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活着

我知道我做不了什么大事业,只想真真实实地为自己活着。

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我生活着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大姐活得很累

(2019-03-29 06:13:34) 下一个


大姐的为人处事之道在兄弟姐妹中是最懂得变通的人,她能做到见人说人话 见鬼说鬼话,所以在中国这个复杂的社会,她跟姐夫能混得风生水起。

九十年代初,大姐住在镇政府家属院,姐夫到省城党校学习,王龄刚到水口中学教书的时候暂时住在大姐家,买了单车以后,每天回有奶奶坚守的老家。

在镇工商所工作的大姐上班清闲,自己种菜。中午在镇政府上班的父亲也到大姐家吃午饭,她的小姑子也住在她家,还有读小学一年级的小外甥,再加上王龄,中午5人吃饭。大姐善于勤俭持家,她的工资有限,她丈夫在省城学习也要钱,她只好自己种菜养鸡,甚至还养过猪。每顿饭都做得精致,荤素搭配,一个星期内几乎不重复。

王龄知道大姐经济上不宽松生活压力大,可她刚出来工作,每月工资才七十多元,她急着想买一辆自行车骑着上下班,所以也没有交生活费给大姐。

大姐一个人教育儿子也不容易,一天的饭桌上妈妈对儿子说:“儿子,今天下午我听小明的妈妈说,小明班上的一位同学跟他借钱,不肯借就打人。”

“嘻嘻嘻,多好笑,不肯借还打人。”儿子在嘲笑那位借钱的小孩。

“这个小孩是一年级的,你们班有吗?”妈妈看儿子还若无其事的样子,又逼近了一步。

“我们班没有,只有小勇借了别人的钱。”儿子的胆量不小,还是继续嘴硬。

“你借了没有?好好想想。”妈妈还是保持着耐心。

“我没有。好久以前借过,现在还了。”儿子有点心虚了,偷看了妈妈一眼。

“如果你借了,现在又不坦白,等到我查清楚了,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客气了。”妈妈的口气变得严厉起来。

“我借了,借了小方两毛钱。”儿子变得胆怯了。

“把碗放下,快把钱还给小方。”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两毛钱交给儿子,他飞也似的地还钱去了。

大姐是智慧的,王龄亲眼目睹了她教子的方法,但有时失去耐性的时候也用鞭子打。

王龄知道大姐心里苦,但她不愿意向娘家人诉说。

王龄与大姐相差十岁,她在5兄妹中排行最小。她五岁被父亲强迫断奶,那天傍晚母亲从菜地里回来洗过澡后,父亲在房间偷偷地在母亲的乳头上抹了万金油,母亲坐在凳子上休息的时候,王龄掀开母亲的衣服,嘴巴刚含上母亲的乳头就辣得她大哭起来。家人都羞她这么大还要喝奶,从此才真正断了奶。

王龄还记得六岁的那个冬天第一次跟母亲分床的情景,晚饭后大姐带着她进了房间,王龄睡里面,大姐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王龄感受到了大姐的关爱,但她就是不习惯睡不着,直到她听见母亲忙完家务去睡觉,那熟悉的关门声过后,王龄伤心地悄悄地哭了,从此,离开了母亲跟大姐一起睡。

大姐出嫁的那天早上,王龄坚持去学校,她不愿意送大姐出嫁,她伤心难过,从此没有人帮她剪头发了。

大姐蜜月旅行回来给王龄买了一件玫红色碎花的衣服,那是大姐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王龄买衣服,从此,大姐把自己的心和身都一起嫁出去了。

大姐跟姐夫相识于镇上的一个工厂,姐夫的家就在王龄家的隔壁村,他从镇上回家都要经过王龄家门前的小路。

王龄的奶奶对大姐的婚事不赞同,她了解姐夫家的情况,奶奶对大姐说:“男方的父亲是一个爱拈花惹草的人,有其父必有其子,家风不正,我是担心你的将来。而且,男方是长子,下面那么多弟妹,家婆也不是有能耐的人,你嫁过去就是要受苦的。”

奶奶是村上人人都敬重的人,她见多识广,尤其是识别一个人有自己独到的眼光。处于热恋中的大姐听了奶奶的话开始犹豫了,她想听听父亲的意见,如果父亲也不支持,她就选择放弃。

周末大姐从镇上回来了,晚饭快吃完了,大姐终于下定了决心,“爸,我要嫁人了。你觉得阿波怎么样?”

