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扇金戈

博主在中美职场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学习与体会
文中人物情节皆属虚构,如遇雷同,纯属巧合
博主拥有完全版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中,英文双语版: www.swaymychinastory.com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羽扇金戈》(海归记录)第二部#15: 解决方案

(2020-08-01 11:39:12)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我已计划在周二中午飞回北京,就一早在香格里拉酒店前台退了房,然后趁着去宝安机场前如约和杰瑞一起共进早餐,向他汇报自去年感恩节前圣塔克拉拉会议后我在中国实行“新乐波特计划”的进展。

 

杰瑞先对我能够顺利执行公司的裁员计划,并能够迅速地完成各地区经理的部署和调整表示满意,随后他问我回到中国工作特别是全面执掌中国以来的体会。我告诉杰瑞我开始时好像面对着一台结构不甚合理的机器,我在过去几个月里所做的就是把机器拆开,仔细地检查了每一个部件的状态和位置,我已经淘汰替换掉当前那些锈蚀严重不能再用的零件,现在正在把合适的齿轮和轴承装到正确的位置上,后面就是要检验这台机器并随时地加油润滑以期用它造出公司要我生产出的产品……

 

杰瑞没等我说完就接过去说:“你和我想得一样,但我不是要你造机器生产产品,我要你,和所有的国家经理们也包括Chris他们地区副总裁们作为汽车的变速箱,要你们把我的动力传递给你们各自的车轮,好让我们乐波特这台汽车高速稳定地行驶在正确的方向上。当然,你要保证你的这套传动系统的结构和我的发动机是匹配的,你用的零件也都是用在了合适的位置上,你还要不时地给它润滑保养……看来你已经找好了关键的齿轮,希望Steve是个正确的选择。”

 

在从深圳回北京的飞机上,我翻阅浏览着这几天的工作笔记,发现在这次短短数日的港深之行中我居然与公司从上到下的各个层级甚至外部合作伙伴产生过互动。最让我仔细品味的还是早餐时杰瑞的话。他的话表明了他从CEO的角度对他的团队和下属们的作用的看法,他说的要我们把他的“动力传递给各自的车轮”就是要我们把各自的团队的策略和行动都整合在他的方向上,并要互相配合。我也又想起了方达克在我们从香港去往三亚的飞机上对我说的,要我做企业文化的“传教士”和作为杰瑞和他的派驻中国的“大使”的话,他们都是要我起到连接美国最高层和中国团队的作用。这也正好提醒了我自己,做好KPI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的基本,而公司更高的要求是要中国团队能够承接乐波特企业文化,能够从战略的角度支持杰瑞制定的公司的长期发展规划。所以我进行团队建设和领导力的培养,不仅要着眼于能够完成我的“新乐波特”计划承诺给杰瑞的业绩指标,也要现在就从构建团队的风格和打造团队的价值等高层次目标上考量。

 

我这次回国工作后第一次参加方达克的亚太国家经理会,在我的亚太同级同事前的亮相,也亲身近距离观察并参与了与他们的互动。平时由于国界和语言的阻隔使得我们的工作交集不多,仅限于当亚太的销售预测不佳时互相弥补或在面临一些技术难题时互相学习分享,偶有在一些如三星台积电等跨国公司客户的订单上有些冲突,大家也都会按照售前售后的价值贡献的原则大度地分享业绩。而乐波特的亚太业务自从十几年前方达克亲手创立以来一直都在方达克的直接领导之下,松本峻和李炳柱做日韩的国家经理均已数年,Jordan和陈俊豪则一直在港台和东南亚的销售经理上轮岗,印度的拉杰什又是新人,大家可能觉得执掌亚太注定是美国人的工作,也就安于在乐波特做国家经理的职场天花板之下,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或许有人可以被提升而接替方达克来领导亚太,也就让大家之间少了职场竞争的心态而更多是配合和帮助。我除了与拉杰什是初识外,与其他人都早就认识,相信他们并不清楚John离职的背景和其中的种种细节,但看到我重回乐波特几个月的时间就把原本三分天下的中国业务全都整合到了我的辖下,加上中国业务对公司举足轻重的地位,我感到大家对我第一次的亮相充满了好奇。

