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博文
(2021-12-26 05:23:06)

今年圣诞,华府热得像端午,不知道今冬是否会有雪。没有雪的冬天很沉闷暗淡无聊,只好念想一下两年前在大峡谷过的白色圣诞,那种素净清冷之美,让任何颜色都显脏! 从拉斯维加斯驱车进入亚利桑那州,一路红土秃岩粗砂。想起也是荒寒之地的甘肃夹边沟,心有所感,一路默默。 穿沙越石更向西 黄土连天断肠时 荒寒也如夹边沟 幸无白骨背风啼 羚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12-20 05:22:31)

翻阅旧照,看到一张和刘海粟先生及其夫人的合影,青葱年月的记忆,又回到眼前。得先提一提李时蓉女士。我進入报界不久,認識了热衷于操办京劇演出的李時蓉女士。李時蓉本是電影界人,做過電影的製片。她不是京剧票友,也不懂京剧,却在旅居香港的那段時間,很有魄力地主办了幾場京劇演出。當時在香港主办京劇演出的,一般是華資的聯藝机构。聯藝很官僚,辦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02 06:07:32)
民国时期政局动荡而贤才辈出,名家大师们的旧式婚姻中,怨偶佳偶都有。鲁迅对朱安的冷然厌弃,徐志摩对张幼仪的冷酷绝情,似乎都有各自的理由。胡适和江冬秀的厮守终身,闻一多和高孝贞的琴瑟和谐,里面也有很多故事。还有一对夫妻,堪称旧式婚姻的典范,就是吴经熊和李友悌。吴经熊是徐志摩的同窗好友,后来成为出色的法学家,他学法律的缘起,居然是受了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伊丽莎白?肖特(ElizabethShort)是个漂亮的女人。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五号,她还不到二十三岁,被人发现赤裸横躺在加州洛杉矶一个新开发住宅区的人行道边沿草地上。她的身体被人从腰椎锯开,分成两段,类似古刑“腰斩”。内脏被清洗之后放进下半身的腹腔,一只乳房被割掉,口腔内部严重溃烂,嘴角被人从两边割裂,直到两耳,形成一个小丑咧嘴而笑的形状,而双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1-10-29 09:06:22)
从社会底层走出来的人,对名牌奢侈用品,常有明显的认知滞后。龙应台写自己十八岁走出渔村,对外面浮华世界的所谓名牌懵懂无知,毫无知觉,这正是我的情况。我第一次注意到名牌,是到香港之后。有一天上学时,一个同班女同学看了一眼我的脚,问:“你的鞋子是Adidas吗?”我低头看了看,说是的。她蹲下去验证,站起来纠正我:“哪里是Adidas!你看,多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26 06:07:46)
马龙第一次出现在我课堂,是开学之后的第三个星期。班上有二十八个学生,马龙腋下夹着手提电脑走进来,圆肚便便。他环视坐满了人的教室,一脸无所谓,大声问:“我坐那儿?“他仰脸向着空气和对面的玻璃窗,并不看我。“你是马龙?“我一边走过去,一边问。这个名字从开学就挂在学生名单中,每天点名都没这个人。现在他突然出现,像一个老熟人,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0-23 06:01:11)
李云迪四十岁的风光人生翻转了,翻到阴沟里去了。“嫖娼“这个词,听上去看起来就一个感觉:下作。可见李云迪是个私德有污而且一点也不聪明的人。李云迪的聪明似乎只在音乐中。生在红旗下,长于盛世中,从小勤学苦练加上无敌天赋,却一点没有从历史中学到居安思危的智慧。他懂得多少国家这百年来的历史?他其实不需要真的去熟读历史,只要凭着四十岁的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有一半华人血统的英国姑娘Emma九月在纽约举行的美国网球公开赛夺冠,连胜十场,一盘未输,成为大满贯女子单打冠军。一朝成名,立即成为众多品牌争相邀约的代言人,也是衣香鬓影名利场中的风头人物。媒体把她捧上了天,英女王也写信祝贺。接着在十月参加2021赛季WTA1000M系列赛印第安维尔斯站的女单首轮比赛中,Emma直落两盘惨败。媒体分析是因为过多的非网球活动,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10-09 06:43:22)
电影“长津湖”在热映,但我不会去看。我完全同意一位网友的说法:一部战争片,如果看了会感觉骄傲、光荣、以及对输赢的执念,那就离当年日本的军国主义和德国的纳粹不远了。战争片的目的是反战,表现战争带来的灾难,让人厌恶战争,丛惨酷的历史中学习,以免重蹈覆辙,而根部不是什么爱国主义。以爱国主义为出发点拍摄的电影多少年来是一个套路,里面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1-09-08 06:13:24)
北大学子吴谢宇弑母案,一审判了死刑。当事人上诉,亲友呼吁刀下留人。他的命运走向,很多人会继续关注。依中国法院判决的习惯说法,案件属于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影响极坏的,一般是杀无赦,以作惩戒。世人论及才子犯罪,总是一边谴责,一边惋惜。红楼梦中贾母对这个问题十分铁面:“男人满腹文章去做贼,难道那王法就说他是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rd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