较别人议论什么了。多数还是崇拜我的而非嫉妒。其实嫉妒诋毁也是崇拜的另一种方式。这我那时候就明白得很。
lilywanda 回复 悄悄话 我相信阎是一个温和善良看淡名利的人。他97年在cell发表那篇文章,不管是在要发表的刊物还是文章名称等都有跟他老板有不同的想法,但最后都按照老板的意思去做了。明知道这样会对他的发现造成不易理解和推广影响。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回复soft-heart网友的评论:
老阎虽然做学问搞科研修车修冰箱修水管子铺地板啥的都挺专业,但他有块短板,那就是他玩儿不转电脑。前年城里刮芳华照风时,他答应给夏圆一张芳华照,但就是笨手笨脚地寄不出去。几位姐妹总见不到老阎的芳华照,给我QQH,担心他说话不算话,我回答说,老阎不是那种人,他一定说到做到。我记得最后老阎求了文城的小编帮忙,总算把他的芳华照送到了夏圆的手中,兑现了诺言。
您说老阎穿几十个马甲上阵骂网友,我咋不信呢?折腾电脑时,老阎能有那么大能耐?能抖那么大的机灵?您是不是认识个穿了几十件马甲在文学城里折腾的人,就认为其他网友也这么干吧?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CNC' 的评论 : 说这话的都是没读老阎几篇文章的人,或者读老阎文章时间不长的人。同理,信的或者半信半疑的也都是这两类人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ft-heart' 的评论 : 你说老阎是专修冰箱的的电工?你知道的不全面,我告诉你,老阎还是修车工,水管工,铺地板的carpenter, 他干这些都是专业水平,有几个还有操作资格证呢。
SCNC 回复 悄悄话 Soft heart,你是說老閆有許多網名?不會吧?
soft-heart 回复 悄悄话 TO:紧跟着学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3:52:22
受过教育不等于都象老泉网友那样熟悉葡萄糖载体科学。这里一个明显的问题是,在WXC上,大家只看到润涛阎的文章,没有看到颜宁的辩驳,这本身就是不合理。我估计象她那样忙,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到WXC辩论。
这里说一个小故事:好多年前,我对于阎的文章也很喜欢的,后来一篇文章里说到印度人和中国人的差别,其中一个是中国人相互妒忌,印度人却完全没有这种现象,我手下就有3-4个印度人,他们有时候的相互妒忌比中国人还厉害,我就写了我看到的事实,根本没有攻击任何人;出人意料的是,我收到了非常严厉的攻击,而且用的都是文革语言(现在我知道他的成长年代了),让我灰心,主要问题:他一个人在WXC上,有几十个网名,有的是吹捧他的,有的是打手(那个攻击我的叫“比哭笑好”),后来我就很少看他的文章了。
这里还有一个没有想通的问题:按照他在90年代早期就发表好几篇高质量的文章,现在应当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了,出乎意料的是,他已成为一个修理冰箱的电工了,这让我百思不解,不过倒是很符合他现在文章的风格。
老泉 回复 悄悄话 老阎的老板Maloney 2008 综述提到transporter构象数据不够,结构难定。在此文中,他引用六篇自己的文章,但是没引老阎93年一文。见”Inns and outs of major facilitator superfamily antiporter“ Annu. Rev. Microbiology, 2008. 62:289-305. 相关机理的研究从六几年有人第一次提出喇叭口(图中显示离子,但文中讲所有分子。因为是第一次提出,大家都多引用此文),八几年有以热力学为基础的论述也画了喇叭口。看一下这个1983年讲机理的文章:Translocation pathway in the catalysis of active transport,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0(1983), 3701-3705. 机理一步步修改,更有理论基础。

老颜九几年作了贡献(topology),但是对晶体结构及分析没有涉及,因此说不出分子构象(比如分子之间具体反应基团,键长,键角,能量等)。没有分子构象,很难谈详细机理。因此老阎的老板2008综述中还要求多研究分子构象。小颜贡献了几个相关分子的晶体数据及构象(以现有分辨率为基础)。可以说两人在各自领域不同时间都出了成果。
originall 回复 悄悄话 老阎这事儿其实不怪颜宁,还是要怪11g,颜天生就这样的言行档次,11g就这审美一路非要捧她

所谓的princeton是因为11g在那里,11g如果在州立那就是州立博士了,而且颜宁未必有第二个名校offer,估计11g看上她学生会主席能混社会,11g喜欢女生也要找个靠谱的,

而且我觉得是11g推荐她这么做,我不觉得她有这个脑子,至少11g没有阻止他,11g回去没什么实质东西做出来,说不定想让颜宁出名抬高自己,至少想混着多发个paper,两人肯定都知道这是老阎做出来的东西