 

而这次有着全体深圳办事处成员参加的与杰瑞的晚餐,也让我对Fortune也有了更多的认识。再联系到他在以前的多次会议上的表现和他在每周的博客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自我欣赏,我感到Fortune极其渴望得到他人的关注和认可,来自周围的承认和赞美是他努力的源动力中的一个主要原因。他有能力有潜力,而且任何时候都充满了精力和热情,我要注意帮助他正确判断自己的处境和位置。如果他能够以平和的心态不被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左右而随时从大局和长远处着眼,相信他可以成就任何事情。

 

我自春节前与北京办公室的同事们互拜早年,一个月后再见面时已是新一个甲子鼠年的开始。虽然已过了立春,但从温暖的南方回来,感觉北京依然是春寒料峭。

 

我周三回到北京融科大厦的中国公司,一路与大家打着招呼,一边走进到我的办公室,正准备看看桌上积攒的一堆信件和贺卡,成都的刘蜀雄Shaun就站在门口向我打招呼。原来他已经在北京开始接手管理全国服务中心的工作,而且已经找好了中关村科技园旁边的一个一居室的房子,作为他今后在北京长期的住处,并计划在两周后他再从成都回到北京时就正式起租。Shaun一再感谢我“向Don推荐”他接手全国服务中心的工作,表示要在我的直接领导下把服务中心做好,使之真正能够为成长中国的销售“服务”。与Shaun接触多了我已逐渐了解了他的风格,我不会真的在意他的溢美颂扬或感激表忠,但想到有一个家不在北京但却同是六零后的同事可以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我自然高兴,也就与他约定周末一起吃饭。

 

听到我回来了,Jennifer立刻来到我的办公室,提醒我说我这周的日程已经发到我的Outlook的日历中,并且马上就要开始由Paul提出的半个小时的单独的会议,正说着,Paul就来了。

 

Paul等Jennifer出去关好门后告诉我,他已与洪大校的秘书袁参谋讨论过,对于“天使大单”的客户培训有了一个方案,要向我汇报。Paul大概感到了我神色中的警觉,就说他不会讲我不需要知道的细节,而只是告诉我结论:袁参谋告诉他洪大校已经接受了Paul提议的“由乐波特出资”在澳大利亚为洪大校和袁参谋等四人进行乐波特产品应用培训,总体行程两周。鉴于乐波特在澳大利亚并无分支机构,于是通过Jordan联系好了由Jordan负责的在悉尼的一个代理商,由代理商组织为期两天的培训,其余时间安排客户去从东至大堡礁黄金海岸西到帕斯的观光旅游,以此来把客户当初预埋在“天使大单”中的培训费用全部返还在客户的这次活动上。时间大概锁定在南半球秋季的三月下旬,现在Paul向我汇报后就由Jordan协调澳洲的代理商出具邀请信,客户就可以着手办理签证。

 

我一面心里感谢Paul能够想办法替我摆平这个我不想出面参与的棘手的事情,另一方面又暗自责备自己当初没有提醒他不要扩大这个事情的知晓范围,我不想问他与Jordan是怎样沟通的,但显然Jordan也知道了此事。

 

Paul接着告诉我说是袁参谋提出了一个要求,点名要求乐波特派Paul去全程陪同为客户一行担任翻译,然后Paul停下来等着我的反应。看着他的眼神,我不用问就想像得到这个主意的出处,也知道自然客户不会去负担Paul的费用。我用审视的目光紧盯着Paul,一言不发地沉默了一会儿后,我用一个反问来引导Paul自己否定他的要求:“你是说要公司出钱资助你去澳洲陪客户旅游两周?”我特地点出了Paul提出的这个要求的实质,让他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Paul也是聪明人,既然听出了我的意见倾向,他就只好顺势补充说:“我向袁参谋解释了公司没有国际差旅的费用,而且三四月份我这里还有几个大的招标项目走不开,我们会找好当地的华人旅行社负责照顾他们在澳洲的旅行。”我立刻感谢了Paul对此事进行的安排,也感谢他对于公司国际差旅费用的理解,并特别告诉他其实费用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他不去陪同,客户此行就完全成为了客户和澳洲代理商之间的关系,对他也是个保护。当然我没有说出我心里想的另一半打算……

