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博文

杜近芳--何必在意是否梅家女儿?这几年,京剧界走了不少大腕,梅葆玖、王金璐、李世济之后,杜近芳也于昨天去世,享年八十九岁。我在初学梅派青衣、对京剧一知半解之时,就迷杜近芳,觉得她比梅兰芳漂亮多了好听多了。梅派传人的首席,不是言慧珠就是杜近芳,连梅葆玖也是要靠后的。她那种古典端雅明丽妩媚的扮相,十分有味道有内涵,舒服得让人不想移开目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4-17 10:46:44)
完美租客,永远记念在我出租房住了三年的租客今年夏天要搬走了。我要记念一下。这个房子我三年前搬家时,计划要卖掉的。都说上市第一个周末如果没有offer,前景就不妙。我的房子周五上市,周六周日遭逢倾盆大雨,来了四五个看房的,没有人给Offer。我一急,就想到把房子放在zillow上放租试试,租价定得比市面上的价格稍微高了一点,因为我的房贷是15年的,租金总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4-16 16:42:25)

上次演白蛇传,请了专业的程派青衣章诗莹配演青蛇。拍了一张青蛇的背影照,很有味道。朋友看到,题诗以赞。我续貂和一首。朋友诗作:春衫小袄盈盈腰八宝钿翠芙蓉娇几缕青丝惹身侧谁向斜雨问断桥和诗青衣薄透杨柳腰无人不道意态娇也是莘莘承继者何妨程腔唱断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15 17:24:26)

Cookie,五歲,男性,英國垂耳兔。來家三月,吃掉百根胡蘿蔔,兩大袋兔食,喝掉幾斤水,啃斷兩根粗電線,咬過兩個人。我算友好的,時不時跟他說說話,不计较他從來沒反應。饶是这样,他還動口咬我,我不免生氣,用一根手指篤了他的頭,出言訓斥了。就有愛兔子的少男少女過來攔阻,說切忌動手懲罰兔子,因為他不懂懲罰,反令他恐懼發狂,且陰影長留。他們還指我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就记念一下他青葱岁月里的nightmare!先是秦香莲里面的英哥,然后西厢记中的车夫。琵琶难唱糟糠怨宝马悲声是骂谈孩童纵解忠和义粉墨登场总为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歌滿屏弄絲弦雲海不隔仙樂來舞動紅裙情未老飛揚粉墨夢先衰八年無复當時願百場依稀舊樓台為有貴人勤相助今朝陌上花重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14 18:03:55)

胖猫Buddy,年方一岁,很有个性。他吃得不多,但馋。人吃什么,他必要来看,看了不是他想吃的,就地作大爷躺,闲看你吃。看了是他想吃的,又没给他,就伸出爪子来拉、来压,伸长脖子来凑,顶个头来撞。给他吃了,吃得嘴漏,弄得地上斑斑点点。究竟吃不多,却胖,胖得肚子后部一堆肉坠下来,走路时晃荡晃荡。基因这样,没有办法。喜欢抱鞋,鞋越大越喜欢,抱着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14 14:25:25)

春未临而红梅将谢 我把自己弄得很忙、很忙, 错过了红梅吐蕊芬芳; 穿过连翘金黄梨花雪, 正赶上宫粉卸残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4-14 14:09:23)

去年十月中,秋气浓重之时,起出盆中的金桂小苗,移栽下地。搭了一个简易罩子,免它死于华盛顿的风刀霜剑冰封雪侵。春风已临,除去罩子,看着它冒出点点嫩芽,心里欢喜。 打油诗作记: 怅望蟾宫思缈远 荷枯菊盛近霜天 临窗移盆迎雨种 秋香浓时忆江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