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扇金戈

博主在中美职场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学习与体会
文中人物情节皆属虚构,如遇雷同,纯属巧合
博主拥有完全版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中,英文双语版: www.swaymychinastory.com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羽扇金戈》(海归记录)第二部#14: 百密“二”疏

(2020-06-18 12:54:35) 下一个

【版权所有,严禁转载】在尖沙咀开完了亚太经理会,周末我和Jordan陪着杰瑞和CTO彼得及方达克移师深圳,全球客服副总裁Don也处理完毕中国维修中心Frank的离职和与由成都调去北京的Shaun的工作交接,从北京赶到了深圳。Don告诉我他已经与Shaun达成了协议,公司给Shaun在北京办公室附近租房,让Shaun每个月在北京工作三周,每个月回成都一周探家兼处理他同时负责的成都校准中心的事情。这样虽然公司因给Shaun的提职,加上给他租房及每月付但他的往返蓉城的机票会增加一些费用,却可以省下在北京再请一个维修中心经理的预算。Don还说Shaun听起来对我很崇拜,他能够痛快地答应调去北京,除了获得提升外也是因为能够和我在一起。我当即向Don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进展,我会全力给予Shaun和中国维修中心支持,把Don给维修中心的KPI当成我自己的,把维修中心作为一个业务来经营,而不仅是一个支持销售的资源。我也特别强调Shaun和我仅是相识已久,并无共事的经历或私交,希望能够逐渐澄清并打消他对于销售可能给予维修中心压力或者我可能通过个人对Shaun的权威而影响维修中心业绩的误解和顾虑。

 

我自从迎接了Steve在上海办公室上任然后自己离开上海,我每天都与他通电话了解他在上海的进展,也每天都与Vivian保持联系。我得知Jonny整个一周都没有露面,既不接电话也不回邮件,唯一获得的与Jonny有关的音信是上海的商务接到了Henry新成立的代理公司“乐波可”发来的一个出自一个Jonny的客户的订单。Vivian也得到了外企服务公司FESCO的反馈,他们也联系不上Jonny,认为Jonny在一周过后既不上班也不请假,同意Jonny已经构成了事实上的旷工而认定他已自动离职,但当Vivian与绍蔚天成律师事务所的高律师咨询后才知道事情并非这么简单。

 

有人说中国的劳动法是一部对用人单位极不平等的恶法或许太过激烈,但出于“稳定”的思维而制定的这部劳动法过于偏袒受雇者的确是被广为诟病。在其中总共百余条的条款中,绝大多数都约束雇主的,规定了各种场合下雇主对雇员的许多具体义务,但关于雇主可以在何种情况下免责地解除劳动合同的条款却聊聊无几,一旦雇主真的依据这些条款解雇员工而不予赔偿,这些空洞宽泛的条款就留给雇员许多可以申诉的空间,难怪许多用人单位特别是企业都认为这样的劳动法不利于刺激企业竞争力,提高企业的效率,制约了总体的社会发展。像Jonny这样按照任何国家和社会的公共常识都属于旷工的行为,劳动法中的适用于雇主的免责解雇条款只有“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一句话。而对于Jonny这样的老员工,他在十年以前通过FESCO加入乐波特时,与公司签的只是一个公司内部认可而在中国并无实质意义的方达克签署的英文的聘书“offer letter”。真正受劳动法规范和保护的他与FESCO之间的“劳务合同”也都是一个格式简单的统一版本,后来乐波特在中国成立了分公司,可以直接雇佣中国员工,但乐波特委托提供人事管理服务的FESCO也没有建议新的雇佣文件。诸如“不能无故旷工”和“有事要请假”这种放之天下而皆准的常识,却因为乐波特没有在员工守则中明确写出而不能生效。按照高律师的拆解,如果乐波特以“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由辞退Jonny而不予赔偿,Jonny可以起诉乐波特,乐波特则会因员工守则中没有此处适用的条款而必定败诉。这就意味着如果Jonny自己不提出辞职,我只有两个选择:或者解雇他并按照劳动法规定的“N+1”的原则给予他几乎相当于他的一年年薪的赔偿,或者接受他无故旷工的事实还要继续给他发工资。呜呼!

