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博文
(2021-06-04 09:17:16)
进入新闻界,第一次出差是去广州,直通车两三个小时就到广州火车站。多少年来,我只要一听到“难民营”三字,脑子里出现的就是广州火车站,那里最能让你明白中国人说“出门难"是什么意思,让你不得不认同计划生育这条杀害了多少无辜小命的国策的必要性。那时我还没跑政治线,去采访的是一个商业活动,在一家豪华酒店,我要在那儿住一个晚上,死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6-02 07:34:23)
十六岁那年暑假,我第一次还乡。从香港到广州,广州到杭州,杭州到宁波,宁波到县城,再从县城坐公共汽车,最后走半小时路程,才到达目的地。我孤身一人穿过千山万水回去的故乡,并不是幼年曾经和死神擦肩而过的渔村。父母去香港的时候,我在小学,按情理应该同行。但中共的政策,落到最底层的农村,就是天高皇帝远,土政策凌驾一切。土政策是,出境只能一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我已入中年的生命,至少五次和死神咫尺觌面,然后擦肩而过,我的生命完全可以终结于其中的任何一次。当我回想的时候,常常自问至今还生存的原因,也因此不能不去思想生命这个永恒的主题。第一次和死神相遇,是在那个极其偏僻的村庄。村前海水汪洋,一片茫茫。村后山丘,阻断路径。村庄在海水和山丘之间那片逼仄的平地,出入靠左右两条沿山脚延申到外面的小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1-05-27 07:5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