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2020-05-27 09:04:14)

去年11月某日,无意中一张照片映入我的眼帘,画面颇为突兀,垂暮之年的何生StanleyHo,大腿上坐着四姨太,她脸上的笑容恰似她的红短裙,那样的明媚,那天是他的98岁生日. 这二天,香港和澳门的媒体,无论经济版或娱乐版,难以撼动的头条地位给了他:赌王何鸿燊在香港养和医院病逝. 我看电视剧不多,对宫斗剧更是兴趣缺失,都说何家上演的乃真人版的宫斗剧,而赌王的风流情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0-05-23 09:01:09)

许知远:北京大学计算机系微电子专业毕业,宣称“我的专业是人”,中年(危机?)男人,扬言“想死在女人身上”,作家,出版人,文风犀利,浑身是刺的采访者,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书,开书店,开专栏,写书 坂本龙一:日本音乐家,作曲家,他的音乐羚羊挂角,不着痕迹,纯粹的动机和直击心灵的内省,堆积在音符里,尝试过无和弦无节拍无调式的音乐创作,著有自传《音乐使人自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0-05-20 09:15:22)

没有春的芳菲,何来夏的恣意?每一次,香汗淋漓,风吹麦浪,喁喁唼唼,乒乒乓乓,使尽浑身解数,辛苦一番之后,没有嘤嘤,没有委屈,继续做下去的冲动,总是冒头,未曾熄灭,520.已然贴心提示“慎入”了,原因如下:是做饭,不是做爱
是菜鸟,不是大厨
小菜碟碟诗诗碎
湯湯水水小儿科我可以远离厨房的,出阁之前十指不沾阳春水;温村是美食天堂,有些家庭干脆封炉,外出用膳.但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冠毒像个足球,在WorldCup上被蹩脚的足球队员踢来踢去,不忍直视,不欲置评. 我憋不住的问题是:黑墙咋回事?
没戴口罩,顶着橘色Helmet的布偶猫咪反问:冬天,下雨天,阴天,夜间,黑墙的温度也会炙烈如火,令人生畏不敢翻墙吗? 我吓唬它:宝贝,你说得太多了,小心毙了你. 床铺说:美国必须尽快重启经济,再多人染疫也在所不惜.
造谣!纯属别有用心的抹黑. 有没有人抹黑他,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一扇窗户一座城
一间小小的办公室宛如城市的一扇窗户
坐看:人来人往,你侬我侬,世态炎凉,是非功过
领略:桥头桥尾,悲欢离合,真情错爱,云舒云绻 每个走进来的人,每次面对的都是她,整洁的衣装,沉着的气场,明晰的程序,她以为,这就是她给予人们的全部印象. 渐渐地,惊讶的发现,在他们的脑海里有着旁枝末节的记忆,某些好一阵子没有来的,在街上,Mall里,餐厅偶遇,打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红尘笑,我笑问----你不是说过,愿意为你的老男人数钱吗?很爱钱的老板娘,不想要钱了,谁给现金,她一脸嫌弃地叫人扔在一边,曾经笑傲江湖的伊人,几个月以来只顾得上消毒,消毒.回眸一看,不得不承认以往的认知出现严重的偏差.灯火阑珊处,卫生纸是身份的象征,口罩乃颜值的担当,疫情追云云天外,云聊,云购,云读,云考,云游,云演,云健身,云交易,云相亲,云结婚,云诊病,云处方,云酒会&h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你送我一瓶人参酒,不知可否撑过寒冬的漫漫长夜?
她对我微笑,灿若星辰,不知可否在每个夕阳西下照亮我的归途?
他牵着我的手,在茫茫人潮中漂浮,不知可否温暖我一辈子? 时间流逝,锈迹斑斑,倦意淡淡.时间是个好东西吗?我怀疑. 关于时间,画的时间是静止的,音乐的时间是流动的,于我,他出现了,时间就沉醉了. 在网上盯着一幅画《TheSwallow’sTail》,看,良久良久,你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0-05-02 08:12:30)

始建于清朝同治三年1864年的京城老字号,全球连锁烤鸭店全聚德,2016年宣布登陆温村,老板大手笔投入1200万加币,拟打造一家5D科技+中国风,沉浸式用餐体验的餐厅.选址黄金地段,毗邻CityHall.街名Cambie,街号易发零发2808,电话未尾的数字777777.除了钱是个事儿,有没有文化也是个事儿,缺钱少文化的在全聚德藏书阁里用餐,鸭梨山大.咱村那些思念北京烤鸭,不差钱的老爷太太少爷小姐吃货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一生一世,十里樱花十里尘,走在静谧的樱花街上,恢弘天地间,岁月流转,回忆似片片樱瓣,在我的眼前,我的耳畔,掠过. 小时候,学过民族乐器扬琴,西洋乐器小提琴,那是我最初的激情;中学时期在学校的乐团担任扬琴手,冲刺高考时弃琴;其后,在朦胧星辰下,越过四季,走过三百六十五里路,小提琴随我飘洋过海,伺在身边,恋恋风尘,却落得个摆设的下场,扬琴在父母的家中恋恋尘封,恋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4-25 08:12:13)

Question1:COVID–19疫苗的研发,有多难?----十分艰难. 冠状病毒是有Envelope的单股正链RNA病毒,SARS–COV–2病毒包膜上的S蛋白(疫苗研制的关键靶点)以高糖修饰,至少有36个糖基化,如此这般,顽劣地,为生产有效疫苗,设下重重的关卡. 破局之剑何时亮? Question2:令一个情场老手脱胎换骨,有多难?----只需一幅名画. 未遇见奥黛特之前,斯万先生的爱,富于哲理和艺术性,风流倜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