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记2016年欧洲之行) "巴黎在燃烧吗?"希特勒在电话里气急败坏地叫嚷。 1944年六月,盟军从诺曼底登陆,步步逼近巴黎,德军防线节节溃败。希特勒下令炸毁巴黎,那些教堂、博物馆、皇宫、塞纳河上的所有桥梁甚至下水道系统,已经绑上了炸药。 最后的关头,当时的巴黎督军总司令肖尔蒂茨犹豫了,一边是帝国元首的命令和军人的职责,另一边是一座千年名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29 18:09:08)
CathedralofLearning匹兹堡大学主楼,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四十二层高,像是一座哥特式教堂,尖拱穹顶下却是张张书桌。"像Hogwarts",女儿说,HarryPotter里的魔法学校。 这可是个正常运作的教学楼,乘电梯可达三十六层,荣誉学院的办公室。最精彩的是装修成各个国家风格的三十间教室,分散在一楼和三楼,一楼的教室装饰于三、四十年代,三楼的教室完工于九十年代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7-07-25 15:52:03)

小时候家里订富春江画报,"雪雁"的故事是在那儿看到的。灯塔,礁石,驼背的孤独画家,忧郁的小女孩,一段因受伤的雪雁而悄然生长的友谊。然后战争来了,画家划着小船出发,再也没有回来。留下的雪雁还在空中盘旋…… 好些年后和爸爸聊起二战,德国闪电般的的绕过马其顿防线,法国意外地溃不成军,英国奇迹般的大撤退,"还记得雪雁的故事吗?"爸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7-24 16:25:27)

FallingwaterhousebyFrankLloydWright.流水山庄离匹兹堡不远,据说是美国现代建筑大师怀特最享有盛誉的经典作品,建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原为零售业富商Kaufmann家族渡假别墅,现己捐赠给宾州政府。 网上订的票,进去参观必须有导游领着,室内不许拍照。隐在林间的别墅建在瀑布的崖壁上,岩间飞跃出几个错落的大平台,建时估计有些难度。室内设计相当简约朴素,壁炉直接建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7-17 21:56:35)

图书馆借的画册要还了,抓了小妹来一起看。 "Mommy,whydidRaphaellikedrawingthearchinhispainting?"看了拉斐尔的画,妹妹发问了。 "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平衡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古希腊的建筑多有这种拱门,也许,用流行的话说,拉斐尔借此向那个曾经辉煌的时代致敬。 "Mommy,arethesepaintingsunfinishedworks,asyousaid?"
妹妹在翻那些印象派大师的画。 "嗯,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7-17 21:48:30)

周末在Costco买菜,看到一套BBC的狄更斯作品,都是没有看过的,而且是彩色的耶!稍微有些不习惯,因为小时候曾经看过的那些狄更斯电视剧,全是黑白的。从大卫·科波菲尔,老古玩店,双城记,到我们共同的朋友,阴郁灰暗的天空,寒冷潮湿的气候,对贪穷的恐惧,对权贵的厌恶,似乎就该是黑白的。影视的观感先入为主,严重影响了以后的阅读,以至于看书时能想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7-17 21:44:46)

谢谢婆婆不远万里从国内捎回来的旧物,一个瓷盘,两幅画。 法国女画家维热.勒布伦的"画家和女儿",是我见过的最美的自画像。洛可可风盛行的时代,画家的笔下却没有太多夸浮华靡,她留下许多清婉纯挚、温馨甜柔的肖像画。大革命暴发前,她流亡异乡,多年辗转欧洲各国,仍然保持着优雅真诚的身姿和画风。 这个瓷盘,是三十多年前,妈妈买的,一直是我的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7-17 21:36:18)

休闲的周末,把两只乌龟放了。 在众人劝说下,大女儿终于同意放养她的乌龟:Speedy和Walnut. Speedy,是全家的第一个宠物,当年外公外婆送给才两岁的孙女玩的。另一只Walnut,几年前在弗吉尼亚海边湿地捡的,当时只有硬币大小。照看它们那么多年,它们经常出现在家庭成员介绍里、小朋友的作文里,不是说放就放的。 于是,选个好日子,亲朋团陪同,在离家不远的公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7-17 21:29:32)

美国小孩子有给总统写信的传统。记得八年前妹妹给奥巴马写道:DearPresident,Animalsareindanger.TheykilledDolphinstomakeFrenchfries.......我看了一愣,继而大笑。09年的奥斯卡颁奖仪式上,播放被提名的记录片,大概是介绍了日本人虐杀海豚的TheCove,又接着介绍揭露食品工业黑幕的Foodinc.几个镜头匆匆闪过,可把妹妹吓坏了,以为喜欢吃的土豆条是她喜爱的海豚做的,所以她给总统写信,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7-17 21:25:02)

在Publicis成立的九十一年里,只有两位CEO。企业里的这种独裁终身制现象,似乎没人有异议。 创始人MarcelBleustein,是出生于巴黎的俄裔犹太人,一九二六年二十岁时成立了公司。二、三十年代是广告业的黄金时代,他有很多新颖独特的创意,拥有报业,创建电台,业绩斐然。二战爆发,法国投降。抢在被纳粹接管前,Marcel下令破坏了RadioCité电台的发射设备。入侵的德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首页]
[尾页]