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归档
博文

愚蠢的战略决策是如何出笼的?
堀田江理的《日本1941:导向深渊的决策》揭示了日本1941年向美国开战的决策内幕。日本偷袭珍珠港是战术上的成功,战略上的错误。错误决策有三个驱动:第一,强硬民意,国家煽动民意,民意绑架国家。牛摇尾巴,尾巴也摇牛;第二,中下层鹰派军官驱动;第三,没有人愿意担责,互相推诿,当汽车滑向深渊时,谁也不愿先踩刹车。宁愿大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读书札记:全球暴力渐行渐远,唯中俄逆流而动
斯蒂芬·平克是心理学和语言学家,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曾入选《时代周刊》世界有影响力的百人、《外交政策》的世界百名思想家和《前景》杂志的全球思想家名单。他的《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暴力为什么会减少》涉及历史和心理学。书中直言人类历史在进步,暴力下降就是历史进步的度量。全书引用了很多数据说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简单易做,酥脆咸香,挪威果仁薄脆饼在挪威旅游喜欢上挪威的果仁薄脆饼,其英文是Crispbread,挪威文是knekkebrød。因其口感酥脆而得名。薄脆饼在公元500年起源于瑞典的维京海盗。是一种可以长期存储在船上方便航海的食品。传统的薄脆饼是圆的,中间有孔,以方便存储在从屋顶悬挂的长杆上。挪威的薄脆饼由于加了葵花籽、芝麻、亚麻籽等干果仁,口味更好且健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父亲节那天,女儿在挪威罗弗敦岛最好的餐馆,雷纳村的Gammelbua请我们吃晚饭。这家饭馆的食材和烹调有很浓的挪威和罗弗敦岛特色。最吸睛的是一个鳕鱼舌和鲜贝的开胃菜,标价185克朗。很奇怪鳕鱼有舌头吗,这舌头好吃吗?
中外都有将牛舌、猪舌和鸭舌入菜的吃法。但吃海鱼的舌头,鲜有与闻。其实,所谓鳕鱼舌不是舌头,而是鳕鱼的内嘴和下颔连接的一块肥厚的肌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读书札记:怎样让乌龟赢在起跑线?
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心理学和行为遗传学教授凯瑟琳·哈登(KathrynPaigeHarden)的2019年著作《基因彩票:为什么社会平等需要DNA》讨论基因和认知能力的关系。
2013年,《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发现有三个遗传变异rs9320913、rs11584700和rs4851266与受教育程度有关。2018年《自然·遗传学》的一篇论文中,研究者选取了一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4-04-10 08:23:15)

人生能几“日全食”? 天文学家测算,在一个地方发生两次日全食(不算日环食)的平均间隔是400年。除非特意追逐,一个人一生中碰上一次日全食的机会小于五分之一,碰上两次日全食的机会就更小了。从1900年到2100年,日全食将出现139次,大部分出现在无人居住的地方。我有幸经历过两次日全食。第一次是2009年7月22日在上海。上海前一次日全食是1575年,再下一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鲜香色味俱全的红油辣酱曾经是老干妈辣酱的长期用户,每餐必食,无辣不香。以十几天一瓶的速度为老干妈贡献银子。2015年老干妈陶华碧在两会上说:“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其实这里中国超市的老干妈比中国贵不了多少。而且吃老干妈的多是华侨和留学生。凡是拿爱国来宣传产品,都预示着幺蛾子。果不其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电影《奥本海默》中的史实谬误诺兰编导的《奥本海默》得到了2024年奥斯卡多项大奖。媒体对该片也是好评一片。在奥斯卡奖宣布之前正好刚看完该片。由于电影中三层叙事交错进行并转换突兀,如果对奥本海默的一生不了解,很容易看得一头雾水。反复看了两遍才搞清脉络。电影的感染力很强,观众很难不对奥本海默的命运产生同情。
作为传记片,真实性最重要。这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读书札记:中国,澳洲、欧洲和美洲人种的迁徙路径 这篇读书札记是BryanSkes的《TheSevenDaughtersofEve》,张振的《人类六万年》和SpencerWells的《TheJourneyofMan:AGeneticOdyssey》的读后感总结。三本书都是从基因角度探寻人类的起源,张振的书是对其他两本书的综合,优点是图做得不错。
六万年前,一小群人类先驱者离开了非洲大陆。其中一个男人的Y染色体上发生了随机突变而被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中文的突围,从打字机到人工智能 读了被中国媒体大捧的《中文打字机》,比较失望。这本书的作者是斯坦福大学教授ThomasMullaney(墨磊宁)。全书少学术,多历史,价值不高。仅仅是中文打字机的叙事史,缺乏深刻的洞察和分析。作者停留在基于政治正确的评价,用社会达尔文主义大帽子抨击一切对立主张,拒绝对文化优劣和对语言本质的评价。西方的一些学者喜欢站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