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秋叶声

来美多年,感慨万千:风中秋叶,风起则飞,风停遂止,随缘起落,岂有它哉?唯书作伴,唯文作声,
个人资料
正文

【游记】广西自由行之九 踏古桥,玩鹅泉,吃青鸭,乐而忘返

(2019-08-10 06:24:26) 下一个

【游记】广西自由行之九  踏古桥,玩鹅泉,吃青鸭,乐而忘返
/作者 风中秋叶


玩罢旧州,直奔鹅泉。清道光《归顺州志》载:“鹅泉水在城西南十五里,传杨媪于野拾二卵,以苇覆之出二鹅,养之泉地,鹅搅水成潭,故若鹅泉。” 泉潭水面广约十亩,深三十余米,因汇水区为裸露石灰岩,水常年清澈,游鱼可数。泉潭盛产鲤鱼,青竹鱼,人若泉边高喊,鱼受惊而跃,蔚为壮观,故有诗“鹅泉鲤跃三层浪”,乃靖西八景之一。鹅泉风景还有十五孔古桥,“灵泉晚照”古石刻,三泉映月,鹅字碑,睡美人,叫喊岩等诸多美景,是我心仪已久之胜地,也是此行重中之重。

驶达风景区,小立公路旁,顿被景色迷醉:青山环绕,绿树婆娑,翠竹临潭,碧水如镜,远眺近看,全是一幅幅田园山水画,真个是人间仙境,美不可言!待四轮停定,我即大步走向公路桥处,凭高远望……早闻鹅泉古桥,卧水横波,若恰有斜阳远照,古桥十五孔,临水生辉,桥孔恰如水中之月,或圆月、半月,或弯月、眉月、不同角度,不同光感,不同形状,妙不可言。唯那一刻,落日尚早,我静立高处,临风想象,已是神思飘渺……步至水边,招呼古桥上之两对夫妻或作远眺,或作俯看,尽情挥洒,我自客串摄影师……。

穿桥而过,踏岸而行,远望青山,近看碧水,停步观鱼,悠哉悠哉,恰有临水一舟,隋人薛道衡诗句,悠然而至:“遥原树若荠,远水舟如叶”……,复至桥头,见水边围栏处,尽是黑髻鹅、青头鸭,因无人惊扰,悠然作乐,诗情又起:“花鸭无泥滓,阶前每缓行。羽毛知独立,黑白太分明。”(杜甫)怀抱诗意,缓步入村,沿途尽是农家店,留意门前价格,二三十元一菜,看来合理,我便起意,想试当地“双青”:青竹鱼与青头鸭。滨姐为人活跃,一路领头,步入鹅泉边上,想象“白鹅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我自诗情勃发,欣然有吟:澄潭无白鸭,碧水却如油,闲步观涟漪,施然一岸洲……老李年逾古稀,却仍眼尖,瞥见湖亭倚岸,亭影横卧,甚是得趣,大声招呼妻子“站定河边,一手高扬,一手平伸……”滨姐红衣衬绿水,极尽风姿飒爽,一如电影“韩英”,被我偷摄入镜,后得滨姐青睐,快意收藏,此乃后话。

买了门票,进入景区,哗!这才是真正的田园风景!也是一片凡间净土!环湖纵目,山青水秀遥相接,竹翠花红绮梦临。如往水中看,水清如镜镜照人,若向岸边行,竹如盆景景更真;临水观鱼,千鲤涌动,若撒些鱼食,群鱼张嘴,笑意迎人,不尽欢愉,移步换景,鱼灵动,水益清……如拍摄湖边,花照水,水映花,花水两相亲。缓步间,忽见一墨色鹅碑,正中一“鹅”字苍劲有力,如白墨倾泻;两侧有一联:“一方咸赖鹅泉泽,灌润邻疆倂外邦”,透见鹅泉水对四方之润泽。忽记起,学友顺玲曾嘱:“拍摄鹅泉,应往水中拍!”复踏入凌波之仿荷小径,凝神水间,看浮波水彩,六角湖亭,飞檐翘角,橙色临流,不尽清幽……我依嘱拍摄,镜向水中,迷离秀色,天上人间,已是陶醉不知归路。

徜徉鹅泉,观鱼拍水两小时,步至小鹅山麓,抬望临山而建的三层观景台,想象登临远眺,湖光山色一览而收之快意,不禁怦然心动,乃拾级登高,倚栏取镜,及见青山幽似翠,白水光如玉,绿野秀成堆,端的是人间仙境!听身边人介绍:“泉水从石灰岩溶隙涌出,汇流成潭,面积约三万平方米,泉水东流,形成鹅泉河,益及万民。”我越发喜欢四周风景,频频拍摄,也不禁把自己融入景中。忽然有感:“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如今江山是人民的江山,我们应该如何爱护,保护自己的家园呢?除了发展地方经济,是否要管控商业开发呢?是否也要加大环境保护之力度?

我在思索中步下小鹅山,行至游人歇息处,青砖小屋前,内子及滨姐等已买好当地即制饺子,特色酸萝卜,咸辣萝卜粒。我快步入席,哗,这饺子,味鲜如斯,不复文字可描!除了老李大赞:“美女老板真会做!”大家都不吝美言,劲赞“好味”!再品酸萝卜,其色白如玉,甜酸味适中,真乃此中上品。我加赞滨姐“会买”!其实,腹中“咕咕”,百食皆鲜,自不待言。

餐后精气神大振,待行至“风车景区”,又见有人兜售鲜炸小青鱼,我将信将疑间,售者递我一小截试食,小青鱼入口,其鲜无比,我不禁倒挂悭囊,买了几串。据说“水清鱼鲜”是鹅泉特色,我自信然!眼见老李,大冯等已先行渐远,我疾行几百米,方能归队,递上小青鱼,分享鹅泉鲜,一乐也。又行至黄菊园,亭廊边处,百亩黄花,心形菊圃,摇曳生姿,美在人间……此时,落日斜照,潭光泛彩,众人急步返回公路桥,寻拍“古桥孔月”。凭高而摄,斜阳远照古桥孔,水面横生十五月?疑幻疑真难尽说,全凭想象与角度……我一时起意,每横移十五米,即拍一张照,把远山近水,斜阳桥月,尽揽入镜。可惜当日斜阳不作美,时间与角度我都拿捏不准,拍摄未能尽善尽美,水光泛处只得几孔水月,聊胜于无吧?!

眼看红日西沉,我提议在农家饭店用餐,大家都无异议,步入村头小店,点了新鲜青头鸭、青竹鱼等农家菜,因食客零星,也不需久等,待品过店家菜式,却大失所望,也许非即宰之鱼鸭,欠了点新鲜?也许刚吃过饺子,腹中尚饱?总之“两青”不过尔尔,此为一记。

(待续,下篇写通灵大峡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