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扇金戈

博主在中美职场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学习与体会
文中人物情节皆属虚构,如遇雷同,纯属巧合
博主拥有完全版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中,英文双语版: www.swaymychinastory.com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羽扇金戈》(海归记录)第二部#16: 机缘

(2020-08-07 15:07:19)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我独自在国内工作,没有家人在身边,工作效率出奇地高。我把北京的中关村皇冠假日酒店当成我在国内的大本营,而自己则是穿梭往来与全国各地的办事处之间践行着我的“go Gemba”的理念,让我有机会更多地了解团队和当地市场的同时,也让各地同事感受到我对中国的工作的投入和与他们无间的合作。

 

周日下午我又飞回了当下让我最牵挂的上海。我把行李放在浦东洲际酒店就立刻到上海办公室,本想趁着周末没人的时候察看一下办公室的状况,出了楼层的电梯却看到乐波特的办公室灯火通明,原来是Steve周末拉着Derek给他培训产品知识,刚好他们也告一段落,于是三人一起到我酒店的咖啡厅吃自助餐。Steve告诉我Jonny上周曾主动打来电话,祝贺Steve上任的同时也介绍了自己和他原先负责的业务,Jonny告知Steve他已决定辞职而加入Henry的公司,并表示今后要与Steve互相配合。我在离开北京前已经通知了Vivian关于给予Jonny六个月的补偿以换取他主动辞职的决定,看来Henry对Jonny的影响力起了作用,也是他们的务实的风格使然,毕竟Jonny尽快了结了与乐波特的人事关系,可以让他们放手地以分销商的名义运作,对他们自己最有利,何况日后还需要Steve和他的上海办事处的支持。至于华东的业务,Steve觉得Jonny和乐波特的几位销售都在各自负责目前已经存在于销售漏斗中的机会,这些机会都业已成熟,结下订单涉及到各个销售和Jonny在Henry的新公司中的经济利益,相信大家都不会怠慢,但Steve对目前上海团队的军心士气没有把握。David和Robert两位销售都很少出现在办公室,如果不是Steve主动打电话过去,他们也很少与Steve联系。他们倒是经常与Derek交流,但Derek感到他们不似之前通常是向自己讨教技术问题或是请求技术支持,反而是对Henry和Jonny的去向以及Steve和Sui的关系更感兴趣。唯有Fred现在心气爆棚,让Steve完全不用为他负责的PC行业操心,他的一个在上海英特尔的拖延已久的案子也因与乐波特在美国负责英特尔的销售沟通后共同合作有了进展,现在已经进入了采购流程,相信不久就会收获订单,那将不仅是乐波特在英特尔中国的一个突破,订单本身的价值也将是可观的。

 

我了解Steve和Derek都是言行谨慎的人,他们告诉我的绝非简单琐碎的细节而都是反映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我知道要立刻着手为华东团队进行人才储备。为了让Steve先集中精力在全面接手目前的销售上,我暂时没有说出我的想法,只是把它记在笔记中,打算有机会请猎头公司HS的查尔斯•刘给我介绍他们在上海的合伙人。

 

周一上午我在上海办事处主持全国地区经理的销售会议,这是Steve到任后也是我把成都的Sam提升为销售经理后的第一次全体地区经理会。相信原有的地区经理们经历了公司内外半年多的变化,也目睹了像Henry这样资深能干和Super这样有着深厚德和仁背景的销售经理的离职,都知道了我在中国要大刀阔斧地改革的决心和来自杰瑞及方达克的对我的支持,而新的地区经理Steve和Sam心气正高,让我们新管理团队的第一次会也成了我到中国工作以来最舒心的一个会。各个地区经理的销售预期第一次有了增长,而且背后都有着销售漏斗的支持,大家简要的汇报也都反映出他们对案子的把控,而非简单地汇总了各自销售呈报的数字。Fortune在讨论完销售预期后向大家分享了他在华南地区与代理商合作的协议,我要他会后把协议样本发给大家征求意见,再交由Vivian和律师审核,目标是在四月一日开始的乐波特第四个财季起施行。Fortune又提出希望我能够安排一次深圳之行,说他有一些重要客户要我去一起拜访,虽然都不关一些立刻的订单,却可以与客户高层建立联系,以利日后Fortune和他的销售团队的工作,随后Sam也表达了同样的愿望。

 

这也正是我所希望的。作为负责销售的职业经理人,我觉得拜访客户就如天职般应是每日的例程,但我回国工作以来因主要精力一直都在团队建设上,再加上如Henry的刻意屏蔽和George顾忌我的美籍身份的借口,使我除了在一些展会或典礼上与客户握手寒暄外,只和Fortune在深圳与客户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交流。现在Fortune和Sam都提出了这样的要求,正好是我可以回归自己销售经理本色的时候,让我有机会了解客户的真实需求的同时,也正好让我可以借机观察地区经理和他们的销售们的表现,为我计划中请香港荷士卫的文森给中国销售进行的SPIN销售培训做好准备。于是我让他们分头去安排我这个周末回美国探家再回到中国后的第一周在深圳和成都拜访几家重要客户。

