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20-10-28 08:38:43)

还没有机会见识真人广场舞,确切的说,大妈舞.拙文《老男人比病毒还毒》写得呆萌,树蛙先生瞅瞅,留言:毒不毒,大妈舞,以老扮少扭屁股.
铃兰回复:坐等树大爷吐槽一篇《大妈舞比病毒还毒》.我貌似温顺,然,性急,等不及他,于是,上油管观看久负盛誉的广场舞,我坦白:欲看风拂杨柳.看了紫竹院广场舞舞蹈队扭《心上的罗加》,她们穿着层层彩虹般的束腰长裙,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有一位媪妇,喜欢跟我扯扯股票,开开玩笑.她的女儿说,即使闲聊10分钟,母亲回家后,一天清爽,清爽一天,不然,老是发脾气骂人. 小个子的她,凝视着我,笑盈盈地说:小小年纪就会赚钱,真好.
我冲她一笑,外交式的,并非香兰笑.她90多岁,是一位脑退化症患者,大部分时间,她的词意语韵,未必能准确地反映思维. 每一次见到我,她都不忘讲同一句话:小小年纪就会赚钱,真好. 她是货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0-10-21 08:41:36)

那年秋天,某日下午,老毕在研究生宿舍,偷窥廖某某与女友舒某某,激情四射地干活,他强调是无意的.世事难料,阴差阳错,后来,舒某某成了老毕的女友,怯怯的说,在学期间交1-2个男朋友,有婚前性行为,是否失足,公说公有理,但不至于成千古恨吧?更何况,舒某某温柔体贴,如花美眷,跟了老毕后,毫无二心,可是,天知地知,他知她不知,偶尔,老毕内心深处,那个堵呀.尽管老毕明白,偷窥的人有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10-17 08:49:42)

有男人反感“老男人”这个称谓,可以理解,如同女人被语态不恭地唤“老女人”,也不开心;然而,对于我自己来说,这个称谓,没有年龄歧视的意味.无独有偶,有两个人,一男一女,跟我一样,把老男人当宝贝;而“老男人有毒”,是那位男士的说辞,他是医生,也是一位头发灰白的老男人,此言既出,铃兰秒懂,类似我对“香水有毒”深以为然.先说她.
小镇里的小学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2020-10-14 09:51:15)

周一那天,加国的感恩节,本来想,上午回办公室,挂好几幅油画.下午戴围裙,坐稳厨娘第一把交椅,为是夜的烛光晚餐,牛刀小试.早晨醒来,惊觉,枕头绣金线,曦光缕缕破窗入,前两天尚秋雨绵绵,这会儿天空骤然放睛,岂能辜负去溪边河谷沙滩撒野的好时光?遂临时改变主意,驱车奔向诗和田野,“秋,滚进怀里,果实果实的”.远方的地平线,烟漠漠,云飘飘;田野上,芳草萋萋,四处张望,牛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疫情之年,诺贝尔文学奖爆冷门,村上春树,阿多尼斯,恩古吉,阿特伍德等文学大师,又一次陪跑了.从2011至2020,诺奖颁发过给三位诗人,2011年是瑞典的托马斯·勃朗斯特罗默,2016年是美国的鲍勃·迪伦,今年,是一位美国女诗人,LouiseGlück露易丝·格丽克.一头一尾皆诗人,十年一轮回.怀才像不像怀孕?时间是好东西,孕育了欲望,失落,硕果,美感.看格丽克2014年在美国国家图书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0-10-07 08:20:44)

“霜归霜,倒也铺铺.置顶,见滑.摸摸,戳嘛!样长了,得个究竟.可刮时尽忘.复且复.究竟那块毛草如何?曾借鉴,看不到.几近成惑.羡你索性光了,无挡,得了满目风光.” 以上文字,在姚先生的院子里瞥见,这节奏,踩着百灵鸟唱歌的点,吱吱,咯咯咯,不喳;腥腥的土,趣趣的豆,种心田,美哉!我承认我词穷. 自以为心领神会了----岁月有情,发影无踪;满堂月色,秋影相随. 读罢几篇《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鸡汤文之所以受欢迎,因其柔软温暖,充满希望: 1)你很棒,你是独一无二的 2)世界很美好,只要调整看世界的角度,立马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登峰造极的鸡汤,诸如“凭自己的精神防御,不让雾霾进到心里”,最经典的鸡汤,莫如“富翁与渔夫一样,在海滨垂钓晒太阳”,喝了之后,心情瞬间得到升华,随之恍然大悟:早知如此,何必那么辛苦,那么努力呢. 不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2020-09-30 07:36:22)

《色戒》是张爱玲的短篇小说,读原著/实体书一遍,电影看了二遍,看第二遍纯属因为粉汤唯,这事儿,大约是13年前.电影里,李安导演拍摄了,易先生与王佳芝回形针体位之类的,三段火辣放肆,甚至变态扭曲的床戏. 色戒的“色”很直白,就是性爱,情欲,而“戒”,既是指6克拉粉色的钻戒,也是隐喻心戒,戒风一般的虚无/幻觉,此外,佳芝是上海话“戒指”的谐音,试问: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不时不食,八月底与朋友们一起去U–Pick@BestChoiceBlueberry,只来得及抓住蓝莓季节的尾巴.那天,天很蓝,苏格兰的蓝,偌大的蓝莓园只有我们几个人,背影茕茕,我们都是第一代移民,问天问地问蓝莓:为什么移民?----为了孩子,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为了明净清澈的湖水.这三样,我们都已经如愿以尝了,还要什么?喧喧阗阗的笑声,晃得蓝莓直点头.笑声坠落之际,原始田野上的原始情怀,徐徐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