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反川普编辑不被容忍被迫辞职

(2020-07-19 07:14:00) 下一个

反川编辑也不被容忍被迫辞职

Andrew Sullivan是《New York Magazine》的资深专栏作家。他和《纽约时报》的巴里·韦斯都在7月14日辞职。Sullivan自称一直强烈反对川普、倡导婚姻平等,支持毒品合法化,主张犯罪司法改革,财富重新分配,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警察改革,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以及保护跨性别者不受歧视的法律。他自称是巴拉克·奥巴马的主要支持者。打算在11月投票给拜登。即使这样激进的立场在杂志社内因为不赞同左派的“批判理论”而被视之为保守派,以致许多同僚不屑于和他一起工作。他说:“如果这种保守主义都有问题那么我不知道哪种版本的保守主义他们可以容忍。主流媒体希望与温和的反川普保守派切割,因为他们不屈服于左派的批判理论。”

他在告别信中说:《纽约杂志》和VOX媒体似乎相信,任何不积极致力于种族,性别,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等问题的“批判理论”的作者的存在都是对其他同事的积极的、身体的伤害。这也日益成为主流媒体的观念。因此,正如他不断做的那样,攻击甚至嘲笑这个“批评理论”的思想和方法都是与Vox Media的价值观不同步的。所以他不得不离开。在学术界,只有极少数的教授和管理者尚未屈服于洗脑计划,而剩下的这些人正在被清除。例如,关于哈佛大学教师的最新研究发现,只有1.46%的人自称保守。但这可能比《纽约时报》,CCN或《纽约杂志》自称保守的记者比例还高。

他说:“我想念一个真正折衷的读者群体-左派,自由派,中间派,右派,反动派,并且喜欢彼此挑战。我想念被这些可怕,认真,没有幽默的清教徒接管之前的新闻界。”如果主流媒体不允许发表多元化意见,或者将一些自命的圣徒的“道德清晰性”放在客观报道目标之前,如果它只是将作者视为其种族,性别或性别认同的化身,而不是作为独特个人,那么非主流人士需要弥补这一缺憾。

他说他将回到他的博客网站,借助网络媒体继续工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instein 回复 悄悄话 支持他的决定;但叹息极端主义的强势。
文取心 回复 悄悄话 美国左派往法西斯极权的道路上狂奔。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