 

会后,我把我的全中国的销售预测整理后用邮件发给方达克,我才发现这是我回国工作以来第一次不必在方达克的亚太会议前为销售预测的下降而忐忑,或为如何在方达克及各国销售经理面前搜肠刮肚地寻找补救方案而纠结。我甚至可以考虑是否可以在任何其他国家经理的销售预期下滑而方达克需要支持时可以适当提高中国的销售预期,毕竟中国去年刚开过空前绝后的奥运会,温家宝总理年前推出的四万亿的救市计划也已经开始实施,中国在世界面前承担起了崛起的大国的责任,我的乐波特中国也应与此名份相称。

 

第二天一早我一打开彭博社的网站,美国股市周一收盘时的几大股指告诉我面对的现实:1440点是纳斯达克指数自千禧年之初的网络经济泡沫破灭后的最低,道琼斯更是创造了自1998年金融风暴以来的7365点的新低。乐波特的股价虽然还徘徊在十美元上下没有明显起色,但相比于两三个月前频临退市的边缘已经是稳定住了,现在的波动都是因为大的经济环境所致,至少近期应再无退市之虞。相反倒是德和仁因为在商博管理系统SMS的作用下过分追求眼前的利润空间而大幅削减了新产品的研发投入,在乐波特和赢飞相继都有如“新星”Nova似的高性能新产品上市时没有对应产品推出,影响了市场对商博旗下的德和仁技术创新能力的信心,造成一向被认为是股东增值机器的商博的股价反而下降,甚至拖累了道琼斯指数。

 

美国股市的表现再一次提醒了我中国经济在世界金融危机中的坚强地位。十年前我曾基于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前经济还相对封闭而得以在金融风暴中独善其身的判断,告诉当时还是赢飞的前身的那家世界级公司的管理层要保持在中国的投资,事后的结果也为我在那家公司的发展赢得了信誉。现在中国已经是世界经济体系中举足轻重的一员,我相信中国会率先在经济危机中恢复,也会帮助全球经济尽快探底复苏,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坚定信念并坚持既定的策略,趁着大环境低迷的时候把团队打造好,就可以在经济复苏时率先进入成长。这样想着,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些想法分享给业界,于是我趁着Fortune又为他的每周博文向我约稿,写就了一个提纲给他发去。

 

三月份的第一周我再次回到西雅图,这次除了探望家人之外,我还要与华盛顿大学的福斯特商学院讨论我的EMBA的学位。我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要求的课程,但最后的十个学分要来自于马上开始的春季学期的国际实习。我原先学习小组的几个同学都已经找好了实习项目,有两个已经分头去了英国和日本,我向商学院的负责教授提出用我在中国乐波特的工作作为实习项目,却因为当时福斯特商学院在中国没有合作伙伴而不能认可我在中国实习,但学院同意保留我的学分和资质,待到我日后可以完成学校认可的实习项目后再授予我的学位,我也只好接受这个方案。

 

自从八十年代后期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留学成为Ph D 一直是我的梦想,但高分通过TOEFL和GRE后两次得到美国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却最终不能成行成了我的心中的缺憾。而在一次展会上遇到我的“发小儿”也是在赢飞刚被提拔成地区经理的陶澜,我向他表达了我进外企做销售的愿望,两个月后我到了他的团队里,在他的指导下逐步把一个在中国的新业务做得风生水起并带起了一个团队,也就渐渐淡忘了到美国留学的想法。后来陶澜又被提升到了另一个部门,我的新的经理黄奕安Martin不懂我的业务又惮于我功高盖主,开始对我处处限制打压,我太太就鼓励我继续追逐我的梦想。她甚至在我出差而无法报名时自己为我去美国ETS在北京的考点排队领取报名表,而我也凭着平时积累的英语功底在离开学校数年后没有时间复习更没有时间上当时还是俞敏洪亲自授课的新东方补习班的情况下以630分再次通过TOEFL,并利用来美国科罗拉多出差时直接找到几所大学的教授和系主任,得到全额奖学金后终于选定了Boulder的科罗拉多大学。在我向赢飞的管理层提出辞职后,黄奕安自然是立刻同意,但当时我负责的业务在亚太的销售经理新加坡人黎显能 (Lee Hsien-neng) 却舍不得我离开。他专程飞去北京请我和我太太吃饭,席间他问我辞职去美国读书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为了学习知识,还是为了获得学位,亦或仅是想移民美国。我坦诚地告诉他我和我太太的长期打算就是要到美国生活,与黄奕安的关系和得到的奖学金都不过是契机,黎显能要我给他一周的时间再做最后的决定。而他当晚即与在美国负责我们所在的业务群的副总裁联系,几天内就确定在美国的BU里专门为我创造了一个职位:亚太业务拓展经理。几个月后我和我太太分持L-1和L-2签证在感恩节之前的十一月二十日同机抵达美国。我这种中国员工被直接调到美国工作的情况在九十年代初期的国内外企中不是绝无仅有恐怕也是凤毛麟角,我虽然再次错过了读学位的机会,却一步到位地在美国直接工作,还是做着自己喜欢的业务并继续与自己熟悉的同事和客户打交道,在我后来申请绿卡的过程中也因持L签证而不需经过H-1B的排期,这让我对黎显能充满了感恩。我时常与我太太感叹人生中的机缘对生活轨迹的影响,逐渐也就忘却了当初对学位的渴望,直到从事了销售管理,才又重新燃起了追求MBA的梦想。