 

送Paul离开了我的办公室,我去找Vivian。在北京工作半年多,我和Vivian开会也形成了一种约定俗成的模式,不同于与其他人的会议都是在我的办公室进行,我与Vivian的会多数是我去找她,主要是考虑到她那里的许多文件都涉及到人事和财务,而去她的办公室找她的人少,在她那里开会正是为了保护这些敏感信息的安全。

 

Vivian已经把一个简洁的关于员工上下班时间和请假制度的通知周末前发给了各个办事处经理,并且得到了全体北京员工的签字原件和其它各办事处传回的所有员工签字后的扫描件。她还特别强调上海的David和Robert都已签字,只是发给Jonny的邮件仍然如石沉大海。我告诉她我已决定给Jonny一些财务补偿,来尽快地了结此事,要她看一看怎样计划这笔看似不大但却不在预算中的费用。

 

按照Jennifer给我安排的日程,我在上午十一点准时接到了Henry从上海打来的电话。Henry主动与我约谈还准时打来,是在我和Henry以前的交往中从未有过的期待,看来他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而且迅速地转换到他的新角色与我交往。我先向他祝贺新公司成立,并感谢他已经产生了订单。Henry告诉我他目前已注册好的是他的香港公司,只能做外汇生意,他也正在上海注册可以做人民币生意的中国公司,只是因为国内手续繁杂加上春节假期的放缓,要等到拿到营业执照还需再有几周的时间。在新的合作关系下,Henry不再把我当成阻止他利用“加盟店”攫取不合规利益的障碍而当成了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与我的沟通也变得自然顺畅了许多。他主动地向我通报了他那里现有的一些销售机会,并提醒我他已经按照他了解的乐波特的报备要求把这些机会的报备表格发到了我的邮箱中,随后他就说起了Jonny。

 

按照Henry与Jonny十年来既是师徒又如手足的关系,Jonny用任何形式去和Henry搭档都是合情合理的事情。Henry告诉我Jonny现在已经和他在一起,并会成为他的合伙人,他希望我能够考虑到Jonny多年对乐波特在华东市场的发展做出的贡献,更是为了Jonny作为他们的共同的公司“乐波可(LePo Company)”的合伙人与乐波特的合作关系,特别是对Steve在上海起步的帮助,给予Jonny财务补偿从而尽快地解决Jonny与乐波特的人事关系。Henry的精明和老道可以让他可以对许多可能的变化都做出预案,而他的紧接着的话却阻断了他以为预料到的我的一种思路:“其实凭我们之间的信任,Jonny即使人事关系留在乐波特而他人到我这里,你还得给他照常发工资,而我们不需要任何正式文件我就可以让他成为乐波可的股东,只是乐波特要花更多的钱你自己还要花时间。”

 

我相信Henry所言不虚,况且原本我已经计划给予Jonny补偿而尽快了结Jonny与乐波特的关系,加上今天Henry破天荒地主动打来电话让我对我们新的互动感到高兴,就打算把我的决定告诉Henry,以利Jonny尽快给予Steve在上海的配合。不想一向沉稳的Henry大概是听我没有立刻反应,就接着说:“你把Jonny的事情尽快处理好也可以避免在上海办公室扩大影响,Steve刚来,稳定军心对他很重要。”

 

