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着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我生活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碰上恶女人,你能怎么办?

(2020-06-20 09:02:51) 下一个


在这个浅薄、势利、物质横流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想法、观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沉默不再是金,而被认为是软弱、无知的表现,必然会被挨打。

一直来,王龄受鲁迅先生沉默论的影响,认为沉默代表一个人的忍耐和涵养。但是,在世态炎凉的社会,特别是与低素质的人交往,她根本就不懂得你沉默的力量。如果她做了有损于你利益的事,你以沉默表示反抗或宽容,她一定认为你无知、软弱、好欺负,那么她就会得寸进尺,欺负你,无商量。

王龄这学期由英语科转到二年级组班主任的办公室,碰上了一个很泼辣的人物。这个来自湖南的辣妹子张老师是二年级的级组长,三十岁左右,丈夫是硕士学位,她高中毕业水平,但她治理班级很有手碗,班级管理井然有序,小孩子一个个乖巧、服贴得很。科任老师都喜欢上她班的课,课堂纪律好,不累,但教数学的陈老师在办公室改作业的时候,总是哀声叹气,这个班的孩子笨得很。

多年以来,张老师只教1~2年级的课程,从来没有教过高年级。对教材是滚瓜烂熟,对治班的能力也是洋洋自得。

这样一个治理班级的高手对菜鸟级的王龄实在看不上眼,经常冷嘲热讽,打击王龄,“你这个班搞不好,还想调动工作,做梦吧!你不听我的意见,有你难受的。”甚至在排队打早餐的时候,明目张胆地欺负王龄,“你是代课老师,慢慢排队等,让我们正式老师先。”

开学发新书,王龄班的孩子有几个没领到书,她回办公室问级组长怎么办。张老师班上的书还没发,她紧张地反问王龄:“你是不是拿了我班的书?”

王龄觉得荒唐可笑,她是因为发现书不够才来问级组长的,级组长反而怀疑王龄拿了她班上的书。她肯定经常这样做。

六个班主任分别负责六个班,有时候搞活动分任务,分资料,张老师肯定把最难最差的分给王龄。

快学期末了,王龄讲课的进度比较慢,张老师又来恐吓她,“你敢不赶快讲完课,到时没时间复习考不好,你还想不想调动呀?”

王龄佩服她管理班级的能力,也诚心地向她学习,但不认同她对孩子严格的控制。她班的孩子坐姿要保持端正笔直,上课不准有任何的声音,读书的声调要统一,甚至写字写作文都有统一的标准。哪个孩子不严格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她就会揪耳朵,罚站,谩骂,孩子们都怕她。

这是扼杀人性,控制孩子思维发展和身心健康发展的奴才教育,王龄不敢苟同。(这种不同教育理念下成长的孩子,几年以后就会出现差距,王龄带这个班一直到六年级,她班上的孩子普遍都很优秀。)

陈老师教张老师班和王龄班的数学,她最有发言权。她说在王龄班上课,组织课堂教学比较累,作业书写也没那么工整,但学生思维活跃,讨论问题热烈,考试成绩也比张老师班理想。

陈老师的丈夫是区文化局局长,张老师对陈老师没有偏袒她的话,也不敢怎样,但每天下午陈老师指导她班几个后进孩子的作业时,张老师对孩子盯得特别紧,她不允许差生拖了她班的后腿。哪个孩子不好好听讲,她就揪他的耳朵。

但是六个班进行作文比赛,选前十名,王龄班上的孩子一个都没有选上,张老师在办公室里公开的幸灾乐祸,“瞧,你是个大学生,又能怎么样?教出来的学生写作文就这么几行字。”

这让王龄很有挫败感。王龄看了前十名的作文,最起码数字篇幅都比王龄班的要长,有几篇作文都有固定的范文格式,可见语文老师在指导学生作文时,以高分数的标准去指导的。

王龄对张老师的嘲笑只能容忍,因为她班孩子的文章确实比较短小,但她问心无愧,她没有教孩子为了获得高分如何去弄虚做假,她指导孩子写作文时一再强调,不能写流水账,不要面面具到,只写自己感兴趣的一、两个方面,要真情实感,有感而发。

王龄喜欢批改孩子的作文,从中可以了解每个孩子的家庭情况,孩子的喜怒哀乐。走进了孩子的世界,呵护每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王龄知道责任重大,从此不再觉得内心空洞。

一个优秀的班主任必须是全能的,除了教育教学和管理,最好还是个多才多艺的导演。

王龄第一次组织孩子参加全校的队列比赛,孩子们的表现让她羞愧得无地自容。领队的指挥不错,队列也还算整齐,但是退场太乱了,孩子们一离开赛场就开始无组织地各自跑回自己的座位。

这种乱象是王龄的责任,她根本没考虑到退场时的秩序,她虚心地接受这次教训。但是张老师不放过贬损王龄的机会,她的大嘴巴添油加醋的到处宣扬王龄管理班级的混乱,她的目的就是不希望王龄调动工作成功。