父亲在镇政府上班,也听说过大女儿相处的对象,对男方的家庭情况也了解,但父亲从不干涉儿女的自由,他像外人似的说:“你长大了,自己做主。”再没有第二句话。

大姐为难了,终究还是抵挡不住男方的攻势,决定嫁给他。

山路蜿蜒崎岖,小年青甩着两手走在前面,小媳妇挑着担子喘着粗气紧追在后面。自从阿波抬着猪肉、鸡鸭等聘礼吹吹打打到王家把媳妇娶回家后,从奴隶一下上升到了将军,王龄的大姐成了他家名副其实的奴隶。

大姐从小接受奶奶嫁鸡随鸡 嫁狗随狗的教育,她愿意跟阿波一起把大家庭撑起来,阿波也是个爱面子的人,想尽快改变自己家的环境。小夫妻俩每周3次挑着水泥石灰回家装修房屋,刚开始俩人各挑一担,后来材料差不多了,就媳妇一个人挑,到家后,王龄的大姐还要给一家人做晚饭,饭后洗碗收拾。

乡村的夜晚,十点钟已经是万籁俱寂的时候,累了一天的大姐躺在床上像散了架似的,想睡却无法入眠,她身心疲惫,需要男人的温暖和理解,可是,睡在边上的男人没有任何的语言表达,一上床就伸手宽她的睡衣,被她一手甩回去了,他不死心,静躺一会儿再来,她猛地坐了起来,很生气地说:“你把我当什么?除了给你全家当牛做马,还要做你的泄欲工具,甭想!”

这是大姐结婚半年以来的第一次反抗,她心里积攒的委屈和愤怒太多了,她需要宣泄。第二天一早,她告诉家婆要回娘家住一段时间。

一回到娘家见到奶奶和母亲,大姐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了,哭够了,诉苦完了,大姐说再也不想回去了。

奶奶一开始就不看好,现在木已成舟也只好宽解孙女:“新婚夫妇都有一个适应过程,慢慢习惯了就好。家里的事能帮能做的就尽心尽力,也不要为难了自己,以后有了孩子也许会好一点,自己也要有骨气。”

几天后阿波姐夫被他母亲催着来接大姐回家,丈母娘很不客气地训了女婿:“我女儿18岁出来工作,带着这些年的工资积蓄嫁给你,你不珍惜还敢欺负她,你太没良心了。这次原谅你初犯,再有下一次,绝不原谅!”

这时候王龄在镇上读初中,知道她大姐被欺负后也写了一封信叫同学转交给阿波,也是狠狠地骂了姐夫一顿。

阿波最不服气的是被没有文化的丈母娘训了一顿,在接老婆回家的路上,他放下了狠话:“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以后不准去娘家告状,一切以我家的利益为重。”

大姐第一次回娘家告状虽然母亲帮她出了一口恶气,但她从奶奶的话里话外从父亲的无言中深深地体会到了“嫁出去的女儿 泼出去的水”,而且这个婚姻是自己选择的,再难也要走下去。

阿波不满意老婆受了委屈就回娘家,但他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还要依靠老婆家的势力,所以也试着迁就老婆。

大姐的小叔子与王龄同班,他一日3餐都回镇上他哥嫂家吃饭,王龄只是偶尔学校没有热水洗澡的时候去大姐家洗澡顺便吃顿饭。王龄感受到了在姐夫的面前大姐对自己的冷淡和对她小叔子的亲热。

一次大姐在奶奶面前抱怨家公家婆的不是,一脸厌恶的神情,可是王龄在大姐家亲眼目睹了大姐对家公家婆的孝顺和体贴。血浓于水的亲情是自然流露,是什么力量能使大姐将情感和理智结合得恰到好处呐?