我从Henry这句话的语气中听出了威胁,我也就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妥协,他今天主动打来电话并先提前Jonny一定是他对解决Jonny的人事关系也有着某种需要,我正好向Henry表明我的立场:“Jonny利用劳动法的粗糙条款和公司及FESCO与员工签署的劳务合同文件中的瑕疵,以旷工的不专业的行为要挟公司索取他本不应获得的所谓“补偿”,是对他自己的职业精神和人格的玷污,我痛恨用原则做交易,哪怕上海办事处的人都走了,我正好让Steve重新开始。幸好我们已经刚刚和所有的员工重新签了协议,以后没人可以钻这样的漏洞了。”我把话说得很强硬,但我还是得给自己留个出口,就略作停顿后追加了一句:“其实我很喜欢Jonny,也感谢他为华东业务带来的业绩…”

 

估计Henry还不知道Vivian已经要求所有员工签署的关于劳动时间的补充协议,我的回答让他知道他的威胁失效,但他又听到我的后一句话,也就放下他的语气说:“我知道你的原则性很强,但从现实上讲Jonny和乐波特闹僵了,我们之间也就不好合作了。不如这样,你考虑一下给Jonny六个月的补偿,这样对Jonny的情绪是个安慰,你也不是按照公司辞退他的规定的N+1的赔偿,双方都好做。我去试着说服Jonny接受这个方案,让他向公司提出辞职。”听到他如此建议我心中窃喜,与Henry这个回合的对话让我比计划节省了一半的费用,我也相信既然是Henry提出的建议,他就会有办法让Jonny接受。

 

当夜我等到硅谷的上班时间一到就给刚从香港回到加州的方达克打电话,我先向他通报了我和Henry的讨论,并相信Jonny的事情会很快得以解决,然后我问他说话是否方便。听到他告诉我他的车还正堵在去往圣塔克拉拉的101号高速公路上,我知道只有他自己,就把关于“天使大单”遗留的客户海外培训的解决方案告诉了他。方达克没有表现出我预期他谈到这个话题时的谨慎和警觉,原来Jordan一开始听到Paul与他探讨请澳大利亚的代理商帮忙就向方达克做了汇报,方达克也就与CFO戴维斯讨论后决定先由澳洲的代理商以商务考察的名义出钱资助客户的旅行,而客户预埋在“天使大单”中的出国培训的费用再由乐波特以今后给予这个代理商更大的折扣的形式予作为补偿。毕竟是方达克,他正好说出了我没有对Paul说出的另一半的打算。这样的操作使得整个过程中,除了当初客户与乐波特签定的购买合同中的那些不易发现的补充条款外,乐波特的行为在大面上都是合理合法,仅存的一些可能的风险就都是客户和那家澳洲代理商的了。

 

至此,这一长一短两件棘手的事情都总算有了可行的解决方案,我就趁着皇冠酒店的大堂吧在凌晨一点钟打烊前去喝一杯。服务员正把我要的芝华士加冰端上来,手机上收到Steve发来的一条短信,说是他刚刚结束了与Jonny的电话长谈,待天亮上班后再向我详述,随后又加了一条“一切顺利”。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康吉喜乐' 的评论 : 感谢持续关注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英伦仲夏夜' 的评论 : 有一段稳定期,正好为后续高潮做些铺垫
安康吉喜乐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辛苦了。期待下集。
英伦仲夏夜 回复 悄悄话 终于出新一集了,真精彩。替主人公高兴终于解决了几个棘手的问题,但我猜好戏还在后面。
nick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鲁' 的评论 : 本文已经很贴近实战了,学习到不少。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ick' 的评论 : 欢迎老朋友回来,并感谢深邃的思考和中肯的评论。此作品虽为虚构(你懂得),但故事本身有着深厚的生活根基,圈子里的读者会猜出其中主要人物的生活原型和后续的故事,如果给读者以过于戏剧化的感觉一定是作者的写作上的问题,或为中间某些必要细节的缺失所致(也包括“协同”)。但佩服你仅从描写中作出的判断,暂不剧透,实际中老大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定的正确性就会竭尽全力地帮助他选择的人成功,况且他选择的人确实有管理的天赋。感谢!
nick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辛苦了!一口气看完了。期待下集。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indsor99' 和'shenjjjj'的评论 : 朋友们的支持是鼓励我坚持的动力
Windsor99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辛苦,谢谢分享!
shenjjjj 回复 悄悄话 精彩!期待后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