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博文
(2021-09-08 06:13:24)
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一审判了死刑。当事人上诉,亲友呼吁刀下留人。他的命运走向,很多人会继续关注。依中国法院判决的习惯说法,案件属于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影响极坏的,一般是杀无赦,以作惩戒。世人论及才子犯罪,总是一边谴责,一边惋惜。红楼梦中贾母对这个问题十分铁面:“男人满腹文章去做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2021-09-06 07:36:22)

养了两年的建兰,第一次开花了,并且在枝头足足一个月。或清晨,或深夜,一入房间,深山幽谷的味道时远时近,那香味,和乡下山涧岩石下春兰的味道,一模一样。这棵建兰的品种叫“朝阳三星”,我认为这名字毫无诗意,倒是常令我联想到“朝阳群众”。它的命不怎么顺。我在初秋买的,寄到时,瘦弱发蔫,生命前途不明朗。入盆一个星期,一条绿叶开始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但尹肖平是一个很传统的男人。三十岁的年纪,只能说是刚进入理解男女之间各种异同的阶段,对这样比他年长又坦荡直接的女人,有点不能应付自如。他二十出头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凭自己的名字就可以走遍天下的琴师了,尝到了少年成名的滋味。成名这种东西,常常是毁誉结伴祸福同来的,何况戏曲圈中的光怪陆离,掺杂着有些年代、不可改变的规矩,好像到处都是层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路公共汽车在万航渡路和南宁路交叉的地方停站,尹肖平下了车,从裤兜裡掏出手机,找到文媛的微信,确认了地址是“万航渡路75号”,便径直朝前走去。过了一个街口,继续往前,在第二条街口看到一个黄底黑字大招牌,写著““曹家渡花市”。文媛说,看到花市,就到她下榻的酒店了。尹肖平注意了路边一个店面的门牌号:万航渡路59号,于是接著往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坐四個小時的長途汽車,从华盛顿赶到纽约看程派名家张火丁演戏,再坐通宵汽车往回赶,第二天接着上班,这需要一点追星的劲头。但我并不是张火丁的粉丝,之所以愿意这么奔波,是想现场看看张火丁的白娘子,和杜近芳的白娘子相比,特别在哪里?当然,以程派唱《白蛇传》,本身就是特别之处,但她的剧本大致还是田汉的本子,除了“成亲”一场精简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我的女儿刚满十九岁。她在四个月的时候,发现身体里面甲状腺素缺如,开始吃葯。此后四、五年间,一直以为她的病就是甲状腺缺如。我曾多次对她的不长个儿表示担心,儿科医生总说每个孩子的生长阶段不同,大可放心。但一个母亲的直觉是敏锐的,我觉得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寻医问诊几年,终于在她六岁的时候,确诊为pseudohypoparathyroidism,中文叫“假性甲状旁腺功能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1-08-19 06:32:37)
朋友DorothyBonett的新书BroadSeaandEmptySky正式出版。这是一本徐志摩诗作翻译作品,是迄今为止搜录了最多徐志摩诗作的英文译本。Dorothy在耶鲁大学主修历史,是余英时先生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继续在耶鲁读研究生,从事东亚研究。她多年来在不同的大学教授历史和中文,对中国历史和文化很感兴趣,愿意花大量时间研读文言文,虽然她说“两行文言文可能就要花掉我几个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8-17 06:49:04)
暑假已近尾声。儿子这两个月除了练网球打比赛之外,主要是在大学申请的土地上劳作。圈定申请的大学有十五所,有点渔翁撒网的架势。全家都有自知,一所大藤没选。昨天一顿晚饭一席闲聊,竟把哈佛提到了议程上。起因是我“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的思维。很多大学设有和国外大学交流的项目,学生可以申请去外国的大学学习一年。我向儿子提议,进了大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21-08-15 06:13:55)
吴亦凡涉嫌犯法被抓,向来顶他的朋友师长们,一个个出来和他划清了界限。这几日忽然冒出一个霍尊,继续为看客提供解闷素材。但霍尊大概只能是一波余震,大家谈笑吃瓜一阵,就会悄然寂静下来的,因为他没有犯法行为。凡遇这类事情,我必定想到成龙,他身上汇集了各种男人的不堪。在我三个月香港影视圈记者—也就是粤语中的“娱记”或“狗崽队”&m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21-08-13 05:21:46)
朋友发来几张口号大国的最新口号作品,大红条幅白底字,横在马路边,十分醒目:“别让子宫变冷宫,要变就变少年宫”,“不交配,就交税”,“早生多生,幸福一生;晚婚晚育,活着多余”,“二胎奖,一胎罚,丁克不育都该抓”……更有一条蓝底白字的警句:“让村里每个女人怀上二胎,是村支书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吸一口冷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