 

自从我在三亚会议上见过Jonny,到我接受全国以来对上海和Jonny的持续的观察,我对Jonny的能力和业绩以及他对Henry的忠诚一直怀有欣赏甚至敬意。即使他不能够用职业化的心态对待Henry被裁员,甚至他对我请Steve作为华东地区经理的决定的排斥都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但他现在用这种既不辞职又不上班,非要耗到我耐心和信心散尽而不得已解雇他来换取离职赔偿的做法,却让我对他的人品产生了怀疑。从这一点上说,我更欣赏维修中心的Frank的做法,既然不喜欢目前的环境,就自己积极地创造新的机会,一旦找到合适的职位就大大方方地用职业化的态度通过管理渠道提出来,而Jonny现在采取的做法却让一个我非常不想用在他身上的词汇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 — 无赖。尽管我最痛恨的就是用原则做交换,但我知道如此下去最后妥协的一定是我,那就不如当机立断地尽快解决,以免给上海团队造成不良情绪,也避免让Steve刚一上任就面临如此尴尬的局面好让他集中精力尽快把销售带上去。

 

我首先是通知Vivian,要她立刻准备一个文件,暂时不必追求面面俱到,只要先写明公司规定的每天的工作时间,有事要请假并得到经理批准,及销售出去看客户可以不必请假但要与直接经理保持联系,在24小时内回复经理的电话或邮件,如不请假或请假未被批准时而无故旷工三天既视为自动离职,然后在下周内要每个员工签字认可。这样可以先暂时阻止别人效仿Jonny的做法,日后再与律师和FESCO一起把具体条款完善到员工守则等正式文件中。我也要Vivian发一份给Jonny,尽管我对他会签署不抱期待,但也做到了程序上仁至义尽。

 

任何“用钱可以摆平的事情都不是事”,好在此时Jonny的问题最后都是一个“钱”字可以解决的。可虽说如此,这相当于Jonny这样资深的销售一年的工资的预算出自哪里?裁员后省出的一部分开支是为了完成公司层层下达的缩减预算的任务,我多裁减的人员省下的是要用于人员替换,请Steve的开支就是出于此,我只得想办法让方达克来替我出这笔钱……

 

周末Steve也从上海到了深圳,我们立刻碰面交流他几天来在上海办公室的情况。他已经分别和Derek及Fred出去拜访了包括英特尔在内的一些主要客户,也收到了Henry的新公司乐波可的订单,并也和整个上海办公室的成员都进行了一对一的交流。只是自从我离开上海后Steve就没有再见过David和Robert,但都与他们保持着邮件和短信交流,而现在Steve来了深圳见杰瑞和方达克会错过周一召开上海办事处例会,他希望回到上海后David及Robert一切正常。

 

周日一早七点钟在香格里拉酒店的大堂,我刚把Steve介绍给杰瑞,彼得,方达克,Don,还有Jordan,大家分别与Steve握过手表示欢迎,没有来得及交谈,乐波特新的OEM合作伙伴深圳泰达电子的老板谭永健就亲自开着他的路虎,带着他的总经理周自强开着的一辆丰田霸道来到香格里拉酒店。杰瑞给我和谭总互相作介绍,我看出来谭总的英语水平有限,就在谢过杰瑞后用汉语向谭永健作了自我介绍,然后又把Steve也介绍给谭总和周自强。Jordan一直都是乐波特与泰达电子的协调人和翻译,他就陪着杰瑞,彼得和Don上了谭永健的路虎,方达克和我带着Steve坐进周自强的丰田,一行人直奔深圳南澳海贝湾,上了谭总已经租好等在那里的一个可以带拖网的游艇。这艘68英尺的豪华游艇上设施一应俱全,顶层甲板上是餐厅,底层上有会客室,酒吧,盥洗室,还带有一个小厨房可以现场烹饪。船长和一个女服务员把我们一行迎上船后,厨师就开始为我们准备餐食和酒水,谭永健也就下令给船长启程向大鹏湾的外海驶去。

