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铃兰听风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3-01 08:12:56)

问安 离家飞往渥村工作. 飞机在云光雾海中翱翔,透过机窗看,云卷云舒,聚也依依,散也依依,问此刻可有想念的人,可有被人想念?如果有,我的想念与他/她的想念,长得一模一样吗?是想念的人幸福,还是被想念的人更幸福?或者,是想念的人揪心,还是被想念的人更楸心? 如果,没有想念的人,没有被人想念,会不会就没有了心的酸楚?如果,我勒令自己的大脑停止想念,它会听从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0-02-22 08:04:40)

年年养子在空谷,雌雄上下不相逐;谷中近窑有山村,长向村中取黄犊----(唐)张籍《猛虎行》. 二福是爹的第一个孩子,当他得知自己的大哥----大福原来是一只老虎时,秦岭山地早就没有了虎的踪迹,二福挺遗憾的,自己的大哥徒其虚名.山里人叫老虎“彪”,或“大家伙”,山里人的忌讳多,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头生孩子从不称“大”,通常将第一让给雄伟结实的东西,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蚕在吐丝的时候,没想到会吐出一条丝绸之路”世事难料.
若然,阿里云AI算力的大数据,开放给全球医疗科研机构,是否可以令控制COVID-19蔓延的进程加速?希望如此.一条来自第一手的真实信息,第一时间看到:一名被确诊患“COVID-19”的病人,因剧烈咳嗽,导致主动脉夹层III型,紧急手术后,该病人病情稳定,送往正压层流监护病房;而所有参加抢救的医护人员,术后均在等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这段日子的深夜,卧看天宇洒泪,注定难以安睡. 据报道,有些武汉本市的医护人员,当看到来自外地驰援的同行时,那一刻,不禁饮泣. 她---- 1月28日,随浙江省紧急医疗队到达武汉.
到武汉后,给老公打了个电话:你要管好两个女儿,别让她们被传染.
2月3日,她进入普通病房工作.
2月4日,工作联络群内负责人询问:医院的重症医疗组医师人手紧张,需要支援,哪位医师有重症监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20-02-11 08:06:26)

前段时间收到一封信,如下----亲爱的铃兰妹妹:昨晚梦见你了,嘿嘿.太有意思了,梦见你来看我,你的司机先抱进来一个大西瓜(椭圆形的),然后你进来,抱着一个娇小玲珑的纯黑色的动物,皮毛油亮柔软.跟你一起进来的还有你的军长爸爸.后来才发现,先进来的“司机”其实是你的先生.你说那个黑毛小动物是给我的礼物,我战战兢兢地接过,问:这个是松鼠吗?
你说:不是,是雪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以为武汉离我在国内出生居住的城市很远,却隐约听见,从那儿传来,粗喘的呼吸声和呜咽啜泣,令人心情凝重和难过.至今我还是惘然,一座住满江湖儿女的江湖城市,就这样被封了.“这庞大的城市在阳光里盹着了,重重地把头搁在人们的肩上,口涎顺着人们的衣服缓缓流下去,不能想象的巨大的重量压住了每一个人”----张爱玲《封锁》回去陪父母过年,花城前所未有的萧索,寂静,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0-02-04 07:34:41)

人间正道是微胖 黄蜂腰,小鸟腿,马甲线,能hold住鸡蛋的锁骨窝,Hilda统统欠奉.
她圆嘟嘟的脸蛋光洁红润,充满好奇的双眸忽闪忽闪,鼻子小巧挺立,一头卷发自然的左翘右扬,芬芳四季. 瞎想一下下,她的肉肉不止手感好,且自带烟火,不燃脂肪,只将生命热烈地烧. BMI=26的她,快乐,乐观,迈开腿,管不住嘴,自信人间正道是微胖,明白不必活成别人期待的样子. 我想,质感又性感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1-15 08:14:01)

开博涂鸦,宛若夏天去海滩兜一圈,翩翩流岚吻浪潮,写我想写,自如,自在. 文城是生活网,包罗万象.我没有share子女爬藤经,虽然我家有我不经意栽培的常青藤;没有share衣食住行等生活体验,虽然我到处流浪吃喝玩乐;没有share我的专业,因为在日常时间分配上,专业知识的运用已然占据了不少比例;没有share我在电视台的访谈,因为一本正经太严肃;没有撒狗粮,因为羞答答. 暂时,没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1-11 08:49:48)

昨天我居住的区域,飘落今冬第一场雪,挟雨裹风,下了一小会儿,就停了;街头巷尾冰雪消融,草地上可见零星的残雪.“雪是温的冰是烫的”是黑泽明80岁时拍摄的电影《梦》里面的一句台词.4年前在网上看的,一点儿都不像电影,没有娱乐性,我敢说,没人愿意花钱去Theater观看.然而,能感应到大师对电影的执着,颇有几分梵高的味道.电影由八个看似无关联的梦组成,其中第五个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0-01-08 08:22:08)

A.绝代佳人----后悔吗? 她,穿着白色长裙,盘起头发,飘飘然立于山谷野百合丛中. 看书的时候,宛若仙子,百鸟围朝,不染纤尘; 画画的时候,俨然精灵,花团锦簇,惊为天人; 舞动的时候,如同孔雀,裙裾飞扬,翩若惊鸿. 摄影师肖全形容她的美:逼得喘不过气来.她身上有一种“仙气”,可以靠近,但如果她在舞台上,你又会有一种遥不可及的距离感,我想这应该是灵魂的距离. 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