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流

在白令海,阿拉斯加湾,阿留申群岛,从事资源调查研究30年。喜欢写散文,听音乐,唱歌。
博文

这家Safeway有两樁事情跟我有关。但先说说这些年来环绕着这家Safeway的一些人与事。 它位在BrooklynAvenueNE跟NE50thSt.的交口处。是西雅图华盛顿大学U-District最近的一家超市。在华大念书的时候就来这几买菜。2006年搬回U-District,一直住的公寓离這家超市也就只隔两條街。所以是看著这一小区的改变的。 因为西雅图这几年人口增长不少。再加上华盛顿大学学生人数增加很多,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最后住家 憶舊(11)在合唱团里的歲月 小學六年級時曾去台北縣樹林鎮參加國小歌唱比賽。唱的兩首歌是《太湖船》及《我是隻小小鳥》。初中到大學就都只是個人獨唱。服兵役,下部隊時雖在莒光日教唱軍歌,但也止於齊唱。 真正參加合唱是在2006年。那個時候我參加了《五月合唱團》。對合唱有了基本的認識跟喜好。《五月》的指揮是張潤文,伴奏陳大鵬。我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976年聖誕節,我拿著父親給我的300元美金,在台北松山機場,搭上西北航空公司的班機,前往美國西雅圖。在日本東京轉機。因為是聖誕節,旅客稀少。飛機先是延後,而後被取消了。航空公司安排我住宿HiltonHotel.第二天早晨在餐廳用餐,發覺只有我一位客人。兩三位waiters服侍我一人。覺得很不自在。早餐後,在街上蹓哒,一眼看到《日本科學技術資料中心》,正是我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0-11-16 10:22:44)

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汹,革命壮士矢精忠…… 在光榮國中教完一年書後,我就前往高雄鳳山步兵學校受訓。在此之前,在大四時,就已經考上了步兵科第23期預備軍官。步科受訓是六個月。其它兵種,譬如政戰,在衞武營(也在鳳山)受訓三個月。然後前往台北復興崗受訓三個月。 在步校受訓。時常打野外。全身汗水溼透軍服是常事。有名的七一四高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11-15 06:29:17)

欣雅邀我跟丹尼斯去喝啤酒。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三人就常一起喝酒。在U-district附近,我们去过BigTimeBrewery&Alehouse,GrowlersGuys等地方。這次去位在LakeCityWay上的BeerAuthority。以前三人也來过這裡。像西雅图很多喝啤酒的地方一样,墙上挂了一面蓝底写着白字12的旗子。这是西雅图职业足球队球迷的旗子。旁边还挂着一面华盛顿州立大学的校旗,很明显老板是该校校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20-11-13 13:50:39)

四年大學很快的在穿梭於教室、實驗室、圖書館、及籃球場中渡過。因是師範大学,四年結束叫肄業,需教完一年書,才正式畢業。我被分發到台北縣光榮國中。光榮國中在三重市。我每天從南港搭34號公車,到台北車站,轉24號公車,過台北橋就到了。 教書這一年,是我人生很值得回憶的一年。因為年輕(22歲)又熱情。我秉著要有耐心及愛心的精神,贏得了學生們的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11-12 11:07:00)

初中 步著我二哥的後麈,我初中選擇了在汐止的汐聯初中。我的學號是06058。初中開始,學生制服要繡學號。那時覺得是件很光榮的事。汐聯全名是五省中汐止聯合分部。屬北二女(通常叫二女中)管。每年十二月八日是二女中的校慶。我們一夥男生也去都是女生的二女中慶祝。常被那些高中女生取笑。 我小學,初中時,學生中間流行看漫畫書。每週一次的《漫畫週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南港研究院史語所舊宿舍,有一道门。進了這门,有一条水泥人行道引领著到每一住户。我家正好在宿舍中央。门前左辺有一跟隔壁高家共用的一个院子。实际上,我家跟高家是建在同一个地基上。两家客厛相連,廁所相連。再往后,是后院,中間有竹篱笆分隔著。后院后头就是水泥围墙,围墙外就不属研究院了。 前院有几棵扶桑,开着粉红或红色的花。有较矮的灌木,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11-03 11:13:01)
那是1998年3月的一個星期六。我知道今天晚上大女兒Julie要參加她所屬的西雅圖青少年交響樂團(TheJuniorSymphonyOrchestra)的演出。而且她還擔當ConcertMaster。大家都很期盼著這一天。 大約中午時分,我突然聽到Julie跟她母親發生爭執。不久,Julie就生氣的出門了。在她跟母親爭執的時候,我風聞她要去看ShoreWoodHighSchool的一場籃球賽。 過了兩個鐘頭,她都還沒回家。我告訴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20-10-31 00:35:01)

五月,去绿湖钓鱼,绿湖在公園里。有个表演台。連續几次看到一个亚裔臉孔的人在表演台旁邊的一个码頭釣魚。他總穿一件紅夾克,坐在一小黄板凳上钓鱼。后来,两人自我介绍了一下,知道他姓趙。六,七月份,我去了一趟台北。没去绿湖。 再回去绿湖钓鱼,已经是八月了。我在表演台右边,他在左边。彼此都认出了对方。忽然他说:“过来吧,可以聊聊天儿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