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停留

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从一个城市移到另一个城市,飘来飘去地,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接受无奈,在漂泊的岁月里学会欣赏精彩。
个人资料
正文

回国陪父母看病散记 - (十四)营造一个虚幻的世界

(2018-09-04 15:36:30) 下一个

 

       我曾经在给七岁的侄女念灰姑娘,念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的时候,一边念一边不屑地想:毒害少儿呀,每个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听故事的女孩都怀着做公主,遇王子的梦想,其实那跟咱一点关系也没有。终于有一天我很残酷地说了一句:王子跟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这一辈子基本碰不上王子。没想到这宝贝儿一下子泪水盈满眼眶。我顿时心中充满了内疚,现实早一天晚一天要面对,晚一天也不见得就差。再说,咱们的世界里不也出了个Meghan,六合彩时不时也是有人中彩的嘛。我又何必这么早去打破她那个美妙的虚幻世界。

 

       我们这一代女生年轻的时候都读过很多琼瑶的小说,每每跟着书里的女主人公爱恨情仇,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坚信会有一个又帅又幽默又有钱又有能力的男生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着自己,历经美艳的女子而不心动,一心一意地只为着貌不惊人,才不出众地自己,然后一生一世宠着自己,一起过着一世无忧的生活。哦,写不下去了,写的人和看的人都要吐了。总之,在现实世界里,终于直面了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之后,对琼瑶阿姨充满抱怨。只是,多少年后回头想想,琼瑶的小说里并不缺少残酷和无奈的现实,只是读书的人只读了她想读的内容罢了。

 

       话说老爸,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病情的发展,思维也日渐馄饨,医院无法给出明确的诊断是单纯的认知下降,是老年痴呆的初始,还是仅仅是肾病引起的毒素无法排除影响脑神经,亦或兼而有之。总之有时清醒有时糊涂,任何一天都有可能状况强烈反转,我们的情绪也随着他的状况起起伏伏。刚开始我总企图把他拉回现实世界,我觉得记忆力的衰退不是智力的衰退,只要他保持正常的逻辑我就可以跟他正常地对话。我会不厌其烦地跟他说我在加拿大,离北京14个小时的飞行距离,我不是在街对面,打个电话就能过来。我会跟他说他一直在医院,昨天并没有来加拿大看我。这些话只能引起他的烦躁和不安,我终于决定放弃,按照他的思维陪他乱侃,他又突然清醒地不能再清醒,还把我嘲笑一番。郁闷吧? 就像我们学外语的时候,有的能听懂,有的听不懂。可是老外真不敢在咱们面前乱讲,因为他们永远闹不清哪句咱们能听懂,哪句咱们听不懂。

 

       最近看了一篇协和医院心理科姜忆南大夫的文章,深有感触。他讲到当人患病后,不仅健康和生命受到威胁,随着工作能力和生活能力的下降,进一步受到影响的有:爱和归属感的需要,受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每当我跟老爸说:“你不用管了,我都安排好了。”老爸就会莫名其妙地发火,明白了为什么医生建议我不要总去提醒纠正老爸的错误。当一个人认识到自己各方面能力的下降甚至丧失,这种心理上受到的打击只能让病情加剧。    

    现在每当老爸兴致勃勃地谈起他的科研计划,准备出院后申请国家基金,大展宏图;每当他谈起对我的房屋修改计划,以适应他以后来加拿大居住一段。我一概俯首做赞赏状。

  

    一个虚幻的世界,那又何妨?

 

 

(十三) 老年痴呆症与瞻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注册很麻烦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分享!
步可妮 回复 悄悄话 就是,“ 一个虚幻的世界,那又何妨?”。谢谢分享!
rongrongrong 回复 悄悄话 孝顺的好女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