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个人资料
博文
(2019-10-12 08:17:42)

秋,“小枫一夜偷天酒”.一只猫,一架钢琴,一本书,一声问安.
枫叶纷纷,扑向大地,深情一吻;斜阳融融,金粉一样的光束,在一棵一棵的树上,穿针引线.秋香绕肩,手拿一本书,倚靠在树干,那金粉便淹没了我,醉了.
秋意含笑,枫叶如丹,赤裸裸的牵挂似红枫,牵挂不完美的,你,我,词穷了.我的牵挂被一阵抑扬顿挫,缱绻相依的钢琴声打断.举目,但见一架玫瑰色的三角钢琴,安放于如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泡一杯热茶,古典美人有机千年乔木古树茶,云南澜沧裕岭的出品,是我的初中同学阿嫦来北美自助游,从中国带给我的.
袅袅腾升的飘烟,朦胧了视野,不远处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的脸;
潮声浪声,去又来,微妙人生,雾里看花.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人含蓄.
其实,种族之间的差异有多大呢?一年前写的一篇短文《谁说中国男人木讷呆板》,说的是我去渥太华出差,在会议中途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人总会怕点儿什么.
不怕是人生的大境界,怕却是有理的,怕死怕痛,怕孤独怕自己,怕狮子怕老虎,怕老婆怕老板. 小鸟依人的我,怕谁呢? 小时候干过些什么坏事,不记得了,父亲从不打我,他用白色粉笔在地上画二只大脚印,罚我站立在脚印内,那时我是怕他的,不然不会乖乖地接受划地为牢. 初中转学,班上有一位气场强大的女同学,叫阿嫦,我在部队大院(海军宿舍)长大,学习好,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秋水幽弦,秋风漫漫钩,我有些伤心,需要安慰.
天是天,云是云,山是山,一路上风景很简淡;我只是欣赏沿途的风景,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我不忧国忧民,请原谅,我是这样子的女人.有些疼,那怕痛彻骨髓,我可以忍;有些疼,那怕翩若惊鸿,却难以承受.那天,夕阳时分,暖黄的宁静笼罩大地,我在女皇公园跑步,邂逅溜狗的他.当我一溜烟就要越过他时,可爱活泼的柴犬让我放慢了跑速,随后,我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曾经在小圈子内,做过一个只申报性别,匿名的surveyforfun.在30-60岁的人群组别,询问是否相信异性之间存在纯友谊.当时设立的前提条件:
1)Gender:生理和心理都是单一属性的,非忽男忽女的
2)知已的定义:对他/她充分信任,能够互相表露思想,感情和内心的秘密,观念相近,性情合而不同,彼此独立
3)也许互相有性吸引,但不上床他们像文城的居民和游客一样,心智成熟,要么是投资高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19-09-25 08:12:11)

初秋.凉凉.我又来到这儿.雾色茫茫,云踪无影,路上行人少,逢着一位姑娘,撑一把黑雨伞,她说:你的红雨伞真漂亮.
我披一件长过膝的薄薄的黑毛衣,微微一笑回她:你黄色的风衣很拉风.
彼时,她只顾着抬头看红雨伞,没有低头留意我颇为得意的杰作:足蹬一双一红一黑的鸳鸯短靴.如果云不知道,又何妨?门铃响,开门,他说deliveryforMs.Lan,将一盆白色蝴蝶兰递到我面前,世上独一无二的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5)
(2019-09-21 08:09:48)

宅在东西宫,指尖敲键盘,敲得我悲戚戚儿泪儿洒的,只为去年十月底写的一个系列手机小说.小诗姑娘的故事我写了三篇,第1篇《不一样的烟花三月》,讲她的父亲在扬州有了胸大嗲声嗲气的小情人,第2篇《奢靡月光下的赌场》,讲她的母亲在温村沉迷赌博,第3篇讲她约会谈恋爱了《小诗与大叔谱心曲》,我为小诗说不出的痛而哀,愈写愈缺氧,最后只好把有心无力的大叔,改写成很爱小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9-09-13 08:26:05)

世界很粗糙,妈妈很细腻,常常在微信转发文章另加长长的点评,左叮咛右建议. 我猜,世上没有多少母女之间能这样:女儿直呼妈妈的名字和绰号,女儿呼得嗲,母亲应得甜. 我随了母亲的其中一个爱好:听歌唱歌.她会的中文歌比我多,我会的英文歌比她多. 我对生活百般宽容,她对丈夫和女儿百般宽容.仅仅在一种情形之下,母亲宛若小小孩儿般的任意妄为,那就是唱K的时候. 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19-09-11 08:20:46)

文化城永远车水马龙,没文化的我,矜持地走在精选博客的街头,遇见民谣遇见蓝调,放眼,觅路标:女人街,远方的诗和田野. 我是女人,会开手动的车,妖娆暂且不表,酷不酷嘛?驾车多年且enjoyit.在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感觉好极了.惟方向感不灵光,你别尝试指东指西,我只认向左向右.谁发明GPS的?好想拥抱他一下哦. 犹记刚落户温城不久,寒冬腊月,车趴在雪地里,不肯上小斜坡,五六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三四十年代上海一间裁缝店,绰号小浦东的张师傅,替张爱玲做了一条猩红色丝绒的长旗袍,她穿上后,乐了:这身红裙,真要妒煞石榴花了!于是为张记裁缝店取名造寸----造寸造寸,寸寸创造.张爱玲对旗袍有多痴迷?她与胡渣渣热恋时,穿一件“闻得见香气”的桃红旗袍;而她那些脍炙人口的小说,旗袍是暗藏玄机的道具,她笔下的女人,在绸缎的繁华中慨叹人生的苍白.每一个女人都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