我要是个老师,就算不喜欢男生也要找个靠谱的女生,其实不管男女踏实聪明有创造力的学生是最主要的

颜宁这个言行做派,大一高数差点不及格,毕业设计做实验毁掉整个细胞间,她天生就这个素质,根本不严谨认真也没什么创造性,关键11g一路硬要提携她,所以我觉得都是11g一手造成的这个结果,大千世界什么性格的人都有都没错,但是这样的素质被硬架到这里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5:46:04支持您的观点!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reebee' 的评论眼拧和义工,都是势利小人。。 :
Cannot agree more.
freebe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眼拧和义工,都是势利小人。。涛哥清流,不齿于他们为伍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此留言,是让大家知道你很愚蠢,而且是蠢上加蠢的人么?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小颜的反应说明:人家根本没把这件事当成一回事,不屑于跟你们不懂的人说三道四,解读成惊慌失措,有点不合逻辑,引申到华人圈内斗也太牵强。
coinbycoin 回复 悄悄话 本来一件比较简单的事情 由于网传的“颜教授微博”上的似乎并非就事论事的回复(这些回复是真实的吗?)给搞复杂了……
playnice 回复 悄悄话 支持老阎到Nature编辑部说一下。老阎是否能够用投稿的方式?我希望看见comments和responses发表。她的确不知道如何正确回复。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我记得老阎几年前为打假韩寒写过若干篇文章,所以我一直认为老阎是眼里不揉沙子的人。韩寒造假不过是在文学领域翻个小浪花,不值一提。所谓文学领域从来是个鱼龙混杂的江湖,那里的剽窃之风不衰。而静穆严肃的科学领域容不得半点造假,一丝不实,老阎决定给自然杂志写信是秉持其一贯的求真求实的精神,绝不是争个人名利,更不是华人圈的内斗或是跟什么名人碰瓷。文如其人,我十年来跟读老阎,相信老阎的实在与为人。为守住科学界的一方净土,我支持老阎采取行动!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有论文为证,颜宁团队被称葡萄糖蛋白转运机理解密第一号人马的 declaration 肯定是受到挑战的。这不是碰瓷。老阎有一流刊物的两篇论文和图标模型为强烈佐证,同时和小颜的导师先后在同宗同门的霍普金斯做博士研究。这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况且老阎这么多年的品格是值得他的读者信任的。

如果我是《自然》杂志的人,听到谣言四起,我也要查到底。我倒是希望小颜能保住她的论文地位,希望她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科学家。如果不说明白了,对老阎不公平,对小颜也不公平。对抱大腿,走捷径,我觉得很好,没啥错,但是盗用他人劳动成果,有意避开不提,在别人错觉里拿到自己要的东西是不行的,不可以白用他人成绩。

对老阎一样有这个要求,不可以无故损坏一个人的名誉和地位。所以这事必须明查。为了公平!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花时间做无用功就是傻瓜,无论学历高低,哈哈哈哈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nold2' 的评论 : 说得对,我就是傻瓜。
syys 回复 悄悄话 建议去维基百科注册一个条目,以供专业人士增补修订,还原真相,还可供非专业人士参阅。
Arnold2 回复 悄悄话 蓝天大姐:
“我对你们研究的东西一无所知,既然你把它拿到一群傻瓜里面寻求支持。。。。。。”
------文学城的读者,尤其是写博和评论的, 相信没有90%, 起码有70%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这几天来这里评论的,很多本身就是生化或其他领域的科学家---只是一群傻瓜?
“愚蠢的粉丝,是残害偶像的罪魁祸首”
------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是呢?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脸红脖子粗网友在中坛把老阎的95年的论文总结出来了。大家可以去看看。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你判断错误,我身边有做科研的博士,在顶尖科技杂志发表过文章,上过2000年世界名人录。
blue6albion 回复 悄悄话 就用心理学101想一想:川普没有猫腻为什么害怕被调查和亮税表?颜宁没打擦边球为什么在公众面前恼羞成怒,惊慌失措?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在葡萄糖载体领域,对我文章的评价原话有:detailed topological model,就是我们得到了详尽的动态机理模型,也可以翻译成“详尽的拓扑模型”。而颜宁得到的机理模型跟我们的一模一样。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谢谢回复!也许您认为她那是正式的回应 我认为她那不算。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她的名誉 一个名人的名誉 正式回应得出公告 签字 她那几句话的回应在我看来就是要把这事搞糊涂 她的逻辑完全在我一个外行人看来都是错误的 所以我觉得她心虚了才在严肃的事上不走寻常路 正常程序就是一谁在质疑我 我得与他联系 当面对质 指出阎博士的错误 然后请阎博士删除文章 或修改发表新文章 阎博士不改正 那就发正式公告以正视听 阎博士继续对她名誉造成影响的话 聘请律师请求法院判决 这才是常规做法。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她也从科学角度回应了。可她拿的是钠泵模型。“
哈哈,钠泵那个是给我们这种外行看的。那几个带螺旋的喇叭跟老阎第一篇科普里的喇叭蛮像的,没准儿就把我们搞糊涂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碧螺春珍珠奶茶' 的评论 :

她也从科学角度回应了。可她拿的是钠泵模型。我和她都不是搞钠泵的,都是搞葡萄糖载体的。她又在电视上讲她的团队攻破了半个世纪都没攻破的葡萄糖载体工作机理,她可没说她攻破了钠泵的工作机理。她拿钠泵反驳我,只是表明她没看我的文章???我真的希望她是没看我的文章,可网友们不认可这一点。如果她说她没读过我的文章,她以为她是第一个破解葡萄糖载体机理的,那我非常认可也非常高兴。我第一篇就是这么写的,是真的这么认为的。可她没说她没读过我的文章。那故事就变了。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多谢'SwiperTheFox' 的回答 :

