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24-07-13 08:33:56)

一则关于Survey的小小小故事,蛮喜欢的~~公司要做《那年青春花正开》的策划,于是,我在朋友圈,同学群,同事群,发了一条信息“你学生时代喜欢的那个人,如今还有联系吗?她/他过得怎么样?”.收到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答案,细细看下来,发现不小心也发给了F君.发了就发了,发了等于没发,他基本上不理会这种群发的短信,更何况是无聊的survey.我的工作这阵子忙得嗡嗡嗡,倔强地赶d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7-11 08:24:40)

天好热,高企的气温打个响指:28°C.日将落又未落的时分,在一条林荫小道散步,未曾想,真有偶遇. 有人说,理性经济战胜田园之乐,金钱战胜道德.我听说,她的幸福感不来自金钱,却只拥有金钱.真的假的?
如今,机械臂控制手术刀代替外科医生,不新奇;港口码头全自动化,不需要人力操作,包括信息管理,也不稀奇;什么时候,世界终将落幕,天晓得. 但我清楚,自己在seawall,溪边,山涧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4-07-09 08:26:19)

哲学家,数学家,历史学家罗素说:畏惧爱情就是畏惧生命,而畏惧生命的人,离死亡不远了.
瞎捣鼓的加菲猫说:爱情就像照片,需要大量的暗房时间来培养.
诗人呢,总是多情,扭腰/扭捏/扭巴地瞎吹吹爱情. 总是觉得,BassorGuitarorSaxophone比他们更懂每一种爱.丝丝清冽或粒粒饱满的音符飘过,所尝皆是柔美/沧桑/和曦的滋味.闭上眼,一口一音节,把情愫吃掉,慢慢的. 然而,我是喜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4-07-07 12:49:01)

风带着微笑轻吹,
吹出影子细细长长.
我的高挑,假假的,但腼腆.一样的路,一样的海,一样的天,
一脸的酡红.
晚霞的魅彩,飘呵,飘呵,
如丹,如诗;怕只怕,不再遇.太阳坠下,义无反顾,
山谷的风未能拽住它.
那一刻,
断了过去,碎了山河.
碎片飞溅,绣时间的金缕.双眼迷茫,蓦然回首,
明了,明了.
金色对蓝色的牵挂,
凉凉对炽热的渴望,
埋下再度重逢的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7-05 16:24:18)

家里的书籍,即使躺平在亭亭玉立的书架上,也不蒙尘.每隔十天半月,左手持防静电除尘掸子,右手拿一条半干半湿的柔软小毛巾,一边拂去落灰,一边擦拭书架的主体,缝隙.我有一个原创的指定动作----将书本向左或向右轻移,又或,以一角为支点,轻轻扶书向后,一仰,裹于掌心和指尖的毛巾,掠过它们躺卧的床,遂,一尘不染.上周,三个晚上临睡前,一半漫不经心一半专心致志,看完一本在书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