南方的二月份正是气候宜人的季节,海上风平浪静,阳光明媚,大家一边享用着各色酒水和小食,一边聊着。Jordan还是充当着杰瑞和彼得与谭总之间的翻译,周自强给Steve介绍着他们公司并交换着各自对行业的看法。我正好趁机和方达克谈起了Jonny。方达克一直很欣赏Jonny的能力,他对我在上海借裁员名义辞退Henry并引入Steve的最大的关心莫过于Jonny的反应,听到我告诉他过去一周Jonny的状态,他就告诉我Jonny昨天刚发给他一个邮件,向他控告我在上海裁掉Henry是因为Henry不认同我对华东市场的判断而拿Henry开刀进行“政治清洗”。方达克表示我对上海判断是我的经过杰瑞认可的中国“新乐波特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我对Henry的处理和给Henry做华东TVAR(技术增值销售商)的机会也与他进行过充分的沟通,他自然不会相信Jonny的“政治清洗”之说,为了让我放心,他会在回到酒店后把Jonny邮件转发给我,虽然Jonny的状态让他担忧,但Jonny这样的一个邮件却彻底打消了我们任何对Jonny可能的期待,方达克把他的邮件告诉我也已经表明了他的心态。我心里想着要让方达克拿出而外的预算来帮我解决Jonny的问题,就把高律师对中国劳动法和Jonny的情况的分析转告给方达克,并故意告诉他我要坚持原则,按旷工把Jonny算作自动离职不予补偿,以免开了先例而让其他员工效仿。方达克当然关心一旦Jonny诉诸法庭,即使那时我们愿意庭外和解也会给乐波特的声誉带来负面影响,我只好告诉他我现在的预算状况和我后面要花钱的人才补充计划。方达克立刻明白了我的用意,就解释说他现在只负责亚太的预算,不似以前负责全球销售时掌管的预算多而有较大的回旋余地,但答应我他会趁着这几天和杰瑞在一起,帮我向杰瑞申请一笔额外的预算用于处理Jonny的旷工问题。

 

不知不觉我们的游艇已经在海上转了几个小时,船长看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就通知大家起网,于是我们借着酒力一起七手八脚地拉网。大家感到渔网很重,都期待着丰富的收获,不想等我们费尽了力气把网拉上来再倒到甲板上,淘宝似的才发现了一个大约菠萝大小的章鱼,其余尽是水藻加一些不明种类的海洋生物,更多还是各色的垃圾。我此刻才切身的体会到中国近海环境的污染和渔业资源的匮乏。不过船长和厨师好像对此见多不怪,直接把那条不幸的章鱼拿去烹食,还变戏法似的抬出一个冷藏箱,从里面的冰块下面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各色冷冻的海鲜,给我们在船上做出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算是弥补我们打鱼欠收的遗憾。

 

百密一疏,头绪的纷杂加上快速的节奏,更主要是最近几周无论是销售还是团队建设都逐渐上了轨道让我心情有所松懈,我在与杰瑞和谭永健的晚餐上犯了一个错误。

 

几个月来,我已经和Fortune及他的华南团队建立了积极高效的合作关系,他们无论是通过邮件还是电话会议与我的互动在全国几个地区团队中都是最多的,他们也从销售业绩和对我的中国策略给予了大力的支持。特别是过去在Super被裁员后的几周内,Fortune把他在深圳与本地代理商的合作规则总结成了代理商与销售区的合作草案给我,让我以此为蓝本仅请律师略加修辞校正后就作为新的代理商管理规则在全国实行,不仅节省了我的大量时间,也让我感受到Fortune积极的心态和对团队倾注的热情。Fortune也看到我接管全中国以后给团队风貌带来的变化,在他的内部会议和他的每周博文中都对我赞誉有加。尽管他的有些用词甚至让已经习惯了含蓄矜持的美国高管之间互动方式的我感到不好接受,但我看到他在实际行动中给予我的支持和对中国业务的关心,我相信这是他的由衷之言加上中国式的表达,也就一边提醒着自己冷静对待的同时一边笑纳了他的赞美。我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表扬过Fortune,但每次开会时各个地区的销售业绩和每个地区经理汇报的内容说明着一切。Fortune经常在会上提出一些可以改进工作的建议,大多数都在我的进一步引导下形成了行动方案,以至于华北地区经理Paul不无醋意地开玩笑说:“Fortune要‘悠着点儿’,不然Sui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都要累死了。” 而且Fortune的每周博文已经变得全国流行,不仅在华南客户中影响广泛,也给乐波特在其它地区带来了积极的品牌效应。所有这些,都向团队展现了他的驱动力,逐渐让大家看到了Fortune在所有的地区经理中的位置。他自己对此心知肚明,而且很是受用,他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我的副手。