第一件事:先搞清楚阎文的[独特]贡献是什么? 阎文也是在阎以前的成就基础上做他的研究。 要引他,得引他独特贡献的地方,而不是把50年的研究都算在阎头上。 然后要求颜引用。 

阎的original contribution在他开篇的Abstract应该有归纳。在Cell上发表了,说明至少同行认可是original的(并且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effective的challenge过)。小颜如果看过老阎的文章,作为专家当然可以判断可否有引用价值,关键是她并不能给出不必引用的有力证据。

第二,颜选这个xylE蛋白是因为她的终极目标是要研究人体糖转运,阎的蛋白的家族只在细菌里有。
很喜欢您这个补充。我同老阎一样,也认为颜博士做的研究是非常有价值的。只是直觉认为她因该引用并认可老阎前面的成果,以及可能对她自己研究的启迪。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乐泰' 的评论 :

从真理角度你说得太对了。为了利益而放弃规则与互信机制,那对人类都是悲剧,包括中国和在任何地方的华人。如果只能靠外国人强行压中国科学家遵守规则,那对中国人绝对是弊大于利。因为这类事一旦得逞,便会越来越糟。最后导致那些遵守规则的华人科学家即使真的有了新发现,也被怀疑,这就是害群之马的说法。西方科学界经历两百多年建立并维系的互信机制,如果被华人科学家打破,对华人科学家整体利益是灾难。
碧螺春珍珠奶茶 回复 悄悄话 我虽然不懂行不但是有一点不吐不快
颜宁的回复让我对这位女科学家的素养震惊
她公开宣称阎博士碰瓷 按照碰瓷这个逻辑 她应该很清楚她的名誉遭到了破坏
名誉遭受破坏的名人一般有两种做法 1.提起诉讼 排除影响 获得赔偿 2 发布正式公告 讲清楚自己对在哪里 别人造谣在哪里 以捍卫自己的名誉 展现自己的大度 给碰瓷的人警告 她一个著名科学家 在美生活多年懂法知法的聪明人以上两选择一个不做 反而只是说你们爱说啥说啥 只要不跟我来说就好了 这种态度和行为绝对不符合逻辑。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我同锦上添花的看法刚好相反。
1. 我喜欢老阎科普,因为老阎是这个领域一流的专家,刚好还有兴致做这个。老阎不做,外行记者写手也要做,结果肯定差很多。像我这种喜欢看杂七杂八东西的人,看了他们写的科普,没准儿也信了,结果很糟糕。
2. 老阎如果不放弃坚持真理和正义,这不是中国人窝里斗,这是给中国人在世界上一个宝贵的正名的机会。现今我们中国人聪明勤劳努力人尽皆知,但我们最大的软肋就是intergrity! 如果一个中国人能为另一个中国人纠错,至少表明了我们不是铁板一块的为了名利而不顾一切的投机民族。所以老阎一定要在外国人做这件事之前自己处理好,也为了皮特老先生。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 对你的第一段话,我判断你本人或者身边没有做科研的人吧,我只能一声叹息,无话可说。

请你更正你第二段里说的话,老阎从来没有说过颜宁精神失常,只是说她逻辑思维已经混乱了。
-----
我又读了你的第一篇文章,感觉是很理智,很客观,1 你并没有认为小颜是在剽窃,这很重要。2 你的这个想法,只是一个想法,你可以想出来,为什么小颜就想不出来,看小颜的回答,应该是那个去世三年的老先生也想出来了吧?3 小颜的贡献应该是用科学的手段,验证了一个真理,功不可没。

可是你现在完全掉进了:小颜不道德,无道理,神经失常的怪圈。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把别人当傻瓜。
SwiperTheFox 回复 悄悄话 我不知道这贴是不是针对我的, 就贸然回答了,见谅。

第一件事:先搞清楚阎文的[独特]贡献是什么? 阎文也是在阎以前的成就基础上做他的研究。 要引他,得引他独特贡献的地方,而不是把50年的研究都算在阎头上。 然后要求颜引用。 

第二,颜选这个xylE蛋白是因为她的终极目标是要研究人体糖转运,阎的蛋白的家族只在细菌里有。


阿乐泰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4:21:40
雨刷狐狸总是纠结哪种载体,有点儿意思。
是不是小颜看了老阎的文章以后,特意选用和老阎实验用的不同的载体呢?
再者,即使载体不同,但小颜的claim很高大上。既然表示在葡萄糖载体机理研究上有质的突破,当然要引用在葡萄糖载体机理方面发表过的所有quality papers. Cell曾发表过的文章一定算得上。
外行人就算看不懂细节,但是孰是孰非一目了然。Occam Razor, 最简单的问题:
1. 小颜没有断然否定自己在发表前看过老阎的文章;
2. 现在文章摆在那里,小颜没有明晰且有力地解释为什么老阎的文章和自己的突破没有relevance.
3.以后的所有,小颜都在顾左右而言他。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阿乐泰' 的评论 :

