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3-01-09 03:28:20)

(一)领奖 参加征文,通知领奖。约定时间地点,驱车60公里前往。 接待的老哥显然烙有那个年代的印记,极度不信任的目光:"证件",随即又生硬地补充:"这是常识"。 掏出驾照,心里不痛快:一元店的袖珍奖杯,上面刻有姓名,有人冒领?至于防贼似的! 接过奖杯,随手丢进废纸篓里。 其实没扔,只是意淫。 (二)西安小吃 病毒肆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1-05 01:11:45)
一年一度体检的时间到了,照例去抽血、留尿样。三周后去看家庭医生,大夫逐条解释化验的结果。最担心的血压、血糖、幽门螺旋杆菌等指标,都正常,忐忑的心平静下来。总胆固醇、血脂略高于临界值,老生常谈了,近几年一直这样,从未放到心上。突然发现转氨酶值为100,比正常值稍高。查阅往年记录,未有先例。大夫分析:“可能是脂肪肝”。“脂肪肝?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3-01-03 07:32:44)

父亲走了,去追寻母亲的脚步。“奶奶的品行如坤道的大地,润物无声,厚重绵长;爷爷的品行像乾道的苍穹,自强不息,永不言弃”,看到侄儿在微信中的感言,思绪万千。驱车来到湖边,浩瀚的安大略湖,一眼望不到尽头。微风拂过水面,掠起层层波纹,也拨弄起记忆的浪花。2017年是父亲的九十寿辰,我们一家三口,早早安排好行程,回去给老人祝寿。寿宴很热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3-01-02 01:26:09)

三年前,坚强刚毅的父亲走完了他93年坎坷的一生。出国20余载,未能在老人跟前尽孝,深感愧疚;病毒肆虐,无法回去奔丧,终身遗憾。六年前父亲90大寿时,曾写过这篇文章:我的父亲。如今贴出来,表达怀念之情。(一)  母亲去世三周年时,我写了一篇纪念文章。妹妹特意用大号字打印出来,呈给了父亲。他摘下1000度的近视镜,几乎将纸贴在眼睛上,非常认真地读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2-12-31 10:02:45)
周四上班路上,听到他在清嗓子,"家里现在是非常时期,还是测试一下吧",妻子叮嘱道。 新冠病毒肆虐快三年了,他从未做过任何形式的核酸测试,疫苗倒是次次不拉。他是坚定的疫苗拥护者:或许有效期不长,但打总比不打强,反正是免费的,不打白不打。 他并不担心病毒上身:已注射过四剂疫苗,最后一次是两个月前;加之一年多来坚持游泳。他总觉得游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2-12-30 14:54:58)
新冠阳性,隔离数日,闲来无事,坐在床上,撰文数篇。同事在微信中忽悠:文笔不错,可以写小说了。 写小说?读小说倒是我的酷爱。从小学二年级开始看小说,一直到高中一年级,期间读了大量的长篇小说。那个时段刚好横跨70年代,中前期学校基本没有作业和考试,有大把的闲暇时间。读小说基本成了我当时唯一的爱好。一切机会都加以利用:家里打扫卫生,休息时坐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2-12-29 19:06:03)

女儿今天就要出嫁 蛙虫齐鸣喜鹊喳喳 亭亭玉立一袭婚纱 羞涩面庞流光飞霞 青葱岁月金色年华 稚气脱去英姿勃发 妈妈眼含喜悦泪花 爸爸心情有些复杂 贴心棉袄牵手人家 幼燕单飞割舍不下 时光飞逝白驹过狭 往事重现记忆浪花 呱呱落地大头娃娃 圆圆眼睛翘翘嘴巴 喜欢摆弄爸爸乱发 小手掠过幸福开闸 简宅陋舍没有宝马 人力车夫忠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12-27 16:16:44)
他身背大号的双肩包,双手一手一只重重的拉杆箱,走在长长的通向机舱的廊道上。 他的着装显然与这八月初炎热的天气格格不入:下身牛仔裤,上身牛仔夹克,脚穿笨重的大头皮鞋。他一边快步朝前走着,一边不时回头看看走在后面的家人:妻子也是一大号背包;不满十岁的女儿则背着她自己的花书包。 "只剩两个手提箱和三个背包了",他心里一阵欣慰。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12-26 15:08:58)
母亲非常低调,从不张扬。常看到父亲给儿孙们或邻居家的孩子补习功课,有一次,我半开玩笑地问母亲:“妈,你小时候不爱学习吧?”,当时已年过七旬的母亲眯缝着眼,微笑着说:“我小时候跟表姐一起上学,她比我用功,但成绩总不如我”。其实母亲学习很好,读书的学校,用当今时髦的话讲,是一路名校。小学:西安师范附小;中学:西安高级中学;1949[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2-12-26 15:04:14)
父亲出生在鲁西南一个贫瘠的村庄里。76年初我回过一次老家,当时村里竟然还没通上电。站在村边向四周望去,白花花的,全是盐碱地。父亲是抗战时的流亡学生,辗转来到西安的。同母亲结婚时父亲的家庭情况是这样的:姑姑尚在读书;49年还是一名中学生的三叔被国民党裹挟去了台湾;毕业于国民党中央警官学院、曾担任过国民党济南市区警察局长的大爷,55年以历史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