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博文
(2021-05-15 09:32:47)
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体验。儿子在校网球队,昨天他的球队和另一所高中球队比赛。之前已经和另外两所学校比赛过,那两个球队水平很一般,儿子的球队水平也一般,不过都赢了,我并没有去看。知道赢了,虽属意料之中,还是高兴的。昨天的对手学校,是郡内最好的高中,球队水平比儿子他们好很多。儿子是第一单打,网上查阅,对方第一单打的水平明显比他好,我们叫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5-15 09:28:14)
这是以前没有过的体验。儿子在校网球队,昨天他的球队和另一所高中球队比赛。之前已经和另外两所学校比赛过,那两个球队水平很一般,儿子的球队水平也一般,不过都赢了,我并没有去看。知道赢了,虽属意料之中,还是高兴的。昨天的对手学校,是郡内最好的高中,球队水平比儿子他们好很多。儿子是第一单打,网上查阅,对方第一单打的水平明显比他好,我们叫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我的一位朋友是样板戏拥趸,我对样板戏的观点和她相反,因此时有争论,以至于不快。前两天又触及到样板戏,她以萨特的“存在即合理”表达她的观点,这让我沉默。为什么会出现样板戏,当时是什么样的年代什么样的背景,喜欢或不喜欢样板戏的人,都很明白。把十几亿人圈在一个铁桶之内,抛下八个样板戏,天天看,月月看,整整十年,一整代人的童年,终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喜欢唱一两句京戏、抛三四句英文的第三代领导人,曾经用一根手指指着一群香港记者,留下了有名的“图样、图森破”训话。我在二十刚出头的年纪,成了那群人中的一个,真正是“图样、图森破”。两三年的时间,斑驳陆离的记忆,留在了北京东四十条地铁站上的港澳中心瑞士酒店。香港九七回归前的京港筹备工作会议,两月一次定期举行,地点就在这家酒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四枚彩蛋,卧在阳台梁柱隐秘处的巢中。晨昏有闲,每特意驻足看视,见蓝彩淡光,一片静好。鸟夫妻时在围栏树枝间跳跃,灰背橘腹,平常模样,却下得这般色雅的彩蛋。不过一周,四雏俱出。皮红头秃,十分丑陋。拥挤堆叠,啾啾有声。眼不能张,翅不能展;闻声直脖,黄口如斗。爹娘觅食辛苦,往返劬劳,天下父母心,人鸟类同。又数日,毛发渐出,眼帘半张,依然丑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然,那时不会料到她有一天会做了当今皇后。那时,她只是一个有名气的歌唱家,丈夫是福州市委书记,她算是个官太太歌星。那是临时冒出来的采访任务。采访部主任走过来说,有个彭丽媛,今晚在中环大会堂参加一个演出,你去跑一次吧?对这种临时分配的任务,记者们大多数都是不很高兴的,当天采访的稿子还没写呢,临近吃晚饭,又叫你出去跑。而且是晚上的演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我的手机裡,一直保留着前年遊北京時的导游蒋姑娘的微信。最近看到她导团行程频密,工作量大,在朋友圈中抱怨严重缺乏睡眠;但配的照片,面若桃花,粉光皮滑,当然是科技美容的效果,不过她本人的底子,算得清秀,还带点书卷气,没有行走江湖多年后沾染的尘俗油气。北京是我以前从事新闻工作时经常去的重镇,有一次在那儿住了连续两个月的酒店,却从来没有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5-05 08:26:37)
客户售房,我去和他们的房子见面。一座三层全砖独立房,建于六十年代。那个年代的砖房,外墙两层砖,结构坚固。像我这种天生钟情于砖房的,感情上加分。后院乔木挺拔,绿林葱茏。栏杆隔离处,有一丛蓬蓬松松的翠竹。我问这竹子是什么时候种的。“有二十来年了,”她说。二十年了!就蓬松的一丛,不过一棵小树树冠的圆周。“这种竹子不同一般常见的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1-05-04 07:41:09)
三月中,春光烂漫,莺飞草长。困居无事,想到翻整草地,开辟菜园。刨耕劳作时,发现脚边草丛中,躲一幼兔。小巧温顺,不逃不动;捧在手心,圆眼碌碌的,一派天真混沌。几步远的墙角草丛里,还挤着三只,自然是一窝的。一定是母兔觅食去了,幼儿无知乱走。这母兔,我在后院见过多次,不想她在我眼皮底下,养了四个兔崽子。兔窝一曝光,第二天就挪移了,但仍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Jessica在四十二岁的时候,终于不敌乳腺癌去世了。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距离上次见她,约有一年时间。她留下一个六岁的儿子,还有比她小七岁的丈夫。年轻的生命,在世间有许多牵挂,但必须放手离去,这是人生的无常。Jessica是我任教那个中学的外语部主任。我兼教中文和数学,在两个部门之间穿梭,心里的归属在外语部,因为同事之间相处融洽,开会和谈笑,都十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