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米歇尔

(2020-02-28 00:18:48) 下一个

米歇尔是我在火奴鲁鲁夏威夷土著事务办公室的同事。我在1992年服务于这个机构。刚进去两个星期,她也来了。

我们不在一个部门,但是在印刷室常常遇到。印刷室的墙上挂着当地著名画家的大幅肖像画。画的是夏威夷历史上的卡乌拉尼公主,一个悲剧人物,死的时候只有24岁。当地的风格喜欢把肖像画美化,所以画得不是很像。偏偏这幅画和米歇尔太像,我脱口而出:“你和墙上的画一样”。米歇尔头也不抬,很有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大概她这样的人习惯了别人的恭维。

米歇尔是混血儿,她的父亲是夏威夷王族,母亲是白人,也是个美人。认真说起来,米歇尔也是个公主。但是沧桑反复,夏威夷王室早在100多年前推翻,贵族头衔没有了。不然她也不会让我做同事。米歇尔声音沙哑,说话有点像哭,不认识的人很难把她的声音和相貌揉到一起。但她绝对是个善良的人,合作起来令人愉快。

直到有一天,她的上司告诉我今后再也见不到米歇尔了。前一天下班她开车送一岁的女儿去妈妈家,在山路上被一个醉汉驾驶的皮卡撞死了,享年24。女儿被随后赶到的警察抱出废车,毫发无损。

米歇尔的死给我一种震动。伤心之余我再也不反对宿命观。现代我所知道的美人几乎全部死于非命,如简·曼斯菲尔德,玛丽莲·门罗,格雷斯·凯莉。但她们都是电影上看到的,感觉遥远。而米歇尔更漂亮,却是和我一起工作的,也走了。这些人几乎完美,年纪轻轻尽死这些人,公平吗?我想了很久,若有所悟。年轻时比比别人我常说自己倒霉,现在感觉祸福相依,得失轮回。上苍造人,必定有所予而又有所留,使你一生为不足的部分努力,给生命赋予活的意义。如果不小心什么都给了,人生就失去了追求。唉,纵使她活着,一个无法继续改进的人也未必幸福。

愿米歇尔在天堂快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