颜宁自己都知道她不能用“不同的葡萄糖载体”说事,因为她本人就用了两个葡萄糖载体,都跟我的结果是一样的,这表明所有的葡萄糖载体都是同一机理的共识是正确的,而这一共识在我开始研究之前在整个葡萄糖载体领域都是公认的,没有歧义的。如果她发现不同的葡萄糖载体利用不同的机理,那她的研究结果才是创新。否则,就是用不同的方法得到了与前人一样的结论。给颜宁洗地的太不专业,被颜宁暗地称为猪队友是必然的。所以,他还贬低颜宁,说那不是颜宁的微博。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又读了你的第一篇文章,感觉是很理智,很客观,1 你并没有认为小颜是在剽窃,这很重要。2 你的这个想法,只是一个想法,你可以想出来,为什么小颜就想不出来,看小颜的回答,应该是那个去世三年的老先生也想出来了吧?3 小颜的贡献应该是用科学的手段,验证了一个真理,功不可没。

可是你现在完全掉进了:小颜不道德,无道理,神经失常的怪圈。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把别人当傻瓜。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我当然要去nature杂志,我都说了很多次了,为何反复问这事?
借机宣传一下科学家必须遵守规则,越是知道的人多,正面意义就越大。社会文明是通过一件件的具体事件一步步往前走的。
阿乐泰 回复 悄悄话 雨刷狐狸总是纠结哪种载体,有点儿意思。
是不是小颜看了老阎的文章以后,特意选用和老阎实验用的不同的载体呢?
再者,即使载体不同,但小颜的claim很高大上。既然表示在葡萄糖载体机理研究上有质的突破,当然要引用在葡萄糖载体机理方面发表过的所有quality papers. Cell曾发表过的文章一定算得上。
外行人就算看不懂细节,但是孰是孰非一目了然。Occam Razor, 最简单的问题:
1. 小颜没有断然否定自己在发表前看过老阎的文章;
2. 现在文章摆在那里,小颜没有明晰且有力地解释为什么老阎的文章和自己的突破没有relevance.
3.以后的所有,小颜都在顾左右而言他。

高兴老阎在常享出世之喜悦的同时,也心怀入世的担当。上帝和魔鬼都要假人之手在人的世界操作吧?
希望尽早看到这桩公案有一个相对比较真善美的结果,不为老阎您自己,为了世界。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我看到92m博主post的颜宁在微博对此事的回复,我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一定不是颜宁写的,弄错了。我去google 打颜宁微博,Yan Ning weibo, Yan Neing 微博,最后证实nyouyou确实是颜宁微博名。看她气呼呼讲踢上门,碰瓷等,我只能对自己说,我不理解她这个科学家会如此说话和态度,因为是两代人了吧。

我要纠正一下蓝天白云915LQB博主在这里的评论,老阎从来没有说过颜宁精神失常,只是说她逻辑思维已经混乱了,所以你不能先扭曲老阎的话,然后讲老阎不厚道。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ft-heart' 的评论 : 如果你跟读博主这几天有关颜宁的文章并认真看了所有的评论,你应该知道很多WXC的读者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们对待科学应该持有的公平公正态度是一致的。我也没有看到你讲的相互歧视和仇恨,只有几个说风凉话,拿自己猜疑做无逻辑推理的人在嚷嚷外,大家是认可老阎的做法的,同时也不解颜宁对此的态度是如此的任性和随性。

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有人提出她的结果和前人做的一样,我以为颜宁会谦虚说,让我拜读一下前辈的文章,如果是自己和团队疏漏了这个文献,那解释一下或者像老阎一样心平气和给我们这些门外汉科普一下么。如cng博主说的,很多知名学者通过个人博客讨论学术,指点江山,多了去了。网络平台,百家争鸣,万千读者就挑自己喜欢和对胃口的文章来看。

中国文化里以和为贵,给年轻人一次机会的理念到科学界行不通,先后次序和对错问题上,包括信任机制都是科研工作者自觉遵守的。我身边的华人学者大部分都谦虚谨慎,我老公每次提到国内研究生导师对学术和做人一丝不苟无比敬佩,而且美国就是一个讲信用的国家,做研究如果越雷池半步被人抓到,自己很难堪的。学术界的正气你不遵守或者没有人去引领,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
WXC的很多读者没有多少教育,在这里发表高见,只会在中国人中制造相互歧视和仇恨,没有任何其它意义。劝你深思。我同意蓝天白云915LQB的看法。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给润涛阎先生的劝告
这个事情本来是非常容易解决的,美国对于剽窃(Plagiarism)和造假(Falsification)的处理非常严格,因为这些都属于Scientific misconduct,一旦发现,不但已经发表的文章要被Retract,而且以后她再投稿时会做更严格的审查,一般杂志是这样,那些高IF的杂志如Nature, Science 更查得严格。
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你应当写投诉信到那些杂志去,谁是谁非他们会很快查到并且会做适当处理,甚么利益集团根本插不上手的。
WXC的很多读者没有多少教育,在这里发表高见,只会在中国人中制造相互歧视和仇恨,没有任何其它意义。