那时调动工作还要去医院做体检,负责体检的医生是张老师班上的学生家长,办公室的一个同事悄悄地提醒王龄要提防张老师,她这个人喜欢做损人不利己的事。

对这种无道德底线的人防不胜防,王龄容忍她的限度已经爆棚了,她不想坐以待毙,可是以牙还牙,跟她一样泼辣无底线,王龄也做不到。

一天陈老师在办公室看报纸,她自言自语地说:“我家老吴昨天陪王副市长考查图书馆了。”陈老师喜欢在办公室里宣传她那做文化局长的丈夫。

办公室里人不多,但张老师在,王龄离开座位凑到陈老师的身边看报纸,有意地对陈老师说:“哇,你家老吴还很年轻呀!我认识这个王副市长,他是我叔叔。”

陈老师认真看看王龄,又看看报纸上的图片,点头说:“还真有点像。你够低调的呀,第一次知道你是王副市长的侄女。”

王龄注意到了张老师惊讶的神情和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但愿她从此不再为难王龄。对付势利的人一定要用比她还势利的方法,王龄终于利用叔叔的身份狐假虎威了一回。

 

上一篇:走投无路,想去做站街女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3)
评论
横流沧海 回复 悄悄话 中国刻板奴才式的教育扼杀了儿童天性、创造力和独立思考力。有空请欣赏文学城名博润涛阎,儿童教育系列之一: 《让你的孩子有自信》。 https://yanruntao.org/%e8%a6%81%e8%ae%a9%e4%bd%a0%e7%9a%84%e5%ad%a9%e5%ad%90%e6%9c%89%e8%87%aa%e4%bf%a1-%e6%95%99%e8%82%b2%e5%ad%a9%e5%ad%90%e7%b3%bb%e5%88%97%ef%bc%88%e4%b8%80%ef%bc%89/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问好杜鹃!欢迎指教!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该说的时候还是要说的。王龄的故事写了好几篇了,回头去补看。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唉,适者生存就是那么现实,王龄知道得太晚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王龄被迫从这样的人身上学习人生,这就是为什么国内的人处事方式不同,生存需要!希望生活赶紧吧小王老师救出去:)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 其实发现底层次人多点,只是概率问题,也不见得对。 ” 我也有这样的感受,越是层次低的人越势利越爱欺负人。
总理夫人的故事也听说过,让人尊敬!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唉,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想起听说过李克强夫人参加活动,市长抱怨他很忙,李夫人说她老公也很忙。市长还纳闷呢,回头一打听那是总理夫人,傻了。李夫人在经贸大学做研究,特低调,学校里很少有她的消息。

碰上恶人,还是离她远点吧。其实发现底层次人多点,只是概率问题,也不见得对。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哈哈,狐假虎威的办法用得好!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声音' 的评论 : 谢谢!以势压人也是无奈之举,是下下策。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王龄也是好强的人,想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是现实是残酷的。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阅读和留言!生活就是一个不断遇见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体验其中的酸甜苦辣。都过去了,成了生命中的回忆。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分享!有一定的道理。像王龄这种人在中国跳来跳去还是在体制内,幸运的话或许能避开恶人,但不太可能。在国外宽松的环境倒是可以东家不打打西家,或者自雇。
小声音 回复 悄悄话 碰上势力又恶的人,是应该告诉他/她叔叔是谁,这也是保护自己不被欺负的一种方式。
问好生活,周末愉快!:))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王龄早就应当说叔叔是谁。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在生活中会遇到各种不同的人和事,所以处理好了,就会避免一些问题。欣赏了,平安是福。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我生活着:

"像张老师这种人在任何体制的社会都存在,有些领导就喜欢这样的人。" That is true. That is why I said "Only a good institution and a free society can minimize their harm" not eliminate. The first priority of a boss in a free market economy is his profit, of course within the bound of the law, and cannot afford using a scum bag like 张老师. Even if one boss is stupid enough to hire someone like 张老师, he is only doing damage to himself and his company. There are so many other smarter bosses and companies 王龄can move to who will appreciate her ability to make money for them. In an authoritarian society with one overpowering player controlling everything, there is much less chance of escaping the cruelty.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谢谢京妞!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ghtrider' 的评论 : 谢谢留言!如果没有权势可利用,像王龄这种软弱的人只能忍气吞声了或想办法逃离。像张老师这种人在任何体制的社会都存在,有些领导就喜欢这样的人。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谢谢点点的阅读!年轻的王龄能有什么智慧,但她终于走出了一步,敢利用权势狐假虎威了一下。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等看下文。 希望王龄调动成功。
nightrider 回复 悄悄话 What if 王龄 does not have a relative who is in a position with power? What can she do to deal with the despicable 张老师?

Scum bags like 张老师 are few but not rare. They do a huge amount of damage. Only a good institution and a free society can minimize their harm and prevent them from occupying leadership positions.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决办法,估计以王玲的智慧,她会解决好的。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