王龄向来表里如一,活得简单,在她眼里大姐活得很累。也许大姐已经习惯了,并享受这种累和满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7)
评论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的。现在的女人活得轻松点,更多地会为自己考虑。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大姐这样的人生活中不少。不容易啊!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下半場共好' 的评论 : 这父亲有点不称职。在家里他很少说话,教育孩子是奶奶的事。
下半場共好 回复 悄悄话 大姊開口問爸爸,無非想聽聽爸爸的看法,好與壞都應該給孩子一點意見才是。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ee100' 的评论 : “如何选择还是孩子自己的事,把利弊讲清楚,陈述自己的立场,孩子自己做决定。
当爸爸比孩子多活了二十多年,连叔子小姑多,当大嫂要多做多贡献都看不清呀。
当公公的花心,又在那个年代,真是色胆包天了,这样的家也敢嫁进去。 ”
你所说的这些,奶奶已经跟大姐说过了。这个父亲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确实不给什么意见,是个怪人。
Tree100 回复 悄悄话 如何选择还是孩子自己的事,把利弊讲清楚,陈述自己的立场,孩子自己做决定。
当爸爸比孩子多活了二十多年,连叔子小姑多,当大嫂要多做多贡献都看不清呀。
当公公的花心,又在那个年代,真是色胆包天了,这样的家也敢嫁进去。
不管以后幸福不幸福,这个肯定是不幸的。
这都拎不清呀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ree100' 的评论 : 谢谢你不同的观点,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如果父亲把女儿的婚事否定了,之后又过得不好,父亲会不会内疚一辈子呢?孩子长大了,该独立的时候父母就该放手。
Tree100 回复 悄悄话 当爹的很不负责,儿女的婚姻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他一句话,`自己决定`就把自己都刨出去了,孩子在那个时候很需要指导,轻飘飘一句话就把孩子给害了。

投胎太是个技术活了,生在不好的家庭,吃一辈子亏,也就是命了吧。

幸运就是在生命的转折点上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转错了,就不幸了。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岛水鸟' 的评论 : 谢谢点评!为女人强大的承受力点赞!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生活中见过这样像大姐的人,她们虽然也知道活得累但愿意及很有耐力去承受,伟大的母性及个性。周末愉快!: )
南岛水鸟 回复 悄悄话 生活中见过这样像大姐的人,她们虽然也知道活得累但愿意及很有耐力去承受,伟大的母性及个性。周末愉快!: )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山韭菜' 的评论 : 能得到婚姻家庭专家的点评,荣幸呀!
山韭菜 回复 悄悄话 大姐就像个老妈,一般只想别人,最后才是自己!王龄五岁才断奶,应该是被娇惯的孩子!问好生活,祝周末愉快!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大姐把她的一切都奉献给了男方的大家庭,这样的女人应该不多。
祝松松周末愉快!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寒一凡' 的评论 : 大姐不容易,但她超能干,把一个大家庭都撑起来了。问好一凡!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大姐太不容易了。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如花似玉的女孩子长大了到别人家去当牛做马,伺候人家一家子老小,听起来让人心疼。大姐不容易。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王龄刚断奶,当然不理解大姐的辛苦。”感觉王妃就是我大姐,哈~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是的,她方方面面顾及的东西太多,不像王龄那样简单、任性。也祝杜鹃周末愉快!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燕麦禾儿' 的评论 : 谢谢禾儿还记得我写过的话,这让我笑起来了。写大哥的时候会写到那个进了监狱的官员。哈~
祝禾儿周末快乐!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umiao' 的评论 : 有人说婚姻是场苦旅,我们都是修行人。谢谢来访!
我生活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pot321' 的评论 : 是的,她识大体,委屈自己顾及别人的体面。谢谢点点的留言!周末快乐!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王龄刚断奶,当然不理解大姐的辛苦:-)哈哈!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大姐真不容易。生活周末快乐!
燕麦禾儿 回复 悄悄话 记得生活说过,你大哥的一个朋友,当了官,后来进了监狱。你打算以后也写写那个故事吗?
wumiao 回复 悄悄话 女人的弯曲都是在婚后。
spot321 回复 悄悄话 大姐不容易!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