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正文

徐志摩如果没死。。。

(2021-08-19 06:32:37) 下一个

朋友Dorothy Bonett的新书Broad Sea and Empty Sky 正式出版。这是一本徐志摩诗作翻译作品,是迄今为止搜录了最多徐志摩诗作的英文译本。

Dorothy在耶鲁大学主修历史,是余英时先生的学生。大学毕业后,继续在耶鲁读研究生,从事东亚研究。她多年来在不同的大学教授历史和中文,对中国历史和文化很感兴趣,愿意花大量时间研读文言文,虽然她说“两行文言文可能就要花掉我几个小时”,但很享受艰难的学习过程。她认为看简体字印刷的古典文学,感觉不是那么回事。我对她说,这就像我看什么书法协会里的人用简体字写古人诗句一样,不是那么回事儿。她对徐志摩的诗作情有独钟,惊叹他在遣词造句上的朦胧和唯美,认为他是中国最伟大的现代派诗人。她对徐诗的阅读和了解,远超我这个只读过几首徐诗的中国人。因为和她不时对翻译有些探讨,促使我也加深了一点对这个短命诗人的了解。

不寿的诗人很多,且都是大诗人。雪莱不到三十就死了,济慈死时才二十六岁,王勃、李贺也都只活了二十六岁,可谓天才短命。徐志摩比这几个好一点,去世时三十四岁,但又死得惨烈。一生虽然短暂,留给后人作研究和八卦的素材,倒是不少。他在情感上对林徽因陆小曼的炽热和对原配张幼仪的冷酷,既受追捧也被诟病;他对文豪泰戈尔、托尔斯泰的钦慕崇拜又让人觉得他可爱天真;他忠实于在莫斯科之所见而得出苏俄模式不可取的结论,已经由历史证明,其洞察灼见高于当时的鲁迅、胡适和瞿秋白。如果他不是早死,看到并经历抗战、内战、直至政权变色,那在走还是留的关头,会作怎样的选择?他会像胡适、傅斯年、齐如山一样毅然离开?还是会像陈寅恪、林徽因、梅兰芳那样留下?我想在大时代变迁之际,他应该会根据理智而非情感来作出决定。

徐志摩的“再别康桥”非常出名,很多欧游华人都要到剑桥大学看看当年他眼中的那片康河景色。他这首诗还保住了一棵柳树,因为曾有人要砍掉那棵柳树,后来知道这柳树就是徐志摩诗中“那河畔的金柳”,才打消了砍杀的念头。剑桥在2008年为徐志摩立了一块大理石纪念碑,上面刻着作品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石碑的位置就面对着他诗中描述的风景。2018年,剑桥又在石碑旁边加建了一个徐志摩公园,每年还举行“剑桥徐志摩诗歌节”,可算待徐志摩很厚,Dorothy也在今年的诗歌节中朗诵了自己翻译的徐志摩作品。

“Broad Sea and Empty Sky”, 中文可以翻译成海阔天空,其实来自徐志摩一首小诗”阔的海“里面的第一句: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他三十四年的人生,从来没有闲下他的追求,上下求索,碰撞挣扎,他在诗里用的是反话,他需要一个海阔天空的世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谢谢来访。问好laopika.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学到了新句:“Broad Sea and Empty Sky”,原来出自才子徐志摩。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谢谢沉香。是的,诗作尤其不容易翻译。徐志摩的诗句,很多地方不很确定到底何指何意。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分享!能翻译徐志摩的诗也很了不起!祝贺您的朋友!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牟山雁' 的评论 : 谢谢牟山兄阅读。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ophie308' 的评论 : 谢谢Sophie来访。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眸影摇红' 的评论 : 谢谢眸影。你的题图漂亮,有油画味道。
眸影摇红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分享!现在很难有徐志摩那样激情昂扬的诗人啦。。
Sophie308 回复 悄悄话 赞????好文,谢谢你推荐这本书。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儿是徐志摩研究专家。硤石徐府有名声,徐志摩本人有名人情节。谢谢阅读。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问好梅华。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丹城好文,徐志摩是徐家的长孙独子,从小“养尊处优”,沈钧儒是徐志摩的表叔,金庸是徐志摩的姑表弟,琼瑶是徐志摩的表外甥女,他和钱学森也有亲戚关系,当然他本人也是一代名人。他从崇拜美国的汉密尔顿变到英国的雪莱和拜伦,“换路”成上了新月派的诗人,除了《再别康桥》,我还喜欢他的《偶然》。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