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博文

医学院的同班同学,有几位书法爱好者,白云深处,别人晒棉花,他们晒墨迹,临了赵孟頫书陶渊明的《归去来辞》,又临赵子昂的《蜀山图歌》《积雪凝寒帖》,随便一出手,都那么的有味道,我羡慕妒忌不恨;人家还特别的谦逊:临得不好,请同学们指正.这下,惹我几乎哭出声来:本猫连毛笔都抓不稳呢.他们洋洋得意,一笑飘过.我有眼福看到姚先生的宝墨,不知扯动了哪一根筋,斗胆一评:该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20-07-04 08:29:08)

文城城门大开,人们自由行.
那些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面朝屏幕,日出而作,日落不息,并贏得喝采声欢呼声的老黄牛,是文城的牛黄,瑰宝,栋梁,中流砥柱. 编辑妻妾成群,他宠我我爱他(希望他不被追杀),欲以文相许,可惜,我是一只只会捕鱼抓鸟撩人晒太阳的猫咪,对点击满不在乎,不在乎是虚伪吗?猫无所谓.矫情吗?戴墨镜唱情歌的,是我. 昨晚,月色在我的床前荡漾,不明又不暗,PictureLak[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2020-07-01 08:44:28)

一个有风有雨的黑夜,浪迹天涯的他与笑傲江湖的兰娘,酒馆相遇,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他向兰娘科普鸡尾酒的调制.鸡尾酒为什么叫鸡尾酒?200多年前,纽约州有一间用鸡尾羽毛作装饰的酒馆,有一天,当各种酒都快卖完时,几位军官进来喝酒,一位聪明的女侍应,将全部剩酒倒入一个容器里,并随手用一根公鸡羽毛将酒搅拌均匀,军官们品不出究竟是什么酒,她敷衍应付道:鸡尾酒呗!兰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8)
(2020-06-27 08:40:42)

初夏,芭蕉叶由浅绿入深绿.在河边,我看到一棵树木在守候,稳如磐石.
问:为什么不漂流?
答:在等雨潇潇,打芭蕉.流水潺潺,水声于耳,化雨.
仿佛看见,一群婀娜多姿的少女,在雨巷戏雨,雨香盈袖,伞下诗情.“东一点西一点,点点撩人”是我博客的题文,灵感源自广东歌舞剧院的舞蹈《雨打芭蕉》,芭蕉,雨声,油纸伞将我征服.小时候,觉得亭台,回廊间的芭蕉叶宽巯阔大像一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20-06-24 08:33:42)

“冯唐易老”出自何处,什么意思,我在读了当代冯唐的一些文字之后,才知道.冯唐: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妇科肿瘤专业;EmoryUniversityMBA硕士,弃医,从商从文,客串主持/编剧/导演,自称“科学爱情小说家”.就是那个写《中年油腻猥琐男》的冯唐,他有一首腼腆的短诗:这样看你
用所有眼睛和所有距离
就像风住了
风又起冯唐说女人偏水性,天生讨厌油腻腻,遂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20-06-21 08:22:01)

今天父亲节,想起了巧舌如簧的马爸爸. 去年五月,一年一度的阿里日,身穿灰色长袍马褂,左胸戴朵红花儿的证婚人马云,对102对新婚的员工,笑吟吟地发表演说:婚姻不是为了进一步积累财富,不是为了买房子,不是为了买车子,而是一起生孩子.要一起享受幸福美满的生活,孩子是无价之宝,永远记住,所有的东西都可能是别人的,都可能是假的,只有孩子才是真正自己的东西,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2020-06-18 18:23:41)

一步一景与猫行蟹步的铃兰,在文城偶然相遇,一见钟情,我在五天之内收到二封公开的情书,似MOJITO一般清爽透明的情书. 混文城图的不就是欣快感么?酸酸甜甜的小暧昧,只要不损人,就是利己的. 我的感觉,若然谁将我的博文从第一篇翻阅至最近一篇,那是动了真格.不知一景看了多少篇,但连一年半前那篇《我的男朋友》都阅读了,可谓有心,管Ta是男是女,老的或少的,有什么关系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是不是很有夏天的调调?
琳娜打电话给我时,我正在喝咖啡,电话里,她在呻吟哼哼,好像很痛苦,我忙问:发生了什么事儿? 她抽抽嗒嗒:只睡了一晚,就回不了头了,呜呜……你忙吗?我要马上见你.
我说:行. 我的名字为啥叫铃兰听风? 因为琳娜说:你像一朵晨曦幽兰,入世但飘逸,芳香且透浊;每当在尔虞我诈的尘世中窒息时,靠近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世上动人的情话恒河沙数,多如牛毛.宝玉对黛玉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川端康成《雪国》你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颜色.
珍妮特·温特森《写在身体上》我只是想从你这儿得到一个王冠,你却给了我一个王国.
北南《非常关系》一辈子好像很长,从蹒跚学步到白发老去,要吃多少东西,要说多少字句,要走多少公里,没人算得清楚.但当我遇到你,一辈子就没多长了.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

沈从文:中国现代文学家,历史文物研究者,人称沈二哥
张兆和:沈从文的妻子,昵称三三,三姐,小妈妈,外号黑牡丹假设,沈从文从未遇见,苏州九如巷子里张家的三小姐张兆和,会不会写下《湘行散记》《边城》《从文家书》等等,如斯芬芳的作品?假如,二哥的爱,不是那么纯粹,那么落魄,那么颜面尚存,会令三三那么的火冒三丈吗?当年上海吴淞的中国公学大学部,本来没有多少人知道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