看热闹的不嫌事情大,如果这结果也是阎先生想要的,就不会这样发博客了。
如果所有国人包括颜宁都是这样想的,那么你们请颜宁发表要求,我们当然可以联名写信给自然杂志。
同时此处跟阎先生说几句,此事如果又想好、又想真,估计是梦。说啥的中国人都有,人家不肯善罢甘休呢。
还有抓紧写完您的科研故事,最好是写清楚可以供大家查清楚的科研背景和您独特的创意和结论,城内受教育不高的也有,但是受教育高的绝对不是少数,无论政治立场,在这个问题上您写完这个系列可能更有说服力!
锦上添花ca 回复 悄悄话 oft-heart 发表评论于 2019-05-16 13:05:46
给润涛阎先生的劝告
这个事情本来是非常容易解决的,美国对于剽窃(Plagiarism)和造假(Falsification)的处理非常严格,因为这些都属于Scientific misconduct,一旦发现,不但已经发表的文章要被Retract,而且以后她再投稿时会做更严格的审查,一般杂志是这样,那些高IF的杂志如Nature, Science 更查得严格。
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你应当写投诉信到那些杂志去,谁是谁非他们会很快查到并且会做适当处理,甚么利益集团根本插不上手的。
WXC的很多读者没有多少教育,在这里发表高见,只会在中国人中制造相互歧视和仇恨,没有任何其它意义。劝你深思。我同意蓝天白云915LQB的看法。

非常赞同。既然是学术问题,绝不应该在非学术的网站讨论。不能倚老卖老。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人很多时候,不是败在智商上,是败在情商上,你如果处理不当,有理也会被说成无理,因为你这事,不是1+1=2 那么绝对,人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尽可维护小颜,小颜的实力在那摆着,她可能受你的启发,但不是没有你的东西,就做不出来。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不了解颜宁,但是从江湖上阎先生最少也是她师伯了,本来都是清华出来的优秀人才,互相捧一捧就完事了,可以当作佳话的,可颜教授说阎先生是碰瓷的,作为多年以来的阎先生的读者都是寒心的,阎先生没有党派,没有立场,他应该说是在北美华人中很善良的一位前辈,比如无私分享他的看法。扫荡二韩,如今尘埃落地,证明他是对的,扫荡川粉系列,直接就是争议大到出来第一个第二个的u(uracyst maybe)来刷“老怪”,估计要等几年才能得出对错,但是阎先生真的不曾撒谎,哪怕是扫荡川粉系列也是从网上、媒体上摘录来说明问题,就算是因为他阅读的资料不全面,从而得出不合乎你心意的结论,他没有撒谎,细胞上发表过的文章,二十年只有83个引文,只能说明两个问题,第一,做的很差,没有意义,第二,被有意雪藏。究竟是啥原因呢?咱们等着阎先生继续讲他科研的故事。
soft-heart 回复 悄悄话 给润涛阎先生的劝告
这个事情本来是非常容易解决的,美国对于剽窃(Plagiarism)和造假(Falsification)的处理非常严格,因为这些都属于Scientific misconduct,一旦发现,不但已经发表的文章要被Retract,而且以后她再投稿时会做更严格的审查,一般杂志是这样,那些高IF的杂志如Nature, Science 更查得严格。
如果你说的都是事实,你应当写投诉信到那些杂志去,谁是谁非他们会很快查到并且会做适当处理,甚么利益集团根本插不上手的。
WXC的很多读者没有多少教育,在这里发表高见,只会在中国人中制造相互歧视和仇恨,没有任何其它意义。劝你深思。我同意蓝天白云915LQB的看法。

天使心 回复 悄悄话 做老阎的读者多年,一直潜水,今天破例一次。
我有一段经历或许和老阎的有点类似:博士论文工作中,我提出了肌肉力学的新的机理/理论,但是由于当年没有微观动态观测的手段,无法直接验证。最后只好找了几个应用实例,做了一下间接验证。因为没有直接验证,所以发表文章时也没有在题目或摘要里直接写出,而是借实例阐述的。
如果今天有人能给这个机理/理论直接的验证,今天的我会是十分高兴和十分感谢这位研究者的。毕竟我已经离开学术界20多年了,今生不会再有机会去继续当年的研究的,而他(她)给了俺过去工作的肯定。我想这大概也是老阎的反应,于是在自家地里得意了一番。
只是小颜的反应有点出乎老阎的意料,所以才有了今天的纷纷扰扰。其实,像俺这样离退休不远且已远离学术多年的人,即使碰瓷成功,也不改变生活,也不带来名利。显摆一下,只是在回忆过去而已。我想老阎也是类似,所以才在这里发文,要真去碰瓷,一定是首先发email给小颜,不行再联系Nature的。小颜有点过度反应,反而把事情搞砸了。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愚蠢的粉丝,是残害偶像的罪魁祸首。
SwiperTheFox 回复 悄悄话 1。颜的XylE是 hydrogen symporter, uphT是phosphate antiporter,机理能一样吗?
2。 颜文2012 SP Signature motifs在你的机理里有没有? 这个二级结构每一个单点突变都造成功能丧失。
并且请定义什么是你的机理(不是前人的)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再说点你不爱听的话,感觉你的思维是混乱的,言不由衷,自相矛盾,这是头脑中信息太乱,太杂造成的,你应该去粗取精,抓本质的东西,衡量一下,究竟你能不能取胜,如果能,就坚持,否则,打感情牌,舆论牌都没有用。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对你们研究的东西一无所知,既然你把它拿到一群傻瓜里面寻求支持,那我就说几句。凭我的直觉,您是错了,一个科学的东西,不应该掺进感情,情绪,常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你不在乎名利,为啥要这样做?不在乎名利是对的,难道你也不在乎科学的真理?小颜的反应很正常,你偏说人家精神失常,这很不厚道,再次,你把自然杂志顶级专家都不放在眼里,那可不是一个人哟,人家连六十年前的结果都不知道么?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我只有看一步远的思维能力。既然他被清下去了,加上这两天各坛子达人都在讨论这事情,我不能不想为什么。