 

周一傍晚,我和方达克与Steve谈过他在上海的进展,杰瑞和彼得也和谭永健签好了OEM合作协议后在Jordan的陪同下,分头到达了Fortune已经让深圳办公室助理Joanna订好的黄兴记粤餐厅,Fortune带着他的整个深圳团队已经等在那里了。Fortune把他的深圳团队一一向几位老板和高管做了介绍,我也把Steve介绍给Fortune和他的团队成员,然后大家分头落座。我想着找个机会让杰瑞和方达克与Steve有些机会交流,可以增进对他的观察了解,就推辞掉了谭总和Jordan的相邀,借口我要去照顾我的深圳团队的同时也正好让Steve在晚餐上为谭总给杰瑞和方达克当翻译并练习口语而让他坐了原来给我准备的和几位老板坐在一起的主桌的座位。谭永健安排他的几个手下和他们比较熟悉的乐波特深圳的几个工程师坐了一桌,乐波特深圳办事处的其他商务,维修和后勤人员坐在了一起,我则选择和Fortune和他的深圳团队的几个销售坐在一桌。我喜欢这个年轻有活力的的团队,以前来深圳都是来去匆匆没有机会好好与他们一聚,现在华南团队成了支撑中国业务的中流砥柱,我也想趁此时机向他们表达感谢和鼓励。但显然Fortune想得还多了一些,我注意到席间他屡次看向主桌,看到Steve与杰瑞及方达克密切互动,也和同桌的谭总及Jordan频频碰杯,就半开玩笑地对我们桌上的销售们说:“Sui本应坐在老板的台子上,却选择和深圳团队坐在一起,表现了Sui平易近人和对深圳团队的重视,大家应该感到荣幸,我们一起敬老板一杯。”我意识到了我没有把Fortune与Steve同样安排在主桌以一碗水端平,可能造成了他的妒意甚至误解,就只好再次表达对Fortune带领深圳团队在困难的时候给予整个中国业务的支持的敬意,向Fortune和在座的深圳团队敬酒,然后带着我们一桌人起身到主桌上向杰瑞和谭总敬酒。

 

酒过三巡后,Steve端着酒杯到了我们的台子上,向Fortune和深圳团队敬酒,Fortune就招呼服务员加了一把椅子和一套新的餐具给Steve,把他留在我们桌上聊了起来。看到他们之间建立了互动,我也就端起酒杯坐到了杰瑞和谭总的桌上。这次的“疏忽”恰好提醒我今后怎样用好Fortune…

(待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康吉喜乐' 的评论 : 欢迎回来
安康吉喜乐 回复 悄悄话 由于疫情不得已在国内呆了半年,回来从25追到44,过瘾!感谢博主百忙中抽空码字,无私分享。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绿珊瑚' 的评论 : 真是抱歉,最近巨忙,又经历了一些作品中描述过的事情,当然又多了一些体会和新的素材。新一期一定在8月1日前发布,请到时再回来。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不好意思,我的留言又不能删除。
继续等您的精彩故事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一直在等新篇,为何您一直未更新呢。
老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橄榄树1' 的评论 : 美国是另一个极端,一切都是"at will",连补偿都没有要求,物竞天择,提高了企业和员工的竞争力
橄榄树1 回复 悄悄话 当领导的对下级有时候像当父母的对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一碗水难端平啊 :-)

从人情上讲我还是喜欢中国的劳工法, 以保护员工为主. 不像美国, 让你退工你得马上走路, 你让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啊. 觉得 Warren Buffett 推广的 3G Capital business model is lean but really mean. 只管公司效益, 对人太残忍.
Highage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多年过去难得大量细节。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