 

而生活本身就是一系列的“偶然”。

 

我在三月十三号“黑色星期五”飞往香港,计划周六在香港机场住一夜后周日赶往深圳,然后如约与Fortune周一一起拜访客户。在旧金山转机时我按照习惯去美联航的头等舱和“全球服务”会员休息厅消磨转机之间的两个小时时间。进去后我正在拉着行李箱找座位,就听有人用中文叫我的名字“嗨,隋力!”我转身一看,正是多年未见的黎显能。

我们原来在赢飞共同从事的业务后来也从赢飞中分离了出来成立了黎显能现在的“国硅”(National Silicon)公司,而黎显能已经是国硅公司的全球销售副总裁,他刚在硅谷总部开完会,正准备飞回新加坡。我们虽然多年不见,但近来社交媒体特别是LinkedIn的发展已经大大缩短了职场人士的距离,我和黎显能一直保持着在LinkedIn上互相的关注。我知道国硅从赢飞中的剥离和他现在的位置,他也知道我重新加入了乐波特并负责在中国的工作,而作为我的老上级和职场上的领路人,在短暂的寒暄后他最关心的自然还是我的工作。

 

我告诉黎显能我体会到管理着上百人的团队并全面负责公司在一个国家的利润与原先带着十几个人的销售有着很大的区别,几乎每天想的只有两件事:人和钱。我向黎显能谈到我在中国经历的“逆向文化冲击”,也就谈到了我现在进行的领导力建设和对人才的需求,黎显能却说“他可能可以帮我”,但接着又补充说“其实是我可能帮他”。原来是国硅在2007年时判断中国会在2010年取代台湾成为全球半导体的最大生产国,也就将成为半导体测试设备制造商国硅的最大市场,于是国硅中国在2008年夏天招收了三十几位国内顶尖大学电子工程专业的研究生毕业生,先让他们做一年的应用工程师,同时熟悉国硅的业务和市场,目的是在一年后按照他们各自的特长和喜好在公司内分配到销售,应用开发,产品管理的岗位上。谁想人算不如天算,三十几位优秀人才刚刚到岗才几个月,全球经济就开始进入危机,国硅经过了两轮全球裁员后再也无力继续投资为未来为培养这些年轻人,黎显能只好忍痛割爱准备遣散其中的二十人,现在正好听到我要进行人才储备的计划,就让我看一看是否能帮助他接收几位。

 

我对黎显能现在的心情感同身受,我们自己年轻时都是从做基层的销售工作开始,我们都对年轻人有着期待的同时也有着责任感,我估计我给Steve在上海的机会就如同黎显能当年把我送到美国。现在他在决定遣散一批优秀青年人才时的歉疚感正是他的高度责任感和道德感的体现,更赢得了我的尊敬,我现在又恰好有对人才的需求,帮他是自然的。黎显能也不想让我为难,就提醒我虽然我们过去都在赢飞从事一样的业务,但现在国硅着重于半导体生产测试,与乐波特和今天的赢飞所在的针对电子研发领域的业务有着不小的区别,他的年轻人的教育背景和英语水平都没有问题,但是在产品上我要做好充分的培训的准备。我知道黎显能说得中肯,凭我对他和赢飞剥离出的公司的文化的了解,我充分相信他那里的人才的基本素质,但我能够提供的机会是否能够符合人才发展的期待,来自一些大公司的人才又是否能够适应乐波特的企业文化则又另当别论。我请他让他的HR把所有他打算辞退的二十位人员的简历给我,我再做进一步的选择。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现金流' 的评论 : 握手。也庆幸我们赶上了中国千百年来的短暂的“窗口期”
现金流 回复 悄悄话 握手!当年我是一手拿着ABB的offer,一手是签证。。。出来了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康吉喜乐','歌舞生平','龙烈生','Highage','绿珊瑚'的评论 : 感谢大家的思考和评论
安康吉喜乐 回复 悄悄话 继续关注和等候
歌舞生平 回复 悄悄话 So disappointed that Johnny is a lier -truly unprofessional!
龙烈生 回复 悄悄话 洋插队都不易,我们自作自受:-) 感谢作者的奉献,一直在关注和等候。
Highage 回复 悄悄话 我99年1月托福也是630分。甚至还记得错的那道题fairly选错了fair不然是640分。99年8月来插队至今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精彩继续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