我心里没对颜宁做判断是否抄袭,我也不具备那能力。我所看见的就是她的首创解密有人出来说自己做出过相同结论,也是一级刊物发表。就凭这事件,就必须调查清楚了。我觉得我是公平心大于善心。

即便她抄袭了,在我心里颜宁怎么也是专于自己所学,追求进步的科学家。十年的岁月取得的成绩不可能被全部抹杀。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老阎总说这样伤人的大实话,中国人确实有中国人特色的小精明,小聪明。所以才有聪明反被聪明误之说。我自己身上也有,庆幸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生活多年,思想行为自我洗刷清洁很多。前段时间还嚷嚷着请求老阎写完直把人生付戏中写完,老阎讲先写更精彩的。果然这个大阎小颜系列让人热血沸腾,血脉偾张。每天我眼睛都Glue在你博客上了,不断刷屏,大家的评论也很精彩!老阎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特别你是主角的故事更精彩!
-----------------------
美国科学家反而坚信互信机制,中国科学家们就不那么单纯了。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文学城帮她洗地的看到她的反驳,哀叹:“我相信这不是颜宁的微博”,不相信这是她说出来的反驳。外行洗地的可以胡搅蛮缠说外行话,而颜宁还不能那么胡言乱语。所以,帮她洗地的看到她的反驳就感觉太痛苦了,太失望了。连起码的科学家素质都没了。
warara 回复 悄悄话 閻先生这一阵子跟个女人干仗老川耳根难得清淨一回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中国国内的科学院院士们一看到她的反驳,当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需要在同一个领域也就一清二楚了。她的导师施一公看到她的反驳会掉泪的。中国的科学家们都不需要读她的论文了,就看她的反驳当即就判断出来了。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开句玩笑话,你是不是经历过文化大革命,还是有啥经历被国内和谐过,这么惊慌失措。我们在这片言论自由的土地上,可以畅所欲言啊。当然我们对自己说话负责,如何说话也反映了我们的修养和本性。你这样为老阎担心,看出来你绝对是好心肠的人。

----------------------
世界很黑暗啊。润涛阎的小天地果真人气总榜被踢出去了!建议老阎拷贝所有文章,以防不测。老阎必须不能清高过分,搞什么不为名利。必须联合该联合的力量,这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书剑泯恩仇' 的评论 : 给你点无数个赞先!!! 我本来也想到,吆喝这里有同方向的科研者能在同行传播一下,对老阎的成就有一个评估,自有同行打抱不平向Nature杂志社发Comments的。因为担心老阎离开这一专业20多年,科学界是否公平公正看待他的研究成果。但知道老阎这么有智慧,跟读也知道他讲过有的事情要等,不能乱了分寸而误判,我就没嚷嚷。正如书剑泯恩仇博主说的,如果有同行大咖专业公正评判,Nature杂志会认真对待吧。

-----------------------------
如果你能得到一些此领域的顶级大牛的支持,那再决定向Nature申述也不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申述信应该至少得到全世界50-100顶尖专家教授的联署签名支持。到时候我负责澳大利亚专家的签名征集,你和其他网友负责北美和欧洲地区。你看如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总人气榜,那里的软件出了问题,可能被骇客给搞了。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人心里都有一杆秤的。怎么可能政府花钱玩这类小把戏。犯不着。颜宁也不能在中国就可以一手遮天,否则她早就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了。政府有何必要给她帮忙?中国政府也不想在国际上出不严谨的科学家给中国丢人。这不是明摆着的?中国的科学家们都精着呢,也许早就有人研究过她的论文,我们不知道而已。人家一查就可查出来里边的猫腻。美国科学家反而坚信互信机制,中国科学家们就不那么单纯了。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你真是不应该反川普,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呀?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owwoman' 的评论 :

我在下面讲清楚了,你不相信我的判断?

那是网站软件出了问题。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也可能是单位时间内点击率太大,超过数值设定位数而被系统清除了。好玩儿,把文学城点残了。
HBW 回复 悄悄话 小颜不是剽窃,但属于弯道超车。
老阎这个公案如果在美国搞大澄清,以后中国学者的论文会获得目前华人科学家及留学生一样的命运。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是的。杂志会告诉我审稿人都是谁。我们慢慢来。
SCNC 回复 悄悄话 昨天已提醒過他了,她能發能升,不等與他也可以,就是一樣的文章。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世界很黑暗啊。润涛阎的小天地果真人气总榜被踢出去了!建议老阎拷贝所有文章,以防不测。老阎必须不能清高过分,搞什么不为名利。必须联合该联合的力量,这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
华府采菊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润涛阎' 的评论 : 这是我为何拿鸡毛说事的原因:“与精彩故事相比,名利就值一根鸡毛” !!!

