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芦随笔

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能够思想。
个人资料
思芦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编辑辞职揭露《纽约时报》内幕

(2020-07-16 07:31:20) 下一个

编辑辞职揭露《纽约时报》内幕

巴里·韦斯(Bari Weiss)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编辑。7月14日,巴里从纽时辞职。她公开了自己的辞职信,批评纽时背叛了新闻标准和原则。巴里也是哈泼杂志发表的的呼吁容忍和言论自由的公开信的153名签署者之一。巴里自称立场是“左倾的中间派”。 

2016年大选前,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主流媒体全部看好希拉里,结果川普胜出。这表明主流媒体已和美国人民和社会脱节,影响力下降。选后纽时出版商为了挽回声誉,誓言要改编报纸更加诚实,引入一些不同的声音。所以巴里作为中间派被聘用。

就职三年后,巴里发现纽时并没有改变。她说:“大选后本应吸取的教训,即理解另一部分美国人的重要性,以及观念的自由交流对民主社会的核心作用,并没有被吸取。”相反,主流媒体上出现了新的共识,尤其是在纽约时报:认为真理不是集体发现的过程,而是少数精英们将自己的正统教义,向大众灌输。在《纽约时报》,新闻故事的选择和讲述是用来满足最狭窄的一群听众,而不是让好奇的公众了解世界后得出自己的结论。历史可以被随意扭曲满足既定的主题。

作为中间派, 巴里在报社感到敌意,受到欺凌。“我对非正统的关注使我受到不同意我观点的同事持续的欺凌。他们称我为纳粹和种族主义者。对我友好的同事也被连累。我的工作和我本人在公司群中被公开地贬低。一些同事说,如果纽约时报想成为真正的‘包容性’公司,需要将我彻底铲除,而其他人在我名字旁边加上斧头符号,以示砍杀。另一些人在推特上抹黑我为骗子和偏执狂。他们毫不忌惮对我的骚扰会被惩处。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

她把这些叫做非法歧视,敌意的工作环境和建设性的解雇。巴里批评发行人A. G. Sulzberger,“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允许这种行为在全体员工和公众的注视下发生。”尤为讽刺的是,这些领导层还在私下场合表扬巴里的勇气。而以中立立场加入美国一家报纸不应该称为勇敢。

对知识的好奇心在纽约时报已成为危险。当可以通过发表第4000次专栏文章说川普对国家构成了危险来确保自己的工作安全时,为什么要编发对读者具有挑战性的内容?自我审查已成为常态。两年前可以轻松出版的专栏文章现在会给作者带来严重麻烦,或者解聘。如果认为某件作品可能会在内部或社交媒体上引起反弹,则编辑会避免发表。

参议员汤姆·科顿建议派兵平息骚乱的文章发表以后,报社花了两天,解聘了两个工作人员后说这篇文章“达不到我们的标准”。 这份报纸越来越不关注大多数人的生活。举几个最近的例子,称赞苏联的太空计划因其“多样性”;容忍青少年以正义为名的人肉搜索;说人类历史上最糟糕的种姓制度包括美国和纳粹德国。

“即使现在,我仍然相信,报社内的大多数人都不持这些观点。他们不敢发声也许是因为他们相信最终目标是正义的。也许他们相信,如果他们点头附和,就会得到保护。也许他们为在一个萎缩的行业保住工作感到幸运。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现在坚持原则不能赢得赞誉。他们私下给我送短信说‘新麦卡锡主义’在报社已根深蒂固。”

所有这些说明主流媒体病了。当像《纽约时报》和其他曾经伟大的媒体背叛了自己的标准并失去原则时,美国人仍然渴望获得准确的新闻,至关重要的见解和真诚的辩论。巴里说每天都收到这些人的来信。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值得拥有一份伟大的报纸。

同一天,《New York Magazine》的专栏作家Andrew Sullivan也辞职了,并发推说辞职理由不言自明。他在推特上声援巴里·韦斯。主流媒体容纳不同意见的空间正在消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5)
评论
Hummingbird7 回复 悄悄话 左翼媒体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的owner是两个犹太家族
luckyyycat 回复 悄悄话 应该暴露一下纽约时报背后的金主是谁,暴露一下假新闻媒体的幕后黑手。这些年媒体的各种误导,各种昧良心的无底线的违背职业道德,都是因为大洋钱在说话。

与美国为敌的索罗斯,大外宣。。。应该就像“Deal or no deal” game 幕后的影子!

而左派政客和打手与他们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都是为了一己之利,不惜毁掉美国。真是造孽!!!
Ken99 回复 悄悄话 中国的媒体被共产党强权控制,只能为党服务。美国的媒体被索罗斯金钱财团控制,只能为金钱服务。
道理就这么简单,什么民主自由,美国中国媒体本质都一样,为既得利益阶级服务,不同的是美国的包装样式精致点,中国的没啥包装更赤裸裸些。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清漪园 发表评论于 2020-07-16 16:23:06 BLM为什么不能容忍ALM?

因为BLM的根本目的,不是让社会平等,也不是让黑人平权。BLM的组织者,公开宣布自己是受过训练的马克思主义者,要用种族牌改变美国的制度。他们不在乎黑人的命,更不在乎所有人的命。他们在乎他们的意识形态。所以他们不能容忍ALM这个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和他们的马克思主义价值,水火不容。
常惑 回复 悄悄话 怎么有一点风萧瑟瑟的感觉呢.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BLM为什么不能容忍ALM?美国社会为什么日益不容许不同观点?言论自由的空间为什么越来越小?根子就在这里,这些占领美国舆论阵地的极左自由派自以为是地在演上帝。他们声称自己正在引导美国走向更为公平公正的理想社会,而他们期盼踏上的道路并非前无古人,100多年前苏共走过,70多年前中共走过,20多年前曼德拉走过,没啥新鲜的。
19428182 回复 悄悄话 Finally, There are someone can stand up to say NO to the evil NT.
想不开1 回复 悄悄话 川普的当选,说明这些主流媒体不再体现“主流”
aunt4 回复 悄悄话 左派媒体在向新法西斯主义的道路上狂奔+1
打魚船 回复 悄悄话 自以为是的少数精英们将头脑里极端思维认为是正统教义,向大众灌输。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楼下常态,你是说那些攻击这位编辑的是大外宣,还是说这位编辑自己是大外宣?
常态 回复 悄悄话 深深的担心其实是大外宣渗透了美帝的文宣领域。

我胖我的 发表评论于 2020-07-16 07:57:55
我觉得最可悲的其实不是有人因为与这位中间派意见相左而对她进行攻击,因为这些人最起码还是出自对自己想法的坚持。我觉得最值得警惕的是很多攻击她的人选择这样做的原因是有利可图,而他们到底持什么真实想法,完全取决于说什么有利。这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悲哀。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左派媒体在向新法西斯主义的道路上狂奔。
海淀网友 回复 悄悄话 法西斯主义是用胁迫压制个人的言论。美国正在通向法西斯主义的大路上阔步前进。

那些所谓的左派知识分子没有经历过法西斯主义的恐怖。他们在重蹈几代人的覆辙,以为他们的努力能把美国造成一个乌托邦。他们忘了世界上最邪恶的法西斯政权的理论基础都是理想主义左派知识分子的杰作。
我胖我的 回复 悄悄话 我觉得最可悲的其实不是有人因为与这位中间派意见相左而对她进行攻击,因为这些人最起码还是出自对自己想法的坚持。我觉得最值得警惕的是很多攻击她的人选择这样做的原因是有利可图,而他们到底持什么真实想法,完全取决于说什么有利。这是知识分子最大的悲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