最高级的人生哲理!!
ZTM 回复 悄悄话 真善美 能合体 固然好。但三选一 你要哪个?如果选善美,不让对方出丑尴尬 维护国人在美形象 那见好就收 大家也就洗洗睡了 明天继续吃瓜 且听下回分解。 但是你若选真,就要“虽千万人 吾独往矣”。我爱善美,但我更爱真理。
SCNC 回复 悄悄话 一旦純科學引入了政治,你再有理,也說不清。唉,你反川,最後為政治正確所害。
SCNC 回复 悄悄话 所以她要宣揚她是與男人爭霸的,她是女強人。
SCNC 回复 悄悄话 老閆與科技界脫離太久了,小嚴不是靠這篇nature 當上院士的,她是靠利用了左派在美國的影響,就是女的容易升職,得到榮譽。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即使不是剽窃,科学论文应该注明出处
十分僵化 回复 悄悄话 老前辈怜香惜玉是个性情中人。
这系列的四篇博文勾起了我对07和11年往事的回忆。2006年我博士学业还未完成,不过好在进展顺利有些成果。当时手下有个硕士师弟,马上就到毕业时间了,却什么科研成果没有。为了帮他毕业,经导师同意,我把自己开发的数值计算程序拷贝了一份给他。他用我的程序计算了些结果,在这基础上撰写了毕业论文,第二年顺利毕业了。这事除了导师、师弟和我,没有别人知晓,我也从不轻易对别人提起。导师曾调侃说是我送了一个硕士学位给师弟;当然也是因为这个,师弟对我非常感激。

比这师弟晚两年,还有一师妹,我也时常指导她,和她一起写过几篇文章。2011年我还在做博士后,某一天不经意之间发现了她的博士论文。论文里有一部分方法和数学模型是我单独提出来的,并且已经在06至08年之间发表在了我和导师联合署名的文章上。师妹含糊地引用了我的一篇文章,但没有在论文清晰地说明。(这套路是多么熟悉啊!)对师妹的作为我虽然不甚满意,不过碍于情面也就不追究了。若是质问她,毫无疑问,她肯定会向我道歉。对此,我想她肯定是有些心虚的:她毕业前我索要过她的论文(我有收集学位论文的习惯),她当时答应了但毕业后迟迟未给我,估计是怕我看到了不高兴。

亲眼见过好几个女孩多博士半途而废的:有导师指导不力进展不顺造成的,也有因为感情问题而无法在安心做学问的。想到女孩读博士相当不容易,我就劝自己就这么算了,没有必要去计较。

相比老前辈,我这些遭遇不值一提,毕竟同门情谊,为师弟师妹的前程不必计较我的小得小失。在我困难的时候,我师弟师妹也给了我很大帮助,所以小秘密我还是要保守的。

颜宁估计是高高在上习惯了,容不得别人的质疑。很显然她在答复学术问题时没有科学家的严谨态度和风范。假若真是查文献的时候没看到,既然有人现在提到了,那就应该把相关文章仔细研读一下,然后再做出客观专业判断,指出异同点供同行讨论。若意识到前人已经实现了,那就应该谦虚地承认,那想必老闫怜香惜玉不会再去追究了。

二韩之后是不是又有人倒在老闫的凌厉攻势之下,我这个吃瓜群众静观其变。

后记:本人不在生物学领域,只是其它领域的小爬虫。
我心依旧2008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是楼主的最早的原创,楼主应该争取自己的权利,哪怕最后争取不到,也要让下一个人知道剽窃是不对的,应该受到一些惩罚,不论男女,年轻还是年长
SCNC 回复 悄悄话 Nature 會告訴你誰誰審稿的。到時再看中國人用多少。
leisure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笛' 的评论 : 我都是把博主的博客网址添加为浏览器书签,想看就打开,方便得很。

----------------------
海笛 2019-05-16 07:15:3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我也不是care你的名次。可那是每次最方便的方式????
SCNC 回复 悄悄话 唉,老閆,寫了這麼多,不是搞這專業的,沒人看得懂。去找nature 吧。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润涛阎在国内就获得过国家级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是当时最年轻的国家级奖获得者。润涛阎对国家是有科学贡献的。我会在博客里写出在国内精彩的科学研究故事。是科学,也是人生,也是精彩故事。
HBW 回复 悄悄话 东方文化是唱戏文化,西方文化是竞技文化。搭台与唱戏的要合作,观众成了看客,任由戏子瞎唱也没辙。竞技文化是把运动员招在竞技场,搭台的按照一定规则让运动员竞争。观众也是看客但大家都在看“规则”。搞出个裁判组,有时候还要尿检啥的。这故事是唱戏的来到了竞技场,老运动员要找回“规则”。老阎应该和杂志与编辑联系。小颜也知道是咋回事,但习惯使然没有按照竞技场的礼仪对待对手。
在这个两国政府打架的节骨眼上,小颜情况不妙。会不会当不成运动员,最后连戏子也不好做了。
老田321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思维严密,罗辑性強。颜博士的回复显然欠妥,意气用事。祝愿此事有个公证的了结,阎搏主的成果不可泯灭,颜博士应该拿出智慧来,毕竟你也是某些领域的顶级科学家。我相信老阎不会跟你过不去,他付出的有心血,要的是有个说法。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刚看了一眼本周人气榜上博主还在,第3。俺用的Bookmark.
旧日云中守 回复 悄悄话 昨天还和朋友说文学城会不会封了阎先生的号,今天看到这几个月来第二次无耻的操作,先从总人气榜变第二,然后消失了!阎先生要尽快申请tweeter账号,发到城里,我们以防万一,没法联系您!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书剑泯恩仇' 的评论 :

我们必须把颜女士的身体放在第一位。看她的回应,不仅恼怒,而且逻辑思维已经混乱。我们在求真的时候必须与向善结合在一起。我们等一段时间看看她的身体状态,从她的微博便可得知大概。向善的原则必须坚持。当然,我写出英文详细介绍,提交给自然杂志,是必然的,只是时间要考虑。什么政府介入之类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因为自然杂志是英语的,也不在中国。我们不能因为她不仁,我们就不义。我以后会写更多我的经历。这个事是非常小的一件事。等我写完这个系列(其中就有非常精彩的故事呢),大家就更了解我是怎么处理事务的。我判断她在2017年就入选科学院院士,不知何故今年才入选。我才写这个系列的。求真、向善、唯美的原则是第一位的。名利只值一根鸡毛。

我小时候养小公鸡长大后宰了吃肉,我妈就把鸡毛做成鸡毛掸子,我去集市上卖,一大把鸡毛做成的一个掸子,就只值两毛钱。可想,一根鸡毛的价值半分钱都不到。这是我为何拿鸡毛说事的原因:“与精彩故事相比,名利就值一根鸡毛”

谢谢你的建议。适当的时候,我会写出来发给你。
时不时来看看 回复 悄悄话 颜宁的能量最多是颗手榴弹,地雷都算不上。

给Nature发过的文章指出错误是很简单的事,博主已经知道了的。

https://www.nature.com/nature/for-authors/matters-arising

If the submission serves only to identify an important error or mistake in the published paper, it will usually lead to the publication of a clarification statement (correction or retraction, for example). Please contact nature@nature.com for these cases.
书剑泯恩仇 回复 悄悄话 对不起,刚才漏看了最后一段。既然你已决定跟杂志社联系,那我们大家就拭目以待了。希望能看到高水平的辩论。
海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真的,微博经常这样运作!
当然只要还能看到您的文章什么都没所谓。千万别找不着您了!请问还有别的空间可以见到您嚒?
书剑泯恩仇 回复 悄悄话 或者就像那几位网友所说,直接给nature写comments?就是不知道登出来的机会有多大。
海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润涛阎':我也不是care你的名次。可那是每次最方便的方式????
书剑泯恩仇 回复 悄悄话 老阎,我们这里澳洲的两位做蛋白质化学的专家有兴趣了解一下这个事情。现在就看你的决定了。
我想你是否用最简洁的英语把你那两篇论文vs颜宁的这桩公案写一下放在你的博客里,然后我们转发给各自国家的蛋白质化学专家,听听人家的反响。具体论文人家自己会去看的。
如果你能得到一些此领域的顶级大牛的支持,那再决定向Nature申述也不迟。如果是这样的话,你的申述信应该至少得到全世界50-100顶尖专家教授的联署签名支持。到时候我负责澳大利亚专家的签名征集,你和其他网友负责北美和欧洲地区。你看如何?
润涛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ld-dream' 的评论 :

不可能的事。任何政府官员都知道科学有科学的规则。何况我还是华人。我在国内曾经获得国家级科学技术进步奖,是当时最年轻的国家级奖获得者。

网站软件常常出毛病。再说了,对什么排名我都没感觉。没几个人是因为博客排名而去读谁的文章。任何政府官员也不会在这方面动脑子故意跟我过不去。所以,百分之百是软件的事。退一万步,就是真的,我也不在意。我享受生活,因为生活的美好就是像万花筒,精彩纷呈。只要抛开利益名誉这些精神鸦片,生活的美好就在眼前。如果真的因此而改变排名,那也是社会的五彩缤纷里的一束花啊。何况没你担心的利益集团干这事的可能。有定力,就可减少误判。

当然还是谢谢你为我动脑子。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分析至此,这是赤裸裸的科学欺骗捞利益。利益集团,被动了奶酪,很可能使出损招阴招。
old-dream 回复 悄悄话 老阎已经被从文学城博客总人气榜上踢除。有可能利益集团已经开始运作。老阎不能再等啦,尽快与裁判直接联系。
cowwoman 回复 悄悄话 深思熟虑我也支持博主求真的精神。盼中国人里出真有创新能力的人,而不是走捷径,忽悠的上位者们。
stay@homemom 回复 悄悄话 一直在跟读这件事。支持您的决定。
[1]
[2]
[3]
[4]
[5]
[>>]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